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绝密试验档案 第九章:进化

时间:2018-07-08作者:稻草天师

    然而这一次的情况要比上一次剧烈得多,鲍帅感觉全身的细胞都在沸腾,骨骼就像是滚烫的烙铁,肌肉在不住地抽搐。

    他的视线迅速模糊,几秒钟之后就只能看到一片混沌。

    鲍帅闭上眼睛,脑海中忽然传来一个奇怪的画面。

    那是一段长长的金色链条,只看了一眼他就认出了那东西,它是dna链条,跟高中生物课本和那些科教纪录片里面描绘的出入不大,但看起来却要复杂得多。

    这条dna链条看上去十分稳固,像是一条挺直的金色大蛇,但是在它的尾端有一小条红色的dna链条正拼命接近它,似乎要将自己焊接到金色大蛇的身上。

    红色的dna链条不到金色大蛇的十分之一,但它的接近立刻引起了金色大蛇的不安,金色大蛇拼命地挣扎起来。

    然而,那条红色的dna链条犹如跗骨之蛆,任由金色大蛇如何挣扎也无法摆脱它的纠缠。

    终于红色的dna链条咬住了金色大蛇,两条dna立刻僵硬不动,两种分子迅速交汇融合,几乎是一瞬间,那条红色的dna链条就变成了金色,远远看去就像一颗金色的枝干上长出了一条小小的分叉。

    就在两条dna融合的瞬间,画面轰然破碎。一段乱七八糟的信息注入了鲍帅的大脑,像是想起尘封的往事,断断续续的记忆浮浮沉沉,支离破碎。

    鲍帅忽然看到自己正在恐惧地逃跑,身后传来狰狞的笑声。

    接着画面一转他又落到了水中,那是一个巨大的透明水缸,鲍帅惊恐地敲击着厚厚的玻璃缸壁,但水缸外的人却冷漠地做着自己的事,根本没有向他看上一眼。

    画面渐渐黑了下去,再亮起来的时候,他正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一群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人正在围着他做着什么,他想逃跑,却连手指都动不了,那感觉十分恐惧,万分无助。

    画面又一次变换,这一次他站在一面巨大的镜子面前,身上的皮肤和肌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溃烂,他害怕极了,却无能为力。

    突然,鲍帅注意到镜子里的那张脸,那居然是一张女人的脸!

    鲍帅感觉那张脸似乎很熟悉,但又好像从没见过。

    他搜肠刮肚想了半晌,突然心中一惊。

    那不正是天洋大厦里,那个活尸的脸吗?

    不,不是活尸,那张脸上表情痛苦,双眼充满恐惧,她还活着,那是受害者刘雨涵的脸。

    难道说……

    现实之中,鲍帅忽然双目暴睁。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是刘雨涵的记忆!”

    说完这句话,鲍帅忽然感觉一股热血冲上头顶,接着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在晕倒后的几个小时里,鲍帅的身体正在发生剧烈变化,他的细胞活性大大增强,细胞分裂速度提升了一倍不止,新陈代谢的速度更是增长了三倍。

    为了维持这样的变化,他的各个脏器也在发生剧烈变化,例如心脏足足大了一圈,肺部过滤氧气的效率提高了两倍,胃酸浓度增加了30%,同时营养吸收效率提升了25%。

    他的神经系统疯狂生长,各个器官上都长出了敏锐的感觉神经和少量运动神经,大脑皮层和小脑的单位细胞数量增长了15%,让他能够处理多出来的感觉神经和运动神经。

    与此同时,他手臂上的伤口开始缓慢愈合,前臂的皮肤下渐渐长出一层细小的金属晶体,每当受到剧烈冲击的时候,这层细小的晶体就会迅速从柔软的组织下冒出来,组成一层坚硬的新皮肤抵挡伤害。

    在他的左手掌心上长出一个青紫色肿瘤,肿瘤渐渐隐没在皮肤之下,如同一个胚胎开始生长。

    这样的变化消耗了巨大的能量,他的脂肪率从18%急速下降到5%,本就有些清瘦的身体显得更加干瘦,原本不太明显的肌肉轮廓此时倒是有了几分模样。

    鲍帅整整晕了大半天,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

    醒来后的第一感觉就是饿,前所未有的饿。

    他感觉自己好像能吃下一头牛。

    在扫光了房间里所有能吃的东西之后,正好唐警官像往常一样提着早餐来到他的房间。

    鲍帅死死盯住唐警官手中里的两份早餐,嘴里流着口水,眼睛冒着绿光,唐警官莫名地打了个寒颤,感觉自己像是被豺狼盯上的兔子。

    这一次,在唐警官震惊的目光之中,他不仅吃下了三人份的早餐,甚至又另外单点了五个大碗牛肉面。

    看着狼吞虎咽的鲍帅,唐警官意识到问题有些严重。

    他们带着鲍帅到医院做检查,可是他的各项指标却显示一切正常。

    在把鲍帅送回疗养院之后,唐警官不放心,让秦佳人偷偷将鲍帅的血样和肺部穿刺样本送到了某个研究所。

    辗转了一整天,鲍帅疲惫地站在镜子前。

    此时他皮肤上的青紫色血管已经消失了大半,脖子上那个显眼的肉瘤也小了许多,似乎困扰他的问题正在好转,但鲍帅觉得这是暂时的,就像那本日记上提到的一样。

    他现在的感觉很奇怪,似乎能够明确地“看见”自己体内各个脏器的工作状态,甚至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它们。

    比如他能强制加快或减慢心跳的速度,控制大脑分泌包括肾上腺素在内的多种激素等。

    他好奇地试了一遍所有的新功能,然后渐渐将注意力转到了自己的手臂上,手臂上的伤口已经结巴,看样子再有大半天就能恢复如初了。

    鲍帅发现自己似乎能够控制前臂上的皮肤,研究了一会儿,他像活动手指一样试着活动皮肤。

    瞬间,他的前臂上冒出一层肉色的晶体,摸上去冰凉一片,而且十分粗糙,就像一张砂纸。

    他试着用水果刀在上面割了一下,前臂上的皮肤竟然毫发无损。新奇之下,他渐渐加大小刀的力度又割了几次,刀刃上竟然窜起一串火花,再看小刀的刃口已经出现了破损。

    “我去……这不是刀枪不入了?”

    鲍帅感叹一句,终于露出了笑容。

    正当他惊喜不已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左手掌心有些痒。他又好奇地试着活动了一下手掌,掌心竟然裂开了一条缝,里面满是狰狞的牙齿。

    鲍帅吓了一跳,立刻想起活尸掌心里那张能够咬碎钢刀的嘴。

    他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无论是手掌上的嘴,或是快速愈合的伤口,还是根据创伤优化身体的能力,都带有强烈的活尸特征,似乎这一次他正朝活尸的方向进化。

    所有的欣喜瞬间烟消云散。

    他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这一整天就像做梦一样。今后会变成活尸吗?又或者在肚子里长出一只节支生物?还是干脆因基因崩溃而死?

    日记上说过,进化的终点是基因奔溃,而崩溃的速度取决于进化的速度。

    写日记的人从开始变异,到各项机能达到正常人的一倍,总共用了三天的时间。可他只用了一个晚上,各项机能就达到了正常人的三倍,昨天晚上更是发生了这种匪夷所思的变化。

    我进化得太快了……

    鲍帅愣愣地想着,心里冒出浓浓的恐惧。

    既有对基因崩溃的恐惧,也有对非人进化的恐惧,他最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变成活尸那样的怪物。

    而从眼下的进化趋势上来看,这种可能性很高。

    活尸?想到这里,鲍帅忽然一愣。

    对了,日记里曾多次提到过药剂。进化不是持续发生的,那人需要某种药剂才能不断进化。

    可自己明明没有接触药剂,为什么却能突然进化?

    等等,在去天洋大厦之前自己的变异应该是大体稳定的,并没有继续进化的趋势,但自打从天洋大厦回来之后,他不仅进化了,而且进化的方向还带有了活尸的明显特征。

    也就是说,他的进化与天洋大厦里的那具活尸脱不了干系!

    “我知道了!”

    鲍帅忽然惊呼一声。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睡梦中的人,接起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冷漠的女声。

    “喂,佳人,还没睡吧?”

    “哦,是蓓蓓姐呀,已经睡了,这两天把我折腾得够呛。”

    “那好吧,我长话短说。我从你今天送来的样本中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啊,是什么东西?”

    秦佳人揉着困顿的眼睛,好奇地问。

    “对象的细胞样本原本与普通的细胞没什么不同,但是在放入了其他细胞之后发生了吞噬现象。”

    “呃……蓓蓓姐,能不能说得通俗一点?”

    “简单来说,对象的细胞就像某种食肉动物,能够吞噬其他细胞,而在这之前它会收起一切特性,伪装成正常细胞欺骗观察者,所以无论医院如何检查,结果都会显示正常。”

    “什么?”秦佳人一愣,追问道:“那他的细胞在吞噬其他细胞之后会发生什么?”

    “目前还不清楚,我从来没见过具有这种欺骗性的细胞组织,而且对象细胞样本非常奇怪,它的活性很高,但在脱离母体之后会迅速死亡,根本无法在培养皿中培养,所以我需要更多的样本。”

    “这个……蓓蓓姐,人家不是小白鼠,而且他本人对科学研究有抵触情绪,就今天这些样本还是背着他送来的呢。”

    “我不管,谁让你们勾起了我的兴趣?下周之内我需要样本,就这样,再见!”

    “喂!蓓蓓姐?”

    秦佳人无奈地放下电话,脸上一副坐蜡的表情。

    房间里,鲍帅的大脑正在快速运行。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在咬死活尸的时候,我喝下了它的血,应该还有一些其他的细胞组织。

    我应该是通过这种方式吸收了她的dna,从而引发了带有活尸特征的进化!对了,就是这样,怪不得我能看见刘雨涵的记忆,这或许就是隐藏在她dna里的东西。”

    鲍帅猜测着,似乎找到了正确答案,可还有很多东西无法解释,比如为什么日记里的人需要药剂才能进化,而他却能够通过这种方式进化?

    再比如吸收dna 的进化方式与药剂的进化方式有什么区别?还有,吸收dna从而实现进化,这种方式要比药剂进化的方式更加激烈,会不会加剧基因崩溃?

    鲍帅越想越头疼,干脆就不再想了。

    就在这时,隔壁唐警官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阵骂声。

    “挑衅,这简直是**裸的挑衅!我唐建国要不把他们统统抓出来,就不配穿这身警服!”

    鲍帅一愣,唐老头子的脾气虽然算不上好,但修养还是不错的,究竟是什么事让他发这么大的火?

    他一阵好奇,连忙凑到墙壁上偷听起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