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贞观的耻辱 第二十二章 坏事的李思文

时间:2018-07-05作者:灼予

    大红色圆领长袍加身,精细的剪裁和栩栩如生的刺绣注定了这身衣服的价格不菲,可房俊却是看着包金戴银的发冠挑了挑眉。

    没办法,因为头发修剪的有些彻底,刚被母亲劈头盖脸的训了一顿,若不是今日大婚,很有可能就会上演一段全武行,不过也将房俊迎亲的打算给彻底驳回了。

    真奇怪,这唐朝的婚礼不但在晚间举行,而且还不用迎亲,这时的男人真是太幸福了,女人自己送上门,拜完堂后直接洞房!

    母亲在临走时露出的那一丝微笑,让房俊觉得有种莫名其妙的心怵,不过母亲说的也对,头发好像是剪早了一些,这么个又高又大的玩意扣脑袋上用什么插啊?没法固定哎!

    “小蝶,赶紧到附近找找,看看有染坊没有,弄点红、黄染料来。”

    “要染料做什么啊?我对城内道路也不熟悉的,不过东市也许会有。”

    “发冠带不上了,总得弄点色染头发上吧!这大喜的日子必须得弄的喜庆一些。”

    “遗爱贤弟所言在理,这大喜的日子必须要喜…遗爱?你…你头发是?”

    原本想来讨个说法的尉迟宝琪三人,却没想到今日是房俊成婚之日,既然走的正门就没有退回去当没不知情的道理,可来到房俊住处后,看着房俊的新发型均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别这么大惊小怪的啊!三位哥哥随便坐,你先去忙你的吧!”房俊也没有想到三位义兄会突然前来,因为母亲说过,婚礼只有房、韦两家人参与。

    来得早不如来的巧,这不,帮忙的来了,房俊急忙将小蝶支走,一脸微笑的看着说道。

    “三位哥哥要不要也剪剪头发,这可比带着冠帽将头发扎成一个咎舒服多了。”房俊看着想张口的李思文,急忙补上一句。

    “别跟我提孝不孝的啊!孝是用心和行动去表现出来的,可不是头发越长越孝顺。”

    “四弟此言在理,可将头发剪成这般却是与礼教不符,愚兄还是将这万千烦恼丝保留着好了。”李思文说着退出房门,与尉迟宝琪和程处亮将合力将一只大木箱抬了进来。

    “三位哥哥还真是客气,结个婚而已干嘛送这么大礼啊!快打开让弟弟瞧瞧都有什么好东西,看着不轻啊!不会是金银珠宝什么的吧?”房俊说着摩擦起双手,刚被管控花销,就有人给送钱来,还真是好哥哥啊!

    “得了吧!哥几个把所有积蓄都压到了你给的那张书卷上,请的最好的铁匠,用最好的百炼钢和工艺锻造而成,可四弟你来瞧瞧,这些武器真的能使用么?”尉迟宝琪埋怨的说道。

    呵~原来是来找麻烦来了,房俊撇了撇嘴巴,无奈的将大木匠打开,可看到里面的武器后,当即傻眼了,还真是担心什么就出什么事。

    房俊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后,指着一把接近两米长的刺刀问道。

    “这是谁做的,这么长想把敌人穿成糖葫芦么?”

    李思文扭头看向他处,嘴里却是不服气的说道:“放血效果不错,的确是想救都难。”

    能在短短几日就打造出了十多种各样式的刀兵,这速度倒是让房俊有些意外,拿出一把超大号尼泊,看着寒光凛凛的刀刃反手向胡登砍去,咔嚓一声胡登应声被劈成两节。

    “不是没法用,而是尺寸不对,都太大了啊!”

    “大了?那四弟你为何不在书卷上标注出来尺寸?上等的百炼钢可价格不菲,愚兄得花多少冤枉钱!”

    程处亮的抱怨房俊根本没有理会,标注,我哪有那个本事!

    “还是重新打吧!反正也用不了几天,对了,在帮小弟也带几把。”房俊说着晃了晃超大号尼泊尔,并指出木箱内的另外两把刀,一把直刃直背的开山刀,还有一把武士刀。

    程处亮看着房俊,直接摊开手掌吐出一个字来。

    “钱!”

    “什么?今天我结婚唉~贺礼带了么?没带贺礼竟然还想跟我要钱,你还是我哥么?”房俊装做委屈的看着程处亮,转而对尉迟宝琪说道。

    “大哥,你的意思呢?”

    “我?我怎么可能跟弟弟要钱呢!”尉迟宝琪没有迟疑的说道。

    “三哥你呢?”

    “咳~大哥的意思自然就是我的意思了。”李思文同样没有多做思考,选择了与老大尉迟宝琪同一阵营。

    这样的结果是房俊最满意的,因为如果二人也要自己出钱打造的话,那就不好玩了。转过头,再次微笑的看着程处亮,抻长了声音用疑问的语气说道。

    “二哥~?”

    “误会?哈哈~今天可是四弟的大喜之日,二哥怎么能不备一份厚礼祝贺四弟呢?这钱的意思是,自然是二哥我给你了啊!”

    程处亮说着伸手入怀,又在衣袖中翻了翻,随后尴尬的挠挠头借机擦拭了一把额头说道。

    “哎呦~钱袋子丢了,四弟放心,二哥这就回家为你备齐贺礼!”

    “不急不急,大哥你呢?”房俊再次问道。

    “四弟大婚,当哥哥的岂能不备足了贺礼,四弟放心!大哥的贺礼,小不了!”尉迟宝琪拍着胸脯保证道。

    房俊刚转头看向李思文,还没等开口边听李思文抢先说道。

    “四弟放心,三哥的贺礼同样小不了!”

    哈哈~这就是当哥哥的下场,一句你还是我哥么?就能把所有事都摆平了,房俊得意的想到,却是装做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说道。

    “还是别了,小弟我并不是贪恋财物之人,如果三位哥哥真为弟弟高兴,不如帮弟弟一个忙如何?”

    “何事竟然让四弟你这般忧愁,尽管与哥哥将来!”尉迟宝琪上前一步朗声说道。

    “唉~哥哥知道的,贱内的出身上不得台面,所以家母对这场婚事也并不重视,甚至能够用寒酸来形容,但小弟我总不能委屈了贱内吧?”

    “小弟的要求也不高,就是想让婚礼上人多点,热闹热闹也就图个人气喜庆,再有我想亲自到韦府上去迎接彩儿,让周围百姓的都知道知道,彩儿是正大光明的嫁进房家的,所以小弟想求三位哥哥帮忙迎亲!”

    “迎亲?”程处亮疑惑的问道,尉迟宝琪和李思文同样疑惑的看着房俊。

    “对!就是迎亲,我带人手抬着花轿亲自去韦府接彩儿。”房俊肯定的说道。

    “真是没想到,四弟你对…弟媳竟如此上心,也好,我等就陪你走上一回!”尉迟宝琪心有所感的说道。

    房俊见还有些犹豫的程处亮和李思文,担心二人会有不同意见的他急忙感激的说道。

    “如此小弟就多谢三位哥哥了,这样,三位哥哥现在就回去,换一身喜庆的行头,再有就是,谁家有华丽着的轿子借用一下,我家里的有些寒酸了。”

    “好!大哥就陪四弟风光一回,也沾沾喜气!”尉迟宝琪开怀的说道,刚松了口气房俊,见到转过身来的李思文时,心中突然咯噔一声,要坏!

    “不可!我等结拜之初便说好了结拜之事不能外传,若此行一出,必会让世人怀疑我等关系!”

    果然,房俊叹了口气,轻扶了扶额头看着皆是一副恍然又歉意的看着自己的尉迟宝琪和程处亮,很想抬起一脚把李思文踹出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