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59章 再见一夜暮年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许多未见,苍晓盈还是原来的娇美模样,似乎没有因为父亲的事情,锁心院的变故而烦心。如果韩芸汐没有猜测,苍邱子被囚之后,锁心院没有因为院长之争而内乱,苍晓盈这大小姐功不可没。

    女人,果然是天生的领导者,一旦领导了男人,便可领导世界!

    “龙非夜,杀过去?还是……”顾七少低声。

    之前的防守都很弱,人也少,所以他们才能无声无息潜伏上来,没有惊动其他人,可是,这里可不一样了。一旦动手,必会惊动全山。

    可是,龙非夜还未回答,韩芸汐就大步走了出去。

    她当年满怀期待第一次上天山,在第一重山就遇到苍晓盈,这个女人不仅仅来拦路,而且还去跟掌管戒律的幽婆婆打了小报告。害得她还未到天山顶,见着剑宗老人就先经历了一劫。

    上一回没收拾掉苍邱子,可还没跟苍晓盈报这个仇呢!

    韩芸汐这一回虽然不是来寻仇的,但是,能顺便报个仇,她也是非常乐意的。何况,他们除了杀出来,也没有别的路可以上天山顶了。

    韩芸汐一站出来,龙非夜立马紧随其后,顾七少也急急跟上。

    “谁!”

    苍晓盈等人立马就朝这边看来,而一见到龙非夜和韩芸汐,苍晓盈就怔住了。

    他们……怎么会上天山?竟还没有惊动下面的人,走到了这里?

    邪剑宗主离开的时候不是和她打了包票,说龙非夜和韩芸汐在开春之后的半年里,一定不会上天山的吗?

    半年的时间,邪剑宗主留下的那些毒,足够逼迫三位尊者降服上古宝剑干将了。

    苍晓盈也不知道为何邪剑宗主能那么肯定龙非夜和韩芸汐的行踪,但是,邪剑宗主连三位尊者都对付得了,她自是很信任他的。

    苍晓盈不傻,第一时间就对身旁的人低声,“赶紧给宗主送信,说龙非夜他们来了!还有,我在这里拖着,赶紧上天山顶,告诉宫北辰!”

    宫北辰不是别人,正是邪剑宗主坐下大弟子,天赋异禀,剑术精湛,和当初的赫亦涟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邪剑宗里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不出十年,宫北辰必定继承邪剑宗宗主之位。

    除了当年那位白山青宗主,宫北辰将会是邪剑宗史上最年轻的一位宗主。

    苍晓盈一从亭子里走出来,两个侍卫就立马从她背后离开。

    “龙非夜,韩芸汐久违了,今儿个天山是刮了什么风,把你们给刮来了?”苍晓盈虽然慌张,却强做欢笑。

    她不敢多看龙非夜,视线都落在韩芸汐身上。

    父亲武功尽失,被关押在牢房里因为重伤不愈而死,这一切都是龙非夜和韩芸汐害的。尤其是韩芸汐!如果没有这个女人的出现,父亲不会逼龙非夜逼得那么近,排位战的悲剧也不会发生。

    此时此刻,她虽然笑着看韩芸汐,却已把韩芸汐当作了杀父仇人!

    她之所以和邪剑宗勾结,一是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带领锁心院独立,二便是要借邪剑宗的力量,为父亲报仇雪恨!

    宝剑干将还未到手,无论如何,她都要阻止韩芸汐和龙非夜,为宫北辰多拖延点时间。

    就算邪剑宗主不在天山顶,宫北辰有三位尊者和李剑心这等人质在手,只要准备好,一样不怕龙非夜什么!

    虽然苍晓盈在心中做了十足的准备,可是,当她看到龙非夜揽在韩芸汐腰间的手,她还是忍不住心痛!

    如果他父亲没有背叛之心,如果上一回天山顶之战的结果只是端木瑶入狱,她父亲并没有跟着遭殃,那该多好呀!

    端木瑶被废了,她就非常有机会了!

    如今,虽然她退而求其次,跟了邪剑宗的宫北辰,可是,看到恍若神尊一般的龙非夜,她的心又一次忍不住悸动了。这个男人已不是天宁秦王,而是东秦的太子呀!

    “西风!”韩芸汐冷冷回答。

    苍晓盈并明白韩芸汐的意思,龙非夜和顾七少却知道,韩芸汐这“西风”说的是“楚西风”,今上天上顶,若不打他们个落花流水,第一个对不起的就是拼死下山的楚西风。

    “西风?”苍晓盈哈哈大笑起来,“我怎么没感觉到,韩芸汐,你不会是不请自来吧?”

    韩芸汐不说话,只是冷笑。

    苍晓盈正想着如何拖延时间,见韩芸汐不说话,她也很乐意这么耗着。

    等了许久,韩芸汐真的一言不发了。而龙非夜和顾七少却也没做声。

    可是,渐渐的,苍晓盈却自己心虚起来。

    韩芸汐到底什么意思?她这么耗着,想做什么?

    难不成,他们的人已经上到天山顶了?

    苍晓盈百思不得其解,而越不解就越心慌。终于,她还是忍不住开了口,“韩芸汐,你到底想怎么样?”

    韩芸汐气定神闲挑眉看去,十分不屑笑了笑,不回答。

    韩芸汐傲慢起来,那盛气凌人的样子,和强势霸道的气场也就龙非夜能压得住吧。苍晓盈在她的蔑视之下,越发的心虚,竟有种自卑之感。

    不!

    苍晓盈自己都震惊了,她怎么可以有这感觉?

    恼羞能成怒,心虚更能成怒。她大声地质问,“韩芸汐,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苍大小姐,我和我夫君回师门,你有何资格质问我要怎么样?我们就乐意在这里站着,关你什么事?”

    苍晓盈一直觉得自己口齿凌厉,能说善辩,可是撞上了韩芸汐,她竟一回合都拼不过!

    苍晓盈盯着韩芸汐才皓齿薄唇看,暗暗地想,若有朝一日韩芸汐落到她手里,她一定先割掉韩芸汐的舌头。

    苍晓盈不屑冷哼,“那你就等着吧!”

    上天山顶的路就只有一条,且随他们耗着吧。苍晓盈这样安慰自己。

    然而,韩芸汐的话还未说完呢,她笑呵呵道,“至于顾七少上天山来干什么,你问他呗?”

    苍晓盈这才知道原来站在他们背后的红衣美男子就是传闻中的医城小七,顾七少!

    顾七少压根就没把苍晓盈看在眼里,韩芸汐这么一说,他才认真朝苍晓盈看去,慵懒懒说了句,“就这种货色,也陪跟本少爷说话?你!”苍晓盈大怒。

    就在这个时候,她派走的两个锁心院弟子就跑了回来,本是两个长得颇为俊俏的年轻男子,一回来居然都满脸皱纹,好似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十岁,变长了垂幕老叟。

    “大小姐,救命啊!大小姐!”

    “大小姐,我们是不是中毒了,救救我们吧!”

    两人惊恐地跑到苍晓盈面前,抱着脸苦苦哀求。细皮嫩肉的双手和皱得像老橘子一样的脸一对比,便让苍晓盈等人都毛骨悚然起来。

    衰老成这样的脸,苍晓盈在端木瑶那见识过的!

    这……一夜暮年!

    苍晓盈不可思议地朝韩芸汐看了过去,她终于意识到韩芸汐在等什么了!

    她在等待毒发!

    她刚刚什么时候下毒的,距离那么远。她怎么可能下毒于无形?

    苍晓盈都已经暗暗地做好了打算,待会如果实在拖不住韩芸汐他们,她就用激将法,单挑韩芸汐。

    就韩芸汐这种废材,即便武功再好,也近不了她的身,也就对她下不了毒!

    可是,韩芸汐分明是拿这两个弟子来警告她呀!这个女人什么时候会武功的?

    苍晓盈开始害怕起来,她忍不住捧住自己的双颊。看到眼前这两个弟子的脸都恶心得想吐,她实在不敢想象自己的脸要是变成这样,自己会不会疯掉。

    “不……”

    她不得不后退,满脸恐惧起来。

    “保护大小姐!”说话的是苍晓盈的二师兄,他拔剑站了出来。

    可是,一站出来,他的脸立马就疼痛起来,他随手一摸,竟摸到好几皱纹。

    “我的脸?”他惊了,朝周遭的人看去。

    周遭众人全都被吓到,他们分明可以看到他脸上的皱纹在慢慢变多,脸皮在慢慢变皱。

    他也中毒!

    天啊,韩芸汐到底怎么下毒的?

    韩芸汐手里握着龙非夜为她订制的毒针呢!

    她一步一步朝苍晓盈走了过去,苍晓盈身旁几个师兄原本要过来保护的,见了二师兄的下场,忽然就止步不前了,甚至,随着韩芸汐的靠近,他们一个一个都在后退,回避。

    苍晓盈转身就要逃,她已经顾不上天上顶的事情了,她的脸比一切都重要!

    只可惜,很快,顾七少就落在她身前,拦住她,苍晓盈立马往右侧逃去,顾七少再拦;她又往左,顾七少还是拦下。至于龙非夜,他就在一旁看着,放着周遭的弟子逃跑和偷袭韩芸汐。

    他向来不屑对女人动手。

    终于,韩芸汐止步在苍晓盈面前,她捏着一枚毒针,饶有兴致地把玩着。

    苍晓盈吓得跌倒在地上,韩芸汐却无奈,“无趣!”

    是她太强了,还是对手太弱了呢?

    就在韩芸汐要蹲下来,质问苍晓盈天山顶的情况时候。

    苍晓盈连忙说,“韩芸汐,当初你不会武功,是龙非夜帮你上天山的。如今,你会了武功,要不,咱们今日就比一场。就比谁先过这吊桥。你要是赢了我,我就受你一针;要是你输了我,就从此不再上天山,你敢不敢?”

    韩芸汐大笑起来,说,“这多没意思呀!要不,咱们这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