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绝密试验档案 第一百零六章:黄文革的回忆

时间:2018-08-05作者:稻草天师

    低矮的甬道蜿蜒延伸,岔口歧路数不胜数,就像一个巨大的蚁巢四通八达。

    地板和墙壁上留着许多明显的痕迹,显然这里曾经是一处交通要道,时常有一人多高的虫群挤在一起,成群行进。

    可奇怪的是众人走过这条甬道的时候不仅没有看到虫群的一鳞半爪,甚至就连虫群留下的代谢物都没找到。

    母巢的大军都上哪里去了?

    消失的虫群大军就像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让通道里的每一个人都提心吊胆,深怕被突然冒出来的虫海淹没,气氛渐渐变得沉闷。

    众人一言不发地穿过甬道,沿着一条水渠缓缓前行,没走多久前路与水渠都被一块巨大而粗糙的石壁拦腰截断。

    那石壁像是山村里的廉价水坝,与水渠一样,带着明显的人工雕琢痕迹,但做工实在不敢恭维。

    鲍帅注意到水渠被石壁截断之后,里面的水流虽然流速大减,却仍在不停流淌,似乎石壁之下还有通道可以前进。

    有了小何的前车之鉴,他自然不敢建议大家冒险下水,只得期望领路的王老板拿个主意,而王老板似乎并不在意前面的阻碍,只是看了看表,然后便示意众人原地休息。

    一堆小小的营火驱散了黑暗,老唐、大伟和秦佳人靠在石壁上一言不发,诺邦缩在角落里两眼无神,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几米外,鲍帅和王老板对面而坐,营火微弱的火光把王老板的脸照得忽明忽暗,分外阴沉。

    沉默了许久,王老板终于开口说道:“李光明为什么说试验是场阴谋我还是没有头绪,不过被一你说,我倒真觉得的当年事情存在一些疑点。”

    “哦?”

    鲍帅回头看了看众人,见没人注意到这边才压低声音问道:“什么疑点?”

    王老板杵着腮帮,思索了好一会才说道:“事情还要从那十二个最初的高级试验体开始说起,当其中的四个试验体逃脱之后事情逐渐开始脱离控制。

    不断出现的尸体很快引起了恐慌,而恐惧本身就是最容易蔓延的情绪,很快整个团队就开始出现混乱,事情进一步失控,最终酿成了最后的全面溃败。”

    “这些经过我之前便大致了解过了,你觉得有什么疑点?”

    鲍帅不解地问到。

    王老板说道:“之前我也没发现疑点,处在那种恐慌环境之下,大家都在为前途忧虑,谁会去想什么疑点?直到你跟我说起密室里的壁画,我才发现有些不对。”

    鲍帅双目一凝。

    “你觉得哪里不对?”

    “不对的是态度,逃出去的试验体虽然是很恐怖的存在,但那时候他们的等级都还不算高,就算是亚维,在熟悉身体之前也不可能造成那么大的破坏力。

    你到过试验场,应该知道这里不仅仅只是一个试验室那么简单,何况做这种试验又怎么会连一点应急预案都没有?

    可是当时的情况很奇怪,刘春红副教授在大会小会上都在强调变异体的可怕,却只字不提如何处理,而梁教授更加可疑,他既没有跟资方求援,也没有做好疏散人员的准备,只是一味地掩盖事实。”

    鲍帅一愣。

    “你是说他们……”

    “对!”

    王老板点了点头:“他们两个的态度非常奇怪,那时候我们拥有绝对的优势,四个变异体就像从动物园里逃出去的狮子,虽然能力很强,却还没有恢复野性,如果控制得当应该不会出现后面的结局。

    可这两个人一唱一和,就像在演双簧,现在想来正是他们一手散播了恐慌,并且为试验体争取了宝贵的时间,等试验体渐渐熟悉自身的能力之后,我们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应对恐怖的亚维。”

    “等等……”

    鲍帅打断了王老板的叙述:“据我所知,梁教授和刘教授本身存在难以弥合的分歧,甚至发展成相互攻讦的矛盾,他们怎么可能联手演戏?”

    王老板冷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人心这种东西历来最难捉摸,或许最开始的分歧也不过是戏的一部分。”

    “那他们为什么要演这出戏?”

    “或许是为了逼我们这些研究人员接受变异试验,或许是为了别的什么目的,这个现在已经无从考证了。”

    “那资方呢?他们就任由这两个人胡作非为,把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

    “这就是我察觉的第二个疑点。

    这个试验场在我们进驻之前就已经连续修建了十年之久,能够砸出这么大手笔的势力可以说是背景极其深厚,可是从事发开始,资方的协调组就突然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好像是突然放弃了整个项目。”

    “消失了?”

    鲍帅眉头一皱,心里生出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对,消失了!”

    王老板点了点头:“确切地说,在亚维逃走的前一天,除了几十个普通的安保人员和一些后勤以及医护人员之外,资方的协调组已经不辞而别,应该是梁教授隐瞒了这个消息。

    我当时负责与协调组汇报工作进度,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情况,但在向梁教授汇报时,他却说协调组只是回去复命,两周后就会回来。

    这种事并不常见,却也没有多稀奇,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没想到还没到两周,情况就已经恶化到失去控制的地步。

    更奇怪的是,在试验场几乎沦陷,研究陷入停滞状态的时候,梁教授却在极短时间内接连攻克多项技术难题,一举解决了好几个之前一直无法解决的问题。

    在此基础上,他还创造性地提出了分类进化和基因雕刻的许多关键理论,并且在临床试验中取得了巨大成功。

    当时我们都以为他厚积薄发,触类旁通,水到渠成,但现在想来,若不是他先前有所隐瞒,就是得到了其他人的帮助。”

    “其他人的帮助?会是谁?”

    “我不知道,只是推论而已,但太多的巧合同时出现,那就不是巧合了。”

    鲍帅点了点头。

    “那后来呢?”

    “后来梁教授把这些理论用到了试验体身上,在取得初步成功之后便开始劝说已经变异的研究人员参与这项研究。

    他信誓旦旦地说只要这项研究取得成功,就能击败试验体抢回试验场。

    大家都被他接连的成功蒙蔽了心智,几乎都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个要求,连我也不例外,只不过在参与试验的前一晚,我意外看到了他对试验体做的事。”

    听着王老板的陈述,鲍帅突然想起梁教授曾在笔记本上写下过这样一段话:“没想到原本只是个迫不得已的改变不但取得了奇效,还给了我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这个惊喜让我有了翻盘的资本,命运还是站在科学这一边的!”

    “改变、惊喜、翻盘的资本……”

    鲍帅脑海中突然划过一道闪电。

    “难道他说的是分类进化?他,他已经……”

    王老板冷笑道:“没错,他进化成了统帅类变异体,最后的试验的确是个骗局,目的是为了控制所有人,与三号决战!”

    鲍帅瞳孔一缩:“那决战的结果……”

    王老板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着石壁说道:“决战的结果不是已经显而易见了吗?”

    鲍帅瞬间清醒过来,的确,如果梁教授当年战胜了三号亚维,又怎么还会有今天的虫巢呢?

    可是密室里的壁画上明明说梁教授带着变异体撤离了,而且后来他的确带着课题组回到了理工大。

    如果王老板说的是真的,那李光明临死前的记录岂不又是一场欺骗?回到理工大的又会是谁?还有,王老板心机深成,他说的话到底又有几分可信度呢?

    鲍帅还想再问,王老板却看了看表,说道:“这个话题先到这吧,时间差不多了。”

    话音未落,虫巢忽然震了一下,紧接着挡住众人前路的那块石壁竟然在一声“轰隆隆”的巨响之后,缓缓升了起来,刺目的光顿时从缝隙里钻了出来。

    众人下意识半眯起眼睛,惊愕地望着石壁后的世界,纷纷呆立当场。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