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53章 死的是一个女人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不是说好了,救人和北征都延后的吗?怎么突然就救人了?

    宁承并不知道宁静已经生产了,更不清楚虎牢那边的具体情况,他很快就意识到救人的不会是韩芸汐和龙非夜。

    他们若是要救人,必定连同这北征开始。

    那能在君亦邪重重防守中把人救走的,到底是何方圣神?

    宁承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白彦青,可是,就君亦邪这种反应看来,必定不会白彦青,否则君亦邪不会如此气愤地来质问他。

    宁承由着君亦邪抽打,就是不出声。

    最后君亦邪打累了,宁承亦是伤痕累累。君亦邪颓然跌坐在地上,宁承反倒高高在上地睥睨他。

    虎牢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君亦邪如此气愤又如此颓废呢?

    是夜,君亦邪就带走宁承,秘密离开军营,往虎牢方向赶。

    侍卫禀来的那些形状怪异的血水,他也弄不清楚怎么回事,得到来现场才能明白。

    虎牢大变故,君亦邪带着宁承往虎牢赶,而此时此刻,韩芸汐他们也在日夜兼程的赶路。

    送往天山的信函已经好几日了,照理应该他们应该收到回复了,可至今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龙非夜往天山送信,用的是专门训练的飞鹰可抵抗天山的暴风雪,而且天山顶那边也有专门的信使负责信件往来。

    春末夏初的气候,天山的积雪已经消融得差不多了,这个时候的天山气候正好。别说是飞鹰,就是人要上下天山也是很容易的。

    龙非夜知道,天山一定是出事了。所以,这几日来,他们并没有休息,几乎是日夜不休地赶路。

    “一定是邪剑门。”龙非夜冷冷说。

    当今武林,能撼动得了天山者唯有邪剑门,而能动得了三位尊者的,唯有白彦青了。

    “那只老狐狸,躲在天山多久了?”韩芸汐颇为担忧。

    凤之力的事情,是否已经被白彦青知晓了?他们之前回到的回函又是出自谁之手?关于凤之力和噬情之力双修的种种解释,又是真是假?

    他们,是否被白彦青这只老狐狸算计了。

    “依我看,那只老狐狸必是开春之后才攻上天山顶的!要不,这会儿你们也不会这会儿才收不到信。”顾七少插了一嘴。他知道,但凡和白彦青有关的事,否不是小事。不为别的,只因为当今这世上,龙非夜唯一对付不了的就是白彦青。

    如果之前的信函都是伪造的,那么白彦青并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断了回信,大可继续伪造一份,免得引起他们的怀疑。

    韩芸汐和龙非夜还是认可顾七少这个猜测的。

    见他们两个人都点头,顾七少便忽然停下了马,认真问,“若是如此,你们还打算继续上天山?”

    若他的猜测是对的,他们现在上天山无疑就是找死了!天知道白彦青准备了多少陷阱,等着他们呢?

    龙非夜和韩芸汐了眼神,顾七少想到的,他们自是也想得到。

    且不说他们至今弄不明白凤之力的真相,即便不为弄明白凤之力和双修之事,他们也得上天山呀!

    此事不仅仅关系到剑宗老人和三位尊者,而且关系到整个天山剑宗,天山剑宗弟子无数,剑谱宝剑无数,一直都是武林之首。天山剑宗一旦落入白彦青手中,便会沦为邪剑门祸乱武林的工具。

    天下都还未大乱,武林就先会乱了。

    他们都已经牺牲了北征的时间,专程赶过来,就没有再折回去的道理,更没有躲避的道理。

    何况,他们已经找齐了七种万毒至毒,如今就剩下白彦青的血和小东西的毒血了。白彦青不找他们,他们也总有一日是要找白彦青的。

    韩芸汐冷冷说,“刀山火海也要闯,不怕他!”

    她最近并没有时间修行,但是,她和小东西之间的越来越强了,她可以明显感觉到小东西在修行,也能明显感觉到小东西的毒牙在恢复。小东西一定是在白彦青的储毒空间里,吃了不少好东西。

    甚至,她这一两个晚上都隐隐有种熟悉感,只觉得储毒空间似乎又要晋级了。这种感觉和上一回在天山时,储毒空间从第一阶晋级到第二阶的感觉特别特别像。

    或许,这一回小东西会继续帮她晋级。

    只要她的储毒空间晋级到第三阶,小东西就自由了,只要拿到小东西的毒血,他们还真未必要忌惮白彦青的不死不灭之身。

    顾七少说服不了韩芸汐和龙非夜,就只能默默跟着。顾七少就担心一旦要和白彦青对决,他就不得不暴露自己的秘密了。

    顾七少纠结着纠结着,有了一个很嚣张的念头,他想,他得想个办法约白彦青单挑,避开毒丫头他们。

    一行人加快了速度,往天山方向疾驰。以他们这种速度,约莫五日的路程便可抵达天山脚下。

    几日过去了,君亦邪带着宁承回到了虎牢。

    “把他押到地牢里去,一日一颗解药,记牢来!他要没了命,本王要你们所有人陪葬!”君亦邪冷冷说。

    宁承还不知道血水一事,他已经是君亦邪最后的人质了。他想,无论是谁救了沐灵儿他们,只要不是白彦青,事情就不会糟到哪里去。

    君亦邪手里就剩下他一个人质,他做起来事来就不必再考虑那么多了。

    把宁承囚在虎牢的地牢里后,君亦邪就让侍卫带路去看那几滩血水。

    虽然那三滩血水已经干掉,但是在地上留下了雨水都冲刷不走的暗红色印记。

    君亦邪一见到,立马断定这些血的他驯养的那些毒老虎的,而且毒老虎是中毒身亡!

    “主子,谁能下次毒手?”郝三低声问。

    君亦邪驯养的这些毒老虎已经被养成毒尸,对于大部分毒药都是有抵御能力的,只有一些罕见的高等毒药才能让它们中毒身亡。

    换句话说,能毒杀这些毒老虎的人毒术绝对不一般。

    君亦邪没理睬郝三,冷冷问,“确定沐灵儿他们是骑坐白虎逃走的?”

    “康王殿下,属下几个全都亲眼看到了。沐灵儿生孩子的时候,产婆也进屋,也是白虎拦的路!”侍卫如实回禀。

    若非一开始,他们不敢对白虎动手,错失了良久也损失惨重,或许沐灵儿他们未必逃得了。

    虎牢的侍卫死伤极多,活着的人都怨恨那些毒老虎。当然,他们只敢在心中抱怨。

    君亦邪还是没做声,往一旁的密林里走去。

    密林里的两滩血水也干掉,剩下一个抹不掉的印记。君亦邪在人形血水印记旁顿了下来,他用指腹轻轻涂抹了些许血迹,认真嗅了嗅,二话不说就带走。

    他花了半天的时间,便鉴别出这血是人血不是虎血,而且还是中毒亡命的女人之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君亦邪可以肯定的是,对白虎下毒者必不是韩芸汐。除了韩芸汐,还有何人的毒术那么高明,能在极端的时间里毒死五头白老虎呢?

    还有一头白老虎哪里去了?

    被毒得尸骨不存的女人又是谁?剩下的人,哪去了?

    郝三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又一次问说,“主子,会不会是他……”

    郝三口中的“他”自是指白彦青。

    “他若要出手,何必等到现在,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君亦邪冷冷反问道。

    比起下毒之人,他更加关心的是那个黑衣人到底是谁。

    就在这个时候,侍卫匆匆来禀,“康王殿下,程叔已经找到了,金执事……还没找着。”

    君亦邪凌厉看去,十分不满,“把人带进来!”

    虎牢暴乱之后,程叔和金执事就都不见了,侍卫一直在附近搜查,今日才把程叔找到。

    虎牢周遭都是密林,他们的埋伏不少,程叔就算逃出虎牢,也未必走的出这片丛林。

    君亦邪一直以为黑衣人是闯入者,一直都还没明白过来,黑衣人就是金执事。

    程叔一被押过来,都还未开口求饶呢,君亦邪便一脚狠狠踩过来,直接将他踩在地上,“金子呢?”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就没看到他了!康王殿下,看着小的报信有功的份上,饶了小的吧!”程叔连忙哀求。

    他不仅仅是哀求,也是在提醒君亦邪,他是狄族的元老,能不少狄族的信息,杀不得。

    这一点,君亦邪自是知晓的,否则也不会留程叔到现在了。

    “金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君亦邪质问道,到现在,他多多少少有些怀疑了。

    “没什么来头,就是冬乌族买到三途黑市的奴隶,被宁主子买下了了。”程叔如实回答。

    这件事,君亦邪自是调查过的。

    “会不会是他救的人?”君亦邪直接问。

    程叔立马就否认,“康王殿下,若金子能救人早就救了,何必等到现在?”

    此话,确实有理。

    君亦邪烦躁起来,他的脚从程叔背上放开,程叔松了一口气,正要起,谁知道君亦邪却忽然一脚冲他的脸狠狠踹来,将他整个人都给踹翻了。

    “来人,押到地牢里去!告诉宁承,就是他出了狄族!”君亦邪冷冷说。

    他现在还杀不了宁承,但是,他可以慢慢折磨宁承。

    今夜,我要让宁承尝一尝被衷仆背叛的滋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