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66章 韩芸汐被龙非夜拒绝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奇迹,真的出现了。

    韩芸汐一使出凤之力,干将剑魂的力竟一下子就弱了下去,确切的说,并不是弱,而是不再那么咄咄逼人了。

    这是什么回事?

    众人皆惊,同时也都松了一口气。

    龙非夜和顾北月都不明白,韩芸汐使出的凤之力其实都还没有刚刚的梵天之力大。干将剑魂怎么就有种屈服之势了?

    这个时候,大尊者和二尊者却不约而同惊声,“凤之力!这是火凤的力量!”

    他们都看着韩芸汐,一脸震惊。

    “对,凤之力。她在求药洞里被天火所逼,偶然而得。按照丹炉老人的说法,凤之力本就潜伏在她体内,是会唤醒的。”龙非夜立马解释。

    情况太过于紧急,虽然和尊者见面了,却都还来不及说明他们的情况。

    他们在求药洞的信函如果落到白彦青手上,那么尊者和剑心师父必是不知道韩芸汐偶得了凤之力依旧他们双修失败的事情。

    趁着干将剑魂的力量还算平静,龙非夜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一番。两位尊者面面相觑,竟都大笑了起来。

    “怪不得!怪不得!”大尊者连连摇头,“怪不得呀!”

    “非夜,怪不得你还未双修成功!”二尊者笑道。

    刚刚见非夜单独使出梵天之力,又单独使出噬情之力,二者尊者就知道他并没有双修成功,并没有将两股力量合二为一。

    这种情况下,他们也顾不上多问。只当龙非夜太忙了,还未开始双修。他们没想到会是因为凤之力的原因。

    丹炉老人没有骗他们,而白彦青伪造的信函确实坑了他们二人。

    “非夜,幸好你们丹炉那一行呀!”大尊者感慨不已。

    “怎么说?”韩芸汐都急了。

    其实,她就是想到凤之力并非内功,不能以大小,强弱来和梵天之力比较,所以,她才想用凤之力赌一赌。

    没想到这一赌,又让她赌赢了。

    就在大尊者要解释的时候,干将剑魂的力量忽然又强盛了起来。

    大尊者眼底掠过一抹决绝,决定狠心赌一把。

    他急急收了内功,对二尊者,顾北月而幽婆婆道,“你们都退下,让他们两个试试!”

    大家虽然都不明情况,但是还是听了大尊者的话,都收手,退到下面去。

    谁知道,他们一退开,干将剑魂强盛的力量竟一下子就弱了下去,剑芒亦随之变弱。

    刚刚剑芒还耀眼得令人看不清楚干将剑体,而今,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一把古铜色的长剑,剑已经大半出鞘,正雄伟巍峨地立在高高的锁剑台上,犹如一个尊贵的王者,顶天立地地站着,俯瞰万众。

    或许,当初的传说是凄美的。可是,经历了数千年腥风血雨的洗礼。

    干将,这个名字不再是个铸剑师的名字。而是一把宝剑的名字。

    干将,是为剑之王者!

    大尊者他们仰望着干将宝剑,众人都为之震撼,心中不自觉升出敬畏之感。当然,他们也非常庆幸,幸好干将宝剑没有完全出鞘,否则就真没人能镇得住了。

    大尊者他们基本感受不到干将剑魂的力量,但是,龙非夜和韩芸汐却分明感受到干将剑魂的力量全汇聚在宝剑上,蠢蠢欲动,似在酝酿一场大爆发!

    这股力量分明比之前还要强大很多。

    “龙非夜,既封印不了,不如试试……”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狠绝,说,“不如降服它!”

    都封印不住,还可能降服吗?

    也就韩芸汐会有这种大野心。谁知道,大尊者忽然大喊,“非夜,让芸汐以凤之力辅佐你,降服干将,快!”

    龙非夜本就要答应韩芸汐,听大尊主这么一说,更要一试了!

    他立马凌空而飞上去,逼近干将,韩芸汐亦紧随而上,站在他身旁。

    两人一逼近,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排斥之力,似要将他们震开。

    龙非夜握紧了韩芸汐的手,一个以噬情之力,一个以凤之力共同与干将抗衡,撑住。

    以此同时,龙非夜伸出了手,缓缓朝宝剑的剑把伸去。

    他的手凝聚了一身的力量,缓缓穿透无形的干将剑魂力量,一点点的逼近剑把,而随着他的手靠近,宝剑开始震动,发出铿铿响声。

    越是靠近,阻力越大,龙非夜越感觉到艰难。韩芸汐除了帮忙抵抗那股排斥之力之外,都不知道如何辅佐龙非夜。

    龙非夜的手背和手臂都浮出了青筋,甚至陆续出现了好几道被剑气所伤的血痕。韩芸汐看得心疼,她豁出去了!她也伸出手去,覆住龙非夜的手背,同他一道靠近剑把。

    很快,凌厉的剑气就割破她的衣袖,割破她的皮肤。

    “你放手!”龙非夜冷声,非常凶。

    “不放!除非你拿下这把剑!”韩芸汐亦是冷声,也特别凶。

    龙非夜另一手立马覆上韩芸汐那纤纤素手,可是,他一覆上,韩芸汐另一手又覆了上来。

    其实,很多时候,韩芸汐固执起来,龙非夜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一道道血迹,渐渐在她的衣袖上浮现出来,龙非夜看得心像是被一刀刀割着。

    他眸光一寒,一时间便将所有噬情之力加之在手上,韩芸汐似乎就在等着这一刻,她亦将所有凤之力加之在龙非夜手上。

    刹那间,一股强大的力量就从他们交叠的手上爆发出来,一下子就将干将剑魂的力量彻底震开!

    龙非夜握住了干将宝剑的剑把,韩芸汐的手就覆在他手背上。两人合力,缓缓将宝剑按入剑鞘中去。

    剑入剑鞘,干将剑魂所有力量就都消失了。

    龙非夜稳稳地将干将宝剑握在手中,他们两人相视,默契地都笑了。

    刚刚那股力量是那么熟悉,不正是他们双修的时候联手而得的力量吗?

    夫妻齐心,这世上就没有他们办不了的事!

    龙非夜低下头,额头亲昵地抵在韩芸汐的额头上,他看着韩芸汐满是伤痕的手,又心疼又无奈。

    韩芸汐却高兴极了,“龙非夜,干将已收入囊中,就把玄寒宝剑送给我吧。”

    难得韩芸汐跟他讨东西。可是,龙非夜居然不给。

    “给我一些时间,我铸莫邪宝剑送你。玄寒,不能给你。”

    龙非夜说着,便要带韩芸汐离开高高的锁剑台,要知道,大尊者他们还在下面等着呢。

    可是,韩芸汐拦住了,才不管下面多少人等着,才不管他们双修的事情和凤之力,大尊主会给出怎样的解释。

    她拉着龙非夜,认真问,“不能给我,那能给谁?”

    “就留着。”龙非夜嘴角轻抿,忍着笑。

    “留着给谁?”韩芸汐又问。难得她跟他讨要东西,居然还会拒绝了。她就不相信这里头会没猫腻。

    想来,要这玄寒宝剑的人也不少,端木瑶就打过坏心思。

    龙非夜笑不语。

    他如此反应,让韩芸汐更加确定,他想将玄寒宝剑送人。

    别的东西,或许还有得商量,就这玄寒宝剑,绝对不行!

    玄寒宝剑是龙非夜随身携带了十多年的佩剑,陪伴龙非夜的时间比她还要长呢。而且,在他们双修三个月里他们每个晚上都共用一剑,这纪念意义太大了。

    韩芸汐宁可不要莫邪,也不放弃玄寒宝剑。

    “你到底想留给谁!说不说?”韩芸汐较真地问。

    龙非夜终是忍俊不禁,凑到她耳畔,低声,“留给女儿,可好?”

    韩芸汐始料未及,愣了好久才扑哧笑出来,笑了好久才问,“为何不留给儿子?”

    将登帝王位者,竟问她要女儿,而不是儿子?

    韩芸汐该说他什么呢?

    “女儿像你,我喜欢女儿。”龙非夜难得这么直接。

    韩芸汐已不再避讳这个话题,她仰望着他,特认真说,“殿下,臣妾记下了。”

    下面等得无比焦急的大家,若是知道他们两个在锁剑台上讨论这种问题,会做何感想?

    龙非夜带上干将宝剑,同韩芸汐一道飞落。

    大家立马都围上来,就是顾北月那么淡定的人,都露出了欣喜的表情来。

    这简直太意外了。

    本是来封印干将的,结果竟给降服了。

    “一定是它们!一定是它们!”大尊者最为信息。

    “大尊者,你……”韩芸汐不明白,刚刚大尊者还说他们幸好有药庐之行。

    到底怎么回事呢?

    “若芸汐体内并没有潜藏着凤之力,他们的双修早就完成。但,芸汐体内若潜藏了凤之力,那么,即便凤之力没有被唤醒,你们的双修也一样会失败。”

    大尊者捋着呼吸,十分激动,“噬情之力的双修,必是一阳一阴,一强一弱,一主一辅。芸汐若太强,你们就只有两条路可行。一是非夜另寻一个可双修之人,二便是寻一对可被噬情之力和凤之力共同降服的兵器。此兵器需一阴一阳,一弱一强。以兵器辅佐双修,方有成功之机。”

    话到这里,不必大尊者多解释,大家也都明白了大尊者为何如此激动。

    “刚刚龙非夜和韩芸汐用噬情之力和凤之力降服了干将,而干将又和莫邪为夫妻剑,一阴一阳。这不正是龙非夜他们双修所需之物吗?”

    如此说来,还真得感谢药庐那一行,若不是在药庐把韩芸汐体内的凤之力引出来,或许,他们至今还找不出双修失败的原因呢!

    他们终于把双修失败的原因弄明白了,也同时寻到了破解之道。

    “非夜,幸好你们来了。”大尊者激动之余,也认真起来,“双修失败,一年之后若无补救之法,你二人必是走火入魔,自相残杀!”

    这话一出,龙非夜和韩芸汐才后怕起来。

    他们朝顾北月看了去,此行虽然是残忍的取舍,但至少是对的。

    就在大家感慨之际,幽婆婆忽然惊声,“顾七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