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窥天神帝 第26章 水源之争

时间:2018-07-07作者:丹白

    童管家全程不发一言,十分恭敬地站在叶轩的身旁,静听叶轩的处置。

    这会见叶轩一家终于原谅了张管事,童管家立即呵斥道:“时候不早,还不快带路,将这里的一应事物交给叶轩少爷一家!”

    “是是是!叶大人,童管家。里面请!”

    张管事连忙带领一帮人走进了灯笼山脚下的农场。

    众人一看,农场里面有一排屋舍,足够众人居住。

    农场周边的栅栏将那几十亩农田给围了起来。

    农田里已经插上了秧苗,只是稻田里干枯一片,秧苗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一派枯黄的景象。

    “张管事!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将这农庄经营成这个样子!你该当何罪?”

    童管家一见眼前这场景,当即怒从心起,伸手揪着张管事的衣领,大声喝问道。

    “小的该死!前几天刘家将上游的水源给堵住,田里无水灌溉!小的本想禀告管家,奈何最近事情太忙,就给忘了!”

    张管事连忙解释道。

    “好你个张大嘴!水源被截如此大的事情你竟敢瞒着不报!从今日起,你被开除管事之职!并且瞒报之罪还要等回到家族,交家族刑罚堂处置!”

    童管家怒声喝道。

    “童管家饶命啊!”

    张管事抓着童管家的衣袖慌乱求饶道。

    “自作孽,不可活!别说我救不了你,就连你在叶家做小妾的妹妹也救不了你!来啊,给我把此人押下!带到家中,交给刑罚堂处置!”

    童管家大喝一声,后面便有几名武者上前来,将张管事拉开,用五花大绑给绑了起来。

    处理完张管事,童管家额头冒汗,连忙赔罪道:“小的该死,平时疏于管教,让下面的干事胡作非为,导致家族良田受损!还请大人饶恕!”

    叶轩看着满眼本该郁郁葱葱的稻田,眉头一皱,出声问道:“刘家人为何要截断咱们的水源?”

    童管事连忙回道:“刘家在对面的翠峰山下也有一片稻田。

    在翠峰山和灯笼山之间有一条小山沟流过。

    而且他们家的稻田位于山溪的上游,经常仗着刘家势大,将水源截断。

    我叶家没少受到断水之苦。

    往年因为这水源之事,每每会与刘家进行一番械斗,最后方才能够从上游那里得到一点溪水灌溉田地。”

    “刘家人做得太过分了!”

    在场众人都是一脸的义愤填膺。

    叶拓也是面色凝重地说道:“如今正是春耕时期,秧苗急需水源滋养!看这样子,若是再过几天,恐怕那些秧苗都要因为缺水而死了!”

    “父亲放心,此事交给我来处理!”

    叶轩面沉似水,点头说道。

    “叶大人,这刘家做得实在是有些过了!大人需要小的帮什么忙,请尽管吩咐!”

    童管家也是愤然说道。

    “多谢童管家的好意,此事我会处理。你们交接完就回去禀报家主即可!”

    叶轩摆手说道。

    交接之事进行得很顺利,童管家已命人将这灯笼山的地契,以及这里所拥有的房产,物品,田地通通登记造册,列成明细,交给叶轩。

    叶轩一一核对无误后,就将童管家一帮人给打发回去了。

    以后这里就是他们一家的天下了,叶轩想要按照自己的想法,亲手建设得更加美好,而不会假手他人,请童管家来插手此事。

    不过如今首要的事情,还是解决这几十亩田地水源的问题。

    毕竟这些田地已近干枯,若是再无水灌溉的话,那些秧苗恐怕就要因此枯死了!

    叶轩一家,想要在此居住下去,首先要解决的,自然是粮食问题。

    只有粮食能够做到自给自足,方才能够让众人安心在这里居住下去。

    因此叶轩一卸下行李,立即就对叶拓道:“爹,您先安顿叔伯婶婶们,我去源头那里看看!”

    叶拓知道叶轩如今的实力非凡,而且他们一家想要在这里安顿下来,水源是首要的问题,与刘家的冲突也在所难免。

    因此也是点头说道:“好,你去吧!将为父的宝刀带上,以防对方带着武器!”

    叶拓知道,以自己锻体四重的实力,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其余的人,除了杨琼是锻体三重的武者之外,其余的人都是未曾习武的普通人,去了也是白搭。

    倒不如让叶轩一个人前去,即便打不过,也可全身而退。

    叶轩知道叶拓这是担心他的安危,方才把宝刀借给他使用。

    不过以他开脉一重的实力,宝对付锻体期的武者,赤手空拳便已足够了。

    因此叶轩自信摇头道:“父亲放心吧,我只不过是去打开堵住山溪的堤坝而已,不用宝刀的,我我去去就回!”

    随后,叶轩身形一晃,展开轻功,迅速地向山溪的上游掠去。

    叶拓众人见叶轩只是几个腾跃便已经离开了当地,心中除了羡慕之外,对于叶轩也多了几分信心。

    很快,叶轩便来到了上游处那个被刘家筑了坝的地方。

    叶轩面沉似水,这筑了坝的上游溪水已经都快要漫出来了。

    而在水坝不远处,一条分支溪流正源源不断地往刘家的田地里流去,刘家的水田水源充足,长势良好。

    反观下游的小溪,却已经干枯无水,下游处叶家的田地一片枯黄,如此景象,如何教叶轩不怒!

    “水源乃是公共资源,刘家如此做法,简直欺人太甚!”

    叶轩说罢,一掌轰出,真气外放,将堵住水流的水坝给炸得四分五裂,上游那些水流开始流向下游,流入到叶家的稻田里面。

    就在叶轩摧毁了水坝不久,刘家庄园里便跑来了一帮手拿武器,怒气冲冲的壮汉。

    “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毁我刘家所筑的水坝?”

    一个体形魁梧的壮汉越众而出,大声喝问了一声。

    这群壮汉一见叶轩一个人来,都是微微一愣。

    叶轩的年纪看起来很小,不像是叶家的庄稼户。

    而且往常叶家的庄稼户想要过来毁掉堤坝,必定要出动一大帮人,手拿武器,才敢过来。

    但是今天来的却只有一个身年纪看起来不大的少年,这叫刘家的壮汉们心中暗自嗤笑叶家无人。

    叶轩看到一帮壮汉气势汹汹朝他奔来,个个面露杀气,心里冷笑,怡然不惧地问道:“这小溪是公共资源,谁给你们的权力在这里筑坝拦水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