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绝密试验档案 第五十八章:逆天的鲍帅

时间:2018-07-15作者:稻草天师

    不知道睡了多久,鲍帅幽幽醒来,见秦佳人依旧沉沉睡着,鼻息里发出微微的鼾声。

    他小心翼翼地挪动身体,往快要熄灭的火堆里添了几根柴火,又摸了摸放在火堆旁烤干的睡袋。

    睡袋已经干透,暖烘烘的。

    鲍帅把睡袋盖在秦佳人的身上,这个简单的动作似乎扰了她的美梦,秦佳人砸了咂嘴,下意识伸手裹住睡袋,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

    “看来真是把她累惨了。”

    鲍帅嘀咕一句,心道接下来还不知道要经历什么,让她多睡一会儿也好,自己可以趁这个时间去办公室里看看剩下的文件。

    打定主意,之后他又仔细检查了附近的情况,确定没有什么问题,这才又回到了办公室。

    他坐在马援朝的椅子上,仔细查阅剩下的十几盒文件,其中的大多数都是实验记录,里面详细描述了试验过程和数据。

    虽然鲍帅看不懂,却也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还在案件线索之上。

    他拿出平板电脑,对这些文件一一拍照,然后又用防水将文件袋封好,装进了背包。

    看完桌上的文件,鲍帅又打开办公桌的抽屉,抽屉里只有一份总结报告,上面对试验成果的总结描述还算通俗,倒是让鲍帅看懂了个大概。

    总结报告大致阐述了生物变异的基本原理,单从原理上来看,整个试验似乎非常简单。

    一切都源于变异药剂,当它进入人体之后,会产生一种名为“剆”的元素(单位刻),这种元素会作为催化剂和核心能量,促使生物发生基因突变,生物进化的等级越高,能力越强,消耗的“剆”元素也就越多。

    然而,变异药剂能够提供的“剆”元素并不是无限的,它的效率会随着注射剂量的不断增加而迅速下降,最终会变得毫无作用,生物的进化也就随之停止。

    这就是为什么课题组要制造更高级的生物,就必须首先开发出更强的变异药剂。

    课题组在开发药剂受阻之后,另辟蹊径,暂时将试验转向了别的方向。

    为了充分利用有限的“剆”元素,达到更好的进化效果,课题组通过大量的试验,发明出一种人为干预的手段——基因雕刻。

    基因雕刻就是以特殊的方法,诱导试验体朝某个单一方向进化,从而制造出具有一种或几种极端能力的畸形变异体。

    之前看到的人豹就是在二代活尸的基础上,又单一强化了速度的试验体。

    看完这份总结报告,鲍帅豁然一惊,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特别之处!

    按照这份总结报告推测,除了基因崩溃之外,制约生物快速进化的还有难以突破的变异药剂研究进度。

    没有更高级的药剂就意味着没有源源不断的“剆”元素,而没有“剆”元素,就无法制造更多、更高级的试验体。

    但这一切似乎被鲍帅打破了,因为他具备独特的吞噬能力,可以将被吞噬的生物基因转化为“剆”元素,从而实现进化。

    这样一来,他只要不断吞噬更高层次的生物,就能自动生成“剆”元素,而不必再依靠基因药剂。

    任何一个智商正常的人都会明白,这是一项堪称逆天的能力,那些藏在幕后的家伙们难道就是看中了他的这种能力吗?

    鲍帅默默地思考,手指下意识地拨弄着文件盒,被他这么一弄,一封夹在文件盒缝隙里的信突然落到了地上。

    他捡起信件打开一看,原来是陈昕写给马援朝的。

    信很长,陈昕委婉而炽烈地表达了对马援朝的思念,浓浓的情意化成欲言又止的情话,字里行间全是芬芳,看得鲍帅都不禁生出一丝甜蜜。

    在信的末尾,有一段话引起了鲍帅的注意。

    “虽然解决生物进化的能量问题已被课题组列为未来的研究方向之一,但梁教授坚持主张用动物变异的方法,制造出大量富含高能量的人畜亚种来解决这一问题。

    而刘老师则认为人畜是由人类进化而成,此举不仅受到道德约束,而且存在同类而食,进而产生致病性朊蛋白,引发大规模bse病症(疯牛病)的风险。

    她主张培育更为保险的高能变异植物,以解决能量问题。

    刘老师的主张受到了梁教授的坚决抵制,他认为目前的试验方向在动物,而不是植物,试验进度已经十分紧张,而且资源有限,不宜贸然增加对变异植物的研究。

    两人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分歧越来越大。

    我虽然极力调解,也提出了几个折中的办法,但结果是两面都不讨好。

    眼下学术分歧已经难以弥合,为了不影响试验进度,还需要你们多做工作,千万不能让分歧继续扩大。”

    看到这段话,鲍帅立刻想起了梁教授笔记里提到的投降派,难道指的就是刘春红副教授吗?

    会是这个分歧最终发展成葬送了整个课题组的骚乱?

    正想着,鲍帅忽然注意到桌上的相框似乎有些不对……

    相框里还是马援朝和陈昕,两人开心地笑着,和之前没什么不同,但是相框摆放的角度改变了。

    鲍帅记得自己之前为了方便观察相片,把相框拨近了一些,但现在相框又回到了原先的位置。

    相框下有一条划痕,是他拨近相框时在厚厚的灰尘上留下的,这说明相框确实被他移动过。

    而且那条痕迹似乎并没有回拨的迹象,证明相框并不是被推回去的,而是被人拿起来之后重新放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这里还有第三个人!

    鲍帅顿时一惊,连忙四顾一周,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

    他疑惑地蹲了下来,地上厚厚的灰尘留下了许多脚印,脚印虽杂,却很规律,一大一小,正是他和秦佳人留下来的,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难道是秦佳人趁我看文件没注意的时候,把相框放了回去?”

    他正犹豫是不是自己疑神疑鬼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椅子下藏着半枚清晰的赤脚印,那只脚印分明有六个尖尖的指头,比成年男人的脚大上两圈。

    也许是先前检查时有些疏忽,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么明显的脚印。

    而从脚印所处的位置判断,那东西留下脚印时应该是翘着二郎腿,坐在他刚刚坐着的椅子上,有半只脚刚好踩在地板上。

    鲍帅脸色一变:“这是变异体留下的……不好,秦佳人还在外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