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贞观的耻辱 第十二章 双萝莉

时间:2018-07-05作者:灼予

    一脸懵逼的房俊站直身子,左手按在一名萝莉头顶,止住她想要爬上来的举动,却止不住她愤怒的厮打啃咬,而另一名却是羞羞的踢了房俊几脚。

    “这个…小妹,这…这俩…干什么的?还不赶紧拉开啊!”房俊傻傻的看着两人,就仿佛看到上百只羊驼在向自己嘲笑,可打羊驼没事,但不能打萝莉啊!

    “玉儿姐,快开帮忙呀!”

    就在房俊让房奉玉将二人拉开时,打的最欢的这名小萝莉几乎同时喊了一句。房奉玉抿了抿嘴唇看了一眼手中的水晶杯,小心的放到角落里后,咿呀着向房俊冲去。

    额~又一群羊驼,我这算不算是被圈踢了?房俊抬起头四十五度角仰望着房顶想着,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干点什么,可又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做不了,还是别动了,就当这是在按摩吧!

    正想着是不是爬到房梁上能好一些的房俊,突然听到身旁传来一阵呜咽的哭泣声,低下头正看到一张俏脸怒视着自己,眼泪止不住的顺流而下。

    我嘞个擦~难道说房俊这小子以前对这个小萝莉做过什么不可描述的事?尼玛,这也太畜生了吧!这个祸我是背还是不背?

    “小妹妹,你别哭啊!刚刚打的不时挺尽兴的么,继续啊!”

    “混蛋,说,你凭什么拒绝我!”小萝莉仰头怒问道。

    我去,这玩笑可开大了,虽然房俊知道凭自己这幅身板在这个年代是很吃香的,高大,威猛,现在流行这个款式,可也没想到竟然能吸引一名小萝莉到因爱成恨的地步。

    难道这个时期就已经流行大叔控和萝莉控了?还真是邪恶的时代,幸好“房俊”拒绝了她,能拒绝这么可爱的萝莉,倒也值得让人敬佩呢。

    房俊思索着如何宽慰小萝莉的同时,对这个时期女子的结婚年龄表示痛心疾首。

    “民男二十,女十五以上无夫家者,州、县以礼聘娶,贫不能自行者,乡里富人及亲戚资送之。”

    李大大的这条命令,直接将房俊一颗风骚的心打的七零八落,在刚刚穿越过来的几天里,房俊还时常幻想着与某位古典美女擦出激情的火花,来一场妙不可言的战斗。

    虽然已经有了彩儿,但依旧阻止不了房俊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可现实根本没这个条件,因为民间女孩才十三四岁时,父母就急着为女儿找婆家出嫁了。

    太畜生、太没人道了,十三四岁啊!在后世那可是中小学生的年纪。房俊曾多次戏言,处女、得到小学去找,可没想到这回真的被言中了。

    当然能规避这条命令的人家也是有的,但非富即贵,就像房俊,都及冠了家里也没急着给安排亲事,就是要等一场富贵的婚事,彩儿十八也没出嫁,那是因为彩儿并不算在民女之列。

    “这位小娘子,你说的话我听的不是很懂,头疾、失忆了,勿怪啊!不过如果曾经我对你做过什么,那么我负责,再有几日我就结婚了,到时顺便一道把你纳了,你看如何?我保证,对你我会与正妻一视同仁。”

    好吧,房俊也邪恶了,其实他只是想着安抚安抚小萝莉,如果她真答应的话,那就养几年培养培养感情,额~房俊越想觉得越怪,好像自己真成了怪大叔一般。

    “纳、纳了?”小萝莉愣愣的看着房俊,好像没有听懂一般,可随后如愤怒的小狮子更加疯狂的对房俊抓挠啃咬起来。

    我去!这小丫头不是想当正妻吧?想都别想,同意纳你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毕竟我也要对这幅身体负责,否则我认识你是谁啊!

    房俊撇了一眼有些呆愣的小妹和另一只小萝莉后,继续仰头望向房梁,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有什么办法能让家里同意我理发呢?

    “混蛋,你知道我是谁你就敢纳我,信不信我让父…”愤怒的小萝莉话还未说完,便被回过神来的房奉玉急忙拉开直接拽进寝室,随后隐约中出来几句私语。

    这只萝莉还真是欠调教,不过想来肯定跟我这小妹一娇惯了,要不然怎么会成为小姐妹?富贵之家总是能惯坏几个孩子,唉~还是这一只看着顺眼的多啊!

    “小妹妹,你又是谁家的啊?”房俊微笑的弯腰对着小萝莉询问道,可没想到小萝莉如同受惊的兔子瑟瑟的向后退了两步,小腿直接刮蹭到桌面仰头向后倒去。

    房俊见此迅速的跨出一步,左手轻轻一捞将小萝莉拉至怀中,不过小萝莉并没有露出即将摔倒的心有余怵和被帮助的宽慰,而是瞪大了双眼惊骇的看着房俊。

    始终坚持自己会有英雄救美那一天的房俊,最中意的便是这个动作,因为房俊觉得这个动作是最美最有型的,也是最容易来电的。

    可却从没想过要对一个小萝莉如此!只见咫尺的小萝莉眼眶渐渐湿润,双手死死的抵挡在身前,而两只小脚还不时的一蹬一蹬的。

    眼看着小萝莉微张的檀口,房俊一把张直接堵了上去。

    为什么不让她叫,我亏心么?屁啊!正大光明的好吧,是我救了她。房俊有些迷糊了,可还是心虚的看了一眼寝室内,急忙把小萝莉放下并解释道。

    “这个…我不是故意的,刚刚看你要摔倒了,所以我才…懂么?”

    见小萝莉点了点头后,房俊舒了口气轻轻的将手收回,这只萝莉还真是乖巧而且通情理,果真没有做出喊叫等行为,不过却是拘谨的坐到房俊对面,无声的盯着房俊流下眼泪。

    房俊急忙伸手捂住双眼,透过指间的缝隙注视着小萝莉,心中一阵草泥马奔腾而过。靠!怎么还哭了呢?我非礼她了?还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都没有啊!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房俊虽然无奈,却也知道此事千万不能让小妹和那位狮虎萝莉误会,要不然真闹腾起来,传出去些流言蜚语,让彩儿怎么想?而且都快要结婚了。

    “嘘~嘘~你别哭呀!你自己说,是不是你快跌倒了,我扶了你一把?我做好事不图回报,你也没摔到哪都没事,这还哭什么啊?”房俊小声的说着,看着小萝莉怯怯的模样,根本不敢接近和远离半分。

    “可…可我宁愿跌倒了,也不许你碰,更何况你还…你还…”小萝莉指着房俊支支吾吾的说道。

    “还什么啊?什么都没有,再说你不也踢我了么?”

    “那不算!”

    小萝莉的嗓音突然抬高了一丝,吓得房俊急忙举手投降连连应道:“那不算、那不算,你说不算就不算!”

    “那你承认搂了?”

    房俊看着小萝莉认真的模样,干咽下一口涂抹后小声的说道:“这个也可以不算,你不说我不说没有人知道的!”

    “无耻!你…”

    “停!算!算行了吧!”房俊彻底懵逼了。

    这是要干啥?原本就没事可为啥这么心虚呢?麻袋,现在的萝莉都怎么回事,都是演员么?房俊想着试探着问道。

    “那个…小妹妹,你不是要哥哥负责吧?”

    小萝莉惊讶的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向房俊,似乎经过一番痛苦的思虑一般,最终羞涩的底下头去。

    房俊不懵了,已经傻掉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演技派么?虽然哥哥我承认长的高大威猛、玉树临风,但也不可能这么受欢迎吧?

    既然不是奔我来的,那就一定是为了房家的家业,呸~当我想不到你的目的么?既然如此,那我怎么可能让你如愿以偿呢?房俊想明白后,思索了一下安抚道。

    “其实我在第一眼看到你时,就知道你一定是个很特别的女子,有思想、有主见,世俗的繁文缛节只能约束你的身体,却禁锢不了你的灵魂,自由和浪漫才是你的归宿,别急着否认,来吧!低下头,拜我为师,我将教会你生命的意义!”

    看着脑袋微微上扬并张开双臂的房俊,小萝莉很是迷糊,对于房俊所说的一切有种云山雾绕的感觉,但却听懂了关键,就是房俊要收自己为徒!

    凭什么?空有一身蛮力的他别说《周易》了,就连《礼记》、《说文》都没有学全学懂,难道能指望这种人教导自己书法或是作诗么?小萝莉想着就要拒绝,可话到嘴边却突然停了下来,并恭恭敬敬的行上一礼。

    好险、好险!自己还真笨,拜了师后自己就不用嫁给这个笨蛋了,而且即便有人知道他搂过自己,也可以用师徒的名分搪塞过去,离他远远的,相信这事一定不会有人知道的。

    小萝莉正为不必嫁给房俊而感到庆幸时,房俊同样松了一口气,呼~真是被吓死了,看来以后有必要离萝莉远远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