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83章 敢不敢走进来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韩芸汐他们一行人大大方方地下山,一路无阻。

    韩芸汐在大老远就检测出虎牢大门前有一圈的毒,是君亦邪用来防毒蛇进入的。

    那圈毒药距离虎牢大门约莫三米,毒药圈内外都死了一大片毒蛇,但是,但是,后面的毒蛇还是不断地往涌入。毒蛇因为中毒,无法自控,即便看到同类中毒而亡命,却也前仆后继没有停下。

    韩芸汐他们几个因为服了解药,并没有成为毒蛇攻击的对象。他们就站在地上那圈毒药之外,由着无数毒蛇从脚边爬过。

    虎牢门口不仅仅有毒蛇的尸体,还有整整五排的弓箭手,错落有致地站着,全都已经满弓待发,简直就一堵密密麻麻的箭墙,箭头全瞄准了他们五人。

    天晓得这万箭齐发会是什么后果虎牢的大门却紧闭,并不见君亦邪的身影。

    韩芸汐站在中央,龙非夜和唐离在左侧,顾北月和顾七少在右侧,他们五人自是将这批弓箭手看在眼里,但是,他们并不畏惧。

    既然选择硬闯,那就是做足了心理准备,别说这里五排弓箭手,就是十排,百排,他们的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君亦邪,才多久没见,孬成这样怎么,不敢见老子了”顾七少大喊。

    话音一落,“咻”得一声,一道利箭立马凌厉飞射出来,顾七少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不动,只是稍稍侧头,利箭便从他耳畔呼啸而过。

    “不敢出来是吧哥,咱们杀进去”唐离冷声,举起了一把特制的弩箭。

    这时候,门内才传来君亦邪的声音,“龙非夜,韩芸汐,本王约的时间是明日傍晚,咱们,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跟本王喝茶吗”

    顾七少扬声哈哈大笑起来,“王北历皇帝不是早就废了你的王位了吗怎么,你还不知道”

    “君亦邪,如果你能活到明日傍晚,本太子不介意屈尊,和你喝杯茶。”龙非夜冷哼。

    顾七少和龙非夜这一唱一和,立马就让君亦邪恼羞成怒他一个翻身,跃上屋顶,高高在上睥睨龙非夜他们。

    他说,“龙非夜,韩芸汐,想让宁承活到明日傍晚,就给我好好等着宁静呢,我孩子呢”唐离忍不住闻。

    君亦邪大笑起来,“唐离,如果你跪下来求我,我或许会考虑让你见孩子一面。”

    唐离怒不可遏,手里的弩箭正要发出去。谁知道韩芸汐却先动了手,打出了一枚金针

    君亦邪没察觉到针,却察觉到毒,急急就避开了。

    看着打落在屋顶上,打碎了一片瓦片的金针,他无比震惊,怎么都没想到韩芸汐的内功竟强悍到这等地步

    这才多久没见,这些日子韩芸汐到底经历了什么她不是武学废材吗若不是因为察觉到毒素,他指不定就被韩芸汐一针给杀了

    韩芸汐冷冷道,“君亦邪,谈判要有谈判的样子,先让我们见到所有人质,否则,后果自负”

    君亦邪心虚,他手上就只有一个宁承。而今日来的,却没有一个是狄族的人。他不得不防着韩芸汐和龙非夜弃掉宁承,杀他。

    如此一来,即便他有心跟龙非夜和韩芸汐同归于尽,都可能杀不了他们。

    “谁要跟你们谈判”君亦邪怒声。

    “那你想干什么”唐离急呀。

    君亦邪忽然大笑起来,“来人,都让开,开门”

    命令一下,当在虎牢前面的五排弓箭手便便左右后退,让开一条宽敞通道的同时,箭头也全朝中间来。

    虎牢大门缓缓打开,君亦邪从屋顶落下,就站在门外的院子中。

    他嘴角泛起冷邪而又张狂的笑意,他说,“龙非夜,韩芸汐,人质就在我背后的屋里,你们敢不敢走进来”

    这话一出,龙非夜他们皆是警惕。

    门外这些弓箭手还是看得见,防得了的,而小小的虎牢里,天知道君亦邪藏了什么埋伏

    龙非夜没有回答君亦邪,他冷冷下令,“没看到人质,谁都不许踏入一步,尤其是,唐离”

    在白玉乔的来信里,宁静和沐灵儿就住在君亦邪背后那个大院子里呀一想到宁静和孩子就在里头,跟自己距离是那么近,唐离的眼眶都湿。

    宁静一定知道他来了吧,是不是正抱着孩子,等着见他呢

    唐离的泪没有流下来,可是,心却都快急碎了。但是,他毅然坚持住,大声回答,“属下,遵命”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也是龙非夜的下属。这应该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对龙非夜说这句话吧。

    不管君亦邪要不要跟他们谈判,这场僵持本就是谈判。唯有沉住气才能掌控大局,才能赢。

    要知道,到了这里,输赢已不仅仅关系到人质的安危,而是关系到他们所有人的安危,甚至关系到了北征是否可以继续下去如果他们落在君亦邪手上,那北征也就宣告结束了。

    君亦邪冷笑不已,他说,“龙非夜,我手上那么多人质。你要见哪一个”“所有”龙非夜冷冷回答。

    君亦邪嗤之以鼻,“龙非夜,你凭什么跟我谈条件”

    龙非夜说,“不进虎牢,本太子一样可以杀你。”

    君亦邪还未反驳,龙非夜已经拔剑,动作快得君亦邪没看清楚,剑起剑落,剑芒一乍,周遭一排弦上利箭竟全都断了,而且,弓弦竟没有断

    弓箭手看着掉落的利箭,皆傻了眼。君亦邪心头猛地一咯,韩芸汐的武功已经让他很不可思议的,却没想到龙非夜的武功居然精进到这等地步

    想当初,他和龙非夜的武功基本是不相上下的这短短两三年没有过招而已,龙非夜却已经达到了一个他都不敢想象,只能仰望的高度。

    其实,不仅仅武功,就是在身份上,龙非夜也早就将他甩远了。龙非夜是东秦的太子,他却是东秦皇族的旧部。

    龙非夜已经不是当年的龙非夜,韩芸汐更不是当年的韩芸汐。而他呢,他竟原地止步不前。

    君亦邪忍不住想,这两三年来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

    本就嫉妒,此时此刻嫉妒更是在他心中肆虐,吞噬他的理智。

    超越不了他们,他就要毁了他们

    君亦邪大声道,“来人,把宁承给我押过来”

    这话一出,龙非夜和韩芸汐立马交换了眼神,而顾北月和顾七少也朝他们看过来。

    在天上顶的时候,他们也被人以人质威胁过,他们还不是直接抢人了。

    如果君亦邪能让他们见到所有的人质,他们也不会介意直接抢的。毕竟,他们谁都不想跟君亦邪多废话。

    很快,侍卫就将宁承押了过来,然而,韩芸汐他们却震惊了。只见宁承被五花大绑,前胸后背都绑着了火药。

    “宁承”韩芸汐大喊

    宁承缓缓抬起头来,右眼上的凤羽面具不知何时已经被他拿下了的。虽然憔悴了很多,虽然满脸胡渣。可是,他还是那么俊,五官立体,轮廓深邃,细细的胡渣没让他显得落魄,反倒增添了成熟男人的气息。

    他的衣服全的一道道破口,一看就知道那是鞭伤。天知道君亦邪对他做了什么

    如果不认真看,谁都看不出来他右眼眼珠是没有神彩的。可是,韩芸汐他们都知道,宁承右眼已瞎,他看东西,看人的视角广度少了一半。

    他缓缓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韩芸汐。

    他竟笑了,微微而笑。韩芸汐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宁承笑起来会这么好看,这么灿烂。

    她忽然想起了在医城的时候宁静哭着说过的话,她不敢再看宁承的眼睛。即便那是一场意外,即便她根本无心伤他,可是,她还是没有勇气看。

    该死的白彦青该死的君亦邪,该死的黑族和风族,该死的东西秦恩恩怨怨如果没有那么多误会,事情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宁承的嘴巴被堵上,说不了话。他只有脑袋可以动,他的笑容很快就收了起来,他恭恭敬敬地朝韩芸汐点了个头,代替行礼。

    他朝韩芸汐他们缓缓地摇头,想告诉他们不要进来,宁静他们全都不在虎牢里,君亦邪手上就只有他一个人质。

    君亦邪不仅仅在他身上绑了火药,还在虎牢里埋了无数火药。只要他们踏进来,君亦邪就会跟他们同归于尽

    君亦邪一手抓在宁承腰上的绳索上,一手拿了火折子,威胁味十足。

    韩芸汐他们当然看得到宁承摇头,当然知道他是在告诉他们不能进去,有埋伏。可是,他们岂能因为有埋伏的退怯呢

    顾北月不动声色走到龙非夜身旁同他低语,他们在评估,如果动手去抢人,能不能来得及当然,他们只是评估而已。

    因为,他们还没见到其他人质呢。

    “其他人呢”龙非夜冷冷问。

    君亦邪冷笑,“龙非夜,没想到你也有怕的时候呀怎么,不敢进来”

    “如果你只有一个人质,那么我们只能进去一人。”顾北月开了口。

    谁知道君亦邪却说,“韩芸汐先进来”

    虽然他最恨的是龙非夜,但是,他死,自要韩芸汐陪葬。他要让龙非夜尝一尝失去的滋味,尝一尝无能为力的滋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