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贞观的耻辱 第三十四章 五口之家和神罚

时间:2018-07-05作者:灼予

    ,精彩小说免费!

    长安城亲仁坊东南角,一处普通的民居内住着一个五口之家,一名妇人带着三个女儿还有一名女婢,三名女儿完美的继承了母亲的优良基因,个个生的貌美如花。

    小女儿尚不足十岁,最喜欢赖在母亲身旁,二女儿心思敏锐活泼好动,非常不喜欢窝着家中,每日都会带着婢女在城中游荡,采买之事也有这二女儿负责。

    妇人最喜欢的就是大女儿了,不但贤惠而且还能帮衬自己操持家务,家中的进项都是由二人劳动获得,纯熟的刺绣手艺加上不时的替他人缝补些衣物,勉强能够维持家中用度。

    前些时日,二女儿与婢女彻夜未归,可回来后竟然带回半只清理好的羊,妇人大惊之下追问羊的来路,可二人一口咬定是节省了半年的钱财买来的。

    妇人无奈,只能将羊肉暂留了两日,见真的没有官差追寻后才敢将羊肉割下来些烹煮,一家人吃的喜笑颜开,直夸二女儿懂事,知道节俭和孝顺。

    可今日突然祸起,在大女儿出门送绣品时,族中嫡传二子突然到访,言说以经为大妹说好亲事,礼以定,明日便带大妹前往荆州,不日便可成亲。

    二人说完,不待妇人询问便走出门外,向青楼而去。妇人欲泣,大女儿远嫁不知前程是福是祸,更让妇人担忧的是,大女儿走后,又有谁能帮衬自己养育二女儿和小女儿。

    在一阵压抑的气氛中,一家人吃过晚饭后,刚要出言对大女儿如实相告的妇人,见大女儿拉着二女儿向厢房走去后,只得叹息一声,母无能,虽生下三女却照顾不周。

    “大姐,你这是干嘛呀?碗筷还没清理呢,要不然娘亲又该说我了。”二妹看着大姐气冲冲的样子,有些忐忑的说道。

    “二妹,你实话跟我说,你拿回来的羊是哪来的?是不是你偷来的?”

    二妹转了转眼珠刚要否认,可看着大姐一副咬定了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被发现了。哼~一定是房俊去了李家,否则怎么可能发现,不过这事大姐怎么先知道了?

    “大姐,先不说这个了,你快跑吧,越远越好!那两个滚蛋兄长来了,说帮你定了一门亲事,聘礼都收了就等你去嫁人了。”二妹略一思索,直接将话题转移到了大姐身上。

    “跑?怎么跑?能跑到哪去?我跑了之后,你和小妹,还有娘亲怎么办?”大姐闻言连续问了几个问题,随后叹息了一声继续说道。

    “姐姐我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可没想到会来这么快,二位兄长如此的急切,想来家业被已经被败的所剩无几了吧!”

    “呸~他们配做我们兄长么?猪狗都不如!不过姐姐你放心,妹妹想过了,以他们二人的性格,一定会给姐姐找一个家境殷实的郎君的。”

    “哦?此话怎讲?”

    “就以他们败家的速度和攀附权贵的嘴脸,若不将我们姐妹卖出个好价钱,或是世家门阀怎么可能甘心?”

    “鬼机灵,不过你说的对,却实是卖!”大姐叹息着想到,若是家境殷实倒是好事,可千万不要与母亲太远,否则想帮衬都帮衬不上。

    二妹看着大姐愁眉不展,小心的挪动着脚步,可刚要转身,衣袖便被大姐抓在手中。

    “想跑?不把那半只羊的来路说清楚,哪都不许去。”

    “大姐,不说行不行。”

    “不行!”

    “哦~妹妹也是见娘亲半年多了,都没吃到过一口肉食,否则也不会去做这种事的!”

    “愚蠢,母亲岂会在乎一口吃食?你可曾想过,若是被母亲知道了你的所作所为,让她如何承受的起?”

    “大姐,你不觉得母亲吃了肉后,这两天气色好了许多么?”

    “哎~谁家偷的?明天随我去赔礼道歉,只要软语相求,相信那户人家定不会欺凌女子的。”

    “我不去,那人就是个疯子,猜不透!”

    “我去!”

    “那两兄弟明早一定会来接你的,没机会了。”

    “此行姐姐必须要走一趟,否则事情不了,我又如何能安心上路?”

    “这…好吧!羊是从务本坊房府偷来的,就在房府二郎举行婚礼时,我和雪梅偷偷溜进去…”

    ……

    “君子已孤不更名,已孤暴贵,不为父作谥。居丧,未葬,读丧礼,既葬,读祭礼,丧复常,续乐章。居丧不言乐,祭事不言凶,公庭不言妇女。”

    “这段言语的意思是,在父亲死亡后不得更换名字,父亲死后,作为儿子的突然发迹成为显贵,无须为父亲定个美谥…”

    老夫子于堂上读的的朗朗上口,可房俊虽坐的腰板笔直,却是以魂游天外,就连坐在一旁的房奉玉都没有细心去听,而是在空白的书卷上画来画去。

    对房俊来说,这已经不只是读书了,而是神罚!哪有一大清早就被叫醒学习礼记的?

    虽然度娘无法帮助自己,但要背下两本书还是不难的,可难就难在不但要记住,还要做到,成为本能。

    我滴个滴嘞!就一个弯腰都能弯出几十种花样来,不但要注意自己,还要注意到对方弯腰的弧度,和双方的身份以及亲疏关系。哈~不如一刀杀了我好了!

    房俊承认,夫子讲的很多礼仪都应给得到传承和保护,可花样弯腰就免了吧,真没那个兴趣爱好。

    “二哥,前轮转向的问题我还是还没想明白,你能不能帮小妹画下来啊?”房奉玉皱着眉头,小声的向房俊问道。

    “二哥,你说句话啊!都过去这么多天了,你怎么还生小妹的气,这气量也太小了吧!”

    “对于叛徒要坚决抵制!别当误我学习,省的回头又跟母亲说我不认真学了。”房俊的身板依旧笔直,只是动动嘴皮子不满的说道。

    “哼~谁让你不给我镜子的,还画个铁做的马车忽悠我!”

    “你们拿着我的发明,去赚本应该是我的钱,结果连个分cd不给我,好样的!若曦还没镜子呢,镜子要是制作好了,给我拿几块来我们还是好兄妹!”房俊想着小蝶对镜子的喜爱,慢条斯理的说道。

    “小气,到时你可得告诉我车轮是怎么转弯的。”

    “看心情吧!”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