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71章 大不了玉石俱焚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韩芸汐对剑宗老人和幽婆婆说,“天山剑宗的管理和晋升机制不仅死板而且不公平,一不利于管理,二会滋生腐败,三易造成结党。依我看,宗主当借此机会废掉五十五阁,以及两院两阁自行收徒的规则。”

    这话一出,就连一直不管事的两位尊者都看过来了。

    五十五剑阁,两院两阁都是天山自古有之的,要入天山剑宗,必先拜师在五十五阁门下,然后通过比武筛选登上天山顶统一进入锁心院学习梵天心法,学成之后再正式拜师。

    这个规则已经延续了数百年,岂能说变就变

    见几位老者为难的脸色,韩芸汐冷冷说,“古制不可变,可如今,人心不古。若有更好的制度,为何不变”

    剑宗老人看了龙非夜一眼,龙非夜径自喝茶,似乎没有插话的打算。

    剑宗老人太了解这个徒弟了,他知道,即便他不答应韩芸汐,待将来他传位给龙非夜,龙非夜也一样会听韩芸汐的。

    “有何妙计,不妨说来听听。”剑宗老人最后松了口。

    韩芸汐说,“收徒者不掌事,掌事者不收徒。废除锁心院,藏金阁,藏剑阁以收徒的特权,保留戒律院。但凡入天山拜师者,只投五十五剑阁门下。终生之拜一师。”

    众人都安静听着,顾北月和顾七少这两个局外人也听得颇有兴趣。

    韩芸汐又道,“幽婆婆继续执掌戒律院,执掌全宗戒律院。藏剑阁和藏剑阁暂且由而尊者掌管。至于锁心院,直接废掉由五十五剑阁阁主自行安排弟子修行梵天心法。梵天心法二阶以上者,但凡晋级一阶,便有机会进入藏剑阁和藏经阁择一宝剑,一剑谱。”

    韩芸汐说到这儿,剑宗老人捋着胡子点了头,“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幽婆婆喃喃道,“如此一来,山下那些弟子也会多些机会了。”

    “至少相对公平,为有公平才可真正服众。”韩芸汐认真说。

    就以往天山剑宗的选拔机制,好几年才有几次比试的机会,一旦失败便得再等上好几年。

    而如今,她说的这个办法并没有时间的限制。无论何时,只要弟子们能够晋级,便有机会接触宝剑,接触更好的剑谱。不必苦苦地等待剑术大会,更不必心惊胆战地等着别人来选择自己。

    习武,本就该这样。谁行,谁上

    二位尊者相互看了一眼,也都认可韩芸汐这办法。

    韩芸汐继续说,“二位尊者只是代管藏经阁和藏剑阁,可以三年为期,三年之后举行剑术大会,无论是剑阁之主,还是剑阁的弟子们皆可参与,胜者便可执掌藏剑阁和藏经阁。”

    这话一出,幽婆婆头一个叫好。

    如此大的诱惑,足够让众弟子们在这三年里潜心练剑了,执掌藏剑阁和藏经阁可是最肥的差事呀

    “所有叛徒全都驱逐出剑宗,凡叛徒三族之亲,皆拒收入宗内。”韩芸汐认真说。

    她这个惩罚真真的狠绝。

    叛徒三族之内的亲戚都不允许进入天山剑宗,这消息一放出去,那些叛徒还有何颜面立足家族,武林而将来,还有谁敢轻易背叛天山剑宗

    幽婆婆太喜欢这个惩罚方式了,暗暗将韩芸汐这句话写入门规之中。剑宗老人希望龙非夜能继承宗主之位,她倒希望韩芸汐能执掌戒律院。

    有韩芸汐在,天山剑宗上上下下的纪律一定特别好。

    “二位尊者,你们怎么看”剑宗老人认真询问。

    “门内事务,自是宗主做主。”大尊者认真说。

    有这话,剑宗老人自是可以拿主意了,他对幽婆婆说,“且把消息放出去,先稳住人心。具体事务,还得慢慢商议。”

    确实,韩芸汐只是说了个大概,剑宗老人还得和幽婆婆等人商议出一套完整的管理和晋升体系出来。

    剑宗的局势稳定,龙非夜和韩芸汐也才能放心离开。

    这几日端木瑶并没有露面,也没有任何消息。三尊者落在端木瑶手里,韩芸汐他们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韩芸汐把玄女剑谱所有问题都琢磨透了之后,便和龙非夜,顾北月,顾七少秘密下山。

    徐东临不在,顾北月自然而然担起了徐东临的职责,他早早地安排了马车和干粮在山下等着。

    韩芸汐一见马车就道,“还是骑马吧,速度快些。”

    “公主,大家都连着数月没得休息,再如此奔波,身子可抗不了。此去北历可是一场硬仗,咱们正好借回去这路上,休息几日。”顾北月认真说。

    一听这话,龙非夜便果断将韩芸汐拉上马车,坐马车和骑马快慢差不了四五日,顾北月这个大夫都开口了,他自然不能让韩芸汐骑马。

    韩芸汐无奈只能乖乖坐马车里去。顾七少看着顾北月,满心感激,他立马溜到后面的马车上去,把干将宝剑卸了下来。

    就这样,两辆马车秘密地离开了天山剑宗。

    徐东临去找叶骁,就只有百里茗香照顾楚西风,龙非夜下了命令,让楚西风恢复武功之后再到三途黑市。楚天隐那边的事并没有太大的进展,所以龙非夜他们路过西周却也没有顺道过去会面,而是直奔三途黑市。

    龙非夜在下天山之前就已经命令百里元隆准备好北征事务,跟几个副将到三途黑市待命,准备和狄族军方会面之事。

    唐离也和狄族那边沟通好,就等着人到齐了,展开行动。

    可是,龙非夜他们还在路上的时候,就收到了一个坏消息。

    宁诺给白玉乔送了一封信,白玉乔已经足足半个月没有回复了以往密函往来,也经常会拖延,毕竟白玉乔那边送信不是那么方便,可是顶多也就拖个十天,从来没有这么多日都没有回复的。

    宁诺和唐离都怀疑虎牢那边出事了

    一得到这个消息,大家都很震惊。虎牢里还能出什么事无非是白玉乔露了陷。这后果虽然对时局影响不大,可是对几个人质来说却是性命攸关

    尤其是宁承

    韩芸汐要弃马车,骑马赶回去,毕竟已经休息了几日,龙非夜也没有意见。

    可谁知道就在影卫安排了几匹骏马过来,顾七少竟莫名其妙地肚子痛,飞得四脚朝天仰躺着才能舒服一些。

    韩芸汐和顾北月都检查了,并非中毒,也并非生病,两人都无计可施。

    顾七少自己都莫名其妙,他到底怎么了呀

    若非顾北月这个大夫在场,龙非夜和韩芸汐都快怀疑顾七少是装出来的,他怎么就痛得这么诡异,这个巧呢

    “当真查不出病因”龙非夜认真问。

    “就怕跟他的体质有关系,还得再观察观察。还是坐马车吧。反正也差不了那一两日了。”顾北月低声说。

    虽然他们的行踪没有暴露,可是依旧得谨慎,不能顾七少离开他们太远。要知道,万一白彦青突然找来,也只有顾七少才能保证他们的绝对安全。

    龙非夜并没有犹豫,让影卫换掉马车的马,一行人继续乘车前行。

    顾七少躺着在车上,渐渐地就不怎么痛了。可是,他一坐起就又立马痛起来。他只能乖乖地躺着了。

    顾北月守在他身旁,见他那郁闷的样子,眼底掠过了一抹狡黠。他朝窗外看去,径自无声无息笑了。

    韩芸汐他们在路上着急,唐离和宁诺在三途黑市着急,唐离完全处于失控的边缘,好几次想独自去虎牢,幸好被影卫撞见,硬是给拦下。最后影卫没办法,将他锁在房里。

    预产期早就过了,可是,他现在都无法确定宁静是否顺利把孩子生下来,宁静和孩子是否还安然无恙。

    虎牢的一切,他一无所知他如何冷静

    这个时候,他特别后悔,后悔当初的大义凛然,后悔当初的“懂事”他都不知道打了自己的脸多少回,他恨透了自己,他觉得自己特不是东西

    夜深人静,砰砰砰的撞门声让守在附近的数十影卫都心惊胆战。

    “放我出去听到没有”

    “我命令你们,放我出去”

    “我告诉你们,你们要不放我出去,等我哥回来了,我就杀了你们听到没有”

    “我总有一日会出去的,我要杀了你们”

    唐离疯狂地踹门,撞门。影卫们就在门口,即便心惊胆战,却还是做好了准备,若唐离撞门而出,他们还得继续把他擒回去。

    这个节骨眼上,唐离要去虎牢,那就真真是送死了呀

    此时虎牢的埋伏比之前要多一倍。 .fu..

    宁承至今没有答应和君亦邪合作,虽然君亦邪还在等宁承回心转意,但是,他也做好了复仇的准备

    “宁承,我最后给你五天。你好好考虑清楚,若是合作不了。”君亦邪冷笑起来,“本王不介意玉石俱焚这天下,本王也不稀罕了”

    反正争不过龙非夜和韩芸汐,他也不争了,由着东西秦北征去吧他就是弃了三军,也要把龙非夜和韩芸汐引到虎牢来,同归于尽

    君亦邪说完,喂了宁承一颗解药,便拂袖而去。

    然而,他还未到门口,宁承竟开了口。

    他说,“君亦邪,你若帮我做一件事,我便会好好考虑”

    君亦邪大喜,却没表现出来。他背对宁承,冷冷问,“什么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