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第2652章 九卷90 只怕来不及

时间:2018-09-06作者:miss_苏

    皇帝于正月十六当晚,还是从宫里回到了圆明园来。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

    回到圆明园,皇帝按例要先赴长春仙馆,给皇太后请安。

    顺嫔和兰贵人陪着皇太后一同在长春仙馆居住,见了皇上回来,两人心下也都窃喜。

    皇帝简单将在小七棺前酹酒之事与皇太后禀明。

    皇太后也深深叹口气,落下老泪来,“怎么都没想到,那孩子竟这样早就去了。原本该早走的,不是我这样儿的么?”

    皇帝自连忙劝慰。

    皇太后举袖擦了擦泪,叹息道,“今年是我八十四的坎儿年,又是你那皇贵妃的本命年,同样是个坎儿年。唉,便是要出事,不是也应该出在我们身上么,怎么叫那孩子先去了?”

    顺嫔在畔也举袖,假意陪着装作落泪的模样儿。听了皇太后的话,这便赶紧蹲礼,“许是七公主孝心,舍不得瞧着皇玛母、皇额娘同在今年这个坎儿年受苦,故此七公主才替皇太后、皇贵妃先走一步了……”

    “顺嫔,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皇帝却是拍案而起,狠狠瞪住顺嫔。

    皇太后也是叹气,摇了摇头。

    .

    皇帝拂袖而去,顺嫔和兰贵人灰溜溜回自己寝殿,顺嫔还有些心下不服气。

    “我说什么了啊,皇上和皇太后犯的着就这么恼了我么?我说七公主孝心,我难道是在说七公主的坏话么?”顺嫔委屈得眼圈儿都红了,“我原本今日看见皇上还能回园子来,没留在宫里陪着皇贵妃,我是高兴的,这才想夸七公主几句的~”

    兰贵人也道,“谁说不是呢?那七公主原本是自己病了多时了,分明是病死的。可是您还替她美言,说她是替皇太后和皇贵妃化解坎儿年凶兆而去的……这分明是替她说好话呢!”

    顺嫔轻叹了声,“说到底,皇上这还是爱屋及乌。就因为七公主是皇贵妃的第一个孩子,逾制封了固伦公主不说,就连死了,都不准咱们这些当妃母的说!”

    兰贵人倒是撇了撇嘴,“爱屋及乌?我看啊,怕反倒是色衰而爱驰——虽说皇贵妃盛宠了三十年去,可终究敌不过年岁,也还是老了。你瞧那七公主刚死,皇贵妃又在病中,可以想见皇贵妃这几日的心境。可是皇上今晚却还是返回圆明园来了,并未留在宫里陪着她去啊。”

    顺嫔眼睛便也一亮,“你是说,皇上终于将对她的心瘾,给断了去?”

    兰贵人耸耸肩,“我觉得是。”

    .

    惇妃宫里,她的十公主刚满了十二天,办了小满月。

    可惜就赶上七公主薨逝,皇上下旨将元宵节的筵宴都给推迟了,正月十六这一天所有大臣都素服去七公主府行礼了,倒叫十公主的小满月也跟着没法儿庆贺,而大臣们也没法儿送礼进来。

    就连皇上自己,都亲赴七公主府去酹酒,据说还一改天子威仪,竟哭成了个泪人儿。

    为了刚薨逝的女儿如此大哭,却没工夫来为新生的小女儿庆贺小满月,惇妃的心底下是有些不是滋味儿的。

    不过便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她也没想到,皇贵妃竟然还叫人从宫里送了赏赐过来。

    ——尽管,皇贵妃也曾赏赐过那些那“防狼三宝”,叫她恼得牙根痒痒去;可是这一回,皇贵妃赏下的,却都是精心制作的小首饰。

    是给十公主的,有赤金的,有纯银的,还有镶宝的,从项圈儿、长命锁,到耳钳、手镯脚镯全都有。

    这些倒还罢了,另外更有一盒以通草、蚕丝,以通草花、绒花的技艺做成的小鸡小鸭小鹅、小驴小马小猪……个个儿栩栩如生,憨态可掬。

    惇妃自己母家虽说是包衣出身,可是她阿玛早就是三品大员,故此她这个当老来女的从小儿都是贵小姐的生活,倒也没怎么见过这些小玩意儿。可是当了额娘,就反倒知道这些对于孩子来说该有多珍贵。

    观岚便也道,“听储秀宫的人说,这样的玩意儿是皇贵妃亲手做的。她是曾经给九公主的大格格做过一盒,这会子便是在病中,也还是坚持着给咱们十公主做了一模一样的一盒。”

    “他们还说,因为十公主是长辈,身份更尊贵,故此皇贵妃选用的材料,甚至比给九公主的大格格的,还要更上等去。”

    观岚说完也哼了一声儿,“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奴才看,说不定是买好儿呢。”

    惇妃却是垂下头去,盯着那一盒小玩意儿,不由得有些出神。

    她瞧出来了,实则这一盒小玩意儿没那么完美,有些左右两只耳朵不一样,还有两边翅膀少半边的……却也惟因如此,反倒叫她心底里不能不相信,这是皇贵妃病中亲手所做。

    这些年的相处,她太知道皇贵妃是个什么性子的人,那是个凡事都力求完美,绝不肯轻易糊弄了事的人……若不是病中所做,皇贵妃定不会容许有这些错处去。

    她不由得叹了口气,“算了。总之这些小玩意儿我瞧着倒是生动有趣,收起来吧,等公主会认物了,再拿给她瞧。”

    说着话,听雨从外头走进来,轻声道,“奴才方才奉主子的命,去给皇太后问安。途中巧遇顺嫔和兰贵人,听见她们说……”

    听雨将顺嫔和兰贵人那番自以为是的话,全都转述给了惇妃。

    观岚听罢倒是先嗤了一声,“皇上这会子当然心已经不在皇贵妃那了!因为啊,咱们主子有了十公主,这可是皇上时隔近十年再得的宝贝疙瘩,皇上自是只惦记着咱们主子和公主小主子呢!”

    惇妃勾了勾唇,“这话若是出自旁人嘴里,我是愿意听的。终究如今后宫的情势,咱们是拔得头筹的。”

    “可是咱们自己宫里,关起门儿来,你们倒不必用这话来哄我欢喜了。”

    观岚和听雨对视一眼,都赶紧跪下请罪,“奴才胡言乱语,主子恕罪。”

    惇妃沉下脸去,半晌也幽幽地叹一口气,“顺嫔和兰贵人终究与我不同,她们自恃是钮祜禄家的格格,是尊贵的满洲名门闺秀,故此永远自视高过皇贵妃家世出身一头去。从来都宁肯相信自己那点子自以为是的猜测,全不将我们这些汉姓人放在眼里罢了。”

    “可是我不同,我好歹跟皇贵妃是相同的出身。这便注定了,有些事我比顺嫔和兰贵人这两个蠢婆娘看得更准、更深!故此,此时才有我得皇宠、生公主,而她们两个啊,注定在这后宫里孤单终老,无依无靠!”

    现在不过是还有皇太后扶持着那两个,若皇太后将来两腿一蹬,她们两个有的是苦果子吃的!就凭她们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再加上今日里说过的那些话,皇上将来肯饶了她们两个才怪!

    观岚听着却还是有些眉心难展,“可是主子……皇上今晚的确是回园子来了,没留在宫里陪着皇贵妃啊。这要是从前,皇贵妃还年轻盛宠的时候儿,皇上怎么会将病重的她给独自撇在宫里,只叫舒妃和婉嫔两个陪着去?”

    惇妃摇了摇头,“你们哪里知道!一来,明日里就是皇上下旨推迟了的赐宴大学士的筵宴,那皇上今晚必定要先回园子里来,没的明日再现折腾回来。”

    “二来……”惇妃终究是总管内务府大臣四格的女儿,对于内务府诸多办事的规矩也知之甚详,“算算日子,七公主这几日金棺就要奉移了……你想皇贵妃若是知道了,还不得哭得死去活来?唯有将七公主的金棺从公主府直接奉移,不经过宫里,才能叫这事儿暂时避过皇贵妃去。”

    观岚和听雨对视一眼,也都垂下头去,不敢再乱说嘴。

    两人告退出去,惇妃静静望着两人背影离去的方向,不由得也是叹了口气。

    她没想改自己的性子,她也学不会委曲求全,故此她今日说这些,不是为了讨好谁。

    她只是,此时已经当了额娘,便也得学着从此凡事都替自己的女儿思量思量。

    宫里不缺公主,可是公主们有得宠的,亦有不得宠的;便如嫡出的和敬公主又如何,那三额驸被皇上给折腾成了什么样儿去?而其余四公主、七公主,本来还都是庶出的公主呢,结果连自己带额驸,都被皇上捧得如宝儿一般。

    并不是但凡皇上自己的骨血,皇上就一定都会喜欢的,终究还要看这孩子的造化,以及这孩子的生母懂不懂得替孩子种种捭阖。

    便从这一点上来说,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她都得跟皇贵妃学。

    故此啊,从这会子起,便是为了自己的十公主,她也得学着顺着皇上的心思说话——进宫十二年,这么漫长地走过来,她如何还能不明白,皇上是容不得旁人对皇贵妃有半点不敬的?

    顺嫔和兰贵人估计是一辈子都放不下对汉姓人的成见了,故此总是有意无意冒犯到皇贵妃去;可是她自己就是汉姓人,她犯不着再跟她们两个犯一样的傻气儿去。

    从此往后,只要顺嫔和兰贵人说皇贵妃怎么不好的,她必定反其道而行之。

    皇上自有取舍。

    .

    惇妃猜测不错,正月十七日皇帝在圆明园里赐宴大学士之后,次日十八日,七公主的金棺便行奉移礼,奉移至阜城门外果恭郡王暂安处暂安。

    二十三日,行“初上坟礼”,遣官读初次祭文致祭。

    二十七日,为“大上坟礼”,再读二次祭文致祭。

    皇帝对七公主的一片钟爱哀伤之心,那些“雨涕”、“爱钟”的心意,慨然公布于天下。

    这些都是相对公开的,前朝后宫早一日晚一日都能知晓的;还有一项隐秘之事,却是外人暂时不得知晓的。

    皇帝在正月十六那一日忍痛离开紫禁城,回到圆明园,除了预备次日的赐宴大学士,以及为小七治丧诸事之外,还有一项对于婉兮来说,极为重要的事。

    正月十六日皇帝在亲赴小七的公主府酹酒之后,回宫探望婉兮的这一次,在多年之后的《清高宗实录》中,落笔为“视皇贵妃疾”。《实录》中但凡这样的落笔,并不代表皇帝所有来看望皇贵妃的记载,而是一旦这样落笔,便是说皇贵妃已然病重了……

    婉兮自己的情形,精于医术的皇帝心下已然有了数儿。他要暂时离开她,回园子去,除了按例赐宴大学士,以及为小七奉移、上坟礼之外,他还要急着赶着为她再做一件事去。

    皇帝派此时管内务府的皇六子、质郡王永瑢,亲自处理将皇贵妃娘家编入镶黄旗满洲——这便是俗称的抬旗——婉兮的母家,由内务府下正黄旗内管领,继抬入正黄旗包衣佐领、镶黄旗包衣佐领之后,终于直接抬出了内务府旗份,成为外八旗、且是八旗首旗的镶黄旗的满洲旗份!

    抬旗之后,编入镶黄旗满洲,便要为魏家人正式编立佐领。皇帝更是直接将婉兮母家直接编立为世管佐领——此佐领从此世代为婉兮母家人统领——这种抬旗、编立世管佐领的方式,已经不是普通的抬旗,而是按着皇后母家丹阐的方式来抬!

    就在小七的“大上坟礼”前一日,亦即正月二十六日,永瑢上奏本,抬旗之事已然办好。

    便也在同一日,婉兮的兄长德馨,亦为阖家抬旗之事,向皇帝上谢恩折。

    办完此事,皇帝才在正月二十七日,又办完小七的“大上坟礼”之后,亲自回宫,再“视皇贵妃疾”。

    .

    从去年秋狝木兰,婉兮病倒之后,算到今日,已是数月之久。

    原本也许还算不得大病,却因为小十七的再度出痘,而将婉兮的命给抽走了一半去;那么小七的溘然而去,便是将婉兮仅剩余的那点子命,也都给带走了。

    从小七薨逝之后,婉兮的病情急转直下,到皇帝这一日安排完了一切,回宫来见她时,她已然疲惫得时常睡着,难得醒转过来了。

    皇帝悄悄走进来,看着这样的她,心魂已然被那无边的暗寂撕碎。

    他知道,这一刻的暗寂,将越扩越大;一旦她再也醒不过来,那他的整个天地,就都会被这暗寂吞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