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回流40年 第5节 俞虹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卢利真心没想到,不过一个上午的时间,他画了一本小人书的消息就在年纪中传播开来,他不得不感叹流言传播的速度,而且,虽然都是一群十岁出头的孩子,又是在这么一个贫瘠的时代,他们编故事的能力,让这个40多年后的来人都有自叹不如之感!

    “听说了吗?2班的卢利画了一本小人书,好几十页呢?我看过了,可好看了!”

    “什么小人书,我听他同坐的胥云剑说,是一大本画册,可比小人书大多了!”

    “不对,我听说,根本不是他画的,是老师给他画的。”

    “怎么会?”

    “卢利根本不会画画,他画画从来没及过格,你们忘记了?”

    “还真是的呢!”

    卢利对这些议论充耳不闻,背起小书包,向教师办公室走去,探头向里面看看,走了进去:“崔老师,我下午请假。”

    崔秀一愣,她本来就想找卢利谈一次话呢,这个孩子今天的表现太奇怪了,上课不听讲——好吧,这种情况对卢利来说不算新闻,但无端的和同学打架,之后还画了什么小人书,就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了:“有事?”

    “有事,家里有点事,哦,这是我爸爸给我写的假条。”卢利掏出一个叠成蜻蜓形状的假条递了过去,崔秀直觉有些不相信,接过假条打开,确实是熟悉的笔迹,“尊敬的老师,因为家中临时有事,为卢利请假半天,请予以批准。卢建国。”

    崔秀把假条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会儿,再看看卢利,孩子的脸色一片平静,倒不像是撒谎,很有些不甘心的拿起钢笔,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压在办公桌的玻璃板下面:“行了。”

    卢利点点头,不再多说,转身走出办公室。那张假条当然是伪造的,卢建国根本不知道,他也注意到老师那审视的眼神,若是原来的自己,怕就真的给对方瞧出破绽来了,但现在的他,面对这个毕业没几天就当上孩子王的女老师,心理优势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又岂会在乎她那故作凶恶的眼神?

    他不是有意想对老师无礼,也不是故意撒谎,实在是……在学校的时间对他来说,太难熬了!有这个时间,干点什么不好?

    才走出学校大门,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卢利?”

    卢利顺声音望过去,脸蛋上的肌肉一阵不可察觉的抽搐,见鬼!

    李冰快步向他跑来,在她身后,是个女子,推着一辆自行车,旁人不认识,卢利却再熟悉不过了!“卢利,我妈妈听说了……,她,她想和你说说话。”

    “俞老师好!”卢利微微鞠躬,向来人问好,声音中一片温和,全不复那副桀骜不驯的德行了。

    “你认识我?”李冰的母亲叫俞虹,今年33岁,也是老三届毕业生,现在在长征中学担任语文老师,也是日后卢利的老师之一。她长了一张青果脸——所谓青果脸,就是从青春期开始的50年中,岁月在她脸上停滞了似的,即便时隔30年不见,也会第一时间把她辨认出来。

    (笔者的技校老师就是这样,08年,我已经毕业很多年了,有一位同学发起聚会,也请来了老师;当时我还想,如果认不出老师,那就太尴尬了。但等到了餐厅,好吧,那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青果脸。)

    俞虹很和蔼的向他笑着,卢利愕然发现,她的胸前,哇!他不敢再看下去了。支吾着说道:“是,我听李冰说起过,知道您是长征中学的老师。”

    俞虹一笑,没有深究,问道:“我听小冰说了,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和同学打架吗?”

    卢利无可奈何的勾起嘴角,带出一抹苦笑,难道要我告诉你,你日后会成为我的继母,李冰成了我的妹妹吗?

    是的,俞虹后来和卢建国结婚了,这个温柔、善良的女子,不但照顾了父子俩的生活起居,更重要的是,抚平了卢利因为幼年丧母带来的心灵创伤!

    前世的卢利,生活的浑浑噩噩,学习自然是一塌糊涂,生活状态也是差不多,很多事都是后知后觉,在无数人心明眼亮的事情,他却根本反应不过来——你见过几个老师,每天除了自己的孩子之外,为一个学生带饭的?而且不止一顿,是连中午饭,带父子俩的晚饭都准备出来,放在大号饭盒里,交由孩子,让他带回家去,只要热一热,就可以吃的?

    当年中学的所有老师都知道俞虹对卢建国有想法,这件事情,很多学校的同事、一些同学知道、卢建国知道、后来连李冰也知道了,就卢利不知道!

    一直到88年,卢利临近技校毕业,快上班了,在卢建国的眼中已经是成年人了,他才下定决心——某一天晚上,卢建国说有个人来串门,等对方来了才知道,居然是俞老师!当时可把卢利吓坏了,以为自己又做了什么错事,要老师来家访了——是的,当年的他就有这么迟钝!他就没想想,俞虹是他的中学老师,已经好几年过去了,怎么还会家访?

    一直到老师走了,卢建国才把事情向他挑明,卢利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

    但这种事情,怎么能对俞虹说?更主要的是,这些虽然是日后即将发生的事实,却也不是卢利为李冰出头的缘由,而真实的缘由,却是他永永远远也无法说出口的!

    他支吾了几声,结结巴巴的说道:“我那会儿笨,只有李冰,从不嫌弃我,所以,就为她出头了。”

    俞虹点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女儿是什么脾气她最清楚不过了,虽然长得算不得特别漂亮,但胜在秉性善良,为人宽厚,有这样一段过往,倒也不是不可能的:“谢谢你帮李冰,但卢利,可不能打架,知道吗?不管是你打伤了人家,还是人家打伤了你,家长该有多担心啊?”

    “是,我记住了。”卢利草草说道:“老师再见。”

    “卢利再见!”李冰笑呵呵的向他招招手,牵着母亲的大手,娘俩回家去了。

    新人新书,求推荐、求收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