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回流40年 第8节 来访(2)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卢利炒好了一个菜,想了一下,飞快的从后院跑出去,外面就是吉林路菜市场,买了三根黄瓜,转身回来,在菜板上剁成小丁,洒上蒜末、盐,又拿出两个西红柿切碎,准备做一个西红柿鸡蛋汤,有了这三道菜,用来招待客人,应该就是差不多了。

    转念一想,又有了主意,俞老师带来的礼物中,有一兜苹果,卢利也不客气,翻出两个苹果,洗净,削皮,去核、去蒂,切成小块,然后在锅里倒上油,然后倒上一点白糖,等待它融化,变成糖稀:“提前说好了,拔丝类的东西最主要的就是火候,我是第一次做,要是做得不好,俞老师别失望。”

    卢建国傻乎乎的看着儿子,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似的,而卢利对外界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眼看着锅中冒出黄烟,用筷子在油中一蘸、一提,火候还不够,又等了片刻,拿起苹果,尽数倒了进去,然后手腕一抖,将苹果翻了个个,让果肉尽数蘸上糖稀,立刻出锅。

    这道菜真的是没什么难的,材料什么的都是可以生吃的,唯一要注意的,就在于火候的掌握,后世的卢利是个死宅,闲来无事就琢磨菜谱,说实话,他会的菜品挺多,但水平一般般,不过有一样可以保证,只要有材料,整出一桌子菜来,没有丝毫问题。

    然后是刷锅、倒油,做一道西红柿鸡蛋汤,一切完成,卢建国满面欣喜的搬来小方桌,就在院门口摆好,又拿出几个小马扎,请两位坤客入席,刚刚坐下,对面院子冲出一个男孩子,一边向这边走,一边回头呼喝:“我不用你,我找小小、小小!”

    卢利哀叹一声,向来人招招手,“干什么?”

    “学校让写作文,我姐姐不会,还数落我,你帮我写!”男孩儿生的五大三粗的,一团憨厚,这个少年叫郭杰,和郝老师住一个院,有三个姐姐,把他宠得什么似的,郭杰有点娇气,但本性善良,卢利搬过来之后,很快就成了朋友,实际上,郭杰今年上初二了。

    “什么作文题?”

    “不,不是作文。”郭杰说道:“是法律课上留的,让我们写一篇作文。”

    卢利微微皱眉,他想起来了,刑法是80年1月1日起施行的,在之后的数年时间里,中学开了法律课,向孩子们进行法律意识的宣讲,而写一篇和法律有关的作文,也是大纲的要求——体裁不限、长短不限。

    同时皱眉的还有俞虹,她在中学担任老师,当然也知道这件事,只是想不到,一个初中的孩子,居然向一个小学生求助?不是说卢利的学习很差劲吗?

    她不知道的是,卢利学习差不假,但也有自己的强项,那就是作文!在全民普遍缺少阅读量的时代,也就造成了孩子们对作文的畏惧情绪——简单的说,就是不知道该怎么编一个能说得过去的故事!而在这方面,卢利一直到初中毕业,都是班上的佼佼者。

    原因很简单,从他记事起,母亲就一直被疾病困扰,爸爸要伺候妻子不停的出入医院,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姥姥、舅舅等人就更加指望不上了,因此,年幼的卢利,便只有以街边的小人书来打发自己的时间。

    最初的时候,他还不识字,只能看画片,等到上了小学,对读书的理解更深刻,也便成了习惯,前世的时候,他每天中午,都要花上几分钱,蹲在街边的借书摊上,一本小人书翻来覆去的看上一个多小时的;到后来,借书小摊的老板和他熟了,只要他两分钱(这应该只是一本看小人书的价格),就随便他看。这为他提供了远超同龄孩子的阅读量,自然的,写起作文来,就算不得什么了。

    卢利偏着头思索了一会儿,说道:“郭杰,你这样,写一篇对话文。”

    “什么叫对话文?”

    “就是描述两个人的对话,一个甲、一个乙,这两个人不必有名字,也不必有身份,通篇就是对话构成,至于内容,就是围绕着你们学习的法律课本展开。”

    郭杰老老实实的摇摇头:“我没听明白,啥意思?”

    卢利向他翻了个白眼,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这样吧,从现在开始,假装我是你爸爸……”

    俞虹和李冰不约而同的噗了一声,将米饭喷了出去,卢建国则扬手给了儿子一个脖溜儿:“小小,你说什么呢?”

    “假装,懂吗,假装,”卢利放下碗筷,侧过身子面对郭杰,“今天在学校学的是什么?”

    郭杰还没有进入状态,俞虹却先反应过来了:“也没什么了,哦,今天老师给我们上了法律课。”

    “法律课?讲什么的?”

    “当然就是将一些法律法规的。”

    “例如呢?”

    “…………”

    卢利抬头看着郭杰,说道:“听见我和俞老师的对话了吗?大约就是这样,后面的内容,就是你们学习到的课本上的知识,不要照抄书上的东西,要尽可能的口语化,也就是你自己理解的东西,明白吗?”

    “呃,明白了。”郭杰点点头,嘴里喃喃自语着,拿着作文本转身离去。卢利则再度拿起碗筷,夹了一块拔丝苹果,在水里蘸了一下,“唔,整好——你们怎么不吃了?”

    俞虹和卢建国面面相觑,“那个,小小,刚才那个作文,是你想出来的?”

    “是啊,有什么不对的吗?”

    “不,没有,没有。”卢建国像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儿子似的,明亮的眼睛在黄昏中发着光,这份头脑、这份智慧,这份甚至超越了他的才华,简直让他欣喜若狂!

    “卢利,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把这篇作文写出来,然后投到《少年文学》出版社去的,我想,凭这份作文的新意,在《少年文学》刊登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谢谢你,俞老师,但我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俞虹想再劝劝,李冰扯了她一下:“妈妈,卢利不愿意就算了呗!”

    “你这孩子懂什么?卢利同学的这篇作文,我认为是可以起到范文的作用的,不但对于他个人来说是个很大的荣誉,甚至对于法律课的教学,都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自我吹嘘一下,这一段是笔者当年的经历,确实有这样一门课,也确实有这样一份作业,我也确实写了这么一篇‘对话文’,完全是对话,整整写了4张作文纸的内容,后来作为范文,在学校展出了;不同的是,没有假装人家爸爸的内容。)

    李冰不理妈妈,对卢利说道:“卢利,你画的那个小人书,后面还有吗?”

    “什么小人书?”两个大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是卢利在课上画的,可好看了,我们班好多同学都看过了。”

    卢建国脸色一黑,今天可真是太不顺利了,简直像撞了太岁似的,都是坏消息!儿子这是怎么了?在学校和同学打架,甚至把人打得去了医院,然后回家又和邻居打架,而且打得还是大人、然后居然画小人书?还给一个初中的孩子指导作文?

    卢利不知道爸爸在胡思乱想,敷衍的说道:“后面的还没画呢,等画完了再给你看。”

    李冰不依不饶的说道:“你给我说说嘛。求求你还不行?”

    看着黄昏的阳光下,一个小小的姑娘双手合十,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卢利无奈的一笑,说道:“是这样的,有七颗珠子,名叫龙珠,每一个里面分别有从一到七不等的星星,凑齐七颗龙珠,就可以召唤神龙,然后你可以向神龙提出一个要求,不管是什么,神龙都会满足你。这个小人书,就是孙悟空和他的同伴寻找龙珠过程中发生的故事。”

    李冰听得小脸放光,虽然只是个梗概,却也足以调动起全部的注意力了,而且只要想想,孙悟空和他的伙伴在寻找过程中遭遇的故事,更是让这个小姑娘对后续内容充满了期待。

    “孙悟空?是《西游记》的故事?”俞虹插话问道。

    “其实不是,只是借用了其中的几个名字。故事完全是新的。”

    “小小,你不好好上学,画这玩意干嘛?能当吃、能当喝?”卢建国忽然反应过来了,低声喝道。

    卢利悠悠叹息一声,老爸,你要是知道,《龙珠》是一个价值3,700亿日元的大ip,只怕就要把自己的舌头吞下去了吧?当然,这些话他不可能对别人说,实际上不必说在场的卢建国、俞虹两个,即便是鸟山大神,也从来不敢想象,自己的一部开头并不成功的作品,会有这么大的价值吧?

    “爸,这只是消遣,一个是为了锻炼我画画的能力,另外也是为了陶冶情操。”卢利信口胡扯了几句,才算是暂时平息了父亲的怨气。

    “这还差不多,我可告诉你啊,小小,要是让我知道,你因为画画耽误了功课,我可饶不了你!”

    “行,我知道了。”卢利说完,向李冰眨眨眼:“我爸爸口中的饶不了我,就是唠叨。相信我,真的是比你挨一顿打或者挨几句骂更痛苦的经历。”

    李冰噗嗤一笑,耳边传来卢建国的怒喝:“小小,说什么呢?”

    “没事、没事,吃饭,吃饭。”卢利端起饭碗,突然向那娘俩眨眨眼:“看着啊……”

    俞虹和李冰正在疑惑,只听卢利说道:“爸,您吃饭前洗手了吗?”

    “洗了啊。”

    “真洗了?我没听见水响啊?”

    “那我再去洗洗。”

    俞虹和李冰看到这里,哪儿还猜不到是怎么回事,娘俩再也忍不住,咯咯咯的大笑起来!

    卢利也忍不住莞尔:“好玩儿吧?告诉你们吧,他要是真的洗手了,第一次问的时候,保证回答的声音特别宏亮!”

    用过晚饭,娘俩告辞了,卢建国和俞虹并肩走在光线已经逐渐黯淡下来的胡同中,一边不时的对院落门口,正在用餐的邻居们点头致意,俞虹推着自行车跟在他身边:“俞老师,小小学习不好,以后要是有功课上的问题,可能还得麻烦您。”

    “您不用客气。”俞虹微笑着说道:“实际上,小冰有卢利这样一个同学,能够时刻帮助她,嗯,保护她,倒应该是我说一句谢谢呢。”

    卢建国心中一动,俞虹话中没有提及丈夫,难免好奇,但彼此第一次见面,不宜多问,客气了几句,“一个人带着孩子,很辛苦吧?”俞虹忽然问道。

    “啊?还好了,小小虽然很皮,但更多的还是孩子天性,而且,我越来越发现,与其说是我在照顾他,不如说是他的存在,是我的生活中少有的一抹亮色!”卢建国声音低沉的说着:“至于我自己,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俞虹同样是老三届毕业生,对这段出自《论语?雍也》中的名句自然不会陌生,她没想到,在这样一个时代,能够从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工人的口中,听到这句话?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一岁的男人的胸中,该蕴含着怎样的远大抱负,才能在这等环境下,兀自不忘青云之志?

    在这一刻,俞虹有些心动了。

    两个孩子站在大人身后不足一米,李冰傻乎乎的什么也察觉不出来,卢利却敏锐的注意到了,心底苦笑一声:老天,我穿越到40年前,原来是给老爸当红娘来的!

    三千多字大章节,看完之后快投票吧!新书时期,全靠读者朋友的支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