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第2567章 母子不同心

时间:2018-07-12作者:miss_苏

    !

    “二妞、五妞,你们两个过来!”

    那拉氏缓缓站直,虽说脚上这会子没穿旗鞋,只穿着平底鞋,可她还是宛若高高踩着旗鞋的模样,端然摇曳地走到明间坐下。

    她头顶上,便是那块匾额“位正坤元”!

    二妞和五妞狐疑地对视一眼,便也都小心地跟随到明间儿去。

    “你们两个,跪下!”

    那拉氏直直坐在“位正坤元”的匾额之下,端然命令。

    如今那拉氏被锁在永和宫的后殿里,连外头的太监们都指挥不了,也唯有在门内折腾两个小女孩儿罢了。

    二妞和五妞不敢违抗,这便并肩跪倒。

    那拉氏厉声道,“你们两个给我念,我头顶上这块匾额上,所写何字?!”

    二妞吓了一跳,只得小心道,“是‘位正坤元’四字。”

    “本宫再问问你们,知不知道这匾额是从何处移来?”

    二妞垂首,小心翼翼答,“奴才进宫的时候儿晚,没赶上当年这块匾额被移进永和宫来的旧事……只是奴才听说,这块匾额原本是挂在坤宁宫的。”

    那拉氏满意地勾了勾唇,“那你们又可知道,为何那块匾额被从慈宁宫移到这雍和宫里来啊?”

    二妞道,“奴才是听说,好像是因为当年雍正爷登基之后,孝恭仁皇后却不肯挪入皇太后宫,而坚持依旧居住在永和宫内……故此,皇上在乾隆六年定东西十二宫的匾额时,便叫将坤宁宫里这块匾额挪过来,以纪念祖母孝恭仁皇后。”

    “说得好!”那拉氏眉眼生动起来,“所以你们瞧啊,不管孝恭仁皇后肯不肯挪进慈宁宫去,或者坚持住在哪个普通的宫里,孝恭仁皇后却依旧是孝恭仁皇后!”

    “又或者说,当年孝庄文皇后在盛京时,住的那永福宫还没这永和宫的后殿大呢!所居寝殿为何,不要紧;要紧的是宗法、礼制所认可的身份!”

    那拉氏扬眉吐气,“本宫虽然今日处境如此,可是本宫却是皇上告祭太庙、奉先殿,正式册立的皇后!无论他收回我多少份册宝,无论他今日怎么磋磨我,可是在大清列祖列宗的心中,我依旧是名正言顺的中宫皇后!”

    二妞和五妞都不敢说话。

    她们两人伺候的这位主子,心气儿那是当真了得。换了旁人被锁了这大半年去,都得疯了;可是这位主子却在心中始终都高高竖着自己是皇后的大旗,还时不常就将这事儿搬出来就与她们两个念叨一遍。

    她们两个虽说年岁小,却也知道主子是什么意思:主子是希望,即便是在这被锁住的后殿里头,在唯有她们两个还能受她节制的情形下,还叫她们慑于她的的身份、她的威仪去。

    两个女孩儿无力抗拒,只得行礼,“主子是奴才的皇后主子……”

    两个小女孩儿如此,终是叫那拉氏心下舒坦了些。

    便是门外那些个太监,在首领开齐礼的带领之下,对她爱答不理,简直是将她当牢犯看!——但是好在,这身边儿的两个小女孩儿,既与她锁在一块儿,倒不敢违抗她。

    那拉氏哼了一声,“今日是元旦,你们还不行皇后庆贺礼?”

    两个苦命的小女孩儿只得又行大礼。

    别的宫里过年,给主子行礼,还有恩赏可得。她们两个倒好,自从到这位主子跟前伺候,赏赐没有,还跟着一起被锁着,连名儿都改了,也不知道倒的是几辈子的霉。

    那拉氏高兴了,高高坐直,朗声道,“赏——你们女子二人,各赏银二百两,金锞子一对!”

    二妞和五妞都吓了一跳,不过心下自是欢喜的。

    两人连忙跪倒谢恩,“奴才谢皇后主子的恩……”

    那么接下来,原本是该皇后身边儿管着金银账目的官女子捧了金银来。可是这会子皇后身边儿哪还有旁人去了?

    两人又面面相觑,俱都抬头望向那拉氏去。

    好歹是当了这些年的皇后,手里或许还存着私房钱不是?没有官女子来赏,皇后自己拿出来赏给,那也行啊。

    结果,那拉氏倒是眼神躲闪开,尴尬地咳嗽了声儿,“先挂着账吧。总归我不会欠你们的。便是我暂时手里没钱,回头等你们十二阿哥来了,银子自也一钱都短不了你们两个的。”

    两个女孩儿还能说什么,只得失望地收回目光,耷拉下了脑袋,嘴上继续谢恩罢了。

    那拉氏点了点头,“你们明白这个道理就好,不管皇上眼下怎么对我,我都还是正宫皇后;即便我现下被锁在这永和宫里,外头却还有你们十二阿哥!”

    “甚或,即便是将来哪个皇子登上大宝——我也都还是他的嫡母,我依旧是大清的母后皇太后!两宫皇太后,母后皇太后永远在圣母皇太后之上!”

    那拉氏慷慨激昂的说完,缓了口气,喝口茶润润喉,又继续说,“我眼下倒是有差事派给你们去。若能办得好,回头自还有赏赐。”

    二妞和五妞又是对视一眼,谁都没主动搭茬儿。

    那拉氏却已是点将,“二妞你设法传话给你十二阿哥,问问钦天监究竟给他选没选好大婚的吉期呢?若是已经选好了,叫他算计着日子……他在毓庆宫里住的日子不多了,永瑆也一样。叫他设法利用这个机会,将凡事都推到永瑆身上去!”

    “永瑆与永珹、永璇三人为本生兄弟,回头便可说是永珹、永璇两个当哥哥的教唆永瑆……若此,魏婉兮的儿子,再加上淑嘉的三个儿子,自可一网打尽!”

    .

    二妞和五妞两个终究还小,这般当面听见那拉氏这样的吩咐,两个都吓得面无人色。

    那拉氏歇下后,两个女孩儿从殿门召唤开齐礼。

    开齐礼开了锁,两个小女孩儿到了偏殿,将那拉氏的话都给转述了。

    开齐礼听了也是冷笑,“还以为这位皇后主子心性儿又多坚韧呢,这快一年了,还不肯认清现实;可是原来倒是咱们高估这位皇后主子……你们瞧瞧,她现在已经是快要发疯了。”

    开齐礼手下的太监张三平也道,“可不是嘛!连这样想要谋害皇子的话,也敢当着二妞和五妞这两个小女孩儿的面,这么直接说出来!且不说两个小女孩儿有没有本事帮她完成这个心愿,再说了,她怎么就不想想,这两个小女孩儿跟她一起锁在后殿里,怎么有本事出的去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