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回流40年 第19节 编辑(1)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一周之后的7月12日,卢利得到消息,已经有人带着翻译之后的《龙珠》出国了。

    “那,房子呢?”

    王万重苦笑了一下:“我们正在协调,特别是电话的事,”他有些欲言又止,敷衍的说道:“再等一等吧,如果顺利……”

    “行了,你当我不懂?还不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王万重老脸一红,给一个孩子当面揭穿,有些下不来台。房子是有的、电话也不成问题,但却不能马上答应下来——是的,这是绝大多数人的意见,一切都要等泥轰那边对《龙珠》的态度反馈回来之后再说。倒要看看,这个孩子是在胡扯,还是真的能用一部小人书,让泥轰人不远万里来到华夏,送钱上门?

    卢利挠挠头,不再为难王万重,这近一个周的时间,王万重简直成了联络员,没事就来家里探望,这本来没有什么,讨厌的是,这个家伙每次登门,都空着手来,这就让卢利很不爽了,你快40岁了,怎么这么不懂事呢?到人家家里做客,连点礼物也不带,就腆着一张大脸过来,又喝茶又吃水果,怎么这么好意思呢?

    王万重当然不知道卢利的腹诽,他每次过来,都是选在卢建国不在家的时候,一大一小就搬一张马扎,坐在胡同的阴凉处说话,别人听不见他们说什么,只是看他们的神情有点诡异,想靠近一些,二人立刻闭嘴不谈,几天下来,胡同里就有风言风语流传开来。可以说,除了一个卢建国不知道,都传遍了!

    那个魏婶又开始上蹿下跳,她对卢利怀恨在心,更是曾经向街道反应过几次,但和往日里一反应就有人登门调查不同,她的汇报尽数石沉大海了,街道和派出所,硬是没有半点动静!

    卢利从王万重的口中知道消息,不屑的一笑,不出意外的话,他在这里的日子屈指可数了,何必搭理这个泼妇?她在背后的小动作不必理会,但只要她再敢招惹自己,就给她个硬头钉子碰碰!

    “对了,商先生这几天怎么样?”

    “还呆在酒店里。”王万重说道:“有人和他谈过,让他再安心等待几天,最迟不超过这个月的月底,就有消息反馈回来,我们告诉他,届时,就能给他一个确定的答复了。”

    “…………”

    王万重耸耸肩膀,天知道,这个动作还是和这个孩子学来的呢,笑道:“如果事情的进展如你预料的那样,商先生的事情,就有把握了!对了,小小,小人书的事,你真的有把握吗?”

    “绝对!对了,你怎么也叫我小名了?”

    王万重哈哈一笑,在他圆滚滚的脑袋上揉了一把,“你个小屁孩儿,叫你小名怎么了?”

    泥轰首都,千代田区的《集英社》总部。这时候的《集英社》还不是后世那一栋整体15层,部分10层的高大建筑,而是一栋5层楼房,员工也只有区区300余人,绝大多数是男性。

    进入7月以来,第24届手冢赏作品收集工作在前一届刚刚结束的一个月之后就开始了。递送上来的作品已经超过30部,都是在《少年jump》进行连载的,才有入选的资格。换句话说,已经有一定的读者基础了。

    到82年下半年,手冢赏已经举行了23届,而其中19届都是得奖者空缺,也就是说,那么多的漫画作品,硬是找不出一部值得评奖委员会将奖项颁发出去的作品!这当然说明评委会的态度认真、评选严苛,但同时也证明,现在泥轰的漫画水平之低下!

    当然,这和该奖项不看重商业利益也有一定的关系,他们更追求漫画的故事性的挖掘,而不是商业利益,也就造成了很多受到读者热捧的漫画,却连入选的资格都没有!让读者对奖项的公正性颇有微词,但在行业内部,手冢赏却是至高无上的!

    集英社中,也是金字塔形的生存方式,能够挖掘出一部好作品、一个前途无量的新作者,是所有编辑最香甜的美梦,最著名的如有幸遇到伴俊男的田村太郎、挖掘出鸟山明的鸟岛和彦、发现田中清治的原田祥行等。

    这些人原本都是普通的编辑,只不过因为发现了一部大热的漫画,便跟随作者一起,登临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这一类的故事在《集英社》中并不罕见,反而作为教育新人的范例,口口相传,已经具有了传奇色彩,更是成为无数年轻人奋斗的目标。“他们能做到的,我为什么做不到?”

    西行直就是其中的一个,他今年39岁,在集英社下属的《少年jump》已经工作15年了,也有了两三个固定的作者,但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成绩,最好的是一部名叫《加米》的作品,作者叫三谷俊夫,被选入74年度的手冢赏,成为入选作品之一,虽然最终落选,也算名噪一时。

    但在这之后,西行直就再也没有拿的出手的作者和作品了,虽然在公司中,新人见到他,总要低头鞠躬,一口一个前辈的叫着,但他自己知道,他只能算是公司的最底层!

    “西行桑?”邻座传来一个声音,西行直看过去,是同事小条,小条手指翘起,做了个喝酒的手势,“晚上一起?”

    “呃,好吧。”西行直点点头,就说定了。在泥轰,除非是特别说明,否则在一起用餐,都是aa制的。

    “最近怎么样?”小条是和西行直差不多同时进入公司的,两个人关系算是不错的,但泥轰人大多性情内敛,讲究的是克己复礼的那一套——这是一种反人性的社会组成,所以也就造成了泥轰人一旦爆发,就如同野兽般全无人性的疯狂和暴虐!

    小条却是个另类,平时爱开玩笑,弄得很多人都不喜欢他,他却依然故我。久而久之,旁人也就习惯了,“西行桑?”

    “是!”西行直立刻站起:“安户课长?”

    安户向他招招手,把他叫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微微皱着眉,说道:“有个电话,是浅野专务打来的……”安户的语速非常慢,似乎也有点怀疑这则消息的真实性似的:“有一位来自华夏的客人,带来了一部作品,想要看一看,能不能在我社刊登出来。”

    “中国?中国的中国?”(注1)

    “哎!”安户点点头:“专务将会亲自迎接,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出席。”

    西行直眨眨眼,问道:“专务的意见是?”

    “能拒绝就尽量拒绝!”

    “是,明白了。”西行直点点头,不再多说。

    80年代初,中日两国难得的进入了蜜月期,对于大洋彼岸的这个红色国度,很多泥轰人是抱着愧疚和赎罪的心理的,但这种国家层面的决策和新闻宣传,与商业行为并不搭界,旁的不说,他们懂什么叫漫画吗?再说了,拿一份作品来,却不走正常途径,而是直接从上层施压,换了任何人是安户课长,怕也会有同样的不满吧?

    很快的,西行直跟安户课长一起出了办公室,见到了浅野专务,双方的地位相差太大,西行直简直连头都不敢抬,安户也是差不多,“审稿的工作,就拜托了。”

    “是!”二人听着从头顶上方传来的声音,更加撅起了屁股。

    “走吧,客人也快到了。”

    三个人走出集英社办公大楼,在台阶上等了片刻,一辆插着国旗,挂外交牌照的汽车快速驶来,车门打开,是三个穿着中山装的男子,胸前的口袋中插着钢笔,“欢迎您,”浅野专务上前一步,和为首的男子握了握手:“赵桑。”

    “谢谢你,浅野先生。”赵某人和煦的笑笑,说道:“这一次,要给贵公司添麻烦了。”

    “没什么,对于贵国能够出现像泥轰一样的漫画家,以及他将处女做选择我社,我是欣慰之余,又无比的荣幸。赵桑,我们到楼上去谈吧?”

    “好,麻烦您了。”

    注1:这里不能用华夏代替,因为在泥轰,也有一个中国地区,位于本州岛附近。

    感谢亚里士少得、刃象、mwt9、不悔哥哥和夏侯浣投的推荐票。请继续保持!

    明天有事,可能没时间更新,今天多加一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