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贞观的耻辱 第二十六章 一切重新开始

时间:2018-07-05作者:灼予

    寂静的夜,睡得正香甜的房俊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异响,睁开朦胧的双眼,却见到油灯旁,彩儿已经开始整理发髻。

    “这天还没亮呢起这么早干嘛?快进来再睡一会儿。”

    “少爷醒了,快起来吧!清水和衣物都准备妥当了。”彩儿来到矮榻前伸出手想要拉起房俊,却不成想竟被房俊拉入被窝之中。

    “么~我的彩儿可是越来越有贤妻的样子了,不过起这么早干嘛?还是先玩一会儿吧,哈哈~”房俊说着,伸出魔爪向彩儿衣内抓去。

    “嘻嘻~少爷别闹,再不抓紧时间就晚了,难道少爷想彩儿被母亲训斥不懂礼数么?再有,奴家现在可是叫韦彩姬!”彩儿护着整理好的发髻说道。

    “那是大名,不是还可以有小名的么,我就觉得彩儿这个名字很好听的。怎么?难道今天还有什么任务不成?”

    “那就就依少爷的吧!不过平时慵懒一些倒也无妨,但今天必须要去前院行礼才行,等到钟声响起再去可就晚了。”彩儿无奈的看着房俊,失忆就是好,什么都得有人提醒才行。

    “好,听娘子的!”房俊说着拿起衣物,在心中思索起着自己应该做些什么,适合做什么,总不能穿越到了这个大好时代,当一个啃老族吧!

    头发短,打理起来就是方便,当房俊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后,彩儿拿过一只精致的小银盒和细小的画笔看向房俊。

    “你想干嘛?这个我可不会,太难为人了吧!”房俊不假思索的摆摆手,向后退出一步说道。

    “婚后第一日,新郎都要为新娘画眉的!”彩儿噘着嘴楚楚可怜的说道,真不晓得房俊为何会这么反感化妆,难道美一些不好么?

    “真的?”

    “嗯!”彩儿点点头应到。

    “好吧!但是你可要有心里准备,这事我没经验,画不好你可不许哭鼻子。”房俊接过眉盒说道。画眉,怎么画?粗的、细的?直的还是弯的?到底画什么样的才好看呢?

    “不会,少爷画的一定是最好看的!”

    满心欢喜的彩儿端坐在房俊面前,可没想到房俊第一件事就是找出各种颜色的眉彩,而后更是让自己将双眼紧闭,这…画眉用闭眼睛么?

    在一阵忐忑的等待中,终于感觉到了眉头中有丝丝触感传来,可刚要睁开双眼的彩儿,便马上被房俊制止了。

    “少爷,是画眉,你画眼皮眼角做什么啊?”彩儿忐忑的问道,内心已是纠结不已,少爷失忆过,而且这么讨厌化妆不会在自己眼皮上画小动物吧?

    “别急,马上就好了,等你睁开眼后一定会惊艳的!”房俊端详着自己的杰作,在眼角处加了丝淡彩后继续说道。

    “女人爱美丽,男人爱美女,这事还真没地说理去,这么多全新的化妆盒,韦家没少给你吧,不过仅此一天,明天全部没收,知道么?”

    “哦~那好吧!”彩儿沮丧的说着。

    “别不开心,都是为了你好!等我验证完了后,能放心用的在还给你就是了。好了,看看郎君画的眉和眼影怎么样!”

    终于画完了,虽然房俊没画过,但眼熟能详,再加上度娘的帮助还是画出了一副满意的眼影和眉,以淡粉色为基调的眼影看上去格外妩媚。

    “这…郎君这真是你画的么?好漂亮,感觉眼睛都大了一圈呢!”看着彩儿对着铜镜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房俊满意的笑了笑,唐朝女人,哪里能知道眼影的神奇!

    “duang~”晨钟声突然传来,惊的正沉溺于研究眼影的画法的彩儿慌张的站起身,拉上房俊便向门外跑去。

    “少爷快跑,钟声一响父亲就要出府上朝了,完了完了,大家一定会训斥我们的。”

    看着焦急的彩儿,房俊连声安慰着,并快步上前,牵着彩儿向前院跑去。

    跑过后花园,穿过圆形拱门的二人喘着粗气,终于是赶在房玄龄出门前来到了前院,可看着全家人都聚集在这里的房俊有些傻眼了,不过却没有迟疑,拉着彩儿跑到房玄龄身前鞠躬行礼道。

    “父亲宽恕,孩儿来迟了。彩儿起来的很早的,可是孩儿画眉耽搁了些时间。”

    “不必这么拘束,自家人讲的是和睦二字,若拘于礼节倒埋没了亲情,眉画的不错,这个眼圈是…新妆容么?很别致!”房玄龄看着房俊满意的笑了笑继续说道。

    “你如今也成家了,今后的日子还有很长,在遇到不顺心的事时,一定要戒急戒躁,彩儿擅曲乐,闲暇时听两曲养养性也是好的。”

    “是,孩儿听父亲的!”

    “是,儿媳定择良曲奏与少爷。”

    “嗯~回吧!为父走了!”房玄龄说着,伸手摸了摸房俊那根根立起的头发向府外走去。

    “孩儿…恭送父亲大人!”

    “…儿媳恭送父亲大人!”

    再次鞠礼的房俊,看着大哥和三弟、四弟跟在父亲身后向府外走去,刚要迈步跟上,便被母亲拦了下来。

    “俊儿,你父参加朝会,大郎当值,三郎和四郎要去国子监学习,所以就不必远送了。”

    “哦~这样啊!小妹你怎么不上学去呢?”

    “二哥你…怎么也没上学呢!”小妹瞪了房俊一眼后,直接走到彩儿身边欢声说道:“二嫂你这眼妆怎么画的?真漂亮!走、去我房间探讨探讨。”

    “啊?这是你二哥为我画的,我也不懂的。”

    “哼~不要理他,只要让我研究一会儿准能明白的。”

    看着小妹气哼哼的拽走彩儿,房俊有些懵逼的眨了眨眼睛,看向母亲说道:“母亲,这…我什么时候得罪过小妹了么?”

    “就在刚刚!你说让奉玉去上学,可哪里有教授女子学业的地方?”卢氏同样摸了摸房俊的发型,并拉着房俊屋内走去,这样亲密的接触让房俊一阵忐忑。

    “你既失忆,便不要再探究过去,一切重新开始就好,懂了么?”

    “哦~懂的!孩儿正有此打算。”

    “那好,今日趁这个时间为娘的就跟你好好聊一聊家里人。你上边还有一个姐姐,名为房奉珠,现以远嫁为韩王李元嘉为妻,奉珠最是贤惠,为人温和待人宽厚,从小你就喜欢跟着你这个姐姐,也最听你姐姐的话了。”

    “至于奉玉,是你们兄弟姐妹中最为古灵精怪的一个,不但聪慧而且善学,只可惜身为女子,终是要嫁人从夫的,家里倒是为她置办了一些喜好的书籍,可是无人教导,心里才一直有些怨气,所以刚刚你问她为何没有上学,她才会给你些脸色。”

    “女子怎么了?而且还是自家人,小妹既然喜欢给她找个师傅就好了啊!”房俊不解的说道。

    “女子,生儿育女、相夫教子才是本分!若奉玉喜欢诗词倒也简单,可她的想法过于异想天开,就好比上一次,奉玉想造一辆靠风推行的车,就如船只一般,软磨许久,我与你父亲最终成全了她一回,可造出的三只轮子的车子,风小了吹不走,风大了一吹就倒。”

    “这个…确实有些异想天开了,如果安上四个轮子不就更平稳了么?”

    “四只轮子如何拐弯呢?”

    “简单啊!前两个轮一起转弯不就行了。”房俊不假思索的说道。

    “是么?可别忘了,轮子是固定在一根轴上,傻孩子!”

    房俊笑了,开心的笑了,四个轮子的马车对自己来说很难么?只要有钱就好了啊!

    “不说她了,一个女孩子也没有个女孩子的样子。还是说说你的三个兄弟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