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凶魔王 第一百零六章异想天开

时间:2018-09-08作者:超凶饼干

    “你就只会这样吗。”

    林佳站在空地之间,面对急射而来的手里剑不屑一顾。

    “兵兵邦邦!”

    “砰啪哗啦!”

    披在身上的尾兽衣坚硬如铁,手里剑射在上边就像是挠痒痒一样,对于林佳没有任何的伤害。

    如果尾兽会被这样的攻击伤害到,那也不用说是各大忍者村的最强兵器了。

    猿飞日斩冷冷的说道:“鸣人,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如果你愿意束手就擒,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四周空地中传来嘻嘻索索的声响,令人分不清声音是从何处而传来的。

    “谁放谁还不知道呢。”

    林佳皱了皱眉头,有些气恼,你这样说话可是把你的人设都给崩了啊。

    你不是仁慈的吗?你不是和蔼可亲的吗?怎么比我还杀气腾腾。

    现在的局面对于林佳来说是比较不利的,九尾虽然强但也要找的到敌人才可以啊。

    找都找不到,难道要他跟空气去打架吗?

    要不然把雏田带走,就这样离开木叶好了。

    至于怎么带走,小女孩啦,他有的是办法去搞定。

    想走的话,这些人绝对是拦不住的。

    林佳静静的思考着,少年嘴边的六根胡须一颤一颤的,很明显目前的林佳,心中并不平静。

    “猿飞老头,我叫你一声敢不敢答应。”

    猿飞日斩也在思考着要如何才能把九尾制服,他在静静的思考,他在静静的思考。

    这个问题很难很难,对于初代千手柱间来说,只要打服了就可以,但是对于猿飞日斩来说,靠打来让九尾屈服,这是下策中的下策。

    目前能依靠的也就只有四象封印了,至于封印了之后,要如何说服鸣人用自己的九尾之力来为木叶服务。

    猿飞日斩觉得这个问题真的很简单。

    在他看来,鸣人之所以会爆发,一方面是长期处于被孤立的状态,另一方面就是被志村团藏所诱导了。

    至于志村团藏,已经死了的人,现在对于木叶更重要的是鸣人了。

    逝者已去,活着的人更应该继承逝者的意志。想必如果志村团藏能够看到鸣人为木叶服务也会很开心的吧。

    我们的火影大人静静的思考着,心思转动间已经下了决定。

    这时刻林佳也不是吃干饭的。正打算先离开这里再说。

    木叶村他终究是会回来的,现在之所以束手束尾的,是因为目前的林佳还没有处于完全体状态。

    只要等到换上了写轮眼,嗯哼,到时候,这些人就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是谁说了算的。

    脚步轻移,正待离开,林佳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猛的一拍自己的脑袋。

    “我好像傻了!”

    是的,林佳突然想到了自身所拥有的一个能力。

    砰的一声恶意感知在脑海中立即开启,猿飞日斩所处的位置在他的脑海中就像是萤火虫一样闪亮。

    “哈哈哈哈,猿飞日斩啊,你好像要倒霉了!”

    是的,恶意感知作为真灵觉醒的附带的能力,在下界是能够使用的。

    然而,林佳完全遗忘了这个能力,可能是初次接触忍者吧,明明在前边他还依靠着恶意感知探查到了暗部人员的存在。

    谁知道,在战斗的时候居然遗忘了开启。

    林佳眉头轻佻,心中有些开心,嘴边的六根金色的胡须一颤一颤的。

    或许此身的遗愿真的可以完成,只要把猿飞老头干掉了,木叶又有谁能够阻挡的住他的脚步。

    要知道,木叶现在的局面并不算太好,正处于青黄不接的地步。

    在内部,林佳就是下一代最强力的人物了。在外部,木叶村占据了火影世界最肥沃的地界,被其他忍者村深深窥视着。

    只要木叶稍微疲态,其他忍者村就会露出狼一样的嘴脸,谁都想上来啃一口。

    只要林佳能够把猿飞日斩给斩杀掉,相信木叶的这些人绝对会欢迎林佳成为他们的王。

    或者说如果木叶不想灭亡的话,也只能捏着鼻子再三恭请林佳荣登火影之位。

    毕竟再怎么说林佳也是根正苗红的火影一脉,为什么不能继承火影之位呢?

    他老爹是四代火影,他老爹的老师的老师是三代火影,他老爹的老师的老师的老师是二代火影,他老爹的老师的老师的老师的哥哥是初代火影。

    所以说,他,林佳,绝对绝对是最有资格继承火影之位的人。

    哈哈哈哈,想到得意之处,林佳嘴角不自觉漏出了微笑。

    他完全就没有想过,自认为根正苗红的火影一脉的林佳,现在正要做的是把三代火影斩杀掉。

    不得不说,有些异想天开了。

    郁郁葱葱的森林内,树叶正发出飒飒的声响,仿佛奏响了一曲竖笛与管风琴的交响曲。

    秋叶为谁而落,杀戳因何而起。

    它们在欢呼,它们在雀跃,去战斗吧,去燃烧吧,让这个世界见证你真正的力量吧!

    ……

    木叶村内,风波四起。

    “砰”

    “砰”

    “砰”

    空无一人的训练场中,两道身影正在极速的交战着。

    “好了,停下!”

    卡卡西冷着脸,手中苦无正静静地搁在对面人员的脖子之处。

    或许他一直就是这样冷着脸装冷酷。

    父亲在他的眼前亲眼惨死,同伴在他的手中亲手惨死,基友在他的眼中亲眼惨死。

    从那以后,卡卡西就是一直这样冷着脸,仿佛整个世界都欠自己许多,深深的沉浸于自己的小世界之中。

    卡卡西好像遗忘了什么,哦,他的老师已经死去了,他没有多做关注,他的师母已经死去了,他没有多做关注。

    他的老师好像留下了一个孩子,他没有多做关注。

    因为,卡卡西啊,他的心,早已经死去了。现在活在世上的只是名为卡卡西的行尸走肉罢了。

    用冰冷的口罩遮住了自己的面孔,用无谓的态度充斥着自己的生活。

    忍者作为一个兵器就好了。

    就连眼前的西瓜头,粗眉毛所能够带给他的也只是深深的厌烦。

    “有事情发生了。”

    迈特凯摸了摸头,并没有多做纠缠,或许在以往他还要质问卡卡西是不是看不起他。

    但是,现在他也能很明显的感受到远处那个恐怖而令人生畏的气势。

    言语交碰间双方已经向着气势砰发之处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