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贞观的耻辱 第八章 这是为什么

时间:2018-07-05作者:灼予

    盘腿坐在蒲团上的房俊,看着沈重领着几名工匠,将预制好的墙板叮叮当当的镶嵌在破开的墙壁处,很想再次开口让沈重几人帮忙打造几把躺椅什么的,可看到身后面色不善的母亲,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省的一不小心再挨打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病好了的缘故,让卢夫人重归到了日常,竟然再也见不到装疯时,那位和蔼可亲的母亲了,而是成了现在这位时常把木棍提在手中的卢夫人。

    自己刚刚不过是提议让沈重将墙板改成能活动的房门,在将屋后对应的墙壁打开,这样夏天时南北通透能凉快一些,而且躺着就可以欣赏楼前的美景,这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

    可就这一个简单的要求,导致自己被母亲一顿“胖揍”,还真是悲催!

    看着正享受彩儿揉捏肩膀的母亲,竟然舒服的闭上了双眼,房俊有些吃味的撇撇嘴,很想对母亲说一句,彩儿是我的娘子好吧,要享受也应该是我来!

    不过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真敢说,也得考虑考虑母亲手中木棍的感受。

    房俊叹了口气,看着工匠们明显放缓了许多的动作,可想而知,卢夫人的气焰是何等的嚣张。不过房俊并没有因此收手,而是小心的挪动到沈重的身旁。

    “二…”

    沈重刚要出言询问,便看到房俊急忙在嘴边竖起根手指,心领神会的沈重急忙压低声音说道。

    “二少爷,有何见教?”

    “把墙给我改成门,别说办不到,你踹我房门的事不想让我记一辈子吧?再有,帮我做一把躺椅,就这个样子的。”房俊说着,拿过沈重手中的碳条在木片上小心的画了起来。

    沈重看了眼卢夫人,又看了看房俊,咽下两口唾液后,无奈的走到墙板前重新规划起来。没办法,这就是一物降一物,自己也只能收拾收拾徒弟了,还是在庄子里好一些,自在!

    无所事事房俊,得意的瞪了正闭目养神的母亲一眼,将彩儿吓得一个劲对房俊使眼色,房俊撇了撇嘴做了一个鬼脸后,再次练习起“蛤膜功”,却不成想被一脚踹了个狗啃泥。

    转过头,看着一脸微笑的母亲,房俊实在忍住不委屈的问道:“母亲啊,孩儿可什么都没干,你咋又打我啊?”

    “姿势不优美,看你撅着屁股我心烦,可以么?”

    房俊眨了眨眼睛傻掉了,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呢?一下子转变这么多让我这小心肝承受不了啊!

    “可以,母亲大人威武,孩儿拜服!”房俊说着恭恭敬敬的做出顶礼膜拜状。

    “调皮!你母亲我耳不聋眼不花,想在我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你还嫩了点。重工,将墙板加固,把那木片拿来我看看。”

    我嫩?开什么国际玩笑!你们懂得什么是国际么?真有意思了,我就是不说而已。房俊看着沈重将自己刚刚画好的木片拿到母亲面前,对着沈重的后背立起了一根中指。

    这人真不靠谱,肯定是他偷偷给母亲通风报信,重工,真是好大的名头,第一次听到这个名时,房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没想到竟然是名为重的工匠。

    如果沈重是名铁匠也就忍了,但他却是个木匠,简直就是侮辱了重工这两个字啊!

    卢夫人接过碳条在木片上加了几笔后,对着沈重说道:“按这个样子先做一套,如果舒适,再改用好木料做的精致些。”

    “俊儿,你可知你身侧的铜镜暴露了你的所作所为,还不向重工道歉,是又想讨打?”

    额~房俊扭头看着那铜镜中母亲的笑脸,突然感觉到来自这个世界的深深恶意,连镜子都能成为母亲的帮凶,自己还能怎么办?

    “沈叔叔,俊刚刚失礼了,还请你谅解宽恕!”房俊恭恭敬敬的说道,母亲都把棒子拿起来了,还能怎么办?承认错误道个歉总比挨打强啊!

    “别,二少爷折煞某了,唤某一声重工已是抬举,叔叔这个称呼实不敢承受,二少爷有何需求只需吩咐一句,某定不敢辞。”沈重急忙还礼说道。

    “你乃房府老人,俊儿唤你一声叔叔也是应该,你就不要推迟了。”卢夫人说完后,拍了拍彩儿的手臂再次享受起来。

    可房俊却不自在了,我滴天呐~母亲你这到底是要干什么?难道堂堂房府的卢夫人,管理着偌大的家业和上上下下几十人也会这么闲么?还是说彩儿按的太舒服了,想偷懒不干活?

    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偷瞄一眼母亲的房俊都快被自己逼疯了,不让房俊出门还不给房俊找事干,搞的房俊闲的发慌又不知道在屋中能干什么?

    而且还总有股感觉,那就是母亲无时无刻的不在看着自己,工匠们走后,宽敞的厅堂竟然有股渗人的感觉。

    耍了一阵猴拳,练了一会儿太极,又大秀一阵肌肉后,在卢夫人无微不至的“关照”下,房俊终于屈服了,泪眼婆娑的跪倒在卢夫人面前情真意切的说道。

    “母亲,你到底想要孩儿干什么,你给点提示行么?孩儿上刀山下火海一定办,要不孩儿给你唱一首征服吧!”

    卢夫人看着这样的房俊不禁笑了起来,随手拿起木棒看着房俊反射般的缩了缩脖子,有些尴尬的笑着解释道。

    “俊儿勿怪,顺手而已,习惯了!”

    我去~差点给我吓出心脏病来,这在打我我可就真得离家出走了,干啥呀这是!房俊内心想着做出一副勉强的微笑说道。

    “不怪,我也习…”

    “啪”的一声,房俊看了一眼从自己大腿上抽离的木棍懵逼了,这是为啥嘞?

    “不怪也是你能说的?还有没有长幼尊卑?”卢夫人严肃的训斥道。

    房俊咽下一口唾沫,觉得母亲说的好有道理,不过为何会有种掉坑里了的感觉呢?可这又能怨谁呢?只好再次膜拜道。

    “母亲训斥的是,孩儿铭记在心。”

    说完,房俊走到储物柜下找出一条有数米长的麻绳,双手奉当卢夫人面前说道。

    “孩儿听闻,坊间有杂耍之人牵着猴子耍玩逗趣,取悦百姓赚取生活之资,不知母亲有没有兴趣,孩儿愿为母亲当一回猴子。”

    如果现在有人问房俊谁是傻逼,房俊绝对会说就是自己,因为房俊的头脑都快要不清醒了。

    卢夫人微笑的看着房俊,伸手拍了拍彩儿的手臂活动了几下肩膀,房俊看到卢夫人的动作眼睛都直了,她不会是正想拿自己儿子当猴耍吧?

    “舒服~儿媳真是好巧的双手,不过力道稍微小了一些,听闻你琴技非凡,前些日子还真没有细心听过,不如为大家弹奏一曲如何?”卢夫人看向彩儿说道。

    “是~”彩儿恭敬的答道。

    彩儿也不知道卢夫人到底是什么心态,虽然被告之自己会拜韦挺为义父,并且即将正式的嫁给房俊很开心,但连续捏了一个多时辰的肩膀还是很心酸的,可彩儿哪敢说一个不字?

    看着卢夫人教育房俊,彩儿就更不敢表现出一丝不情愿,不知道是不是长年在深宫中的缘故,彩儿对卢夫人教育房俊的方式,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对的地方,反而认真的学习起来。

    彩儿想着,自己日后肯定也会有孩子的,孩儿的父亲如此,那孩子肯定会很调皮,可自己哪里会管教孩子,此时不学更在何时?

    如果卢夫人和房俊知道了彩儿的想法,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已经做好当猴耍的准备的房俊,只见卢夫人起身活动活动筋骨后,对着自己说道。

    “想当猴子是吧?你自己当吧,我看着就行。”

    房俊看了眼紧了紧手中木棒的卢夫人,不由得撇了撇嘴。哼哼~当我真傻啊?我要真敢挠两下腮帮子,不被打出屁来都是怪事了。

    刚讲麻绳收好的房俊,突然想到母亲是不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报复自己,应该不会,即便得罪了母亲的心腹,可自己是她亲儿子啊!

    亲儿子?对了,哪有儿子病好后不跟母亲亲近亲近,反而像个傻子似的自己玩的?刚刚母亲说什么来的,彩儿手上的力道不够,自己的绝对够啊!

    想通此关节的房俊,一脸献媚之色的走到卢夫人身后轻声说道。

    “既然母亲想听琴曲,那就让孩儿为母亲捏肩吧!”

    “好!总算是有些长进,捏吧!”

    总算没有再次挨打的房俊,这一捏就是一个多时辰,从捏肩开始,到手臂、后背和双腿,小心翼翼的伺候了一遍,看到卢夫人满意的下楼离开后,累的房俊和彩儿直接躺倒在地。

    天可怜见,房俊看到母亲的背景都感动的哭了,一个劲的祈求老天,希望母亲能少来几次。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