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贞观的耻辱 第十九章 喜当爹

时间:2018-07-05作者:灼予

    跑出宫城不远后,房俊终于忍不住向彩儿问道。

    “彩儿,发生什么事了么?你可知道如果我与那孙伏加结拜后,再被我父亲送入大理寺,那时可就是有关系的人了。”

    “彩儿本不该约束少爷你,可是少爷,你讲述的那些话,已经构成变法了,变法可是碰不得的。”彩儿小心的解释道。

    “我…我那是…变…变法?”房俊有些磕巴了,被变法一词吓得不轻,开什么玩笑,变法等于玩命啊!自己可没玩命的本事!

    得到彩儿肯定的答案后,房俊深呼一口气突然停下脚步对身边众人说道。

    “小的们!少爷我刚才什么话都没有说,什么事也都没有做,谁要是敢磕巴出一个字来,信不信少爷我把他的嘴缝上?”

    “是!”一众杂役齐声应道。

    “呵呵~好!有金,听闻本少爷还有一匹宝马是吧,回去宰了,犒劳犒劳众弟兄。”当大哥就是爽,房俊突然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从小的们直接变成弟兄,让一众杂役受宠若惊,唯独有金踌躇了一会儿,来到房俊身前小声的说道。

    “少爷,那匹宝马可是你最喜爱的啊!平时都不让他人接触,不如就算了吧!”

    “呸!少爷我是什么身份?说过的话岂能不做数!再有,本少爷现在不喜欢骑马了,懂么?赵四,明天去买四个黑奴来,以后少爷我出门就要那四黑奴抬轿,记住了,要壮点的!”

    很显然,在众杂役的簇拥下,房俊已经彻底飘了,不但飘了,还做起了白日梦,已经幻想着自己坐在轿子中,前后簇拥着数名小弟在街道上横行无忌,队伍前方两只大土狗开路。

    “少爷,即便我等绝口不言,可大理寺的孙少卿和官差难保不会四处宣扬,这该如何是好?”彩儿担忧的对房俊说道。

    “什么?哦~”被打断了白日梦的房俊,蛮不在乎的说道。

    “没事,我有病,只要我咬死了不承认谁能相信一个疯子会想出那么阴损的主意。”

    杂役们和彩儿听了房俊的话皆是一副面面相窥的表情,对这位少爷又有了全新的认知。

    ……

    房府门前,房夫人卢氏脸色阴郁的看着一脸尴尬笑容的房俊,这小子从病好以来,就没有省心的时候。

    房俊见到母亲脸色不善,就知道今天的事肯定惹母亲生气了,立刻变成乖宝宝模样殷勤的快走脚步,本想说两句好话的他,却被一声突如其来的喊叫声吸引了过去。

    “阿耶~你不要我了么?”

    房府门前的道路对面,一名黑溜溜的小乞丐直接冲道路,直直的向房俊跑去,引的路人一阵围观。

    闻言转过头来的房俊,晃动了两下身子确定小乞丐是向自己跑来后,直接脱口而出说了一句“我靠!”

    转过身来,疑惑的看着卢夫人问道:“娘,孩儿以往还算守身如玉吧!”

    卢夫人抽出身后的戒尺本想教训房俊一顿的她,见到小乞丐后也迷糊了,训斥了房俊一句好好说话后,看着小乞丐沉思了起来。

    不会吧!以往俊儿从没有夜不归宿的时候,怎么可能冒出这么大的孩子,难道…不对!一定是这个小乞丐知道俊儿头疾失忆,来胡乱认亲的。

    跑到房俊身旁的小乞丐,一把抱住房俊的腿弯亲切的叫了一声阿耶,随后松开脏乱的小手,露出几枚开元通宝。

    “阿耶~你不要我了么?”小乞丐可怜兮兮的问道。

    “哧~”房俊哧的一声后,干咳了两口急忙说道。

    “别~玩笑大了啊!我就是逗你玩呢,当真就没意思了!”

    “娘,他不是我孩子,就一个路边的小乞丐,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他拉走啊!”

    房俊对卢夫人解释了一句后,急忙招呼有金等人,可有金刚走上前两步,便在卢夫人的怒喝生中停下了脚步。

    “停!怎么一回事,谁出来给我解释清楚!”

    “那个…我给他几文钱,让他叫我一声爹,我也没想到他还当真…”房俊唯唯诺诺的解释道。

    “孽子!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怎么做人!”愤怒的卢夫人扬起戒尺向房俊打去,房俊见势不妙反应也快,直接抱着脑袋蹲到墙角,紧接着响起一阵哀嚎和求饶声。

    “哎呦~不敢了,孩儿再也不敢了……”

    许是打累了,也有可能围观的吃瓜群众越来越多,卢夫人打了一会儿后,指着房俊厉声问道。

    “说,你想怎么安置他。”

    安置?房俊立刻听出了话里的重点,看来想不认是不可能了,那还能怎么安置,喜当爹养孩子呗,唉~真是醉了,我真的只是开开玩笑啊!房俊想着,看向卢夫人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认了,行吧!”

    “尔等看管二少爷不利,全部到管家处领罚!”卢夫人丢下一句话后,转身向府内走去。

    房俊有气无力的跌坐在墙角,看着走上前来的彩儿尴尬的笑了一声说道。

    “呵呵~这会咱俩有孩子了!”

    彩儿撅着嘴没有搭话,只是伸手扶着房俊起身而后示意有金等人驱散围观的路人。

    房俊自然感觉到了彩儿的不满,可这又能有什么办法?不过转念一想生出了个绝妙的主意。

    “小蝶呢,跑哪去了?”

    “这呢这呢,少爷有何事吩咐!”人群中突然传来一声答复,随后便见小蝶挤出人群来到房俊身前。

    粗心的房俊并没有发现彩儿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而是坏笑着吩咐道。

    “以后,他交由你服侍,你要寸步不离的照顾她,懂了么?”

    “好的,少爷!”小蝶咬牙应道,气愤的模样因低着头而无人察觉。

    “那还不快去,赶紧把小…少爷收拾干净了,愣着干嘛呢!”

    ……

    一顿丰盛的晚餐过后,房俊拿着两个完全用开元通宝捆绑而成的哑铃运动着,这对哑铃可是房俊现在的宝贝,在房俊心中,这对哑铃迟早会换成纯银的、纯金的,这样才能显示出土豪气息!

    彩儿在一张毯子上调整着呼吸,做出一个个抻筋动作,起初房俊让彩儿坚持运动还是有些抗拒的,因为彩儿怕自己也练成房俊那般浑身肌肉的模样,毕竟女子柔弱一些也是美。

    房俊仅仅用了两个字,便让彩儿自觉的坚持了下来,那就是“冻龄”!虽然不清楚是不是真的像房俊所说的那样,一直坚持运动下去,即便四五十岁后依旧会貌美如花,但是彩儿愿意相信。

    就在二人边运动消食边互相调侃闲聊时,小蝶领着房俊的“义子”出现在小楼外,只是轻轻敲了两下房门,在还没有得到允许下便直接推门而入,顺着楼梯上了二楼。

    正向着彩儿显示自己健美肌肉的房俊,表情不悦的看向楼道口,可随后却是抻长了脖子发起呆来,彩儿疑惑的转过头,只是轻轻皱了一下眉头后,便露出一副会心的微笑。

    “大变活人吗?你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房俊盯着一身女式小胡装的萝莉问道。

    小萝莉瞬间躲到小蝶身后,拘谨的看着房俊和彩儿,与在房府门前认亲的小乞丐判若两人。

    “回少爷,是位小娘子!”小蝶见房俊目光转向自己,轻声回答道。

    “我眼瞎啊!你当我看不出来么?”坚持贯彻坚决不能给间谍好脸色的房俊直接回怼了一句,怼的小蝶急忙低下头深吸口气压下烦闷,却是有苦难言。

    “男孩女孩都一样,反正都是捡…”房俊话未说完,便被彩儿的话语所打断,房俊只能舔了舔嘴唇听着。

    “少爷,你这话过了,孩子还小,更需要照顾和关心才是,来,到干娘这里来!”彩儿张开双臂招呼小萝莉,与在房府门前的表现同样判若两人,难道彩儿喜欢小丫头么?

    小萝莉谨慎的向彩儿看去一眼,随后转头看向房俊,仿佛是察觉到了房俊的意思一般,直接向彩儿跑了过去,被彩儿报了个满怀。

    彩儿询问了几句小萝莉的身世,可却并没有得到确切答案,感觉无趣的房俊突然向小萝莉问道。

    “小丫头,你是真心想认我做义父的么?”

    小萝莉转过身,没有说话而是伸出小手再一次亮出几枚通宝,原来这几枚通宝一直被她捏在手心。

    “行,我知道了,今后你就是我房俊的女儿,只有我一口吃的就绝对少不了你,回吧!我和你娘也该休息了,乖啊!”

    小萝莉听了房俊的话,竟然直接向房俊和彩儿磕了三个头,而后脆生生的叫了一句阿耶和阿娘后,向楼梯口处的小蝶走去。

    这是谁教的么?房俊不禁疑惑的想到,小萝莉貌似很懂事的样子啊!

    小蝶看到再次牵住自己小手的萝莉,还是决心抬起头一脸和颜悦色的问道,毕竟这才是她来此的目的。

    “少爷,小娘子晚上是住在你这栋楼里,还是婢子处?”

    “先住在你那里吧,记住了照顾好她。”房俊不假思索的说道。这是问题么?这地板虽然厚实但却不怎么隔音,半夜里要是有点什么声响,岂不是影响了孩子发育。

    “好的,婢子告退。”小蝶说完便拉着小萝莉向楼下走去,可下到一楼时,小蝶却是抬起头隔着楼板盯着房俊所坐的位置出,不知在沉思着什么,表情时而愤怒,时而胆怯,最后变成了坚决。

    小蝶二人刚走不久,正准备安寝的二位再次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面对母亲的传唤,房俊只能无奈的看着彩儿重新整理好衣物。

    “可能是因为今天白天的事情,我娘要是问什么你就往我身上推。对了,再帮我带句话,就说我打算剪剪头发,不稀罕我去我还不乐意动弹呢。”

    房俊扣着脚丫子愤愤不平的说道,因为过来传话的吴婶明确表示,卢夫人不让房俊跟过去。

    “郎君多虑了,想必应该是为了婚礼的事有些吩咐吧,毕竟彩儿的出身并不光彩,若婚礼上有些规矩不懂会让房府更加难堪的。”也许是彩儿期盼这场婚礼,竟然猜对了几分。

    “屁!”房俊没好气的在彩儿翘臀上拍了一巴掌,继续说道:“有什么不光彩的?我俩这叫…对,叫情投意合,我这对父母就是小心眼,明明是娶妻,搞的跟纳妾似的倒是委屈你了。”

    “彩儿不委屈,能嫁给郎君就是彩儿的福气。”

    “呦~你真是这么想的?原本我还觉得让你委屈了,等有了钱后再重新轰轰烈烈的重办一场,看来我是想多了啊!挺好,省钱了。”房俊看着彩儿露出一副贱贱的模样。

    “这嘴撅的,呦呦呦~再高点都能放两枚铜钱了。”

    “郎君坏,不理你了,我去大家那了啊!”

    “去吧去吧,记住了,真要是白天的事,就往我身上推!”

    腐败,真是太腐败了,吃喝不愁还有妞,一堆人服侍着想干啥就干啥,这才是理想中的生活啊!房俊心情欢畅的吹着口哨。却不知,再以后的一段日子中,他可能再也悠闲不下来了。

    ……

    “坐吧,不必拘束。婚礼结束后,你就正式成为房府的人了,其实即便没有这个仪式,也改变不了你是我房府儿媳的事实。”看到彩儿恭恭敬敬的行过礼后,卢氏微笑的说道。

    “今日让你来,就是想让你知道一些房家的传统,世人皆知我房家耕读传世以孝治家,然我儿俊,厌文喜武蹉跎二十载,如今虽患头疾,却也是一个新的开始,所以你二人完婚后,俊儿必须重新投入学习之中,这里需要你做的便是安抚好俊儿,将他引导上正途。”

    “还请大家谅解,非是彩儿推迟,而是彩儿实在不敢管束郎君。”彩儿为难的说到。

    “也对,你若敢指手画脚,俊儿又为何有执念娶你而抗拒娶一位公主呢?想必这几日里,你与俊儿朝夕相处,对俊儿的本性也有些了解。”

    “知子莫若母,不瞒你说,俊儿生性不喜约束,可这并不算坏事,但遇事不够沉着冷静,易怒,却又总喜欢用蛮力来解决争端,两相结合之下闯下祸事在所难免,所以平时我都会狠心将他禁锢在府中。”

    “担忧的总会发生,原本圣人已经准备择一喜爱的公主赐婚于俊儿,房家也做好了迎娶公主的准备,相信有公主压着俊儿,定会少惹些祸事,毕竟我不能看着俊儿一辈子。”

    “可却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俊儿他竟然敢…把你领了回来,也许是被约束的太久了,也有可能看出让他迎娶公主的意图,所以那日才会很生气的打了他,其中不乏对俊儿未来的担忧,这些你能懂么?”

    “回大家,懂了一些,郎君这几日确实……,刚刚还让我带话来,说要剪剪头发。”

    “哎~剪吧剪吧!修修头发而已,总比出去惹祸强,你不知往日里他每有心气不顺时,都会拿家仆来练习拳脚,只是打几拳还好,伤病的不知凡几。”卢氏叹口气说道。

    “呀~!”彩儿瞪大双眼惊讶的双手捂着嘴巴。

    “怎么,很惊讶?你应该庆幸,俊儿自从患了头疾后,就不在找家仆练拳,可没想到今日竟然又动起手来,听下边人说,他是看到光头就忍不住打几下,是这样么?”

    “是,是的!”

    “你考虑清楚,你是希望你的夫君成为一名泼皮,最后闯下大祸累及全家,还是知书达理,夫妻二人举案齐眉,相扶到老!这需要你来选择。”

    “当然是后者了。”

    “很好,婚后这几点需要你注意……”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