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贞观的耻辱 第四章 最大背锅侠

时间:2018-07-05作者:灼予

    “二郎快过来,该吃药了!”彩儿将汤药端到床榻前,看着做沉思状的房俊柔和的说道。

    “呵呵~傻子才吃药呢!你傻你吃吧!”方军说着傻傻的看向彩儿,装傻装上瘾了,一时间想改都还不过来。

    “哎~二郎不傻,二郎最聪慧了!”彩儿叹息的说着,看着一脸痴傻之相的房俊,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

    可随后彩儿便将神色隐去,换上一副甜美的笑容踢掉小鞋走上床榻,看着房俊伸展的双腿直接坐了上去并依靠在房俊怀中,多日的习惯,只有这样房俊才会乖乖的将这些昂贵的药汤喝下去。

    “呼~”彩儿轻吹着汤匙中的药汤,对揽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已经习以为常,将吹好的汤药送到房俊嘴边后柔声说道。

    “二郎乖,一口,就一口,尝尝,加了糖的,很甜的!”

    “累么?这段时间过的很憋屈吧!”

    “还好,都习惯…”彩儿随口说着,可马上便察觉到了不对,因为房俊是不会这么跟自己说话的,一瞬间瞪大双眼看着满脸微笑的房俊,小手不经意间颤抖一下,将整匙汤药尽数洒在房俊的衣襟之上。

    口中连声说着赔礼的话,焦急中想要拿来毛巾去擦拭,可却被房俊禁锢在怀中根本挣脱不得,眼看着房俊将药碗从自己手中接过后随手丢到地面,彩儿震惊的喘息着,连自己应该做些什么都忘的一干二净。

    “唉~被你当个傻子来养也有一段时间了,每天装傻充愣也是很累的,差不多是时候该好了,你说对么?”

    看着还在惊讶中的彩儿,方军接着说道:“这段时间真是委屈你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不装傻,我们两个都不会好过,说我会死可能夸张了一些,但你我就说不准了。”

    “郎君真的没有头疾,是为了彩儿这段时间才这个样子的么?”彩儿傻傻的问道。

    “也不全是,痴傻是假头疾失忆是真,我现在也只剩下一些零星的记忆,有你、有我,还有几个滚蛋!”房俊挑起彩儿软糯的下巴,直视着彩儿的双眸轻声说道。

    “那…郎君打算如何处置彩儿。”

    方军看着星眸微闭,一副任由自己取舍模样的彩儿,抬手便拍在那翘臀之上轻拍了两下,看着重新睁开双眼的彩儿说道。

    “如何处置?你都跑我床上来了还问我如何处置,当然是娶了啊!”

    盯着彩儿脸庞的方军,却是没有看到想要看到的情景,彩儿没有欢笑兴奋,而是豆大的泪滴不住的流淌而下。

    “喂喂喂、别哭、别哭呀!这是怎么啊?”方军急忙为彩儿擦拭起眼泪,并焦急的问到,眼泪什么最无敌了,方军哪里受得了这个。

    “郎君又在骗人,夫人怎么可能会允许你娶一个底下的女子。”

    在房府的这段日子让彩儿深切的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差距,自己与房俊之间的差距,身份上的差距并不是一句两句话能够改变的,自己当初确实有些异想天开了,被房俊几句话哄的有些忘乎所以。

    在这庞大的府邸之中,最为尊崇的便是房玄龄夫妇,而后是四位郎君和一位娘子,以及房府大朗房遗直的妻子和儿子,至于其余人等,不论身份高低皆尽为仆,服务依附于房氏。

    彩儿在房府中的地位很尴尬,即依附于房氏又独立在众人之外,因为要照顾房俊的原因不得不指使一些婆子仆役,使得彩儿不但被仆役们排挤,又不受主家待见。

    本想着只要熬过一段时日,最好是能为房家产下子嗣,这样自己便能平平安安的渡过一生,毕竟就算是痴傻中的房俊,待自己依旧很是不错。

    可如今房俊竟然说自己根本没有疯,只是失忆了而已,既然房俊正常无事,那房家怎么可能会让自己怀上房俊的孩子?

    以房家的地位,即便公主这门亲事黄了,依旧会有诸多世家想要与之联姻。自己想母凭子贵门路没有了,那剩下的就只有任凭房家人处置,这怎能不让彩儿悲伤。

    “骗人么?我要骗的不只是你,还有‘我’认识的和认识‘我’的,以及这世间的所有人,因为我就是房俊房遗爱!”

    彩儿明显没有听懂房俊话中的含义,婆娑着小脸不解的看向房俊。房俊没有解释,而是在彩儿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继续说道。

    “你是我的,那就只能是我的,没有人能从我身旁把你夺走,把心放宽了,想的再多不如有我,只要我还在,你这辈子注定是我的娘子!”

    彩儿在听了房俊的话后浑身一颤,不知为何,这番话听在耳中竟然会让自己格外安心,我是他的么?是了,我若不是他的还能是谁的…娘子!看着越来越近的脸庞,彩儿直接闭上双眼迎了上去。

    房俊也没想到彩儿会这般激烈的回应啊!现在还是大白天呢好吧?不过这种事身为男子怎么可能拒绝,双手不自觉的施为起来。

    激情过后,房俊看着羞涩的蜷缩在自己怀中的彩儿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看着那红晕未退的小脸如熟透了的蜜桃般忍不住伸出右手,挑起那软糯的小下巴在樱唇上亲了一口,左手却留在被窝之中抚上一处丰盈把玩,但没两下就被彩儿双手抓住作怪不得。

    “这回满意了?”

    “嗯?”彩儿闻言,突然抬起头看向房俊,娇羞中眼神一触及分,可随后双手用力的捏了一下房俊的手掌,坚定的仰起头看着房俊说道。

    “没!”

    房俊忍不住嘴角抽动了一下,刚要翻身再来一次,彩儿却急忙双手用低住房俊的胸膛,眨了眨着双眸羞涩的解释道。

    “别,郎君你想差了,我…我是想不明白,郎君为何对彩儿这么好,想不通呢!”

    “有什么想不通的,你说吧!”房俊说着有些尴尬的躺回原来的位置。

    “如果郎君真的得了疯病,即便是一辈子彩儿也是愿意侍奉的,可郎君既然没有得病,怎能不让彩儿疑惑,还有既然真的失忆了为何还会记得彩儿?彩儿自认虽有些姿色,但还没有到让人看上一眼便记在心底的程度。”

    “郎君还记得那一日你是如何对房相公说的么?你说你只娶彩儿,给再多的公主都不要!彩儿很是疑惑,公主那般尊贵,别说是常人就连一般的世家子弟想娶都娶不到,郎君为何会这般抗拒呢?”

    “彩儿不敢与公主做比较,因为彩儿知道何为云泥之别,所以很是困惑。”

    “是因为郎君承诺过要娶彩儿才拒绝娶一名公主,还是因为抗拒娶公主,想先娶一人为妻,彩儿只不过是适时的出现而已?”

    “如果两种假设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相信是后者,但个中原因彩儿实在是想不通。”彩儿认真的看着房俊,将心底一连串的困惑都讲述出来后,紧了紧怀抱露出一副希翼的神情。

    房俊有些蒙了,这么多问题让我怎么回答?而且也没想到彩儿竟然还真猜对了,可真直接说的话,会不会很伤人?细想了一会儿后,看着彩儿期盼的目光有些犹豫的说道。

    “这个…不说行不行?”

    “是…是彩儿逾越了!”

    彩儿说着低下头去,没有争取也没有埋怨,温顺的像只小猫搬蜷缩在房俊怀中不在言语。

    房俊看着这个样子的彩儿不由得有些心疼,叹息一声后,一巴掌拍在那滑腻的臀瓣上捏了一把问道。

    “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动听的好话?”

    彩儿闻言惊喜的抬起头,却只见房俊正仰着头专注着看着床顶部的帷幔,不由得欣喜的笑了笑,坚定的说道。

    “真话!”

    “真话不好听呢!”房俊舔了舔嘴唇继续说道。

    “真话很伤人的,你要有点准备才好,而且有些话出自我口、入得你耳,再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包括我的父母在内,能做到么?”

    “嗯!我发誓不会跟任何人提起的。”彩儿举起右手在房俊眼前坚定的说道。

    “那好吧!其实你的疑惑归纳起来就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为什么不娶公主。”房俊说着明显感觉到彩儿的身子一紧,随后便如泄了气般松软了下来,房俊在彩儿的背脊上安抚两下后继续说道。

    “其实我对娶公主这种事还是很向往的,你想啊,如果和一名公主在一起翻云覆雨,而后又她又像你这般温顺的躺在怀中,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彩儿受房俊的话语吸引,抬起头露出一脸复杂呆懵的神色,难道娶公主不是因为成为帝胥光耀门楣么?眼前这人为何会有这般想法,还真是色入骨髓啊!

    “郎君既然有此想法,那为什么还要拒绝呢?”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啊!”房俊说着叹了口气,心底却已经是笑出花来,为自己能找到一个完美的借口感到机智的同时,也对史上最大的背锅侠感叹,真不是哥们不地道,而是因为你们实在是在合适不过了。

    “大唐有如今的盛世,即便是历史也泯灭不了皇帝李大大的功绩,可…”

    刚说个开头的房俊,便感觉到怀中彩儿微微一颤,低头看着那一脸惊骇之色柔声问道。

    “还要听么?”

    彩儿轻缓两口气后,坚定的点点头。非议皇室可是禁忌,非至信之人不敢为,看着房俊柔和的微笑,彩儿只觉得一阵感动和心安,还有隐隐的兴奋。

    “唉~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点感觉,被你这一下子给打断了。”房俊挠了挠头说道:“这可怎么往下接呢。”

    “郎君想怎么说,尽管说便是,彩儿绝不会再打搅郎君了。”

    “好吧,那就继续。我想说的是,即便皇帝李大大的功绩再卓越,可背后永远都会有抹不去的丑陋,玄武门下的血腥已成定居,平叛也好叛乱也罢,都与我无关。”

    “当初的秦王已成现今的皇帝,我房家也因此得到不少恩惠,其中的恩恩怨怨不予评说,毕竟皇权路上走着血腥也是正常。”

    “我现在问你,知道当初死去的齐王和太子的妻妾女眷大多都哪去了么?”

    “后…后宫。”彩儿忐忑的回答道。

    “这可是占兄嫂欺弟媳啊!我再问你,知道玄武门前夜,当时的秦王是如何向高祖皇帝秘告齐王和太子二人的么?”

    “这等隐秘之事我怎么会知道。”

    “我现在告诉你,是淫乱后宫,秦王状告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与其父李渊的嫔妃私通,这回明白我为什么不娶公主了么?”

    房俊说完看着脸色有些泛白的彩儿,满意的笑了笑,这个锅终于丢出去了,而且皇室背定了,因为这即是事实,还没有人敢追寻。

    “郎君是担心公主会不守妇道,做出有违礼教的事么?”彩儿小心翼翼的说道。

    “有一大半是这个原因吧!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公主做出什么一点也不意外,再有,如果被赐婚的是位蛮横的公主,谁敢管教,又怎么管教?”

    “听郎君这么一说,我怎么感觉娶公主好像成了一件很倒霉的事了呢?”彩儿挠挠头露出一副疑惑的神情。

    “何止!程咬金儿子程处亮知道吧,他不就娶了一个公主,成亲的时候公主才十岁,这哪是娶妻呀?明明就是替皇帝养女儿!”

    看着房俊一脸夸张的模样,彩儿不由得一阵笑出声来。

    “嘻嘻~郎君慎言,这种话如果传到圣人的耳中,那可是会掉脑袋的。”

    “嗯?谁传、谁传?会是你么?”房俊夸张的晃动脑袋打量四周,最后双眼与彩儿对视到了一起,并伸出手掐了掐彩儿的小脸说道。

    “如果是你,那我认命!”

    彩儿闻言突然抓住房俊的手掌,认真的看着房俊问到。

    “可否得知郎君为何这般信任彩儿,竟使得彩儿忘却了自己。”

    “你信命么?”房俊看着眨了眨双眼疑惑中的彩儿,继续说道。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你就是我命里的另一半!”

    彩儿哪里听过这样的话,更别说抵挡得住这句话的威力了,只见小脸瞬间如醉酒般酡红一片,伏在房俊的怀中迷醉般的闭上双眸,小心肝一阵扑腾乱跳。

    房俊看着这幅模样的彩儿,在心底不断念叨着罪过,可就在二人享受着温馨的时刻,房俊的肚子突然响起了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声。

    “咿呀~”彩儿如同受到惊吓一般,直接蹦起身拉着房俊焦急的说道。

    “坏了坏了,现在还是白天,要是被夫人知道肯定不得了的,郎君快起来,我这就服侍你穿衣服。”

    看着彩儿慌乱中春光乍泄,房俊不由得笑了笑被子拉起,将彩儿包住后说道。

    “慌什么,你我的事我娘又不是不清楚,真要被我娘堵在屋内,正好还省下我不少口舌,直接向我娘禀告我要尽快娶你为妻。”

    “别,夫人是不会同意的,郎君有这番心意彩儿已经心满意足了。”彩儿攥紧手中的衣物微笑的说道。

    “傻娘们,侍妾比正妻好么?你得学会争取自己的利益啊!”房俊戳了戳彩儿的眉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虽说我们二人的结合并非两情相悦,但我相信日久生情,而且我现在已经舍不得你了,你可以不争,但你觉得我们两个人的儿子,是嫡子好呢还是庶子好?”

    彩儿闻言轻抚了抚小腹,仿佛自己真的已有身孕了一般,坚定的点点头认真的说道:“嫡子!可就算如此也要穿衣服啊!郎君你不饿么?”

    “……言之有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