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贞观的耻辱 第七十三章 没前途的女人

时间:2018-07-12作者:灼予

    ,精彩小说免费!

    对于宠冠诸王的魏王李泰来说,很少有烦心的事情,毕竟没有几个人像魏徵那样作死上瘾的。

    可没想到平日里不声不响的房俊房遗爱,病好后接连给自己添堵,让自己好生郁闷。如果房俊知道魏王有如此想法一定会大呼冤枉,我知道你是谁啊?面都没见过呢,我怎么可能给你添堵?

    魏王是何许人也,身份尊贵世间无几人出其右,在民间和举子间都很有高的好评,再对比房俊的名声,恐怕二人见了面,魏王都不会正眼瞧房俊一眼,怕丢人!

    就这么个让魏王瞧不起的人,竟然是魏王新结识不久的小美人的倾慕者。起初魏王只是知道这个名叫珝子的才女有倾慕者,魏王本以为哪个世家的俊美才子,甚至生出了与之较量一番赢得美人的心意,虽然家中妻妾成群,但男人哪有不风流的。

    但得知珝子倾慕的就是房俊时,魏王傻眼了,这怎么较量?难道让自己把头发也剪了,成天穿个黝黑的大皮衣敞着怀在街上横逛么?还是跟房俊比试拳脚?自己是文人好吧!

    而珝子倾慕房俊的理由,也让魏王无法接受,用珝子的话说,长安城中各世家的郎君,有那个敢为了真爱从皇宫中抢人的?只有房俊敢,这样的男人才是真男人啊,只有嫁给他才会幸福。

    魏王曾下狠心想要离珝子远些,虽然珝子文采出众但明显头脑有问题,可没想到几日的接触,竟然使得李泰将珝子的一泯一笑都记在了心底,仿佛有勾魂摄魄之能指引着他与珝子相遇。

    魏王很郁闷,自己是什么人,为何要与一个自降身份的傻子计较?将房俊抛到脑后,本想着时间长了,珝子自然会被自己的文采所折服,可还没过几天,魏王就气恼的差点打上房府。

    知因珝子听闻房俊为个乞丐女儿把几名皇子踹了,还有维护信任彩儿的话后,激动的两眼放光,更是不停地在魏王面前讲述房俊如何如何男人。

    李泰很想说一句,房俊踹的不止有我的胞弟,我同父异母的弟弟,还有我儿子欣儿啊!能不能别在我面前总提他?李泰是真想进宫问问父皇,为何当时没有把房俊咔嚓了!

    珝子原姓武,现随母姓改姓杨,乃是房俊口中半只羊的真正元凶,杨珝得知姐姐为了自己被房俊逼迫签下卖身契后,沉浸了几天便制定了报复计划,而能帮自己复仇的,就是这位备受圣人宠溺的魏王。

    整个长安城中,有实力对付房府的寥寥无几,况且房玄龄乃是朝中重臣,圣人是不会看着房府倒下的,但如果魏王只针对房俊一人的话,相信圣人只会偏袒魏王而安抚房玄龄的。

    没有人比魏王更合适了,再则魏王年轻好文,只要偶遇几次,展露些文采稍加引诱便可,即便成功报复了房俊使得自己深陷魏王府也是无憾,因为杨珝还有下一个报复目标,那就是敢对母亲言语不敬甚至生出龌龊心思的武氏兄弟。

    如果房俊知道,因为自己一时兴起,逼的未来的武大大开启了复仇模式,不知会作何感想,当然如果房俊知道偷自己家半只羊的是武大大的话,恐怕屁都不敢放一个,还会乖乖的多送几只过去吧!

    当然这些都是如果,因为房俊并不知道不说,还正带着一大家子人招摇过市呢。

    这可真是一大家子人,房俊与彩儿各抱着一只小土狗走在最前方,左后身是小蝶牵着若曦,右侧则是安玲珑和七小两姐妹,还有个怎么甩都甩不掉的小妹房奉玉和她的婢女。

    此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做衣服,昨日房俊因为被擒导致与裁缝失之交臂,那今天登门拜访就好了,而且房俊正想借着这个机会把自己小楼内的人统一一下服装。

    这么充分的理由,而且还有这么多人跟着,卢夫人也就随了房俊的意,何况安玲珑和七小到房府时可谓是两手空空,除了身上带的别无他物,虽说身份上还是婢女,但也得有几身衣服才是。

    依旧是干净整洁的小院,房俊等人的到来,直接让屋内三名妇人忙活了起来,房俊没有过多言语,直接用手划了一圈,将所有人囊括在内后对着老妇人说道。

    “上次来的冲忙,还未来的及问夫人高姓大名?”

    “不敢不敢,老妇人姓陈,如果二少爷不嫌弃,喊一声陈老妇便可。”老妇人谦声说道。

    “陈夫人是吧,我这次呢…”房俊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可能不会像上次那样了。”

    “二少爷的意思是…”看着房俊为难的神色,陈老妇担忧的问道。

    “不不,没别的意思,就是…我就直说了吧,以后我二房的服装就交给你家做了,但是这个钱,按市场价如何?哈哈~”

    这么久了,第一次讲价的房俊颇为尴尬,只好用笑声来掩饰,而听了房俊这话的陈老妇和小蝶突然楞了,这还是当初那个几贯几贯的砸钱的房俊么?不过小蝶对房俊的改变很是欢喜。

    “我二房现在有六个人,一会儿给她们量一下身材,外套每人两套,至于内衣…先来五套吧!陈夫人,你看如何?”

    “不行,我也要!”房奉玉突然不干了,她跟了这一路可就是为了蹭几套衣服,怎么能不算自己一个呢!

    “行,也算你一个,陈夫人你看?”

    “全听二少爷的,至于衣服的款式…”陈老妇微笑的说道,虽然挣得少了,但自家什么情况自己知晓,如果真能一直接房府的活计,倒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何况都用好料子,利润高不说,边角料自家也可以缝几件衣服穿。

    “给!”房俊拿出一个书卷说道:“就按这上的做吧。”

    陈老妇没有迟疑,接过书卷打开看了一眼,果然,二少爷就是二少爷,这才几天,就又有了新花样。

    等价钱以及收货付款的流程签订后,房奉玉兴冲冲的第一个跑进内屋量起身材,房俊趁着这个空当向陈老妇询问道。

    “不知陈夫人可知那里有大型动物的皮毛出售?”

    “二少爷这是要多做几件小獒衣么?好皮子可是稀罕物,一般人家是没有的,如果有,价格上也会很昂贵。”陈老妇解释道。

    “不要紧,就劳烦陈夫人帮忙留意一二了,找到后,房某定有厚礼相赠。”房俊郁闷得叹了口气,早知道贵,当时就不吹牛逼了。

    “二少爷抬举了…”

    ……

    当小蝶量完身材出来后,房俊悄悄地将从母亲处换来的十多两白银塞给小蝶,已经预料到今天出行一定会受到限制的房俊,早已把新产品的制作和注意事项跟小蝶讲解过,包括跟新掌柜签订契约的事情,小蝶在接过钱袋后,快速的收入怀中,随后装出腹痛状提前告辞而去。

    出了院门的小蝶摸了摸怀中的银子,好愁啊!是出卖少爷好呢,还是不出卖少爷好呢?算啦!还是去教训苏婉君一顿好了,真是个笨女人,竟然用药都没能留住少爷,唉~没前途!这要是被夫人知道是她给少爷下的药,那可是会出人命的。

    如果房俊知道,小蝶才是母亲安排在自己身边埋伏最深的一个人,不知会不会非常惊讶,然而小蝶现在已经有奔两面派发展的趋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