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凶魔王 第五十五章 自由开火

时间:2018-07-09作者:超凶饼干

    老者看了看紧并连着的木板床,双层结构,在床铺上站起来都要顶到头,睡在床上翻身都没有办法。

    皱了皱眉头,冷哼一声,鼻孔朝天,傲然说道。

    “这种床是给人住的吗?”

    “我看是给猪住的吧!”

    “还不快叫你们领导来把他的地方腾出来!”

    信手一甩,就把咸鱼刚端上来的还冒着热气的冰淇淋仍在地上,旁边的仆从还跳上去踩了两脚。

    “这东西是给人吃的吗?”

    老者拄着拐杖,傲然的说道,愤怒在脸上显现。

    “莫要看我老眼昏花,就拿这些东西来糊弄我!”

    拿起拐杖,就要往咸鱼身上打去。

    “我跟球长玩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旁边的仆从赶紧跑过来,拦下说道:“老大,老大,不要生气。”

    撇了一眼正在连连后退的咸鱼,嗤笑道:“这些乡野村夫哪里知道老贵族的荣耀。”

    “跟他们生气不值当的。”

    咸鱼看到拐杖向自己打来,连连后退,到了墙角。

    看到被踩在地上的冰淇淋,心中很难过,茫然道:“这可是最美味的食物,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忍不住扑了上去,从仆从的脚下把冰淇淋捡了起来,瘦弱的身体,跪在地上,双手捧着已经脏兮兮的冰淇淋,流出来两行清泪。

    老贵族和他的仆从看到咸鱼丢人的样子,大声的嘲笑着他。

    “真是一群贱民。”

    “把冰块当做食物。”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人呢?”

    “哈哈哈哈,我要笑岔气了。”

    旁边老贵族家的仆从还一脚就把咸鱼手里的冰淇淋给踹飞了,嗤笑道:“还不快滚出去,你这贱民再呆在这里空气都被你污染了。”

    边说还用脚踹着咸鱼,把他从工棚内踢到了门外。

    咸鱼捂着自己的肚子,很痛很痛的,感觉胃酸都要被吐出来了。

    周围赶来的咸鱼群看到这种场景,怒火中烧,义愤填膺,纷纷撸起袖子就要干上去。

    老贵族冷然一撇,拐杖在手中甩的呜呜作响,傲然说道:“你们领导见了我还得客客气气呢,你们这群蠢货,还不快速速离去。”

    旁边的仆从全部围了过来,一百多号人,乌牙牙的一大片,满脸都是凶恶。

    看着咸鱼动都不敢动,哈哈大笑着,嘲笑着基地里的咸鱼。

    怀特站了出来,指着老头,满脸愤怒,大声的叫道:“我们好心好意招待你,你怎么能这样侮辱我们!”

    老贵族哈哈大笑,傲然的说道:“这就叫侮辱吗?”

    “等下就让你们领导撅起屁股给我的仆从好好的爽一下!”

    长的鼻孔很大的仆从,走了出来,对着怀特大笑一声,拍了拍自己的屁股。

    “撅起屁股。”

    “就像小猴子一样”

    “哈哈哈哈”

    周围的仆从轰然大笑,指指点点的看着满脸通红的怀特。

    林佳淡然走来,旁边的咸鱼看到王已经来了,纷纷让开道路。

    凝视着拄着拐杖的老贵族,皱了皱眉头,语气淡漠无比。

    “就是你要我过来吗?”

    长大鼻孔很大的仆从,从一旁跳出来,毫不犹豫的说道:“大胆!我们老大是你随便就能直视的吗?”

    “还不快跪下来,听候我们老大的命令。”

    那名仆从呵斥了一声,但随即他的冷汗便淌了下来。

    林佳冷然的撇了他一眼,逼人的目光刺的他连连后退。

    大鼻孔仆从连连后退,直感到双腿发软,四肢冒汗,扑倒在了地上。

    林佳淡然道:“做人低调点,都末日了,哪来那么多的臭毛病,弄这么大的排场吓唬谁呢?”

    大鼻孔仆从从地上爬起来,大气都不敢出,缩着身子躲到了老贵族的后边。

    老贵族很生气,狰狞这脸大声说到:“年轻人,火气怎么这么大。”

    “还不快跪下来给我的仆从道歉。”

    林佳露出温和的笑意,淡淡说道:“老头,不知道你有何本领。”

    老者看到他居然没有跪下来,要气炸了,不屑的冷笑道:“年轻人,不要太过自傲,我和球长玩的时候你还在甩泥巴呢……”

    林佳温和的脸瞬间没有了笑意。

    没有任何表情,没有阴狠也没有毒辣。

    阴沉着脸沉声说道:“哦,那和你玩耍的球长呢?要不要我送你去陪他继续玩下去。”

    老者听出了他要说的意思,拄着拐杖,傲然而立,对视着林佳:“笑话,我不惧死亡,奈何以死亡畏之。真是可笑。”

    “这就是你面对长者的态度吗?你就不知道仁义廉耻是怎么写的。”

    “呵呵”

    林佳冷笑一声,他不仅心中不恼,反而有些开心。

    “是吗,既然如此,我就满足你的愿望。”

    老贵族顿时有一种全身发冷的感觉,咪了咪双眼,紧握着手中的拐杖。

    “年轻人,既然你们基地不欢迎我,那我们离开就是了。”

    林佳双眼微微一咪,并没有说话,嘴角还带着笑意,淡淡的凝望着老贵族。

    “走?到了我的地盘欺负我的人,还想活着出去……”

    “你们是看不起我林佳吗?”

    “怕不是傻子。”

    “哼(ノ=Д=)ノ┻━┻”

    林佳冷哼一声,表示瞧不起你,顺便向你丢了个卫生球。

    大鼻孔仆从身后颤颤巍巍的跳出来,赔笑道:“你……你还想怎样,我们老大来这里是看的起你们?”

    “你们不好好招待就算了,还想赶我们走。”

    老贵族手中拐杖轻轻触地,赶紧把仆从拉到自己的身后,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

    林佳大手一挥,并不想与死人说话,转身离去。

    连挽救一下的心思都没有。

    周围的咸鱼也纷纷退会到工棚之中,拉紧门窗,深深的钻进被窝里,捂住了耳朵。

    ……

    白雪霭霭的空地中只剩下一百多只老仆从留在原地,又到了万物肃杀的季节了……

    北极的狂风在冰原上呼呼的狂啸着,卷起片片晶莹剔透的冰屑洒在冰坑。

    带来阵阵凉意。

    大鼻孔仆从揉了揉发软的双腿,赔笑道:“老大,既然他们不欢迎,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恩,你说的对!”

    老贵族沉思良久,拍打下头生的冰屑,严肃的说道,他以感到有些不对。

    “乡野村夫,真是羞于为伍。”

    林佳站立在办公室中,淡淡的看着窗外,闭目沉思。

    真不知道是从哪里刷新的这种智障。

    惨白的酒杯在手中不断转动,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丢在窗外,在雪地中翻了几个滚,碎成四瓣。

    淡然的话语在冷风中响起。

    “自由开火……”

    基地里瞬间响起了吡咕吡咕的警鸣声。

    咸鱼们害怕的已经捂住了耳朵把头颅深深的埋在被窝里。

    老贵族听到警鸣声心里发毛,不知道出了什么情况,有些不寒而粟。

    身边的仆从一个比一个恐慌,环顾四周,惊恐未定。

    基地中二十多个机器人在先驱者的带领下,纤细的大长腿飞速的移动着。

    不断从老贵族群中划过,更使这些外来者震惊,瞬间机器人就把百多壮汉包围住了。

    老贵族握紧了手中的拐杖,凝视着个头最大的机器人,傲然的说道:“还不快让开路,我们要离开这里。”

    “你们基地实在太差了。”

    “嚓”

    “嚓”

    “嚓”

    并没有人回复。

    基地中只回荡着齿轮变幻的机械声响。

    冷酷,肃杀,笼罩了整个希望基地。

    五米多长的纤细黑丝大长腿一阵变幻,便成了锋利的刀锋状,根根锯齿向外凸出,纤细而又锐利。

    一片雪花洒在刀锋之上,刷的一声就分成了两半……

    “你……你想干什么。”

    老贵族惊恐未定,颤抖着手连连后退。

    “机器人要工作了。”

    “机器人最喜欢工作了。”

    伴随着先驱者机械的声响,一根根大长腿从身躯之上分离,飞向空中。

    在空中不断飞舞,分离,天空中出现了脸盆大椭圆形的齿轮,光滑锋利,边缘之处锯齿深深的露在外边。

    齿轮状的刀片,在空中飞舞着,旋转着。

    “消灭。”

    “消灭”

    “消灭”

    寒意不断在基地中产生,一抹刀光闪光。

    瞬间天空中无数的齿轮飞向人群。

    “不要这样啊。”

    “快放我们走啊”

    “我们要离开这里。”

    “这里就是地狱。”

    惨叫声,求饶声在人群中响起一片。

    “啊”

    “啊”

    “啊”

    “我不想死啊~”

    靓丽的齿轮刀片在人群中横冲直撞,什么都阻挡不了它的突袭,划破天空,带出一道道红线,刚离开人体,就冻结成冰。

    林佳站立在窗台前,左手捂着伊利雅的眼睛,淡淡的注视着,嘴角带着一抹嗤笑。

    机器人并不具备人的感情,听到惨呼声并没有停下动作。

    一抹刀光闪过,大鼻孔的鼻子就没有了,只听到一声比一声更惨的惨叫声。

    不断有人向外边冲去。

    被五米多长的纤细大长腿阻拦,被摔打回人群中。

    “混蛋,快放了我们啊。”

    “我们再也不敢了……”

    “求求你,饶了我们吧……”

    死亡的血液到处蔓延着,为苍白的基地抹上了一汪艳丽的鲜红。

    一根根红色的长柱横向交错着,竖向交错着,密密麻麻的,像蜘蛛网一般笼罩着人群。

    齿轮划过,鲜红细柱纷纷断裂,又瞬间交错在一起。

    老贵族趴伏在地上,光秃秃的身躯只剩下一个头颅了,两行清泪从双眼中流过。

    濒临死亡的感觉让他的意识清醒了许多。

    “老友,看来我要来找你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有了喜欢的基地;第一次看到了生存的希望。这两件愉快的事情交织在了一起。而这两份喜悦,又会给我带来许许多多的喜悦。我本应该获得了这种如梦一般的幸福时光才对。可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断裂的左手微微虚抓,似要紧握住最后的时光。

    断裂的右手紧握着,紧握着的手不断耸动,拐杖从手中滑落。

    掉在地上,没有了声响。

    清醒的双眼没有了意识,深深的紧闭住了。

    直到窗外再也听不到一声惨叫。

    林佳才长舒了一口气,紧蹦的思维有了几分放松。

    心中的恐慌之情才算发泄出了许多。

    皱了皱眉头,安排艾克斯下去打扫一下。

    “赞美太阳!”

    “赞美太阳!”

    基地里的咸鱼看到来犯之敌已经全军覆没,纷纷高声呼唤林佳的伟大。

    有的人目光平淡,似乎与其并无多大的关系。

    有的人双眼狂热,恨不得亲身出去冲杀一番。

    有的人脸色焦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一阵风吹来,带来阵阵凉意。

    林佳坐在温暖如春的办公室中,感到一股寒意从身上传来。

    皱了皱眉头,淡然说道

    “暴风雪已经不远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