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窥天神帝 第25章 苍天有眼

时间:2018-07-07作者:丹白

    一路上,大伯的三个儿子面上喜色难掩,但三人都是老实巴交的青年,不善言辞。

    倒是三婶家的两个儿女,却是围着叶轩叽叽喳喳地问东问西。

    三叔英年早逝,只剩下三婶和一对孩子。

    孩子年幼,孤儿寡母地过得非常困难。

    以前叶轩虽然心疼两位弟弟妹妹,奈何叶轩一家也过得十分艰难,没有能力帮到婶婶一家。

    但是现在叶轩终于拥有了安身立命的一份基业。

    叶轩决定要好好经营,给这些亲戚们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

    要知道,叶轩从刘能那里得来的许多金子还不曾用过,今后却可以用来布置这灯笼山,将灯笼山建设得更加美好。

    “叶轩哥,听说你只用一招就打败了叶家的天才叶浩天,是不是真的?”

    叶轩和叶仪叶亮姐弟俩坐在牛车上,叶亮开始问东问西,显得非常活跃。

    “这是真的,不过这也没什么,以后只要你也学了武,照样可以打败那些所谓的家族天骄!”

    叶轩微微笑道。

    “叶轩哥,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你会教我们武功?”

    叶亮闻言,眼睛当即亮了起来,抓着叶轩的手臂问道。

    此话一出,就连坐在叶轩另一边的叶仪叶都热切地看着叶轩。

    “嗯,等到了山上,哥哥就教你们习武!”

    叶轩点头说道。

    他早有打算,上山安定下来后,就开始教这些兄弟姐妹们习武。

    到时候他们这一脉人人如龙,才可以守护好灯笼山的地盘。

    “太好了!我一定会好好练武,将来像叶轩哥哥一样厉害!

    以后那铁蛋和黑子若还敢欺负我,我一定会打得他们哭爹喊娘!”

    叶亮兴奋地高声说道。

    “叶轩哥哥,你也一定要教我练武!练好武功,我要保护我娘和我弟弟!”

    文静的叶仪此时也是激动得小脸通红,抓着叶轩的手臂恳求道。

    “放心,你们这些弟弟妹妹,我统统都教,一视同仁!到时候叫你们个个成为武功高手!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咱们了!”

    叶轩怜爱地摸了摸叶仪的小脑袋道。

    “嗯!我们一定会好好练武,成为武功高手的!”

    叶仪和叶亮都是语气坚定地说道,两个人的眼睛都透着一股坚定的光芒。

    车队刚到灯笼山农场的门口,门口便已有几十个农夫以及一名管事站在门口迎接。

    今天是叶家总管童管家亲临,而且还来了一位家族的新星叶轩,前来交接这个农场。

    因此张管事早早就来到这里,命人收拾好东西,做好交接前的准备。

    此时张管事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叶轩和杨琼都曾在他的手下做过事。

    几个月前,杨琼打碎了主宅的花盆,他还曾带人前去叶轩的家搜刮,想要夺走叶拓的宝刀。

    但是现在风水轮流转,那个叶轩突然如同彗星般崛起,成为了家族第一天骄,受到家族的重视,还赏赐了一块地给他。

    今天他若是处理得不好,恐怕自己的管事之位难保!

    但看看身后那几十亩的田地,张管事的内心一片黯淡。

    “小的拜见童管家,叶轩少爷!“”

    一见车队临近,张管事连忙带人前去迎接。

    叶轩一见前来迎接自己的竟然是一个老熟人,而且还是欺负过自己母亲的仇人。

    叶轩的面色一冷,只是从鼻孔里面哼了一声,不去理会这小人。

    张管事一见叶轩的态度,心里暗暗叫苦:这才叫现世报。

    心里暗骂自己以前有眼无珠,四处欺凌弱小,今日总算是得到了报应。

    张管事连忙赔笑道:“小的有眼无珠,几个月前冒犯了叶大人和叶夫人,小的在这里向您赔罪!”

    说罢,就向叶轩一家跪了下去。

    一想到那天之事,屈辱历历在目,杨琼即便是脾气再好,也是双眼微红,别过脸去,没有理会这张管事。

    叶拓紧咬钢牙,手中的宝刀握得紧紧的。

    当日就是眼前这个可恶的贼子带领一帮人闯入自己的家,将家中唯一一件贵重之物,也就是他手里的宝刀强行带走。

    妻子一路哀求,可惜这贼子依旧无动于衷!

    看着妻子被人推倒在地,哭声不断,叶拓当时恨不能爬起来给这张管事一刀!

    他曾发誓,如果自己能恢复,他第一个会去找这人算账。

    想不到苍天开眼,这个人终于让自己给撞上了!

    叶拓很想上去暴打这张管事一顿,不过为了大局,他依旧在克制自己,没有动手打人。

    童管家不清楚叶轩一家与张管事之间的恩怨,但见叶轩一家对待此人的态度,便已猜出此人早前必定是得罪了叶轩一家,而且得罪得不轻的样子。

    童管家心内冷笑,在今天过来之前,家主和叶家老祖曾经叫他过去,千叮万嘱,要他好好配合叶轩,千万不要得罪了他,若是叶轩一家有什么要求,他可见机事先处理。

    总之一句话,就是要好好服侍这位爷,让交接顺利完成。

    童管家人老成精,此时自然不会平白无故上千前来替这位张管事说话。

    在他的心里,这位管事得罪了叶轩一家,管事的职位就已经是做到头了。

    张管事见叶轩一家不搭理他,心里也非常惊慌,连忙从怀里掏出一袋银子,道:“小人该死,早前不该讹诈大人的钱!这里有纹银二十两,就当做是小人的赔偿!求大人收下!”

    张管事说罢,将银子递到叶轩的面前,目含期盼地看着叶轩。

    不过叶轩却是看也不看张管事,而是转头问身后的叶拓和杨琼道:“爹,娘,您看该如何处置这贼子?要不要孩儿杀了这贼人,以泄爹娘之恨?”

    张管事闻言,当即吓得面无土色,跪在地上连连叩头求饶道:“小的罪该万死!当初不该如此嚣张跋扈!求大人饶了我吧!”

    看到以前所恨之人如同如今变成一条可怜虫在那里不住地叩头求饶,叶拓夫妇俩的杀意和仇恨登时消散,两人叶拓和杨琼对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叶拓怒喝一声道:“只是一条狗而已,犯不着脏了自己的手!饶他一命吧!”

    叶轩见父亲没有杀这张管事的意思,便大声呵斥一声道:“谁要你的臭钱!我们这次是过来交接灯笼山田地地!给我滚起来,交接好后马上给我滚蛋!”

    “是是是!谢大人手下留情!”

    张管事如蒙大赦,连忙起身,忙不迭地躬身道谢。

    此时的他额头和后背冷汗琳琳,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模样十分狼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