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回流40年 楔子: 同学会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2018年2月21日,正月初五,民间俗称剁小人的日子,tj某繁华区域的一间餐厅中,20几个男女围桌而坐,一边喝酒吃菜,一边大声聊天。

    首座的位置上是一个白发潘然的老妇人,虽然上了年级,却精神矍铄,用面前的饮料,和不时凑近过来的、当年的学生们谈笑风生。“崔老师,祝您身体康健、万事如意!”这一次同学会的组织者、发起者名叫苏清,也有47岁了,当年是她的学生,说实话,是很不起眼的那一个,特别是在她负责教学的英语课上,成绩更是一塌糊涂,谁知道就是这么一个连英语字母是26个还是22个都分不清楚的家伙,居然已经是市内一家专做进出口贸易的中型公司的部门经理?英语说得哇啦哇啦的,专门负责和外方接洽工作?

    这是一场时隔多年的同学会,由苏清组织发起,为了联系近30年不见的老同学,甚至在报纸、电台打了两天的广告,这才汇聚起了差不多一半的同班同学。当然,能够参加聚会的,多是在工作和生活上境遇差不多的,其余那些……,你懂的。

    当然,苏清这般大力组织,甚至不惜花血本在报纸上打广告,也有故意彰显财力的心态在其中,这也是题中应有之意,不足为奇。但一干小学同学,很多人从小学毕业之后,就再也不曾见过面,今天多亏了苏清,能够让一群发小欢聚一堂,大家也是很念他的情。

    老妇人端起盛放着核桃露的杯子,抿了一口,笑呵呵的说道:“我是后来知道你的工作的,当时我就在想,你在和外国人谈判时,是不是英国人以为你是在说意大利话、意大利人以为你是在说法国话、法国人以为你是在说德国话、德国人以为你是在说华夏话?谁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才把生意做成的?”

    周围人一通哄堂大笑,几十年过去了,不论他们当年英语成绩怎么样,崔老师这份幽默风趣的口才,却是让所有人记忆犹新的!

    苏清尴尬的耸耸肩膀,双手合十:“老师,您老人家嘴下留情吧。”

    老太太当然不会给自己的学生当众下不来台,环视一周,笑道:“你们是我上班之后接手的第一个班级,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不论男女,第一次永远是最难忘的?”

    席间又是一阵哄笑,老太太笑容逐渐收敛:“我对你们这些孩子,印象最深的就是你们的大排头——还有人记得他吗?”

    “大排头?”众人齐齐一愣,谁啊?

    老太太再度环视一周,愕然问道:“不记得了?就是那个最低考了2分,然后在毕业那年,考到298的卢利啊?没有人记得他了吗?”

    时间过去了太久,很多人已经忘记了当年的情况,闻言不屑的一笑,暗道,从2分考到29分,这也算是什么进步吗?但忽然想起来了,当年的时候,英语只占30的比例的,也就是说,卷面成绩100分,也只算30分的——一门主课,甚至不及语文中一门分科的成绩?由此可见,当年的英语是何等的让人不重视了。而298分,按照卷面来说,就是995分的好成绩了!

    但这个叫卢利的家伙,到底是谁啊?

    也有人和卢利是有联系的,闻言叹息一声,在这样的场合说起他的事情,难免破坏情绪,就当不知道得了。

    看一群人还是面面相觑,老太太真有些不乐意了:“英杰,你不会也忘了他了吧?”

    英杰名叫于英杰,46、7岁的年纪,虽然年纪大了,但五官端正、相貌堂堂,可知年轻的时候,定是一位少见的美男子;实际上也是的,刚刚进入小学的时候,就有粉娃娃的绰号,而且,这个绰号是老师给他起的,就可知其当年是如何的粉雕玉琢了。要知道,他们入学之初,那可是1978年,在那个普遍缺衣少食,营养不良的时代,就更显得难能可贵了。

    于英杰给老师点名提醒,故作认真的回忆了一下,忽然一拍脑门:“想起来了,是不是母亲自杀的那个?”

    众人一片哗然,这个消息好劲爆!“怎么会?”

    崔老师黯然的叹息一声,微微点头,算是确认了这则消息的真实性。但具体原因,却不再多说,不知道是她也不知道,还是有什么不宜讲述的地方。

    “我也想起来了,”苏清说道:“是不是那个傻大个儿,成天脏兮兮,跟在英杰身后混吃混喝的?我记得上到4年级之后,他就经常旷课的?”

    “早早没了妈妈照顾,他爸爸又要忙于工作,又要参加学习,”她停顿了一下,笑道:“谁和你说的他旷课?每天不知道多乖。”

    “不会啊,老师,您是不是记错了?”于英杰说道:“我也记得,四五年纪之后,就很少见到他了,我和小三小四还去他家里找过他,也没找到人。少聪、少明,是不是?”

    少聪少明姓丁,是双胞胎兄弟,闻言点点头:“是啊,我问过他舅舅,才知道他家住在哪,去他家找过他一次,没见到人。”

    “我也想起来了,”一个女子说道:“老师,就是和苏老板说的一样,那孩子傻乎乎的,总也不说话,用现在的话来说,存在感特别低。”

    苏清怪叫一声:“说事就说事,拿我垫牙算什么?还老板,挤兑谁呢?”

    崔老师瞄了他一眼,笑道:“不论任何话题,你都能扯到自己身上去,是吧?”

    “哈哈哈哈哈!”包厢中一阵哄笑,笑闹之后,她问得:“这个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又是一片寂静,半晌之后,苏清摇摇头:“老师,对不起,真的是断了太久的联系了。”

    “英杰,你呢?你也不知道?”

    “呃,我倒是知道一点,您要问,回头我给您说。”

    崔老师一皱眉:“怎么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也不是不能说,只不过,小小的情况有点特别,他现在……挺惨的。哦,小小是他的小名。”

    众人不约而同的点点头,但随即更来了兴趣:“怎么个惨法?是不是犯了什么事,给抓进去了?判了多少年?”

    于英杰挠挠头,这下就不能不说了:“好几年前,小小得了一场病,脑部,脑干部位生了肿瘤,好像和他母亲生前的那个病差不多,医生说不能手术,他和他家里人想搏一把,结果,失败了。”

    偌大的包厢中一片安静,都聚精会神的听着:“然后呢?他没下来?”

    “下是下来了,不过再也没醒过来。”

    “植物人?”

    “是的。”于英杰点点头,语气沉重的说道:“这是6、7年前的事情了,我偶尔去看看他,说真的,不如就死在手术中得了!”

    又是一片沉默,同学们都心有戚戚的点点头,他们当然没有遭遇这样的逆事,但这个年代,听类似的新闻也听得太多了。不用问,也能想象得到他家里的情况。

    “不如,我们约个时间,一起去看看?”

    “别!”于英杰立刻叫停,“你们可千万别去!”

    “为什么?”

    “你们想想,家里有那样一个病人,家人受苦受累的照顾也就罢了,家里脏一点、乱一点,也能忍受。现在你说要去,人家不得收拾?到时候,不就等于又给人家增加负担吗?”

    “也是这个道理,”苏清点了点头,忽然拿起手机,噼里啪啦的操作了一番:“老于,我刚刚给你转了一万块钱,回头你给转过去吧,就说我们知道了情况,不好上门打扰,这点钱,尽尽心意吧。”

    “我们也是!”一群人纷纷掏出手机,开始转账,于英杰的手机滴滴滴的响个不停,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一万五千多块了。

    崔老师也要转钱,给同学们拦住了,她上班的时间早,退休也早,退休金远远不及现在的退休人群,再说,学生们的事情,同学们帮帮,是尽一份同学情谊,哪有让老师掏钱的?拉扯了半天,老太太没有办法,只得罢了。

    经过了这件事,崔老师没有了再呆下去的心情,草草端起饮料:“算了,不说这个了。来,我们敬小苏一杯,感谢他从年前就开始的操持,和为这一次同学会付出的努力!”

    “敬苏总一杯!”

    一番哄闹之后,包厢中的气氛重又热烈起来,推杯换盏中,不觉时间飞快,看看快到9点钟,几个女生告罪一声,簇拥着老师出了门,由一个开车来的送老师回家,其他男生送行回来,重又回到房中,又点了酒菜,吃喝起来。

    坐在马自达汽车的后座中,崔老师不停的以手抚头,害的前面的学生以为她身体不舒服:“老师,您没事吧?”

    “我没事,我在想事情。”崔老师心不在焉的回答了一句,心中却有更多的疑惑,正如那个叫梁燕的女生所说,卢利上学的时候,有些傻乎乎的,存在感特别低,不但是同学,给老师们留下的也是同样的印象,她能够想起来,也是因为他当年的英语成绩特别糟烂,而等到毕业那一年,却又是突飞猛进,提升之快,让人不敢置信!而事实上,卢利到中学和高中之后,偶尔也会回到学校,向一众老师问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包括她在内的很多老师,对这个孩子都有着很深的印象。

    谁知道多年不见,这个孩子竟然……,哎,想起来真是让人心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