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77章 倔强地微笑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与其说白彦青被苏小玉威胁了,倒不如说白彦青被苏小玉耍了。

    白彦青的双眸缓缓眯了起来,他活了这大半辈子,竟会被一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给耍弄了!

    他冷冷道,“好,老夫倒要看看你怎么不自己弄死!”

    他说罢,立马下令,“来人,把宁静给老夫带过来!”

    一听这话,苏小玉就紧张了,她双手紧紧地握着,却依旧一脸倔强,不妥协!

    她是害怕,可是害怕并不会让人妥协放弃。否则,她也不会撑到今日。

    其实她压根不知道迷蝶梦的任何事情,她刚刚是骗白彦青的。所以,她只有一条退路,那就是死!

    当一个人只有一条死路的时候,她便可以豁出去一切,倔到底,硬到底!

    白彦青冰冷毒辣的视线穿透了昏暗,直直朝她射来。苏小玉瞪回去,寸步不让,就是气势上都不想输。

    很快,宁静就被带过来了。

    几日不见,宁静瘦得就像是得了什么大病,那张脸苍白憔悴得无法形容,那双眼睛不满了血丝,也不知道是太疲惫了还是大哭过。

    这模样要是让唐离见着了,唐离一定会疯掉的。

    宁静被侍卫丢在牢房门口,她瘫在地上,病弱的身体像是不堪一击,一倒下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她看到了苏小玉,苏小玉也看到了她。

    两人在彼此眼中都那么狼狈,那么脆弱,可是,她们竟相视而笑。

    只有真正倔强过的人,才能如此勇敢,豁达地相互给予对方微笑。

    苏小玉一开始还有些犹豫,看到宁静满眼血色中硬是绽放出笑意之后,她的心就更加坚定了!

    要么死,要么让白彦青妥协!

    “臭丫头,老夫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白彦青的耐心有限,尤其是听到了苏小玉说韩芸汐得到迷蝶梦之后,还在找一样东西。他就更加沉不住气。

    要知道,当初药材森林里的万毒之水已经落在韩芸汐手上。难不保她还再找别的!

    他非常清楚龙非夜和韩芸汐双修的情况,却一点儿都不清迷蝶梦的状况。

    噬情之力可杀他,迷蝶梦可破他不死之身,这二者都是他最忌惮的!偏偏全落在韩芸汐和龙非夜手里了。

    “老东西,你听不懂人话是吗?我刚刚已经把话都说明白了!你要听不懂人话,我也没办法!”苏小玉不耐烦地回答。

    白彦青怒不可遏,简直要被气死了。

    “来人,给我拔掉宁静的牙齿,一颗颗拔掉!”白彦青怒声。

    他原本还想给苏小玉十天的时候,如今看来,不耍狠的,这个臭丫头还真不知道好歹,不知天高地厚!

    苏小玉看着宁静,无动于衷。

    宁静非常平静,并没有因为白彦青的话而恐惧。女儿已经被沐灵儿救走了,这已经是她想要最好的结果了。

    很快,两个侍从就一左一右把宁静架起来,一个侍从狠狠地捏着她的下巴,逼她长大嘴,另一个侍从拿来了钳子,寻找最好下手的位置。

    “宁静,这臭丫头不懂事,或许你可以劝一劝。”白彦青冷笑道。

    宁静没理睬他,也不挣扎直接闭上了眼睛。

    “给老夫先拔掉你的门牙!”白彦青骤然怒声。

    他虽看着宁静,可余光却瞥向牢房的苏小玉,他以为苏小玉也会闭上眼睛,可谁知道,苏小玉居然瞪大了眼睛,盯着宁静看。

    白彦青头一回有这种挫败感。他怎么都不愿意相信一个小丫头一个病弱的女人,意志力能坚定成这样。

    这个世界上,真会有人不怕死?

    钳子夹住了宁静的一颗门牙,侍从猛地有力一拽,宁静便疼得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嘴巴本能得要合上。可是,侍从死死地捏住她的下巴,让她动弹不了。

    侍从不停地拽着,扯着,终于松动了牙根。不得不说,就是这些侍从都心惊胆战,手发颤。

    白彦青冷血得不像人,他没看到宁静,而是盯着苏小玉看。

    他就不相信,自己斗不过一个小丫头。

    终于,一颗牙拔了起来,宁静的嘴已鲜血淋漓。泪水沿着她紧闭的眼角缓缓流淌下来,她却始终没有挣扎,就是吭一声都没有。

    苏小玉也不做声,死死地盯着宁静看。

    谁都不知道,她在心里暗暗发誓,如果……如果她和宁静今日没有死在这里,那么,有朝一日她一定要把今日看到的一切加倍奉还到白彦青身上!

    一定要!

    等不到妥协,白彦青更怒了,“继续!”

    于是,侍从又拔掉了宁静的第二颗牙齿。终于,在牙齿拔出的那一刻,宁静疼晕了过去!

    牙龈上的血,留个不止。而此时此刻,苏小玉的嘴角也缓缓地流淌出了鲜血,她咬了自己的舌头。

    白彦青不愿意相信这一切,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

    他朝苏小玉看去,只见苏小玉坐在昏暗的牢房里,嘴角流血,表情邪冷,比南诏地区邪教巫教的邪童还要可怕。

    白彦青怔住了。

    “主子,再不帮她们止血,她们会死的。”仆从小心翼翼地提醒。

    白彦青这才缓过神来,意识到了苏小玉至今还在威胁他!

    白彦青虽不愿意承认,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拿苏小玉没办法。苏小玉要是死了,迷蝶梦的事情他就再也问不到了。

    “拿药来!”

    这里并没有大夫,白彦青只能亲力亲为。他打开牢房要先为苏小玉止血,可是,苏小玉居然别过头去,不肯。

    “臭丫头,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白彦青气得都快疯了。

    苏小玉紧紧地闭着嘴巴,由着满嘴鲜血不断从两边嘴角流溢出来,她冷冷地盯着白彦青看,那目光岂止是威胁,简直是挑衅!

    白彦青无可奈何,只能先帮宁静止血,令人弄来两床干净的被子,把昏迷不醒的宁静安置在牢房里。

    这个时候,苏小玉才暗暗松了一口气,她一张嘴,满血的鲜血就全呕了出来。

    明明已经要昏迷了,她却还冲白彦青笑,笑得特别轻蔑。

    白彦青拳头握得咯咯作响,恨不得一拳头杀了这个臭丫头,可是,他却不得不帮她止血。

    白彦青这辈子都不曾这么憋屈过。他眼底掠过了一抹阴狠,待苏小玉说出迷蝶梦的秘密之后,他一定要好好教一教她“怕”字怎么写!

    苏小玉比宁静先醒。

    她舌头上的伤口虽然止血了,可肿疼得开口都难,更别说说话了。

    她看到宁静一动不动躺在被褥里,身体瘦弱单薄得随时都可能飞灰湮灭,她吓坏了,连忙扑过来拉着宁静的手。

    好似只要拉住了,宁静就不会消失。

    感受到宁静手心里的温度,苏小玉才松了一口气。她都不知道如果宁静就这样死了,她该怎么办?

    她的倔强和坚持,还能剩下多少意义?

    平静了一下,她连忙替宁静把脉,多亏了跟在主子身旁的那些日子还有在药鬼堂协助顾北月的那段时光。她不仅仅毒术见长,也学了不少医术。

    一番把脉,苏小玉整张小脸都沉了。

    宁静的身体状况相当不好,若不赶紧养一养,再这么折腾下去,必死无疑!可是,苏小玉不能急。

    她一着急,又会让白彦青有机可乘,威胁她。

    在双方筹码相当的情况下,威胁这种事比的便是定力和决心了。

    苏小玉又替宁静把了一次脉,便坐在一旁,一边守着,一边琢磨着该跟白彦青讨什么药材,该怎么在最短的时间里,帮宁静的身体养好一些。

    侍卫发现苏小玉醒来,立马去禀告白彦青,白彦青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臭丫头,你提的条件老夫都满足你了,现在,该说了吧?”白彦青问道。

    苏小玉立马反驳,“你怎么满足我了?热食呢?”

    白彦青暗暗地深呼吸,耐住性子,令人送热食过来。

    “别的不要,就一碗热的小米粥便可。”苏小玉连忙说。

    侍从果然送了一碗热呼呼的小米粥过来,白彦青也不着急问,就看着苏小玉慢腾腾地将小米粥吃完。

    到了这份上,这点耐心他还是有的。

    可谁知道,苏小玉吃完了小米粥,却没有告诉他迷蝶梦之事的意思,竟盘腿坐在宁静身旁,靠着墙壁休息。

    “臭丫头,你当真想死?”白彦青阴冷冷地问。

    “老伯伯,我替的条件你都还没做到。你急什么?”苏小玉气定神闲地说。

    “你还想怎么办?别得寸进尺!”白彦青怒声。

    “我没想怎么样,我让你把宁静送过来,你却拔了她两个牙齿,把她弄成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还昏迷不醒!你好歹也得让我相信她还能活下去吧?”苏小玉伶牙俐齿地讨价还价。

    见白彦青盯着她看不出声,苏小玉冷冷说,“咱们干脆点。我开个药方,你给我连续供药半个月,还有,每日三餐都送热食。半个月后,宁静要是还活着,我知道什么就一定告诉你什么!”

    白彦青第一次让步的时候,就注定被苏小玉绑架了。他若不答应,那么之前的让步就都白费了。

    “好,半个月!”他撂下了狠话,“臭丫头,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词叫做‘生不如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