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贞观的耻辱 第四十章 原来还是…

时间:2018-07-05作者:灼予

    ,精彩小说免费!

    “你疯了吧?在撒泼犯浑我可对你就不客气了啊!”房俊推搡着长孙霞喊到,这女的咬的可真够狠的,怎么推都推不开,撒泼打滚简直就是一绝,抓挠啃踹咬样样精通。

    “混蛋~你知不知道你把我害惨了!我将会成为长孙家的笑话,让整个长安城嘲笑!”

    “冷静、冷静,不会的,多说就是个人作风问题,没那么严重!”房俊急忙安慰道。

    “你知道什么?你又懂什么?我父亲让我嫁给郎馀庆,便是要拉拢寒门,分裂寒门,让寒门势力不至于抱团,威胁到世家的地位!”

    “可区区一草民怎么配当我长孙霞的夫君?现在好了,父亲肯定会发现我做的事,一定不会饶恕我的,这些,都是你害的,混蛋!”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是他女儿,血浓于水好吧!回去认个错好好解释解释不就完了,你看我闯的祸大不?我爹都没说打死我!”房俊为了安慰长孙霞,自己都成了教材了。

    “你不懂的,你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能保证我父亲不会震怒。”长孙霞双手抱头,不断的撕扯着自己的秀发。

    “唉~放心吧!人心都是肉长的,即使犯了在大的错,父母也会原谅你的!”房俊拍了拍长孙霞的肩膀,起身却发现小楼前的后花园中已经是空无一人,正想着是否提醒长孙霞一句的时候,却发现长孙霞竟然呢喃中昏睡了过去。

    “呵~看来我不懂的是个大秘密啊!”随口嘟囔了一句的房俊,向床上抱着两只小土狗,看了半天戏的若曦招了招手。

    太阳已是偏西,守在楼梯口旁的二人各自坐在一个小胡登上向下观望着,一阵清风过后,荡起的锦帛露出下面的干果,让二人不自觉的咽下一口唾液,而后便是接二连三的咕噜咕噜声。

    房俊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脑袋穿过扶手栏杆双臂自然下垂,眼珠盯着下方锦帛的舞动一晃一晃的,若曦抿着双唇,看着房俊有样学样,并不时的伸出小手摸几下干瘪的小肚子。

    寝室门突然被一股大力推开,一身凌乱的长孙霞慌忙的跑到二人身旁,可当看到坍塌的楼梯时,突然大声问道。

    “这是谁干的!”

    “你傻啦,当然是我了。”房俊没好气的鄙视道。

    “当时那么多人都跟疯狗是的,让他们上来,我们三还好的了么?”

    “你…快,送我下去,我要回家,必须马上回家。”长孙霞推着房俊急切的说道。

    “要跳你跳,我反正是不下去。”

    “哥!以后你都是我哥了行吧?我若在不回家,可是会出大事的!”

    “我跳下去肯定会挨打的,我父亲能把所有人都撤走得生多大气,所以还是在上边好些,等什么时候他消气了,就会让人接我下去了。”

    房俊自然自语解释道,一旁的若曦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因为这段时间,她可没少看到自己的这位义父挨板子。

    “我…我求你了行么?再不回去和我父亲解释,我就真的完了。”

    房俊缩回脑袋,扭头看着双眼通红的长孙霞,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好吧!不过友情提示,你现在这打扮,走在大街上可不大好。”

    “是么?”长孙霞说着低头看了看衣物,随后摸了摸散乱的长发转身向屋内跑去,如果真就这个样子去见父亲,恐怕只能适得其反。

    “想来你祖父是想晾一晾我,可一不小心把你也捎带上了,饿坏了吧!”看着长孙霞的背景,房俊只是摇了摇头,随后再次将脑袋伸到护栏中。

    “不会啊!刚过饭时而已,不饿的。”

    若曦刚刚说完,便见到卢夫人领着房府众人出现在视野中,包括房俊的三个兄弟、小妹,彩儿和小蝶,可以说除了房玄龄和门房的,几乎都来了,但是在人群中,竟然有两名陌生的婆子和一名女子,以及几名身穿铠甲的官兵。

    房俊仅仅是略一皱眉,便向卧室内喊到。

    “长孙霞,你家派人接你来了。”

    咣当一声,房门再次打开,长孙霞冲忙的跑到楼梯口后,定睛看了人群几眼后,竟面露恐惧的向后退去,顺着墙壁瘫软了下来,

    因为长孙霞认出了那身铠甲,和那两名婆子,这根本不是长孙府的人,而是来自于皇宫大内。

    铠甲的主人名为百骑,乃是当今圣上精选的骑从护卫,就连太子都不敢调动,最让长孙霞恐惧的就是这两名来自太医署的女医,难道真的要验身了么?

    房俊看着自家人终于来了,兴奋的挥舞着手臂,至于其他人,房俊根本没有理会。因为不认识,重生到现在的他就进过一次皇城,还是去皇城边上的大理寺,那里怎么可能见到百骑铠甲这种高级货呢。

    当众人走到进前,房俊看着一张张沮丧的面孔,而彩儿和小蝶眼中竟含有泪花,终于意识到事情并不是自己想的那般了,直接对着楼下的彩儿喊到。

    “我说的话,你信还是不信?”

    “信!”

    “那你干什么呢?哭丧么,赶紧收了,我和她什么事都没干!”

    “嗯!”彩儿点点头应了一声,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

    “这是你娘子么?相貌不错,而且很乖巧,不过这都能信你,还真有点傻呢!”长孙霞说出这句话时,竟露出一副自嘲的神色,随后闭上双眼不在言语。

    “你才傻呢!我告诉你,你以后见了面要叫她嫂子,敢说她半句不好,我就让你屁股开花。”

    看着梯子被抬入一楼,房俊急忙来到了楼梯口处,这么长时间早就憋坏了,有若曦在也不好意思就地解决。

    可看着梯子架好后刚要踩上去,却被警告不许下来,只能看着几名官兵爬上二楼,正疑惑间便被两名官兵限制在墙角,在母亲的安慰下,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呆着,不用想都知道,这群人的来头比在街上巡街的捕快大多了。

    “这是长孙司空给你的,自己看吧!”一名官兵将一纸信条递给长孙霞后,转身走到寝室门口守护般站的笔直。

    “娘子,现在随我进屋验身吧?”一名中年妇女拦在长孙霞身前,看了看房俊又看了看长孙霞说道:“奉圣人口谕,你二人若犯有私通,各徒刑两年,房府损失自行承担。若二人清白,万年县令与长孙府共同承担房府损失。”

    “你们这也太欺负人了吧?我说没事就没事,要是我真干过,不用你们问我也会说。”房俊看着被拽进门的长孙霞大声嚷道,可惜根本没人理会。

    回想了一下这两日的经过,突然有股撞墙的冲动,怎么就变成眼前这幅情景了呢?看了看身旁没有多少表情变化的男子,房俊突然小声问道。

    “问一下,她们两个验身的技术行不行,不能验错吧!”

    “呸~我家娘子才不会看上你这种人呢!”楼下突然传来一名女子愤愤不平的喊声。

    “她看不上我有用么?嗯?有用么?少爷我的武力还收拾不了她了?”房俊直接回怼了一句,却引的两名壮汉嘴角一阵抽搐。

    紧紧是片刻功夫,两名验身的妇女便一脸怪异的表情的走出房间,表情可以说精彩之极,房俊见此急忙问道:“怎么样,结果如何?”

    “还能如何,结婚几年却仍是处子之身,郎君与长孙家娘子自然是清白的不能再清白了。”一名婆子看着房俊说说完对壮汉说道:“我们回吧,赶紧回宫向圣人回禀。”

    “我就说吧!没事就是没事,她还是处…哎我去~她不都结婚了么?”房俊兴奋了没一会儿便傻眼了,紧接着便想到长孙霞的那句你不懂的,看来还真是不懂啊!此刻就连楼下等候消息的几人,也是一副副怪异的表情。

    “哼!我家娘子岂是郎明府那个草民配的上的。”楼下的那名女子再次说道,甚至还一脸傲气的扬起小脸。

    “我要是你啊,一定不磨叽。还不赶紧上来照顾你家娘子,难道让我去啊!”房俊说着着呼过若曦向楼下爬去,终于是解放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