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76章 不舍的眼神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一直在等待韩芸汐和龙非夜到来的,除了君亦邪和金执事他们,还有白彦青。

    他已经从开春等到现在了,等来的不是韩芸汐和龙非夜,而是一个极坏的消息。

    韩芸汐和龙非夜,顾七少,顾北月一行四人居然没有来救人,也没有北征,而是去了天山他们不仅仅救了剑宗老人和两位尊者,还将邪剑宗的人打得落花流水,邪剑宗基本被灭,就留下了一座邪剑阁。

    不管是天山剑宗还是邪剑门宗,白彦青都没放在心上,他要的是干将宝剑呀

    如今倒好了,龙非夜和韩芸汐知道了双修失败的秘密,也知道了凤之力的秘密。他的计划又一次落空

    最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顾七少居然掌控了莫邪剑魂顾七少到底是什么时候得到莫邪剑魂的

    再莫邪宝剑没有被重造出来之前,顾七少拿什么来承受莫邪剑魂

    一旦有了干将宝剑和莫邪宝剑,龙非夜和韩芸汐的双修就一定能成功而一旦龙非夜真正掌控噬情之力,他就危险了。

    无论如何,他都不允许这件事发生。

    “主子,干将宝剑不是被重新锁回去了龙非夜连干将宝剑都掌握不了,咱们又何必杞人忧天。”说话的是一个黑衣蒙面仆从。

    白彦青冷冷说,“只要噬情之力和凤之力联手,必可降服任何上古宝剑。这件事,天山那帮老东西们不会不知道”

    白彦青如此最后悔的莫过于没有直接杀掉天山那几个老东西。虽然天山上传来的消息是干将宝剑被封锁,可是,天知道这是不是龙非夜和韩芸汐的障眼法

    听了主人这么一说,那黑衣蒙面仆从才不管多言。

    “一定不能让他们铸成莫邪宝剑一定不能”一直淡定的白彦青终于着急了。

    他本想跟韩芸汐和龙非夜好好玩一玩,可是,一旦他的性命受到威胁,他就不会再给他们时间。

    “让端木瑶抓紧时间过来,老夫要好好地和君亦邪谈一谈。”白彦青认真说。

    君亦邪占据了虎牢这么好的一个位置,手上又有宁承这个人质,而他手上也有两个人人质,再加上端木瑶手里的第三尊者。

    这些优势,足够让他把韩芸汐和龙非夜逼到绝路

    破坏不了双修,他一样要逼得他们自相残杀东西秦的后人,要背负永生永世的仇恨,怎么可以再一起呢

    黑衣蒙面扑人眼底路过一抹复杂,劝道,“主子,稍安勿躁。您要杀他们,还不容易您别忘了您的委屈呀”

    这话一出,白彦青立马就怔住了。

    半晌,他才转头朝黑衣蒙面仆人看去,“郝三,我哪来的委屈。我,只有恨”

    是的,这个黑衣蒙面仆人正是最得君亦邪信任的仆从,郝三。他是白彦青最贴身的仆从,后来跟了君亦邪罢了。白彦青正是通过他,掌控了君亦邪的一举一动。

    “主子,要解恨,咱就得沉得住气”郝三认真说。

    “主子,君亦邪已经放弃一切,不出三日,他一定给狄族送勒索信。属下保证”郝三撤下蒙面,露出了奸恶的笑容,“主子,不如让君亦邪先试探试探他们,干将宝剑没有没落在他们手里,莫邪宝剑又是怎么回事,这些,咱们可都得弄清楚。”

    见主子还在迟疑,耗三再提醒,“主子,莫邪剑魂既在顾七少手里,那就难不倒他们早就暗中铸剑。不怕万一只怕一万,龙非夜和韩芸汐手里的天才地宝不少,要寻到铸剑之铁也不是难事。”

    这话一出,白彦青才彻底从愤怒和紧张中缓过神来。

    只要韩芸汐和龙非夜得到干将和莫邪两把宝剑,那双修成功就不过是一夜可成之事了

    所以,就如今的形势,探查清楚形势才是最重要的。

    白彦青没多言,而是拍了拍郝三的肩膀,表示认可他的考量。

    郝三连忙又道,“主子,龙非夜和韩芸汐是去年腊月结束双修的,如今已是三月中旬,他们只剩下八个多月的时间。只要他们没得到干将和莫邪,咱们要拖住他们的时间,还不容易”

    郝三说着,压低了声音同白彦青耳语。

    也不知道他说出了什么计谋来,似乎很得白彦青的认可,只见白彦青眯起了双眸,一脸狠绝地答应了。

    郝三离开之后,白彦青便转为往楼阁里走去。

    这时一座隐蔽在悬崖峭壁上的悬空楼阁,白彦青手上的人质都被关押再次。

    能在短时间里毒杀掉虎群者,除了韩芸汐也就只有白彦青了。当日在虎牢外突袭沐灵儿他们的神秘人,就是白彦青。

    他真正想要的是沐灵儿和金子,还有那个苏小玉,只可惜,他太低估了金子。

    没擒到沐灵儿和金子,幸好拿下了苏小玉。在他眼中,苏小玉比他们中的任何人都值钱

    阁楼里是一间间独立的铁牢,苏小玉被关押在最隐蔽的一间。从劫持她到现在,白彦青每天都要过来同她聊一聊。

    今日,他还像往常一样,点燃一盏灯笼悬挂在铁牢门口,然后盘腿坐下。

    苏小玉就坐在牢里,浑身被绷了铁索,无法动弹,即便是睡,也只能是坐着睡。

    “丫头,你就回答爷爷一个问题,爷爷保证放了你。”白彦青的语气一直都和蔼。

    这个丫头当初被白玉乔严刑拷打了那么久,都没道出任何秘密。他知道,即便把她打死,她也不会透露半句。

    对于这种吃软不吃硬的小丫头来说,需要足够的耐心。

    其实,苏小玉对白彦青是非常畏惧的,她闭着眼睛,让自己不看他。不看,或许就不会怕了吧

    可是,她一闭上眼睛立马就现出那日她们逃亡遇袭的那一幕。

    金子护着沐灵儿和孩子逃远了,白玉乔死死地抱住白彦青要她和宁静逃。她和宁静根本没有机会逃。

    因为,白彦青对白玉乔下毒了。

    她和宁静都眼睁睁地看着白玉乔从脚到头整个人慢慢融化,就像是个雪人一样慢慢融化,最后化成了一摊血。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白玉乔临时之前看她的那个眼神,那样凄婉,那样不舍。

    她读不懂白玉乔那个眼神,可是,她总觉得白玉乔有话要对她说,只是没时间说出来了。

    这些日子,她一直都在琢磨,一直都在想。可是,她真的不懂,一点儿都不懂。

    白玉乔救她们,不过是跟宁承有约定罢了,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

    面对死亡,不应该是遗憾,是不甘心吗

    白玉乔舍不得她什么呀

    她一而再地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看错了,会错意了。可是,每每她闭上眼睛的时候,白玉乔化作血水的那一幕就不自觉现出脑海;白玉乔那双和她一样明亮灵动的大眼睛亦现出来。她甚至有种感觉,觉得看见了自己。

    她对白玉乔压根就没好感,即便白玉乔救了她们,她一样不喜欢她。可是,如今她却特别想知道,白玉乔到底和宁静有什么约定

    该是多重要的事情,才能让白玉乔背叛君亦邪,背叛白彦青呢

    “丫头,你好好考虑考虑吧。”白彦青又问。

    苏小玉还是没理睬,她眉头紧紧锁着,想挥去脑海里那双眼睛,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丫头,不如这样。爷爷同你玩个游戏吧。”白彦青笑着,又说,“爷爷给你十天的时候考虑,你一天没考虑清楚,爷爷就拔掉宁静一颗牙齿。你要是十天没考虑清楚,爷爷就拔掉宁静十颗牙齿。你说,好不好玩呢”

    “疯子”苏小玉骤然怒吼。

    白彦青嘴角泛起了一抹冷笑,“看样子会很好玩的。来人,拿钳子来”

    见白彦青起身,苏小玉立马就投降了,“我说我把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白彦青非常满意,“什么条件,说来听听。”

    “你把宁静带过来跟我关一起,还有,我要两床暖被,一日三餐都要热食。”苏小玉认真说。

    宁静刚生产完就一直折腾至今,即便不死也半条命了,要是再让白彦青拔牙,那一定会没命的

    她看得出白彦青不会伤她,而是打算用宁静来要挟她。无论如何,她都要尽量保下宁静的性命。

    白彦青大笑起来,“小丫头,你凭什么跟老夫谈条件呀”

    “你要么答应我,要么干脆杀了我们。”苏小玉狠狠地瞪向白彦青,“老东西,杀人容易,要人活可不容易。你别以为我们都怕死我告诉你,我和宁静都不怕”

    白彦青一直都听说苏小玉这丫头很倔,亲自见识了还真有些佩服。

    他笑道,“小丫头,不如你归顺我,我收你为徒,将你毒术”

    “当你弟子的都没好下场。呵呵,算了吧”苏小玉放肆地大笑起来。

    白彦青终于被惹恼了,“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正要命人开门,苏小玉却道,“据我所知,我家主子得了迷蝶梦之后,还一直在找一样东西。”

    这话一出,白彦青就守卫退下。可是,苏小玉却慵懒懒地说,“老爷爷,咱们换个玩法吧,我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你要是把宁静送过来,把我要的东西都送来,我就告诉你我家主子在找什么。否则我就你教你一个本领。”

    这是在威胁他

    白彦青冷声,“什么本领”

    “怎样自己把自己弄死”白玉乔狂傲地大笑起来。

    虽然她被囚禁,可是,她的命依旧掌控在自己手里。

    白彦青要她活,她却可以让自己死

    是的,她在威胁白彦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