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为王 第十六章 十五天

时间:2018-07-12作者:独策

    第十五天,

    路然失魂落魄的坐在海岸上,双眼尽是血丝,身前是一堆燃烧殆尽的火堆,还有零星的火星在其中闪烁。

    远方浅红色的夕阳在蔚蓝的海面上沉落,渲染出一副绚烂的海上夕阳图。可惜,再美的风景也终免不了厌倦,此刻的路然完全没有任何闲情逸致。

    无人欣赏的美景一瞬而逝,映衬下的夕阳将最后一丝白昼带走,黑夜从天边一角逐渐笼罩满整个大地。

    路然死死的盯着海面,希冀能有船只的经过,他清楚午夜过后,如果他还没有离开荒岛,他所面临的只有主线任务失败,惨遭抹杀这一结果。

    荒岛上没有任何逃生的办法,路然只能将希望寄托于虚无缥缈的大海。唯恐错过任何一个活下来的机会,近几天的路然如同疯了一般,天天就在海岸上守候着,但眼前的大海仿佛是一幅逼真的海景图,美景无限收,却不见船只。

    夜色越来越暗,不知从什么时候,飘过的乌云,遮挡了夜空当中仅存的发光体,海面上漆黑一片,路然一时间只能听见海浪翻滚的声音。

    路然的心沉了下去。

    “还有希望的。”路然自顾自说,却明白这样的说法是在自欺欺人。

    乌云遮挡了皎月与繁星,就算是再睁大眼睛,也难以看清海面上的动静,这可以说是阻断了路然最后的希望。

    “莫非真要下海。”路然脸铁青着,眼神中涌现出癫狂。

    下海游出荒岛这一条路,路然近期想过,毕竟主线任务的目标只是离开荒岛罢了,海泳也未必不是一个办法。

    但他之所以没有选择这样做并不是因为他水性不好,而且他清楚空间亦不会留出如此大的漏洞。

    尽管这条路或许可以走的通,但风险绝对是最高的。

    但现在……他似乎只有这样一条路可走。筋疲力尽、没有补给的他在冰凉的海水中估计也撑不了多少,但最起码能多争取一点时间。

    只要还有希望,他就不会放弃。

    心中有一股狠劲,路然渐渐的沉静了下来,他还要等一会,等到最后一刻,还没有其余办法,他就下海。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耳边不断回响着的海浪声中混入了几种古怪的声音。

    船首破浪行,风助帆声响。

    “是船。”路然欣喜的望向海面,可海面上风平浪静,哪有什么船只,让人难免怀疑这是一味臆想出的幻觉。

    路然却并没有这样想,他相信他的感觉,死死的盯着黑暗当中,主线任务所留出的十五天绝对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模模糊糊的,他似乎看到了一个虚幻的轮廓。

    “是船,绝对是船。”路然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他不会再错过这最后的机会。

    眼前的火堆已燃烧殆尽,路然没时间重新去找可燃物,迅速将海魂衫脱下,也没兴致慢慢点,匆忙的就扔进还有几点火星的火堆当中。

    海魂衫并没有迅速燃起,反而是扑灭了几点火星。

    “冷静,冷静。”路然知道他有几分急躁了,深吸了两口气,用手术刀将海魂衫顺着衣领裁开,挑起一个火星,贴在衣物边缘之处。

    夜晚海风有点大,不断吹挂之下,这火总是点不着。直至路然背过身,借着身子稍微遮挡了一下,衣角这才飘起几缕白烟,在空气中氧气的作用下,片刻间就形成了火势,顺着衣角就往上烧。

    路然也不顾得其他,当即就甩起海魂衫挥舞着,也不管这火势会不会灼伤手,这是他唯一的希望。

    他只祈求船上的人能看的到……

    ……

    ……

    一个披着斗篷的人站立在甲板之上,深邃的眼睛凝视远处,不知道想着什么。

    “龙,你在担心什么?”一个即便披着斗篷却依旧遮不住那巨大的脸和深紫色的爆炸头的人走了过来,淡蓝色眼影和紫色的唇彩让人看上去有几分怪异。

    龙站在甲板上,没有应话。

    “真没想到连东海的这种边境国家的事情,你都要牵扯进来。难道这里有什么特别让你牵挂的吗?”这长相怪异的人侧着头,好奇的问道。

    “不要打探我的身世,伊万。”龙头也不会,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变动。

    伊万自讨了个没趣,将目光扫向一旁,却是看到了黑夜中浅淡的火光。

    “龙,那边。是不是消息走漏了。”伊万指了指,有点担心的说道。

    龙亦是发现了黑夜当中的火光,看了一眼,朝后问道,“熊,那是哪?”

    不知道什么时候,甲板上出现了一个足足有六米多高的家伙,斗篷完全难以遮挡住他那魁梧的身材。

    熊翻了翻手中的书,片刻道,“皮特克恩岛。”

    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说道,“熊,拜托你去看看岛上有没有人。”

    “嗯。”熊应了一声,合起书,又问道,“要解决掉吗?”

    龙犹豫了一会,“先看看再说。”

    熊点了点头,旋即就消失在了甲板之上,

    ……

    ……

    路然正挥舞着已逐渐暗淡的海魂衫,却始终不见任何一个人,远处那船只的影子也不见有任何动静。

    海魂衫已沦为一团无用黑布,路然扔至一旁,咬紧牙关,不断的呼救着,乞求船上的人能听的见,但他清楚声音根本无法传递至这么远的距离。

    “最后的机会,也错过了。”路然颓然的坐在了地上。

    “你好。”耳边陡然出现了一个温和的声音。

    路然浑身一紧,瞪大了眼睛,面容僵硬,才避免自己惊呼而出此人的名号。

    王下七武海,巴索罗米·熊。

    “你认识我?”熊脸色没有任何变化,语气平淡的说道。

    “他怎么会在这里?”路然脑袋转的飞快,悄悄的打量了一眼,心中不断的猜测着,“这斗篷的装扮,那艘船莫非是革命军的船。可是,革命军的船来这里干什么?”

    不见路然答话,熊也不以为意,扫了几眼,紧紧的停留在一边已燃烧的差不多的海魂衫之上,杀机四露,“你是海军?”

    尽管并不知道革命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熊毫无掩饰的杀机让路然明白,这最后的逃生之路并不是那么好走的。

    “我确实是海军,但是……”路然知道此刻绝不能打什么马虎眼,没等熊催促,就将连同海难在内的事情全部交代了出来。

    当然,他没有海军的记忆,但有蒂安的日记以及切身的经历,只要不提见习者,随便他怎么说。

    “所以,我现在都估计让海军除名了。”路然将枪手和军舰的见死不救着重提及,想了想,又补充道,“我在岛上发现了点宝藏,愿意支付船费,你能载我一路吗?”

    熊深深了看了路然一眼,显然也是明白了他说这个话的意思,没有应和,似乎在思考。

    路然紧紧的望着熊,提心吊胆的等候着答复,这可决定着他的小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