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绝密试验档案 第二百三十六章:非同小何的盒子

时间:2018-10-04作者:稻草天师

    “啊!”

    鲍帅惊叫一声,回过神来,眼前的世界又变回了那间尘封的试验室,他仍然端着相框,呼吸却变得十分急促,冷汗不断顺着脸颊滴落下来,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队长,你没事吧?流了好多汗啊……”

    这声惊叫吓了众人一跳,无痕走过来关切地问。

    鲍帅长舒一口气,轻轻擦去脸上的冷汗,摆摆手:“我没事。”

    “真的?”

    无痕的眼里充满狐疑。

    鲍帅调整好呼吸,将情绪稳定下来。

    “真的没事,刚刚突然想起一些不相干的东西来,不用管我,继续检查吧。”

    “好吧,有事就叫我,别一个人憋着。”

    见鲍帅没有细说的意思,无痕不再追问,拍了拍他的手臂,向武僧走了过去。

    鲍帅定了定神,开始梳理刚刚看到的那一幕。

    现在事情似乎清楚多了,毫无疑问,神秘人塞进他脑海的那段信息就是刚才看到的记忆,先前所做的怪梦应该是这个原因。

    记忆中的地点就是这间试验室,女人已经陷入了疯狂,暗害了她的情人,之后应该还发生了不少故事,这间试验室才会变成了现在这副奇怪的样子。

    而迷雾的出现也许和这段故事脱不开关系。

    但是那个神秘人为什么要让自己看到这段记忆呢?

    等等,鲍帅想起那段记忆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已经丢了灵魂,再不是原来那个可爱的人了,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把你带进了课题组,哎……”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把你带进了课题组……

    把你带进了课题组……

    课题组里的确有一对情,那就是马援朝和陈昕,难道那个模糊不清的女人不是刘春红,而是陈昕?!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段记忆的主人就应该是马援朝!

    他会是那个控制自己的神秘人吗?

    他让自己看到这段记忆,究竟想达到什么目的呢?

    正想着,鲍帅突然又回忆起一个细节,老唐在进入这间试验室之后就变得非常古怪,而自己刚刚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好回过神来,那模样不就跟自己现在一模一样?

    很有可能他也看到了某个记忆片段,可却什么也没有说……

    看来老唐一定有什么事瞒着大家!

    鲍帅朝老唐望了过去,只见老唐正蹲在角落里摆弄着什么。

    他想了想,悄悄地朝他走过去,从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啊!”

    老唐吓了一跳,迅速地将一件东西藏到了自己身后。

    “果然!”

    鲍帅心中一动,面上却不露声色地问:“咦,刚刚那个东西是什么?”

    老唐一愣:“什么东西?”

    鲍帅道:“就是你手上拿的东西啊,我都看到了,喂,你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宝贝想要独吞吧?”

    老唐脸色一变,两只眼珠在眼眶里打着转,似乎正在思索着对策。

    这时无痕和武僧也走了过来,不明所以地望着二人。

    老唐额头上冒出一阵细密的汗珠,似是心里正在天人交战,鲍帅也不着急,只是似笑非笑地望着他,无形之中又给他增加不小的压力。

    终于,老唐咬了咬牙,像是艰难地做了决定,将收在背后的手伸了出来,两只手掌里捧着一个小小的铁盒。

    铁盒不过拳头大小,就像中秋时高档月饼的包装,不过上面没有商标,只有一个古怪的红色x。

    看到这个标记,鲍帅瞳孔一缩,下意识道:“这难道是……”

    老唐叹了口气:“是资方的标记,就是滇西试验场的幕后老板。

    其实之前有一点我没有说,第一次在这个试验室外见到的那队人身上也有这个标记,可进入这间试验室之后却没有任何相关的标识,我觉得非常奇怪,于是便仔细搜索了一翻,果然在冷冻柜里就找到了这个东西。”

    “哦?是这样?”

    鲍帅不置可否,脸上闪过似笑非笑的表情,老唐微微低下头,将眼神错开,似乎不敢直视鲍帅的目光。

    “老唐,这些事你为什么早不说呢?”

    “我……”

    老唐动了动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鲍帅笑道:“刚刚你的那段话讲得很流畅啊,看来语言功能退化的障碍已经被你克服了?”

    老唐瞳孔猛地一缩,楞在了原地,冷汗不住地往外冒。

    鲍帅摆摆手:“恢复是好事,别紧张嘛,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看看吧。”

    “这……”

    老唐脸上闪过一抹挣扎,似乎不太情愿。

    鲍帅笑了笑,又说:“老唐,不会到现在你还不相信我的身份吧?”

    老唐双手微微一颤,差点没有拿稳手里的盒子。

    鲍帅却不给他犹豫的时间,伸出手闪电般抓在盒子上,老唐下意识想要握紧那只盒子,但终究慢了一步,就在他蜷起手指,想要把盒子收回去的时候,鲍帅已经从他手里把盒子夺了过来。

    “你!”

    老唐目光一凝,还想要把盒子抢回来,但武僧和无痕已经靠过来,摆出了攻击的姿势,似乎只要他稍有异动,就要出手将他制服。

    他看了看两人,又看了看鲍帅,冷冷道:“你不是鲍帅,究竟是什么人?”

    鲍帅一笑:“老唐,我们不是早就确认过眼神了吗?现在你怎么又觉得我不是本人了呢?”

    老唐冷哼一声:“我认识的鲍帅绝不会从我手上抢东西!”

    “哦……是这样……”

    鲍帅微微一笑:“正常情况下我的确不会从老唐手上抢东西,不过嘛……”

    他盯着手中的盒子,表情变得十分古怪。

    老唐眉头一皱,冷笑道:“不管你是谁,我劝你最好不要打开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非同小可,任何想要将它据为己有的人都会被所有人追杀。”

    “非同小可的东西?”

    鲍帅突然想起刚刚的那个场景里,女人曾说过,她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拿到了一件梦寐以求的东西,会是这个吗?

    鲍帅眉头一皱:“老唐,我现在发现你不太会劝人,因为你刚刚的话虽然在劝我别打开盒子,可听在我耳朵里的效果就像在说一定要打开盒子一样。”

    说着,鲍帅双手扣住盒子,就要打开。

    “别打开!”

    老唐脸色一变,似乎非常紧张,然而在这副紧张的表情之下,鲍帅却注意到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极不易察觉的笑容,似是奸计得逞后的胜利微笑。

    鲍帅在心里冷笑一声,十指用力,轻轻打开盒子,但就盒子开启的一瞬间,他用手指闪电般一拨,将原本正对自己开口拨向了老唐。

    这一次,老唐真正大惊失色,不假思索地向一旁闪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