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绝密试验档案 第二十二章:进化不会停歇

时间:2018-07-08作者:稻草天师

    早晨的阳光洒进房间,纯白色调,简约装潢伴随着美女樱特有的芬芳,为实验室披上了几分梦幻的色彩。

    一位身材高挑的女人从显微镜前抬起头,露出一丝沉吟。

    她五官精致,目光深邃,高挺的鼻梁上驾着一副小巧的无框眼镜,长长的头发高高挽在脑后,优雅中带着几分高傲,又无时无刻不再向外散发着知性的美丽。

    女人像是没有想通心中的问题,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

    她忽然转身,看到身后的人仍在发呆,不禁眉头微微一蹙。

    “喂,你已经连续发呆32分零5秒了,打破了上次发呆1分40秒的记录。”

    坐在女人身后的秦佳人回过神来,露出一个春风般的笑容,却什么也没说。

    女人冲了一杯热茶递到秦佳人手上,语气带着些许冷漠:“说吧,不在医院好好待着,跑到我这儿干什么?”

    秦佳人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就是想来。”

    女人轻轻扶了扶眼镜,肯定地说道:“你有心事,想说就说吧。”

    秦佳人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该怎么说,是一种感觉。有时候真想不通,明明是很绝望的时候,他却能一直保持希望,而且总能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东拉西扯地找出一点佐证。想笑他吧,却又会不知不觉被他的乐观所感染,获得一点额外的力量。”

    “他?”女人眉头一挑:“你是说那个倒霉的变异男吧?”

    秦佳人苦笑:“蓓蓓姐,你别总是这么刻薄好吗?他叫鲍帅。”

    “我知道,我知道,我见过照片的,鲍帅嘛……人不如名。”

    秦佳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人家不就是没来你的实验室报道嘛,至于这么斤斤计较么?”

    女人银牙一咬。

    “哼,你以为我的实验室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的吗?要不是看他有点研究价值……哼,他居然还敢放我鸽子!”

    “是是是,蓓蓓姐是什么人,把人当小白鼠那是看得起人家,可惜那白痴不识好歹,下次一定让他绑上手脚,自己躺到试验台上让你研究个够。”

    “小妮子,还敢讽刺你师姐,看我怎么收拾你!”

    “别别别,好痒,师姐我错了。”

    两位美女打闹起来,实验室里顿时活色生香。

    等两人闹够了,谭蓓靠在试验台前喝着绿茶,淡淡地问:“小花痴,你该不是看上那小子了吧?”

    秦佳人一愣,随即失笑。

    “你想哪去了,我对他没有爱,谈不上喜欢,甚至都不是好感。只是在下水道这一次,他给了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什么感觉?”

    秦佳人想了一会,忽然说道:“蓓蓓姐,问你个问题。”

    “说!”

    “如果你掉进了一个关着老虎的大笼子,你的身后就是出口,而另外一边是老虎和你的同事,你会怎么办?”

    “废话,当然是逃啊,难道等着一起被吃么?”

    秦佳人叹了口气说:“是啊,正常人都会这么选,其实当时怪物把我们分隔开来,我就站在另一边看着他,理智上我想让他逃,但是我又害怕他走了我会独自面对怪物。

    而他呢,几乎想都没想就跃过怪物朝我冲了过来,那时候我突然有种错觉,好像朝我冲过来的不是他,而是蝙蝠侠什么的超级英雄。”

    女人讥讽地笑了:“老套的英雄救美,所以你就感动得一塌糊涂,打算以身相许了?”

    秦佳人摇了摇头:“没有,他勇敢、机智,面对绝境时积极乐观,明明自己朝不保夕,却还把别人当成是自己的责任,这让我想起一个人。”

    谭蓓似乎知道秦佳人想起了谁,轻轻晃动着手里的茶杯,不发一语。

    秦佳人却侃侃而谈:“其实到了现在,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在看到他义无反顾朝我冲过来的时候,在绝望之中听他胡诌希望的时候,我感觉就好像父亲回到了身边,很亲切,很安全。”

    谭蓓随手放下茶杯,叹气道:“佳人,小女生呢很容易为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感动,然后自以为是地付出所有,直到遍体鳞伤。”

    秦佳人摇了摇头:“蓓蓓姐,首先,我马上就28岁了,已经不是你口中的小女孩了。第二,我很清楚自己对他的感觉,那种感觉绝不是爱,也不是男女之间的朦胧关系。第三,你们都无法理解一个从小缺少父爱的女孩,她对父爱会有多么渴望。

    在某种极端的时刻,他身上出现了我父亲的影子,让我短暂地享受到了某种错觉,这种错觉叫做父爱。

    也正是因此,我开始对他这个人萌生了一丝好奇,仅此而已。”

    谭蓓听完沉默了片刻,忽然指着显微镜说道:“既然你对他充满好奇,那我们就来深入地了解他一下,你过来看。”

    “什么?”

    “看看就知道。”

    秦佳人疑惑地坐到显微镜前,朝里面望去。

    显微镜下是一个培养皿中的微观世界,里面一片绿色的细胞缓缓游动,与旁边的一群白色细胞相安无事。

    “绿色的细胞就是鲍帅的细胞样本,刚刚从冷冻室里取出并着色的,而白色细胞是普通的人体细胞,你看看有什么特别?”

    秦佳人认真地看了半天,但画面近乎于静止状态,根本看不出个头绪。

    “这会有什么特别?”

    秦佳人疑惑地问。

    “看不出来是正常的,你再看这边。”

    说着谭蓓拿起一个遥控器,对着天花板上的投影仪按了一下,白墙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画面,跟显微镜下一模一样。

    “这是微观摄影机拍摄的实时监控画面,就是你刚刚看到的培养皿中的情况,看看有什么不同?”

    秦佳人疑惑地盯着画面,画面里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仍然是两种细胞和平共处。

    她刚想问谭蓓哪里不同,忽然有十多个绿色细胞偷偷接近白色细胞,接着一瞬间膨胀了一倍有余,如同潜伏的鲨鱼一口将白色细胞吞下,然后再度变回原来的样子,在培养皿中慢慢地游动起来。

    “这是……”

    秦佳人看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谭蓓解释道:“是不是感觉很像动物世界而里的场面?”

    秦佳人愣愣地点了点头。

    谭蓓又说:“这些话画面你在显微镜底下永远看不到,只有在摄影机的记录下才能观测得到。”

    “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有两个,第一,这些细胞很善于伪装,他们其实具有极强的攻击性,就像是自然界中的食肉动物,但平时却伪装得和普通的细胞一样。

    第二,当我们直接用显微镜的时候无法观测到这种现象,但是用摄影机记录却能,说明在我们直接用显微镜观测的时候,这些细胞知道有人在看自己,所以选择了继续伪装。”

    “什么?你的意思是这些细胞具有感知能力,并且还会思考?”

    谭蓓摇了摇头:“具有感知能力是一定的,只是目前还不清楚这些细胞是怎么做到的。至于伪装是思考产生的结果还是完全出于本能,这还需要进一步考证。”

    秦佳人艰难地消化着这个消息,她丝毫不怀疑谭蓓的试验结果,但这个结果又是如此匪夷所思,几乎颠覆了她的常识,不得不让她好好理一理。

    但谭蓓似乎不想给她太多时间,她又拿起遥控器,对着投影仪按了一下,墙上的画面顿时一变。

    “再来看看这个,这是早些时候用微观摄影机记录下来的。绿色的细胞仍然是鲍帅的,而红色的细胞则是活尸身上残存的活性细胞。”

    秦佳人连忙朝墙上的画面看去。

    只见两种细胞如先前一样,在培养皿中缓缓游动,似乎相安无事。突然,红色的细胞变成了猎食者,开始大量吞噬绿色的细胞,几乎瞬间就将他们蚕食殆尽。

    然而,就在秦佳人以为绿色的细胞会全军覆没的时候,那些吞下了绿色细胞的红色细胞突然破裂开来,如同一个个卵袋,从里面钻出了密密麻麻的绿色细胞。

    新生的绿色细胞似乎具有更强的攻击性,他们成群结队,争先恐后地向红色细胞发起进攻,仅仅几秒钟之后红色细胞就被吞噬一空。

    这还不算完,吞噬完红色细胞之后,绿色细胞开始快速分裂,画面里几乎一瞬间就变成了绿色的海洋。

    可是这样的局面也仅仅只维持了几秒钟,绿色的细胞就开始大量死亡,直到一个不剩。

    “这又是怎么回事?”

    谭蓓解释道:“活尸的细胞和鲍帅的细胞具有同样的攻击性,只不过他们不懂得伪装。正如你所看到的,他们率先朝鲍帅的细胞发起了进攻,但是吞噬并不代表消灭。

    鲍帅的细胞被吞噬之后,没有被活尸的细胞消化,反而利用活尸细胞的能量进行了大量分裂,最终导致活尸细胞死亡。

    而那些分裂而生的细胞在吸收了活尸细胞之后应该是出现了某种变异,他们会变得更加活跃,攻击性也更强。但是变异的代价就是寿命大大缩短,很快死亡。

    所以,我认为这是变异之后产生基因崩溃的结果。”

    “你是说,如果鲍帅继续变异下去也会和这些细胞一样,快速死亡?”

    谭蓓点了点头:“人体具有再生能力,细胞大量死亡的同时,也会分裂出新的细胞填补这个空缺,但是如果继续进化,总有一天会入不敷出,导致死亡。”

    秦佳人脸色一变:“蓓蓓姐,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即使只是延缓这个过程也好啊。”

    谭蓓压了压手:“别紧张,到目前为止,细胞在不受外部刺激的情况下是不会自主发生变异的,所以只要他维持现有的变异进程,不要再产生新的变异,我们就有时间来想办法。”

    秦佳人稍稍安下心来,想再问问谭蓓还有没有其他什么需要注意的,但这时她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她看了看来电显示,立刻接起了电话,没说两句忽然脸色一变,对着电话严肃地说了一声:“我马上就回来”,便挂断了手机。

    “出什么事了?”

    谭蓓冰冷地问到。

    秦佳人已经走到了门口:“昨晚出事了,我得马上赶回去。”

    刚要走出实验室的大门,秦佳人又对谭蓓说道:“蓓蓓姐,变异的事情,你再多想想办法。哎,你那是什么表情?别多想,他现在是我们唯一的线索,一定不能死。”

    说完,秦佳人像一阵清风,飘出了实验室。

    谭蓓哑然失笑:“线索?哼,小妮子,你的谎话永远都是这么烂。哎……你都没见到自己说起他的时候眼睛有多亮,知道他有危险的时候又有多紧张。”

    这时,实验室里忽然传来来一阵刺耳的“嘀嘀”声,谭蓓一愣,随即拿起遥控器对着投影仪按了一下。

    白墙上的画面再度变化,这一次培养皿中只有一红一绿两个细胞,这两个细胞被一个气泡隔在两边,两个细胞几次想要撞开气泡,吞噬对方,却都没有成功。

    突然,绿色的细胞生出了无数绒毛,绒毛快速地上下移动,就像一只锯子,瞬间戳破了气泡,冲到了红色细胞那一边。

    红色细胞似乎感觉到了恐惧,想要逃跑,却被绿色细胞一口吞了进去,不一会绿色细胞竟然胀大了整整一圈,长出了简易器官,发育成一只独立的单细胞生物。

    然而,没过两秒,这个单细胞生物就如同其他变异的绿色细胞一样死亡。

    谭蓓震惊地望着这一幕,顺手抄起了口袋里的录音笔说道:“10月25日上午9点42分,三号培养皿观测结果首次证实bs样本细胞具有自主进化能力,进化方向或许跟环境有关,进化的结果是生成一种全新生物,生物存活时间不超过25秒钟,基本特征有待检测。”

    说完,谭蓓放下录音笔,掏出手机找到了秦佳人的电话,就在即将按下拨打键的时候,她忽然微微一愣,摇了摇头,又将手机装回了口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