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贞观的耻辱 第六张 少奶奶!

时间:2018-07-05作者:灼予

    房俊看了看父亲紧皱的眉头和母亲闪躲的目光,拍了拍彩儿的肩膀起身寻着声音来到一扇墙板前,活动活动脚腕后在三人惊讶的目光下,猛的一脚将墙板踹的四分五裂。

    居高临下的房俊歪着脑袋,若有所思的打量着下方的两名婆子,一名是母亲的心腹吴婶,跟随母亲数十年她在房府中威势甚重。

    而且她还是房家远亲,现房府管家陶四的娘子,是房府中为数不多的自由人,因为在吴婶嫁给陶四时,就不再是母亲的女婢而是一农妇了。

    另一位张婶更不得了,是从小随侍父亲的赵叔的娘子,赵叔与张婶深得父母信任,加之二人对美食的追求使得二人成了府内厨房的管事。

    赵叔与张婶的生育能力让房俊很是佩服,竟然能以年产一孩的速度,保持了十年之久,现在房家的厨房,除了还有几名打杂的仆役外,已经是赵家人的天下了。

    房俊之所以会用这种粗暴的方式,不是没有考虑的,一是为彩儿出气,现在都好到自己楼下嚷嚷了,那以后岂不是要骑在彩儿的头顶上?

    再有也想试探试探父母的反应,毕竟要在这个家生活下去,就要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父母是否在乎自己。

    如果在乎,自己会努力的放好一个儿子,不可否认的是,这幅身体的确是房遗爱,如果父母因为这事就教训自己一顿,那还是多卷一些钱财远走高飞吧!

    房俊没有理会两位“胖婶”惊慌的行礼,而是转头看向卢夫人说道:“母亲,要不你来说两句吧?”

    卢夫人如没听到一般,将头转向房玄龄处,可看到房玄龄一副摇头叹息的模样,羞愧的低下头。

    吴婶办的很好,在府中没有任何依靠的彩儿听了这番话后一定会生出些想法,届时府中人在排挤一些,相信用不了几日她就会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选择,可这里最大的变数就是房俊病好了,好的太突然了,而且依然在乎彩儿。

    房俊见母亲没有理会自己,扭头看着两位紧张的“胖婶”说道:“那我就说两句吧!”

    “吴婶、张婶,你二人都是府中的老人了,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什么,二位应该比我更清楚,不要让我再听到类似的话,我会很生气!再有,以后你们要称呼彩儿为少奶奶,她是我的娘子,懂了么?”

    “是,我等听从二郎吩咐。”二人恭敬的回答道。

    “停!以后不要再叫我二郎了,听着有点像叫儿郎,改叫爷,少爷,二少爷!”

    “是,二少爷!”

    “吴婶,我没记错的话,你家的有金以前是跟着我的吧?明天让他在你现在站的位置等我。张婶,你家赵四也一样。”

    二人虽然痛快的答应了下来,可却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侍奉主家背些小黑锅或者受到责罚都是常有的事,她们已经习以为常。

    但身为母亲,谁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呢?何况伺候房俊,与伺候其他几位郎君根本不能比较,而且房俊此时点名让两人各出一名儿子前来,很难保证房俊会不会拿两人的儿子出气。

    两位“胖婶”走后,房俊看着母亲皱眉的样子,就知道她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再与彩儿交流了,显然对自己的表现也有待商榷,但房俊并不后悔。

    既然继承了房俊这个身份就必须要争取相应的地位,而且这个时候人们相互的称呼让房俊实在难以接受,女的一律娘子,男的全是郎君,根本没有“您”和“你们”等称呼,在“头疾”的掩护下,房俊已经疯言疯语好几天了。

    “俊儿,不论是陶叔还是赵叔,都是我房家自己人,切勿随意指使两家的孩子,更不要无端生事,稍后会有秀娘来为彩儿丈量身形,置办些服装饰物。”

    房玄龄适时的开口,打断了屋中不大和谐的气氛,可随后缓缓的起身再次说道:“墙壁得修缮一下,今天晚了,你二人就先凑合一晚吧!夫人,我们回吧!”

    “孩儿恭送父亲,母亲。”房俊看着二人的背景鞠礼说道,捅了捅愣神中的彩儿,可却只见彩儿张了张口竟然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夜晚,床榻之上。房俊拄着胳膊撑起脑袋,看着身侧默默无言的彩儿,不知为何,在父母走后,彩儿变得沉默了许多,即便是房俊碰触一些敏感部位,也只不过是转头笑笑而已,强颜欢笑也不过如此了。

    “你这是怎么了?家父都同意我们两人的婚事了,我看你怎么还不高兴呢?”房俊忍不住出口问道。

    “没,彩儿高兴还来不及呢!”

    “别扯淡,有什么话就说,跟我还遮遮掩掩的,那以后得日子可就没法过了。”房俊将彩儿拉进一些,并严肃的问道。

    “郎…郎君,彩儿身份卑贱,实在不配做你的娘子,不如郎君留彩儿做一侍妾吧,彩儿一定会竭尽所能侍奉郎君的。”彩儿忐忑的说道。

    “是因为那两个肥婆么?给她逼脸了,明天我就让她们俩的儿子在外面从早站到晚,不能收拾她们俩,还收拾不了她们孩子了?一天不够就两天,再不行就天天在门外站着,我就不信还有人敢碎嘴子。”房俊气愤的说道。

    “不要,两位婶子明显是得到夫人的授意才敢那么做的,在者郎君不也觉得彩儿不适合做正妻的么?而且彩儿自己也觉得,能嫁给郎君做侍妾,已经是彩儿的福分了。”

    “我觉得?我要真觉得你不合适,那我现在干什么呢?”房俊稍一用力,直接将彩儿拉进怀中解释道。

    “是因为那时,我打了你和说的那些话吧?傻娘们,你也不想想当时父亲那凝重的眼神,我说的那些托词他明显没有相信,这有可能是跟我以往的行事风格不符造成的。”

    “他把你支开,要跟我单独谈话,很有可能是想探究我的真实想法,和那番话是不是你教我说的,如果他认定是你教我说的,那你觉得父亲他会怎么做?”

    “后果如何我还真没想出来,但对你来说肯定不会是好事,所以我才要强势一些欺负欺负你,只有你在我这里是受了委屈的,我父母才不会多想了,懂了么?”

    房俊说完,拍了拍依旧噘着小嘴的彩儿,心底不断的感叹着,顶替他人生活可真累啊!还好这个肉身是这个父母给的,要不然父母都不好意思叫出口。

    用了十多天时间,终于是将房府里的人员和环境掌握摸透,可接下来自己是按自己的性格和意愿活着,还是慢慢的向房俊原本的性格发展呢?这又是一个问题,对于自己与房俊性格的差异到底有多大,现在还是没有多少头绪。

    “可是…在郎君的心底,对彩儿的身份还是存有芥蒂的吧!如果那日不是彩儿而是某位世家的娘子,郎君是否会欢喜的多?一定是了,否则郎君也不会喝掉那么多坛酒了。”彩儿顺从的躺在房俊怀中,但确实闭着双眸缓缓的说着。

    “再有郎君你也说了,领彩儿出去会被嘲笑成是领着一名婢女,彩儿身份卑贱,即便是扮着雍容华贵的样子,可彩儿还是彩儿,卑贱依旧卑贱。”

    “郎君能坚守承诺以礼待之,并对彩儿呵护备至,是彩儿的福气,但彩儿不能让郎君难堪,因为是郎君将彩儿从那阴冷的宫闱中救出的。所以郎君还是不要娶彩儿了,能成为郎君的侍妾,彩儿已经觉得很幸福了。”

    “狗屁!你是逼我放大招是吧?”房俊气愤的说道,没想到晚上那一会儿功夫,对彩儿会有这么大影响。

    “不要,郎君午时已经用过大招了,用多了伤身!”

    “噗~”

    彩儿平缓的一句话,直接将正郁闷的房俊气喷了,房俊缓了两口气后,拍了拍彩儿滑腻的背脊说道。

    “这个不是大招,是必杀!若是流传出去后,会死万万人的必杀技,所以,只许听,不许说。”房俊说完这句话时,就连自己的小心脏都跟着急促的跳动起来,若不是对彩儿的口风很有信心,还真不敢瞎说啊!

    “郎君请讲!”

    “何为贵贱?人是都是赤条条的来到这个世间的,既然如此又何来贵贱之分?但为何有的人一出生就高贵,而有的人却很低贱呢?我现在告诉你,政权需要贵贱。”

    “世间万万人,就拿我大唐来说,最平常的,人数也是最为众多的农民,农民是构成这个国家的基石,只有让农民安安分分的种地这个国家才不会出大乱子,所以老实本分农民被称为平民。”

    “对抗外敌和镇压叛乱需要武力,所以有了军人,治理广袤疆土内的百姓需要智慧,所以有了文人。”

    “那如何让百姓安分守己的种地按时缴纳赋税,军队勇战沙场悍不畏死,地方官恪守职责不中饱私囊呢?”

    “很简单,严格的管控和赏罚之外,将人分出个三六九等让人们去追逐,只要想追逐这份名利和权势,就必须要在军队或文人中脱颖而出,当人们在追逐这份名利时,军人是勇敢的,官员是尽职的,那些甘于平庸的人会在更好的管控下生活。”

    “名利有限,拥有这份名利的人就会高出没有名利的人,比如我是官而你是民,又比如我是世袭国公而你只是一名小小的县男,也就有了高低贵贱之分。”

    “以农民为基础,工、乐、杂等皆为贱民,这样人数众多的农民就会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有此开始安于现状本分耕耘,因为他们一不小心就会沦落贱民。”

    “当一名技艺高超的工匠,对着苦苦守着几亩干旱的田地祈盼老天保佑下点雨的老农说,我教你些手艺吧,赚了钱能吃饱饭。老农回答说,呸~你那是贱人才做的营生时,那这个统治便成功了。”

    “因为那时,不论是贱人还是平民,在潜移默化下都很是认同自己的身份,对于高出自己身份的事不敢作,因为他会觉得自己不配,低于身份的事不削去做,因为那样会降低自己的身份。”

    “人们本本分分的生活,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从此不会生出任何其它的心思,可农民生出的孩子就注定了是农民么?不!但为什么众多家庭祖祖辈辈都是农民,因为上面有人告诉他,你是农民,你就得种地。”

    “乐户生出来的孩子就必须是贱人么?不是这样的,因为上面有人给她打上了贱人的印章,并告诉她,你是贱人,你必须是贱人,你将来的孩子也得是贱人,因为你祖祖辈辈都是贱人。”

    “为什么会这样?上面的人又是谁?上面的人有生养你的父母、富户、地方官、门阀世家勋爵权贵,在这最上面还有皇帝。”

    “在你还没懂事时,你的父母就开始教育你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了,这是为什么,因为富户和地方官就是那么告诉你父母的。”

    “人本无贵贱,所谓的贵贱,不过是别人强加给你的枷锁而已,只有放弃了思想的人,才会任由他人摆布,成为真正的贱人。”

    “彩儿,还记得你说过的吧,教坊里有不少女子,即便冒着生命危险,也会争取在圣人或则各位皇子面前展露身姿才艺,为什么?因为那些女子不甘平庸和任由亵玩的命运,她们想争取主动,只有让圣人或某位皇子记住,那些人才有机会改变命运,即便不可能飞上枝头,但也会子凭母贵。”

    “现在,你再告诉我,何为贵贱?”

    房俊吧嗒吧嗒说了一大堆,不管对与错,其目的就是让彩儿打消自卑感,可没想到不知何时,彩儿竟然呼吸平缓的熟睡了过去。

    小心的将彩儿的身体调整成舒适些的姿势,抬手缓缓的将床幔放下,可房俊没注意到的是,在床幔阻挡住月光的前一刻,彩儿嘴角那一抹幸福的微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