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绝密试验档案 第六十二章:绝地反击

时间:2018-07-16作者:稻草天师

    男人话音刚落,鲍帅便感觉有一只大锤径直捣向他的胸口。这一下快若闪电,又不着痕迹,鲍帅避无可避,只得一边用骨甲硬挡,一边猛然后退,尽量卸去力道。

    “砰”的一声响。

    胸口传来剧痛,坚固的骨甲如碎瓷片一般四散纷飞,巨大的冲击力将他掀飞出去,狠狠撞在身后墙壁上。

    喉咙内一股腥甜喷涌而出,鲍帅紧闭着嘴巴,将快要喷出来的血强行咽了回去。

    落地的瞬间,破风声尾随而至,他不敢稍歇,就地打滚,滚过的地方立刻出现三条十几厘米深的划痕,其中一条划痕经过一块石灰岩,立刻将坚硬的岩石切成了两半。

    此时,秦佳人再顾不得其他,循着声音和乱闪的手电光,照着鲍帅身前一米来远的地方决绝地扣下扳机,手中的枪口喷出火舌,竟在透明的空气中擦出几躲火花。

    命中了!

    虽然看起来并没有真的伤到敌人,但至少让追击之势为之一顿。

    借着这个空档,鲍帅纵身一跃,一脚蹬在墙壁上,猛然向前扑出五六米,正好跳到秦佳人身边。

    不等秦佳人反应过来,他便将唯一的手电塞到她手中,然后揪着她的衣领,一把将她扔回了铁门之内。

    “快走!”

    鲍帅低吼一声,重重关上了铁门。

    在铁门合上的一瞬间,秦佳人微微吸气,似有千言万语如鲠在喉,却已来不及说出半个字。

    “低级生物的愚蠢行为。”

    黑暗中响起了男人不屑的声音。

    鲍帅轻轻擦去嘴角的鲜血,笑道:“恰恰相反,人类的复杂感情是你们这些怪物永远无法理解的。”

    “她跑不掉。”

    “嘿,你也是!”

    鲍帅咧嘴一笑,看上去信心满满,但其实状况十分糟糕。

    刚才那一下,让胸前的骨甲粉碎了大半,露出一个碗口大小,血肉模糊的巨大创伤,不少骨甲碎片像是弹片一般楔在伤口之中,稍稍一动就会发出钻心的疼痛。

    左肋一根骨头断了,好在断骨没有刺穿内脏,而是从皮肤里穿了出来,右爪上的骨刺断了三根,战斗力大打折扣。

    更严重的是,对方刚才的攻击明明是从正面发起的,迎着手电和红外成像。

    按说在这种情况下,可见光和红外成像至少该有一样能照出那男人,但是鲍帅刚才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到半条人影。

    看来这个怪物从一开始就在伪装,它明明能够同时散射或屏蔽可见光与红外成像,却非要留下一丝破绽来误导对手,心机着实太深。

    类人啊,果然难缠!

    不对……

    想到类人的标准,鲍帅心生疑惑,经过刚才短暂而激烈的交锋,他对这只怪物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

    这只怪物很强,应该是7级快要到8级的水准,虽然比最低级的类人强上一些,而且拥有意识,但从生物的本质上来说还达不到类人的标准。

    他认为自己先前的判断没错,这只怪物应该正处在活尸和类人的临界点上,还没有真正迈过那道门槛。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应该还有一线生机……

    鲍帅飞速地思考着,那男人大概觉得胜券在握,也不着急,激烈的场面迅速冷却,一时之间竟然恢复了平静。

    良久之后,那男人突然开口问到。

    “告诉我,你明明离类人还很远,为什么能保留意识和智慧?”

    “告诉你,你就放了我?”

    “可以!”

    “信你才有鬼。”

    “那你就带着秘密去死吧。”

    鲍帅瞳孔猛缩,一蹲一跃,如同一只蚂蚱向左前方蹦了出去。

    几乎与此同时,他原本靠着的墙壁上扬起几股细灰,似是被看不见的钉子扎入,留下了六个手臂粗细的深深黑洞。

    “我刚才没有发出声音,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你是没发出声音,但是你太久没洗澡。”

    “这样说话对你没好处。”

    “我高兴,你管我。”

    猫捉老鼠的游戏还在继续,鲍帅能感觉到对手没有使出全力,也许它是想一点一点粉碎自己的意志,让自己渐渐陷入绝望,好能套出想要的答案。

    形势越发严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失去了视觉就等于失去了最大的依仗,单靠听觉和嗅觉绝对无法战胜对手,得想个办法。

    两声尖锐的摩擦声响过。

    鲍帅被打算了思绪,用肩膀上的两处贯穿伤又一次侥幸地躲过袭击,靠在一具巨大的虫壳上微微地喘息。

    见他一动不动,周遭又一次响起了男人戏虐的声音。

    “怎么不跑了?”

    “老子什么时候跑过?”

    “那你刚才上蹿下跳是在干嘛?”

    “我说锻炼身体你信吗?”

    “不要瞎扯,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回答我所有的问题,我考虑放过你。”

    “嗯……去死!”

    扶着那具巨大的虫壳站了起来,耳畔再度响起一阵恐怖的破风声。

    鲍帅往后一让,似乎就要躲开这次攻击,然而在后退的瞬间他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竟然露出一个明显的破绽。

    生死关头一点点疏忽都能决定胜负,何况是明显的破绽?

    他立刻就意识到不妙,却已经无法补救,只得强行扭转身体,用右肩上还算完好的骨甲硬挡这次攻击。

    “当”的一声,骨甲再次翻飞,肩窝上出现一个手臂粗细的血洞,几乎将他整只右臂连根切断。

    伤口流出的鲜血很少,似乎扎在肩窝里的东西并没有拔出来,他想要挣脱出去,却被那东西挑离了地面。

    鲍帅痛呼一声,还能动的左手像是挣扎一般,胡乱向前一抓,竟然凭空捏到了某人的肩膀。

    他立刻脑补出一副画面,那个看不见的男人就站在他面前,两人面对面,间隔不到五十厘米。

    “这么快就跑不动了吗?”

    男人好像对肩膀上的爪子毫不在意,语带讥讽。

    鲍帅的眉头渐渐舒展,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

    “你笑什么?”

    “笑你蠢。”

    “到现在还嘴硬?”

    “嘿,不给你留点破绽,我又怎么能确定你的位置?”

    “你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要咬死你!”

    说着,鲍帅张开左掌猛地往前一按,他的手心里突然开一张满是尖牙的嘴,一口咬在了男人的肩膀上,腥甜的味道顿时从手掌传到了大脑。

    第一次从手上尝到味道,鲍帅感觉有些奇怪,但更多的还是兴奋。

    左手上的这张嘴要追溯到天洋大厦那次吞噬进化,当时在他的左手掌心上长出一个青紫色肿瘤,肿瘤渐渐隐没在皮肤之下,如同一个胚胎开始生长,一个星期之后这张嘴诞生了。

    开始的时候,鲍帅对这种非人的进化十分反感,下意识不去使用这张嘴,以至于到了后来他都快忘了嘴的存在,没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用场。

    “如此低级的进化有什么用?”

    “是吗?”

    “幼稚……”

    男人的讽刺突然戛然而止,把鲍帅挑离地面的东西像是瞬间失去了力量,毫无征兆地垂了下去,失去了对鲍帅的控制。

    紧接着那男人似乎再也无法维持隐身状态,一点一点现出了本来的面目,包括那张丑陋,却一露脸震惊的脸。

    “你的嘴里有毒?不对,不可能会有这么厉害的毒,那是什么?”

    它的语气里多了一丝明显的惊慌。

    “特溶素,好东西,当然是对我来说。”

    鲍帅笑了,刚才那一下他已经把能吐出来的口水都注入了男人的身体,就算他真的是类人也要掉下一层皮。

    男人怒吼一声,背上的六条长足纷纷落地,想要挣扎着站起来,但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鲍帅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丝毫没有补刀的意思,他不想给阴险的怪物留下任何可趁之机。

    然而,他似乎低估了怪物的进化成果,那男人虽然开始浑身溃烂,肢体也不再协调,却始终没有放弃挣扎,六只长足猛地跺向地面,突然朝鲍帅扑了过来。

    鲍帅瞳孔一缩。

    “糟了,它要同归于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