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贞观的耻辱 第二十四章 迎亲

时间:2018-07-05作者:灼予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

    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几人能看透~

    红尘呀滚滚、痴痴呀情深、聚散终有时~

    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至少梦里有你追随~

    ……”

    太阳偏西,长安城中宽阔的含光门大街上出现了奇异的一幕,在这个尚武风气盛行的年代,即便是妇孺上街都多有骑马,轿子是只有孕妇和行动不便的老孺才会乘坐的。

    可今日却让唐朝百姓长见识了,一名身材壮硕,头发不但简短还根根立起染成红色,穿着一身大红喜袍的男子,坐在一张无顶的轿子上招摇过市。

    翘着二郎腿的房俊看着围观的人群不但没有觉得丢人,反而开心的哼唱起年纪比自己都大上几岁的歌曲,也许是因为新婚的喜悦,总之现在他的心情非常好。

    母亲卢氏不允许房俊接亲,可有诸多事物缠身的她怎么能看的住房俊?而且房俊已经想清楚了,既然老天让自己穿越到这唐朝来,那就安安稳稳的成家立业,潇潇沙沙的活着。

    随便抓来的一位门房负责前年开道,四名昆仑奴抬着轿子上的房俊紧随其后,还有一个怎么也甩不掉的小蝶带着若曦构成了迎亲的队伍,虽然简单了一些,但重在心意。

    “少爷唱的是歌么?真好听,不过…”

    “别挑我毛病啊!我的世界你不懂。”房俊说着,看到若曦急促的小脚步连忙喊道。

    “停!若曦你上来,让她自己在后面跟着,哈哈~”房俊挑着眉头看着小蝶说道。

    “哼!”小蝶不满的轻哼了一声。

    “谢谢阿耶,阿耶今日大婚女儿不敢逾越。”若曦停下脚步,抬起头露出红扑扑的小脸看着房俊说道。

    “阿耶?这声阿耶听着顺耳,哈哈~”这才穿越个把月,不但媳妇有了,女儿有了,还有个小三,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啊!房俊舒展着双臂,感受着这个世界充满了亲切感的阳光和微风。

    “还是上来吧,别累着。”

    “谢谢阿耶,不累,女儿还是陪着姨…小姑吧!”

    好机智的小丫头,要是喊出姨娘来那可就坏菜了。房俊看着若曦微笑着说道:“若曦真乖!阿耶明天给你做一件特殊的衣裳。”

    房俊说完,直接伸手将若曦拉上轿子并且得意的看了小蝶一眼,招呼众人启程后再次哼起了小调,可未出百米终于如预料的那样,小蝶不干了!

    不知何时扶着轿子前行的小蝶脸色已是涨红一片,左手扶着小腹下方看着房俊艰难的说道。

    “少爷,婢子腹痛可否行慢些?”

    房俊看着小蝶手扶的位置,心底直道冤孽,探出头靠近一些轻声说道:“大姐,差不多就行了,拐过街角再上来好吧!”

    如果不是为了消减些小蝶的嫉妒,房俊才不会想到这个方法,想必让小蝶坐轿子上溜一圈,心里一定会舒服许多的,可没想到小蝶不但没有察觉出房俊的意思,还一脸委屈的说道。

    “少爷是认为小蝶在装病痛么?那昨夜少爷可知怜惜?奴家是真的腹痛。”

    “你~我上辈子真是欠你的!你说这轿子还没出来躲远,你这当婢女的就坐轿子上了,也不怕被家里人看到。”

    “奴家…奴家也不想呢,要不奴家就在路旁等候少爷归来吧!”小蝶说着从眼角流出两滴泪水。

    “得了吧!蹲路边别再让人捡走了到时候上哪找你去?上来吧,服了你了!”

    “嗯,奴家多谢郎君!”小蝶说着偷偷的在房俊耳畔亲吻了一下,却是将房俊吓得不轻。

    “我靠,你是真疯了?”房俊说完起身走下轿子,并隐晦的擦了一下脸颊。

    “既然你腹痛难忍,那就上去歇息一会儿吧。”房俊说完,一副正气凌然的向队伍前走去,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房俊不禁感叹道。

    轿子刚刚抬起,没想到变故再生,前方突然出现一仪仗队,这可不是常见的景色,虽然长安城中皇亲众多,但谁敢没事闲的出个门也要劳师动众,不怕李大大找你麻烦么?

    迎个亲也能一波三折真是郁闷,看着一众扛着旗举着扇,两侧的军士举着长枪的队伍,房俊回头看看自己这队拼凑的几人,得了,让路吧!

    “四弟!哥哥助你迎亲来了!”刚刚退到路旁的房俊听得一声高呼,转过头只见仪仗队中三骑骏马向自己驶来。

    “大哥、二哥、三哥,你们这是?”

    “是什么是,今日四弟大婚,我等岂会看着场面如此寒酸?看看这排场怎么样?敬儿的仪仗让我借来了,后面还有大哥和三弟的贺礼。”程处亮说着凑到房俊耳边左右看看小声道。

    “不过空箱子较多,毕竟时间短促准备不足,四弟勿怪才是。”

    “感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罪,弟弟我可是连空箱子都没找到,现在我们…走着?”房俊兴奋的说道,公主的仪仗,这场面谁还敢说丢人?

    “走着!哈哈~”尉迟宝琪说着调转马头,可见到轿子上拘谨的小蝶突然问道。

    “她是何人?”

    “彩儿的婢女,腹痛所以让她坐一会儿。”

    房俊一副无所谓的姿态,可尉迟宝琪三人脸色均是一遍,李思文更是驱马上前呵斥道:“贱婢!敢欺我四弟仁慈,尊卑何在?还不下轿受首!”

    房俊看着小蝶麻利的动作不禁笑了起来,还得是一物降一物啊!跟我装的那么像,一遇到狠的就原形毕露了,不过想归想,房俊还是快速上前一步解释道。

    “三哥勿怪!勿怪!昨晚四弟这个…一不小心,哈哈~懂了么?所以让她歇一歇也没啥大不了的!”

    “呜呼怪哉~四弟你这喜好当真别具一格,即便不喜公主,可娶五姓女也并非难事,你这…”未等李思文说完,房俊便打断道。

    “哈哈~不怪,一点都不怪,愚弟我就好这一口!”靠,等有时间非得好好收拾小蝶一顿,还有五姓女是什么?房俊心底想着却是露出一副贱笑。

    “罢了,你的家事为兄不便多言,迎亲才是正事,赶紧走吧!”李思文说着,打量了房俊的队伍几眼疑惑的问道。

    “四弟,你的宝马嘲风呢?”

    “宝马嘲风?啊~吃了!”

    李思文颇为惊讶的看了眼房俊,咽下一口唾沫后平静的说道:“走吧!”

    再次上路,房俊坐上程处亮准备的宽大轿子上呼唤出度娘,没想到搜索五姓女搜出来的竟然是五姓七望,细看之下当真下了一跳,原来这五姓才是真正的贵族,那房氏算什么?土豪?

    “四弟,我这寻思了半天,觉得有些事还是跟你说一说比较好。”李思文驱马来到轿旁打断了沉思的房俊。

    “三哥你说。”

    “四弟你可能初尝女色,这几日不能自拔却也能够理解,但切莫沉溺其中,更不可随意采之。”

    “多谢三哥提醒,我知道了。”看着李思文郑重的表情,房俊回答的却是随意的多。

    “还有一点一定要注意,若喜女色,宁可高价买上几名乐妓养于家中,也切莫去找娼妓寻欢作乐,即便是到了青楼只能消遣,万不可留宿。”李思文郑重的说道。

    “哦?这是为何?”房俊不解的问道。

    “我等家世随着圣人的登基而崛起,虽拜相封侯但与各名门望族仍有巨大的差距,所以更要拼命赶超才是,家父已为我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即便不能向前一步也不可堕了自家的声誉。”

    “虽现在挟妓之风渐行,不过在我看来都是些意志消沉的愚蠢之人,只有真正的功勋才是世家崛起的根本。更何况青楼的妓女岂能配得上我等宠幸!”

    “这个我懂,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嘛,愚弟可不想…与他人共尝!”靠!差点说出个“再”字。

    “四弟这两句形容的倒是贴切,既然晓得,那为兄也就放心了。”

    看着李思文再次回到队伍前方,房俊轻松口气小心的坐直身体。没想到唐朝森严的等级制度会这样深入人心,就连嫖妓都会受到影响,不过想想李白、杜牧、白居易等人,呵呵~凡事都有两面性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