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绝密试验档案 第一百七十二章:录影带的秘密

时间:2018-09-07作者:稻草天师

    “沙沙……沙沙……”

    鲍帅独自坐在午夜的房间里,盯着电视机画面,上面闪烁着一片雪花点。这和他们第一次查看时一模一样,似乎就是一卷空白的录影带。

    可大伟他们为什么要找一卷空白的录影带呢?

    它的玄机究竟在哪?

    或许还是应该从录影带的外壳上找找线索?

    鲍帅正想按下录影机的开关,却突然一愣,两只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原来他突然察觉电视机的音箱里正传来一阵人耳无法听见的杂波,副脑略一分辨,惊讶地发现这些杂波竟然多达几十种,而且不单单是从音箱里传来的,就连那片满是雪花点的画面里也参杂着好几种神秘的波。

    鲍帅立刻开启景图,数十种杂波经过副脑接收,再被大脑转换,渐渐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声画,深藏不露的影像终于出现了!

    画面中七八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正围着一张试验台不停地忙碌,那场面很像外科手术。

    “就是这个!”

    鲍帅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连忙将录像带倒回开头。

    画面黑屏,接着雪花点闪烁了几下,出现一个广角镜头。

    那是一个空旷的房间,除了四周的墙壁之外,只有一把金属座椅被固定在正中间的地板上。

    而那个孤零零的金属座椅上绑着一个身穿蓝白条纹病号服的人。

    画面并不清晰,被绑着的人披散的头发,几乎完遮住了人脸,看上去像是个女人。

    她应该被注射了镇定剂,在椅子上沉睡着,大约两分钟后她渐渐有了苏醒的迹象,四肢开始不断扭动,脑袋微微摇晃。

    随着时间的推移,女人的挣扎幅度渐渐加强,绑在她身上的皮带被绷得笔直,椅子开始剧烈抖动。

    不一会儿,女人似乎彻底醒了过来,变得十分焦躁,身体开始疯狂挣扎,脑袋不停地左右摇摆,就像个发狂的野兽。

    绑在她身上的皮带一根根断裂,金属座椅的四条腿慢慢扭曲,底座上的螺栓像子弹一般弹飞出去。

    显然她的力量应该已经远远超过了正常人类。

    终于,底座承受不住狂暴的力量,彻底断裂,金属座椅带着上面的女人倒在了地上,女人仍旧疯狂扭动,将束缚她的所有皮带部挣断。

    脱困后,女人四肢着地,将身体撑了起来,但她的姿势有些怪异,似乎所有关节都发生了变形,就像一只蜘蛛。

    她在地上到处乱爬,刚开始的时候动作非常缓慢,每往前爬一步都会停顿一下,似乎身体仍然十分僵硬,但是来回爬了一圈之后,她的动作就变得越来越流畅,速度也越来越快。

    好像一只无头苍蝇,漫无目的地四处寻找出路,渐渐的,女人爬出了画面,应该是绕到了摄影机后。

    正当鲍帅以为这段记录已经结束的时候,突然从画面斜上方伸出一个披头散发的脑袋,几乎将整个画面占满。

    鲍帅吓了一跳,身体下意识靠回椅子上,眼睛仍紧紧盯着屏幕。

    画面里的脑袋旋转了180°,露出一张惨白的脸,脸上两只血红的眼睛瞪得老大,嘴角带着怪异的微笑。

    原来这家伙根本不是被长发遮住了脸,她的脸一直对着后背,刚刚看到的只是她的后脑勺而已。

    而且这张脸也根本不是一个女人,而是……鲍帅!

    虽然这张脸十分诡异,表情也非常陌生,但鲍帅还是一眼就认出那的确就是自己的模样,画面里的鲍帅张开嘴一口咬向镜头,画面再次变成了一片雪花。

    鲍帅愣愣地盯着屏幕,脑海里还残留着最后的影像,在咬下镜头的瞬间,那家伙的嘴角竟然一直裂到耳根,里面满是沾着粘液的尖牙。

    画面黑屏,出现一条字幕:基因未能完美融合,试验体失去思维,只剩下野兽本能,第六次试验失败。

    接着画面一转,又出现与之前一模一样的空旷房间,一把金属座椅固定在中间,上面还是一个披头散发的病号服。

    相同的剧情再度上演,病号服逐渐苏醒,不断挣扎,这一次从病号胸口上伸出八只刀锋一般的长足,迅速将束缚它的皮带割开。

    脱困后,病号服的身体迅速膨胀,转眼之间就变成一团两米多宽的巨大肉块,一颗脑袋孤零零地立在肉块上,就好像要被肥肉淹没。

    鲍帅仔细一看,那颗脑袋神情木讷,眼神空洞,面色惨白,根本就是一个没有意识的死人,更关键的是,他的脸竟然也是鲍帅的模样。

    “第三个我?!”

    鲍帅倒吸一口凉气,还来不及整理纷乱的思绪,画面一转,出现一条字幕:基因迅速崩溃,试验体死亡,第九次试验失败。

    “第九次试验?”

    难道前面的第六次和第九次试验用的是同一个试验体?

    他疑惑地呢喃一句,却又觉得似乎哪里不对。

    这时,屏幕上的画面再度变化。

    这就是他最开始看到的画面,七八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正围着一张手术台不停地忙碌,不知道究竟在做什么试验。

    几分钟后,突然有人抬起摄影机凑近试验台。

    原来那些白大褂正在进行人体解剖,那人的胸腔和腹腔已经被完割开,鲜血被放光,所有器官清晰可见,虽然有些畸形,但大致和人类的器官差不太多。

    唯一诡异的是,即使已经被开膛破肚,但占据了半个胸腔的硕大心脏还在不停跳动。

    镜头顺着胸腔往上移动,最后定格在解剖对象的头部,那颗脑袋还带着生动的表情,似乎正默默注视着研究人员将他的内脏一一取出。

    感受到镜头正对着他,那颗头颅的眼睛微微转动,望向了摄影机,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鲍帅又是一惊,因为那颗头颅的模样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的样子。

    “又是我?!”

    这一次他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第六次试验、第九次试验,还有这次解剖的不是一个人,他们的表情、神态、气息和给人的感觉完不同。

    那么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除了鲍帅自己之外,至少还存在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正想着,画面突然黑屏,但却第一次出现了声音。

    “别拍了,又失败了。”

    “先别忙着沮丧,我们得从头整理一下试验方法,兴许下一次试验就能成功。”

    这时,音响里穿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镜头剧烈地晃动几下,再次出现了画面。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员正缓缓取下口罩。

    “问题不是出在试验方法上,而是你提供的试验体本身就不对。”

    鲍帅瞳孔猛然一缩,倒不是因为这段对话,而是那个摘下口罩的研究人员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那张脸他曾在照片上见过了无数次,正是课题组的负责人——梁丙隆!

    “我说别拍了!”

    梁丙隆突然一把夺过摄影机,抖动的画面里闪过和他说话的那个人,只是惊鸿一瞥,鲍帅的心脏顿时漏跳一拍,那个人竟然也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