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贞观的耻辱 第十五章 婢女小蝶

时间:2018-07-05作者:灼予

    “喂~那个谁,袋里装的多少啊?”

    男子听闻房俊的话略微皱了皱眉,可一想到坊间流传的信息,也就消除了对房俊言语中诟病而生出的反感,只剩下对房玄龄的惋惜了。

    “二十贯整!”

    “滚蛋,就这么点还想拉我父亲下水,哪凉快哪待着去,再在我家门口赖着不走,信不信揍你丫的!”

    瞬间,男子露出一副愕然之色,见房俊捋起袖子向自己走来,一时间竟些不知所措,幸好有金认出了这名男子,急忙拉住房俊低声解释道。

    “少爷!别,这位可是前年科考的榜眼,老爷曾举荐过此人,叫…叫什么来的了?”有金挠了挠头,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来人的名字了。

    “张知仪,现任职于民部,为一小小度支员外郎尔。”张知仪忍不住出口说道。

    “对!就叫张知仪。”有金说完,急忙走到张知仪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礼继续说道。

    “张员外郎,我家老爷当值未归,夫人又不在府中,若是还款或其他事宜,还请择日再来。”

    “这…唉~那好吧!”

    张知仪叹了口气有些遗憾的转身离去,可房俊听了有金的话突然一个激灵,急忙喊到:“等一下!”

    “不知房二郎有何指教?”张知仪疑惑的看向房俊,却只见房俊拉着有金正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怎么回事,听你的意思他还是还钱来的了?”房俊小声的问道。借钱容易还钱难这个道理房俊还是知道的,所以若真是还钱来的,那说什么也得把钱留下啊,要不然等他还钱不知道猴年马月呢。

    “看样子应该是了。”有金撇了一眼张知仪说道。

    “为什么,难道欠我家钱的人很多么?”

    “不好说,这事我这做下人不敢过问,但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就是凡被老爷看中、举荐的举子,若有困难老爷都会帮衬一二,所以每年都会有些上门还债的人。这些人几乎都是寒门出身,并且还是拥有一技之长的,眼前这位正好符合这两点,也许再过两年,他自己的家业稳定后,就不会再向老爷借资了。”

    哎呀~原来老头子还是个大善人啊!房俊想着再次问道:“可有利息?”

    “额~没听说过,应该是没有的,曾有一位想要付些利息,但被夫人拒绝了。”

    “那期限呢?”房俊再次问道。

    “这个…也没有吧?”有金不确定的说道。

    “不过好像还没人敢不还我房府的钱财呢,因为每四年的官员大考课来临前,都会有许多人来还钱,夫人为此还特意准备了一册账本,所有从老爷手中借出去的钱财都记录在内,就怕有人趁机贿赂,确保不多收一文钱。”

    无语,就算不是九出十三归,有一个九出也行啊!还无期免息,真当自己是圣人么?这要是物价突然飞涨,原本能买十石大米的钱最后就变成了一石,看你们傻眼不!

    房俊越想越气,抬起头对着张知仪没好气的说道。

    “张什么是吧?我父亲什么时候借你的钱,借多少?”

    “年前冬月十六,二十贯整。”张知仪不置可否的说道,对房俊的怒声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房俊一把夺过张知仪肩膀上的钱袋,掂了掂重量后对着张知仪说道。

    “这个钱给我就好了,你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房俊提着百十斤的钱袋便要向东市走去,听说那里是整个唐朝乃至于整个世界最繁华的商业区了,如今有钱了怎么能不亲自去感受一番呢?

    “少爷不可,夫人有言,所有老爷借出去的钱财,只能夫人亲自收取,任何人不可随意接收财物,更何况全是现钱。”

    有金说着急忙拦住房俊,却被钱袋砸个满怀,只听得房俊不满的说道。

    “你有两个选择,一,拿着钱,跟我走,二,马上回去,别在我面前碍眼!”

    “这…这……”

    “哼~谁也不许走!我二兄头疾发作,尔等还不快去将他拖回来。”冲忙赶到门房的房奉玉,指着房俊和一众仆役怒斥到。

    “是!”整齐划一的应答声过后,大门两侧的杂役房中呼啦啦冲出七八名青年壮汉,有轿夫、有花匠还有仓房和守门的,直接向房俊围拢而去。

    “滚蛋~你们都没长脑子吧!我才是这个家的少爷,你们都应该听我的!”没推搡几下就被控制住手脚的房俊愤怒的喊叫道,可刚说完,便见到被自己打了一脑瓢的门房,抢下有金怀中的钱袋跑到房奉玉身前嘀咕着什么,气的房俊牙根直痒痒。

    “哼哼~二兄,你还真是让小妹刮目相看啊!都敢忤逆母亲的意思了,好胆!”

    房俊看到房奉玉那诡异的笑容,突然打了一个寒颤,我去~我怎么还能犯傻了呢?别看房府男多女少,但却是实实在在的阴盛阳衰啊!

    再联想到母亲在自己房中的那半日,房俊连抵抗的心思都没有了,眼见着府外川流不息的人群只能一步步被杂役拖进府中。

    呦~好漂亮的小姐姐,可惜你我无缘相识了啊!

    房俊看着眼前一闪而过的一名妇人感叹着,可随后便瞪着双眼盯着房奉玉。母亲我是当真不敢招惹,但小妹你个小妮子我还收拾不了么?

    房奉玉感受到房俊眼神中的恶意,不自觉的退后一步,可随后便壮着胆子挺起小胸脯喊道。

    “磨蹭什么呢,还不快把我二兄绑了,赶紧抬回去!”

    “唉!停、停,小妹,你这可过分了啊!”刚要用力挣扎的房俊,身体中突然生出一股既熟悉又陌生感觉,身子竟止不住的颤抖了几下,随后泛起虚汗,一阵虚弱感传遍全身。

    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因为自穿越以来,房俊便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每到饭点,彩儿都会提前通知厨房准备好食物,根本不存在不规律的饮食更别说挨饿了。

    “过分?哼!这可是母亲嘱咐我的,你若有胆量,就去找母亲理论好了!”房奉玉掐着小蛮腰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

    “服了,我服了行吧!有金,快让厨房给我做些饭菜,本少爷饿了!”房俊丧气的说道,推开身旁的杂役主动向院内走去。

    ……

    房俊在吃饱喝足后,独自待在二楼摆弄着赵四买来的各种物品。

    好神奇,赵四这家伙还真买回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比如一罐黑黑的粘稠液体,和两只活蹦乱跳的狗狗。

    石漆,劣质的灯油,燃之有黑烟,亦可用于轮毂润滑。

    不学无术害死人啊!房俊还真不晓得在这片大地上,千年前就已经有石油的应用了,记得上学时老师曾说过,找到和开发大庆油田,老一辈人可是花费了大力气的,从此国家才脱掉贫油国的帽子。

    这可是好宝贝,如果没有度娘帮助,房俊同样不知道如何提炼运用石油,但是现在,房俊眼中的石油不再是黑漆漆的液体,而是一座耀眼的金山!

    可还没等房俊高兴多久,便摊上一件糟心的事,认完义父归来的彩儿既然带回了一名婢女,如果真的只是一名婢女到也没有什么,可糟心就糟心在这名婢女被彩儿认出了来历。

    此女竟是与彩儿同为教坊中的女乐,只不过这名女子是弹奏箜篌的。彩儿是教坊中默默无闻的边缘人物,但却因为喜欢各种弹奏乐器,所以对几位出类拔萃的女乐都很是了解,可却没想到其中一位会出现在韦义父府中,更没有想到会成为自己的婢女。

    “郎君,我总觉得此事很是蹊跷,发生你我之事后,义父定不敢再领教坊内女乐出宫,所以这…”彩儿说着,伸手向头顶指了指。

    “还好你足够机灵,没有与小蝶亲近还将她留在了外院让她先熟悉环境,让家里有足够的准备应付。你说的对,要是没有李大大发话,你那义父还敢带人出来那可真是吃了豹子胆了。不过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会让小蝶当你的婢女,抢一送一么?”房俊疑惑的说道。

    “抢一送一?呸~无赖!”彩儿白了一眼房俊后继续说道:“我在想这是否是圣人想要对阿翁不利的前兆,可又想不明白为何会选择与我同出教坊的女子,教坊女子只懂曲艺和侍奉人,其它的也不会啊!”

    “只懂曲艺?呵呵~有意思!你说会不会是李大大觉得我在装疯卖傻忽悠他?所以找个与你相似的女子来一探究竟?”

    “不无道理,毕竟郎君你领我回府后便被打出疯病,宫里刚要有人来医治你又改患头疾失忆,现在又头脑清晰丝毫看不出曾有病患的模样,怎能不让人生疑,若不是我真切知晓,都会怀疑郎君你是不是在装失忆了。”

    彩儿这句话但是提醒房俊了,好的太利落貌似也有些可疑,但装疯也是很累的啊!

    “应该不会是对我父亲来的,总之不管她是抱着什么目的,我们都要小心提防才是,这样,明日开始我装疯一段时日,你觉得怎么装看上去才像?”

    彩儿眨了眨明亮的大眼,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动作,动作最好僵硬一些,说话也不要这么流畅,说几句胡话更好,但也不要太疯了,须有好转的迹象日后才能不再扮疯。”

    “好,就听你的,晚些时间去知会我母亲一声,府中有这么一位不稳定因素还是小心一些好。”

    “好的!”彩儿看着房俊突然哧的笑了一声,说道:“少爷,你现在就可以准备装疯喽!”

    房俊白了彩儿一眼后脑袋一歪,口水顺着嘴角流淌而出,欢笑不止的彩儿急忙拿出丝巾帮着擦拭了干净。

    “少爷好笨,你这是痴,不是疯!”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