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凶魔王 第六十三章 刺杀

时间:2018-07-17作者:超凶饼干

    刀,刀,刀!刀光亮眼,极速刺向林佳!

    林四满面狰狞,咬紧着牙关,心中发狠,就像是看到了杀父仇人一样,不生必死。

    这一刀狠狠的刺向林佳。

    快准狠!刀刃之上猩红的毒液泛着红光,就要夺取林佳的性命。

    在林佳眼中,这把刀,却是慢如蜗牛,就好似在爬一样,没有一点的技巧。

    嘴角轻轻浮出一抹嗤笑,林四的刀,刀刀刀,锋利的小刀,泛着红光的刀,带着必杀之决心的刀,便被两根手指夹在了中心。

    林四惊呆了,有些惊惧。双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使劲握着刀柄,用力一拨,刀锋在林佳手中却丝毫不动。

    林四用的力气过大,啪的一声就摔在了地上,在地上翻了几个滚,瘫坐在地上,双眼呆滞。

    说的很长,实际上只在一瞬,一触即分,无用的林四已经瘫坐在了地上。

    “大胆贼子,居然敢行刺主人,真是翻了天了!”

    吴管家呖声怒喝,油腻的脸上充满了愤怒,居然有人敢当着自己的面刺杀少爷。

    身躯转动,自己甩着耳光,啪啪直响,对林佳赔笑道:“少爷,老奴真是罪大,瞎了狗眼了,才让着混账东西进来了。”

    林佳双眼微微一咪,嘴角轻笑:“行了,行了,不怪你,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要搞事情~”

    心中不仅不恼,反而有些开心,力量如果无法让人装逼的话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在这临阳县,居然还真有人敢来招惹自己,真是胆大。

    吴管家一脸狠色,油腻的脸上肥肉乱颤,压着林四就让他跪在了地上。

    “快说,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林佳侧耳倾听,很感兴趣。

    他们都明白,就凭林四,林府的奴仆,是万万没有胆量敢来做行刺之事,这背后必然有着天大的阴谋。

    “你……你怎么可能……这把刀可是摸了千顶红的刀啊……这怎么可能……”

    林四有些不敢置信,双眼呆愣着,身躯乱颤着。

    千顶红是江湖上盛名久久流传的名毒,破皮就见血,见血必封喉,毒辣至极,就这种名毒卖了林四都弄不到。

    “哦,你说的是这样吗?”

    林佳面色平静,嘴角嗤笑,拿起小刀,就在手臂上一阵乱戳。

    锋利的小刀扎在林佳纤细的手腕上,刀锋相错。

    兵兵乓乓响个不停,火花乱冒,丝毫未见任何破皮之象。

    若有若无还有着金色的波纹荡漾。

    无敌的金钟罩岂是浪的虚名的!

    吴管家看着有些焦急,想要阻拦,不怕万一就怕一万,油腻的脸上赔笑道。

    “少爷,少爷,您可使不得。这刀上有毒。”

    林佳淡淡一笑,脸色平静,收起刀锋,手中折扇轻轻摇晃着。

    “无碍,不用担心。”

    凝神打量着第一把刺向自己的利刃,淡淡说道。

    “这把刀,恩……刀是好刀,就是这毒实在太弱,太弱啊……”

    手中惨白火焰冒出,嗤啦嗤啦作响,不到一秒,怀着重大使命的小刀就被分解,融化。

    红色的毒液嘀嗒嘀嗒的掉落在滴落在地面上。

    吴管家看到已经无大碍,心中安心,脸色发狠,就压着林四,大声的斥喝到。

    “你这阴险小人,还不快快从实招来,究竟是何人指示你来行刺少爷的。”

    林四被吓蒙圈了,被自己寄予厚望的利刃全然无用处。

    “我说,我说,我全都说。”

    “是张家主……张家主让我来刺杀少爷您的。”

    林四老泪纵横,跪倒在地上,一把鼻子一把泪,呜咽道。

    “小人也不愿意这么做,但是!但是!可恨那张老贼,抓走了我妹妹,非要逼我就泛。”

    “少爷,少爷,大慈大悲,仁义无双,小人也不愿意这么做啊,求求您饶了小的吧,我妹妹还要我照顾呢。”

    说完一脸悲惨的跪在地上磕着响头,砰砰砰很是响亮,额头已经见了血了。

    吴管家不置可否,静等示意,想要伤害少爷,就算少爷宽恕,自己也要给他惩罚。

    林佳皱了皱眉头,这林四的妹妹他倒是知道,满脸的麻子,以前曾见过一面,看到他这般姿态心里也有些感触,现在像这样爱惜自己的妹妹实在不多见了。

    林佳想到了自家自家姐姐也是这样保护自己,心里一软,淡淡说道:“吴管家,看在他妹妹的面子上,就给他留个全尸吧。”

    吴管家赔笑道:“少爷仁慈。”

    说完便打算拖出去给干掉。

    “不不……不要啊少爷……求求你放过我吧……”

    林四扒着地面,四泪横流,惨痛求饶,不愿意出去。

    吴管家面色发狠,有些愤怒,左手一挥,就把他打晕了过去。

    冷着脸走出包厢,叫来了人把他押到林府中,等候处理。

    看到此事已消。

    吴管家肥胖的脸上堆着笑意,赔笑道:“少爷,少爷,你消消气。”

    “这张老贼是猪油蒙了心了,居然敢来行刺少爷您。”

    林佳横眉冷竖,并没有生气,只是有种愤怒,被挑衅了的愤怒。

    “哼哼,张老贼,哼,还真是可恶啊~”

    “真当我林佳的林字是双木旁的吗!”

    “我今天要是不灭了他,我就让他今后再也不知道林佳的林字到底是怎么写的。”

    吴管家在一旁捶着背,赔笑道:“少爷,少爷,你消消怒,不值得同他生气。”

    “我生气了吗?你看我想生气的样子吗?”

    林佳晒然一笑,手中折扇轻摇,温和的说道。

    吴管家把已经崩碎散落在地面的木屑踢了过去,一旁赔笑道:“当然没有,少爷宽宏大量”。

    人家都欺负到头上了,需要忍吗?林佳的心里就从来不认识这个字!

    手持利刃,杀心自起。

    林佳不置可否,心中略微思索一番。

    交代吴管家回去看看林府到底有没有出事,小人之言不可全信,也未必是空穴来风。

    吴管家对于少爷的实力也有些清楚,油腻的脸上有些忧伤,便打算回府中查看一下。

    林佳示意云巧儿也跟着回去,这次是去弘扬正义的,却是不方便带着她去。

    云巧儿嘟着嘴唇,不依不挠拉着衣角。

    “糖葫芦~糖葫芦~少爷你刚才说过的~”

    林佳有些脑壳疼,拍了拍她的小脑斧。

    “好吧,好吧,先给你买串糖葫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