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62章 龙非夜,扒衣服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我是你姑奶奶!”

    韩芸汐毫不客气地回答宫北辰,既然他愚蠢到猜不出他们的身份,那也没有认识的必要了。

    宫北辰一拔剑,韩芸汐就打出两枚毒针,全冲着宫北辰的要害去。

    韩芸汐用的是无影之针,谁知道宫北辰居然立马就察觉到,一侧身,一挥剑就躲开了两枚毒针。

    这小子不愧是邪剑宗主坐下大弟子,虽然愚蠢了一些,但是武功还是不容小视的。

    虽然真正较量起来,韩芸汐未必会输,但是,韩芸汐才不跟他比试武功,韩芸汐就想跟他玩毒。

    两枚金针被打落,韩芸汐再出四枚,这一回不是无影之针,但是,力量和速度并驾齐驱,气势如虹地朝宫北辰正面飞射过去。

    宫北辰感受到毒针的力量,震惊之余,并没有硬抗,而是急急闪躲。

    他凌空而上,翻了个身,毒针从他脚下飞射过去吗,他才又落回来。可一落回来,便又见一枚毒针迎面而来。

    宫北辰吓了一跳,本能后仰身体,毒针几乎是贴着他的身体飞射过去的。

    “有毒!”

    宫北辰惊声,立马意识到毒针飞掠的时候,撒落了毒粉。他屏住呼吸,退得远远的。而这种毒粉,比他刚刚令人发箭的时候撒出去的还要厉害一些。

    “毒术不错呀!”韩芸汐冷笑。

    她就是试探一下,立马就发现这家伙的毒术也不错。看样子白彦青是有教他毒术了,或许,他会知道他师父的真实身份。

    带毒粉散去,宫北辰才开口,“你是……”

    他想起了一个女人来,一个毒术非常害怕的女人。

    但是,他绝对不相信那个女人会到天山来。何况,那个女人也不会武功。

    师父说过的,开春后至少半年之内,那个女人都不可能上天山。也正是如此,师父才把天山交给他,要他尽快把干将拿到手。

    平素总会有些旁门左道之人上天山挑衅,天知道这帮人从哪里来的。

    “都说了我是你姑奶奶。你叫我声姑奶奶,我放你一马,如何?”韩芸汐凤眸噙笑,高高在上,风华万千。

    “臭娘们,这儿是天山,有本事跟本少主比剑术!本少主要输了,任由你处置!你敢不敢。”宫北辰挑衅地说。

    他的剑术比毒术强多了,而这个女人似乎也只会毒针,连佩剑都没有。跟她比剑术的话,他胜算极大。

    韩芸汐轻哼,大声问道,“苍大小姐,这邪剑宗少主平素就是这么孬种的吗?只敢跟女人打?”

    苍晓盈的内心已经崩溃,她低着头,没有回答。

    “臭娘们,你说什么?”宫北辰大怒。

    “我说你孬种,只敢挑衅我一个女人家。有种,你跟他们打!”韩芸汐笑呵呵得指向一旁的龙非夜和顾七少,又道,“找他们其中一个人打就成,如果你真的有种的话,就让他们俩个一起上!你敢不敢呀?”

    苍晓盈听了这话,都忍不住轻笑起来,忘了自己的立场。这估计是她这辈子听到的最大的笑话了。

    宫北辰这才正眼朝龙非夜和顾七少看去,龙非夜的丰神俊朗,顾七少的倾城倾国,让他心中微震。

    但是,他很快就忽略了!他自幼天赋异禀,三岁学剑,十岁便以一敌十,成为邪剑宗里的天才少年,十五岁的时候他便是邪剑宗年轻一辈里的翘楚,无论是剑术和是内功,都是第一。

    如今,邪剑宗里的师兄弟们依旧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他甚至已经抗衡天山顶那几位梵天六品的长老。

    天山的弟子们,除了剑宗老人的座下弟子龙非夜之外,谁都不是他的对手。“呵,本少主也不屑跟你斗!”

    宫北辰剑刃缓缓移动,指向龙非夜和顾七少,狂妄地说,“那就两个一道上,干脆点!”

    龙非夜冷眼睥睨过来,不动声色。

    顾七少却忽然一脸惊吓,急急朝韩芸汐跑去,躲到了韩芸汐身后,“你们一对一就好!我投降好了!”

    宫北辰瞥了顾七少一眼,嗤之以鼻。

    龙非夜恶狠狠地瞪了顾七少一眼,分明很不满。但是,他还是飞身而来,落在宫北辰前面。

    “看剑!”宫北辰立马出手。

    谁知道顾七少却忽然又大喊,“龙非夜,你先帮我毁了他那身衣服,老子看着难受!”

    顾七少觉得,除了他自己之外,全世界哪个男人穿红袍都特别难看。

    龙非夜本就不动,宫北辰却戛然而止,惊了。

    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龙非夜?!

    宫北辰还未明白过来,龙非夜就忽然逼近,一脚狠狠踹过来,踹在他嘴上将他整个人都踹飞出去!

    “骂本太子的女人,你找死!”龙非夜冷声,忽然又逼近。

    宫北辰被踹得嘴都歪了,一边逃一边不可思议地朝韩芸汐看去,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竟真的是韩芸汐!

    毒术可与师父匹敌的韩芸汐!

    不!

    怎么可能?

    师父离开之前明明告诉他龙非夜和韩芸汐短期之内不会上天山的,师父还说了,龙非夜和韩芸汐就在三途黑市,准备去虎牢救人,同时还忙着准备北征!

    北征那么大的事,师父一定不会弄错的!

    他们……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宫北辰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可是,龙非夜已经逼近,又踹来一脚。

    他躲不过只能应战。

    他使出了浑身的力量,挥剑冲龙非夜的大长腿劈下,一时间剑芒万丈,剑气驶入破碎,横扫千军万马般排山倒海而去。

    龙非夜对宫北辰到底有多不屑?面对如此强势的剑气,他竟连剑都没有拔,他甚至都没有闪躲!

    他眸光寒彻,脸冷如修罗,迎着耀眼的剑芒,继续横脚冲宫北辰踹来。

    这个家伙为什么不躲?找死吗?

    北宫辰不可思议极了,然而,他很快就看到龙非夜毫发无损地穿过了剑气,身上爆发出一道无比强势的力量,将漫天的剑气震碎了。

    那个力量是什么?

    为何那么霸道,那么可怕?

    是师父说过的噬情之力吗?

    宫北辰目瞪口呆,而龙非夜的脚已经逼近,毫不犹豫地一脚狠狠踹过去,又是踹在他的嘴巴上。

    这一回没有把人踹飞,而是把人狠狠踹到地上去。

    “嘭”

    宫北辰撞在地上,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要碎了。他抬起头来,嘴和下巴彻底给歪了。

    龙非夜随之而下,就站在他身后。

    “龙非夜,扒衣服!扒衣服!扒衣服!”顾七少大喊。

    韩芸汐嘴角都抽搐了,这话她怎么越听越不越污呢?

    顾七少,你确定不是故意的?

    不管顾七少是不是故意的,他这话终于引起了龙非夜的注意。

    龙非夜蹙眉朝他看过去,他立马就亮出招牌式的倾城笑容,“龙非夜,扒了他的衣服!”

    龙非夜一眼不吭,将宫北辰拽起来,狠狠朝顾七少丢过来。

    速度快得,宫北辰要下毒都来不及。

    宫北辰藏在手心里的一把毒粉便顺势朝顾七少脸上撒了去!

    这毒药是宫北辰情急之下随便从袖中抓出来的,他自己都还没意识到这药是媚药。顾七少一嗅就知道,韩芸汐更是清楚。

    两人不约而同朝龙非夜看去,心里的想法居然是一样的。

    他们都好奇着龙非夜要中了这毒药,那张千年冰封般的脸会不会崩掉?

    他躲开宫北辰,锊了一把脸,朝韩芸汐看去,“毒丫头,别看了!中毒的是七哥哥我!解药,快点!”

    可不像韩芸汐那样随时随地能配制出解药来。

    虽然他百毒百病不侵,但是,在毒丫头面前,他还是得装得像一些,其实也也不算是刻意装,他都已经习惯了。

    白彦青既不在天山顶,那么这一回他又躲过了一劫,可以继续装疯卖傻,偷懒偷工,晃晃悠悠。反正就眼前这等跳梁小丑,龙非夜就搞得定了。

    他,可是要干大事的人!

    韩芸汐这才意识到顾七少中了媚药,她回头冲顾七少笑得特别灿烂,“你扒了他的皮,我就替你解毒。”

    摔在一旁的宫北辰吓得脸都青了。

    顾七少却哈哈大笑,“毒丫头,七哥哥越来越喜欢你了!”

    顾七少笑得特邪恶,立马朝宫北辰走过去。

    宫北辰挨了龙非夜两脚,内伤极重,他爬起来转身就逃。顾七少追上去一把揪住他红袍一角,狠狠一扯,立马碎了他大半的裙摆。

    宫北辰也顾不上他最喜欢的红袍被扯碎,他踩了轻功,一边往天山顶飞去,一边大喊,“来人,拦住他!快拦住他!”

    那些没了箭的弓箭手立马全包围过来,拦住顾七少。

    韩芸汐擒着苍晓盈,笑着等看戏,龙非夜则面无表情朝云雾缭绕的天山顶望去,若有所思。

    顾七少想偷懒,却成了最忙的一个。

    他袖中凭空飞出一道荆棘藤来,一下子就追上宫北辰,圈住他身体,狠狠将他拽回来。

    弓箭手们手上没别的武器,只能以弓为武器,朝顾七少袭来。

    顾七少嫌他们太烦了,猛地以甩荆棘藤,荆棘藤上头的刺竟全都飞射出来,朝周遭的弓箭手袭去。弓箭手避之不及,皆是中毒。

    宫北辰虽然扛得住荆棘藤之毒,但是挣扎不了顾七少的荆棘藤。他急中生智,挥剑劈断了荆棘藤,终是逃脱。

    不得不说,顾七少如果没用莫邪剑魂的话,论武功还真不是宫北辰的敌手。

    这让顾七少非常不爽!

    他帅气地一挥手,挥出数颗荆棘藤种子,种子一落地,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天空飞窜出无数荆棘藤来,一下子就将宫北辰整个包裹住来。

    顾七少特霸气地大喊,“给老子撕!”

    于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