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窥天神帝 第6章 找上门来

时间:2018-07-07作者:丹白

    为了庆祝今天的收获,叶轩在集市上特意买了一只烧鸡还有一酒,打算孝敬一下父母。

    父亲常年卧床,每天都吃稀粥咸菜,身体越来越差。

    母亲给叶府当下人,每天辛劳作辛苦,吃的也不好,这几年来身体也越来越差。

    叶轩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不过叶轩刚刚走近家门,立即听到院子里面传来了母亲的哀求声:“打坏的东西,我会想办法赔给东家!只求张管事不要带走我丈夫的刀!”

    “哼!你拿什么赔?你家现今只有这一把刀还能值几个钱,就当做是你打坏了家主东西的赔偿吧!”

    一个刺耳的声音传入叶轩的耳里,让叶轩的心往下一沉。

    从母亲和那人的谈话中,他多少猜到了一些东西。

    母亲应该是在主家干活时,不小心打坏了某样东西。

    没想到张管事这走狗竟然直接找上门来,要将父亲的佩刀带走!

    这把刀叶轩见过,乃是一把百炼宝刀,是父亲叶拓的心爱之物。

    叶轩经常见到,父亲即便是躺在床上,也经常眼睛直直地盯着墙上挂着的宝刀,陷入了回忆。

    叶轩和母亲知道,这把刀是父亲的心爱之物,也是他的精神寄托,因此家里即便是再穷,也从没有打过卖这把刀的主意。

    如今竟然有人胆敢进来,打算抢走父亲的宝刀,这无疑会让父亲失去精神寄托,叶轩如何不怒!

    叶轩面沉似水,快步走进家门,正看到母亲跪在地上,一双手死死地抓住刀鞘,不让副管家将宝刀带走。

    屋子里也传来了父亲无助的怒吼。

    只是父亲手脚筋皆被人挑断,无法行走,只能躺在床上,仰天悲吼而已!

    张管家神态轻蔑,嘴角处一颗长着长毛的黑痣让他看起来非常可恶。此时正带着两名手下,正试图将母亲给拉开!

    “住手!”

    叶轩怒火中烧,恨不能上前将张管事三人打死。

    不过这张管事乃是锻体七重的实力,叶轩现在还不是对手。

    叶轩只能暂时将这口气咽下,心里决定,等以后自己强大了,必定会将今天的场子找回来!

    张管事和两名下人一听大吼,立即转过头来,正看到一个半大不小的少年站在门口,面含杀气地看着他们三个。

    张管事面上一怒,厉声骂道:“没教养的东西!你娘打坏了家主的花盆,我拿你家东西抵债,天经地义!你在门口瞎吼个什么?”

    叶轩闻言,立即冷笑道:“一个花盆,能值几个钱?我赔你便是!”

    张管事闻言,立即嗤笑道:“那个花盆乃是晋阳镇官窑烧制的青花盆,价值一两二钱银子!你小子拿什么偿还?”

    叶轩冷笑一声,道:“恰好我身上就有一两二钱银子,这是赔给你们的钱,拿了钱,给我滚!”

    张管事接过银子,用手掂了掂,立即冷笑道:“想不到你这小子竟然这么有钱!这银子刚刚好抵你母亲打破花盆之数!不过你与你母亲两人明天就不用来叶府上班了!你们被开除了!咱们走!”

    张管事拿了钱,带着两名手下,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叶家。

    “娘,您没事吧?”

    叶轩连忙扶起了依旧双手抱着宝刀的杨琼。

    “孩子!为娘没用!是娘在拖地时不小心碰到了身后的花盆架子,打碎了花盆!为娘对不起你和你父亲!”

    杨琼抱着那把宝刀,掩面痛哭。

    “娘,这不能怪你!人都有失手的时候!更何况娘每天起早贪黑为了这个家,身体早就累垮了!是孩儿不孝!不能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叶轩搂着母亲,含泪安慰道。

    “全家最没用的是我!若不是我拖累你们母子!这个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一个沧桑的声音从门槛传来。

    叶轩和杨琼回头一看,却见父亲叶拓不知何时竟然从床上下来,用手肘撑着身体,爬到了门槛上。

    “父亲,不要这样说!我们是一家人,谈不上谁连累谁!而且孩儿相信,以后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对!一定会!”

    叶轩连忙跑去扶住叶拓,目含坚定地说道。

    父亲和母亲在叶轩的感染下,仿佛从绝望之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心中的阴霾终于驱散了一些。

    他们夫妇一无所有,但是他们还有一个十分孝顺的儿子。

    这,已经足够了。

    叶拓和杨琼都是默默点了点头。

    叶轩见父母终于想开了一些,立即笑道:“爹娘想必也饿了,我今天在集市上买了一只烧鸡,还有一酒给父亲,今晚我们一家人好好吃一顿!”

    叶拓和杨琼闻言,十分惊讶地问道:“孩子,你哪来那么多钱买烧鸡和酒的?还有你刚才那一两多银子又是从哪里来的?”

    叶轩轻轻一笑道:“这也是我想和爹娘说的,孩儿我得了一种秘法,可以在战场遗迹查探到哪里有铜铁。

    今日孩儿凭借那秘法,硬是找到了两百多斤铜铁,卖得银子一两多!以后你们两人就在家享福好了,赚钱的事,孩儿全包了!”

    叶拓和杨琼动容道:“这个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秘法?”

    叶轩心里暗笑,他得到的头盔,可比这所谓的秘法要神奇得多了,不但可以用来寻宝,还可以用来偷学功法。

    不过在自己拥有足够的自保之力前,叶轩并不想让父母知道自己拥有这样一件神奇的宝物。

    因此叶轩点点头道:“不错,正是因为有这道秘法,方才能够让我在广阔的废墟中找到那些深埋地下的铜铁!以后你们两个就安心在家休养吧。我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

    “我儿越来越有出息了!”

    杨琼欣慰地点头说道。

    叶拓点了点头,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睛里看向叶轩,也都闪烁着欣慰自豪之光。

    晚上,叶轩一家子坐在主卧室的床边,吃着叶轩买来的烧鸡和父亲爱吃的馒头,一家人其乐融融。

    叶轩的家穷,一年也吃不到几顿好饭,今晚这顿饭相对于他们来说,已经算非常丰盛了。

    叶拓今晚的心情也特别好,喝了几口叶轩带来的老酒,心中很是感慨。

    十年前,他曾是叶家商队的护卫,收入不错,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开心。

    可是十年前的那一场变故,让他变成了一个废人,自此家境每况愈下,而他在这十年里,也在床上度过了地狱一般的十年。

    如果没有那场变故,他相信自己会成为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只不过这个世上没有如果,他的丹田和手脚筋全部被毁,除非有那传说中的灵药,否则根本没有希望复原!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