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贞观的耻辱 第七十七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时间:2018-07-14作者:灼予

    ,精彩小说免费!

    杨珝最近很郁闷,没想到堂堂的魏王李泰连自己儿子被打都能沉得住气,还不如那个恶棍有血性呢!可这又能有什么办法,只能一点点的引诱李泰,使其到达爆发的边缘。

    更没想到的是李泰竟然还能带自己来看好戏,本以为又是哪家的郎君开的诗会,可没想到竟然是观看他人调戏良家。

    本以为这是李泰的恶趣味,可到了崇仁坊十字街后,杨珝突然愣住了,紧随李泰和一众才子登上酒肆二楼的她,冷冷的看了下方正聚拢在一家面铺前的举子,因为面铺内,只有自己的母亲、姐姐,还有对杨家有恩的苏小姨。

    杨珝自然是知道自己母亲的想法的,可在杨珝看来,那样太便宜了房俊这个恶贼,但却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种情景下来到这里。

    杨珝将一个个言语轻浮的面孔记在脑海之中,被记下的人将会为今日的言行付出代价,李泰眼光扫过杨珝,满意的笑了笑,因为李泰同样觉得下面的人太拙劣了。

    虽然对这两日在文人圈子内疯传的美人感到好奇,但还没无聊到这个程度,本是应召直接入宫看望母后的他,之所以绕远在这停留,便是想看看长孙淹是否会像吹嘘的那样,赢得美人倾心,可没想到会路遇珝子和眼前这幅情景,前来看热闹的人的确不少啊!

    长孙淹在几名家仆的簇拥下缓缓走出府门向着十字街而去,自从三天前那惊鸿一睹,长孙淹便将那娇美容颜印在心底,本想着徐徐图之的他,没想到被同一桌的好友,将惊现美人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还加以润色。

    不过也好,至少让长孙淹知道了那名女子丧偶并孤身一人,而面铺中只有一名女掌柜和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娘子,相信只要自己表现出一丝情意,那名女子绝对会倾心的,毕竟自己可是姓的长孙。

    来到十字街口,见到众多文人举子的长孙淹,随口应付两句后直接向面铺走去,此时面铺房门紧闭,杨清姿三女已经被今日的变故吓坏了,原本还认为是受到今日推出的新食材所吸引,可没想到菜牙都卖没了,人群竟然还久久不散,直到有人说出轻佻的话语才明白,来的竟然都是群登徒子。

    三女自然是探究了一番为何会有今日的变故,最后终于明白了过来,原来是前几日苏婉君未带面纱冲了出去,才有的今日之举,怪只能怪苏婉君长的太过美艳,特别是那一抹诱人水嫩,红润到没有一丝灰暗色泽的双唇,就连身为女子的杨清姿,有时都会想着咬上一口。

    咚咚咚,房门再次被扣响,杨清姿与苏婉君对视一眼后,直接将杨顺推到内屋并将门关好,毕竟这等事情还是劲量不要让杨顺看到的好,真要有人闯进来,二女不可避免的也会用些污言秽语。

    “小娘子,可还有酥饼售卖?”

    “不卖了,没看到外面的的招子已经换掉了么?”杨清姿没好气的答复到,一听这话就知道又是个刚刚来的登徒子,没想到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有人来。

    长孙淹被怼了一句也有些懵,抬头一看,果然,写着酥饼二字的招子,已经改为了“银芽”,向周围起哄的人群一问才知道,原来这家已经换了买卖,改卖一种细长且白嫩多汁的食材,名为“银芽”,不过店家并没有换人。

    “小娘子,可否还有银芽售卖,小生想…”

    “叫娘也没用,打烊了,什么都不卖了!”苏婉君气急败坏的喊到,半天了,就不能换点新鲜的么?

    脸色一阵铁青的长孙淹,看着周围一阵嘻嘻哈哈的人群倍感侮辱,其实他并不知道是,苏婉君这番话已经说了不下十遍。

    愤怒的长孙淹握紧拳头便要闯进屋内,作为长孙家的儿郎,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可想到众目睽睽之下这么做,丢了颜面不说还没有了风度,于是摇头耻笑一声后祭出最后底牌。

    “这位娘子,我乃长孙府四郎长孙淹,多日前曾有幸目睹娘子芳容,惊为天人,几日里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不知娘子可否开开门让在下一诉衷肠!”

    这么直白的话语相信是个人就能听明白自己是什么意义,而最让长孙淹自信的就是长孙这个姓氏,这可是皇后的姓氏,圣人爱屋及乌,长孙家备受恩宠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可没想到屋内仅仅传出“不见”二字。

    若说苏婉君没有心动那是假的,但却也仅仅是因为长孙这个姓氏,在长安城的这大半年里,苏婉君见的最多的就是风流才子,听的最多的就是风流韵事,更何况她现在并不是自由身,试问,世间能有几个世家出身的男子会娶一下贱之人呢?

    长孙淹怒了,没想到一单身妇人竟如此不识抬举,而且众目睽睽之下就这么退走,那以后还如何能抬得起头,想着便要将房门推开,可抬起的手臂突然被人死死的捏在半空动弹不得。

    “干什么啊?没听到里面的小娘子不见你么?看你们这群败类就心烦,赶紧都走都走!”

    自带退避属性的房俊,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店铺门前,握住长孙淹的手向后一推后便开始驱赶众人,就这打扮,周围的人不用问都知道是谁,看着房俊驱赶,还真有不少人退避,因为房俊已经被这些人定义为蛮横无脑之人。

    街道对面的二楼上,魏王李泰和杨珝等人同样认出了房俊,李泰皱了皱眉叹息好戏被打断,当转头看向杨珝时,却发现杨珝正脸色羞红露出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

    “季青,看到了么?你看到了么?是二少爷,那是二少爷呀!我要去见他、我要去见他。”杨珝说着便向楼下走去,可走到楼梯处却突然停了下来自言自语道。

    “不行不行,我得化化妆,对,化化妆,不能这样就去见二少爷。”

    李泰看到杨珝噔噔蹬下了楼后看向房俊一眼,而后又快速向南跑去,愤怒的咬牙切齿,李泰知道,珝子就住在南边的某个坊内,李泰还知道,自己和珝子见面每一次都随意的很,何时有过这种礼遇,其实李泰不知道的事,杨珝最害怕的就是与房俊照面,怕被房俊认出来,而且能放心离去,便是认准了房俊绝不会看着他自己店铺内的人被欺负。

    “房俊,此事好像与你无关吧?”长孙淹恼怒的指着房俊说道。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懂么?我就纳闷了,你们这么多男的堵在人家小娘子门前,丢不丢人?害不害臊?”

    “人家小娘子不待见你,你怎么还想硬闯啊?闯进去你想干什么?是抱人家小娘子的大腿求她看你一眼,还是想霸王硬上弓?你有那胆量么你?”

    房俊一手拨开长孙淹的手臂,跨前两步逼迫的说着,自己的女婢竟然被欺负成这样,当真是来气啊!

    “你家大人怎么教育你的,我看你也读过两年书吧?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么?还一诉衷肠,我呸~还什么夜不能寐,你能不能想点好的?想人家小娘子夜不能寐,你都想什么了,能不能不恶心人?”

    “还我乃长…”说道这里的房俊突然了愣住,看着长孙淹问道:“你是长孙家的?”

    “是又如何?”被逼退好几步远的长孙淹恼怒的说道,因为一直听在听房俊一人在说,根本没给他开口的机会,所以这几个字仿佛吼出来的一般。

    “呵呵,你三哥昨天没跟你们说过么?记住了,以后见了面要叫姐夫!滚~”

    “呦~我当是谁呢?好大的威风啊!”适时的,一名微胖的男子在几人的簇拥下走向房俊和长孙淹之间,长孙淹口中刚吐出一个“魏”字,便被男子伸手制止了下来。

    “你谁啊?多管闲事是吧?在楼上看了半天热闹舍得下来了?我最膈应的就是你这种人,什么事都能看会儿热闹,看热闹的不嫌事大是吧?”房俊没好气的说道,正气愤中的房俊可谓是谁搭话就喷谁。

    “你!”受到与长孙淹同样待遇的魏王,指着房俊怒道,敢这般对他说话的人,魏王还是第一次遇到。

    房俊同样没有客气,抬手就把魏王的手臂拨开,转身看着魏王说道。

    “你什么你,你什么心思我还不知道,不就是想先看一会儿热闹,等一会儿事大了之后再站出来英雄救美,你看你脑满肠肥的就不能把心思放在正地方,你家大人怎么教育你的?”

    “都看什么看,还不散了。”房俊说完,环顾了四周一眼,可看到紧闭的店铺时却郁闷了,碰到这种事今天是不适合进去了,唉~还是回家继续念啊喔鹅吧!

    魏王扬了扬手在几人的簇拥下转身离去,却是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其他人见此更是不在停留,一时间,竟只剩下长孙淹还在原地不知在思考着什么,而店铺内的三女,则是齐齐瞪大双眼,透过门缝看着房俊离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