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48章 真真吓坏了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怎么办?

    她明明调查得很清楚,产婆会两日后才会到,怎么跟巡查的士兵一块到了?

    巡查的士兵进不了产房,看不到真相,所以,她并不担心巡查的士兵突击。可是,产婆一来,一定是要到产房里去的呀!

    这个节骨眼上,还怎么瞒得住?就算宁静生产来得及,没个一两天休息和服药的时间,产婆一看,就会知道她是刚刚生过孩子的呀!

    打从知道龙非夜和韩芸汐救人的时间延后,白玉乔和沐灵儿就做好了各种准备。

    宁静的大肚子遮掩得再好,怀孕之后尤其到了后期,体格和皮肤都会发生变化的。这些变化瞒得过男人们,却瞒不过有经验的女人,尤其是产婆。所以,沐灵儿在半个前就已经配出了奇药,让宁静产后服用,可以消除掉孕后的一些身体反应。

    白玉乔还一直庆幸,有沐灵儿这个药学天才,一切都会很顺利,可谁知道竟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

    白玉乔都慌了……

    “白姑娘,赶紧想想办法,要不,咱们会先没命的!”侍从急急说。

    白玉乔脸色惨白惨白的,迟迟都没做声。

    这时候,听到外头动静的沐灵儿开门出来,正要问怎么回事。白玉乔想也没想,箭步冲过去,将她推到门里,冷声,“君亦邪派的产婆到了,别告诉宁静!还有,你千万待屋里别出来!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别出来!”

    沐灵儿懵了,站在门内,看宁静狠狠甩上门,她都没反应。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门外已经没有任何动静了。

    她急急回头朝床榻那边看去,只见宁静一脸痛苦,咬着一条毛巾,正在配合产婆的要求一次次使劲。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沐灵儿都颤了,除了原地站着,她什么忙都帮不上。

    这个时候,敲门声忽然传来。

    沐灵儿吓了一跳,正想开口,却忽然停住,不敢出声。

    万一是君亦邪的人敲门呢?她一定不能出声的,她现在得是在生孩子呀!

    幸好门外传来了侍女的声音,”快开门,白姑娘让我把热水提进来,还有衣物。”

    沐灵儿这才敢开门,侍女提了一大桶热水,身上背了一个小包袱装的全是衣服。

    沐灵儿连忙帮忙,她当机立断,躲屏风后面去换衣服。待会宁静把孩子生下来了,她立马得躺床上去装作刚刚生完孩子的样子。

    换好衣服,沐灵儿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来。

    “药!我的药!”她连忙去找侍女,“快!我之前交待的那两帖药,赶紧去先熬过来!动作要快!”

    这两帖药是给她自己和宁静准备的,宁静需要消除产后的一些身体反应,她则需要伪装出水肿,骨骼撑大,体虚等症状。

    药效都是暂时的,顶多持续个一个月,但是,这种药对身体损害很大,对她的影响算小的,对宁静的影响才算大。毕竟宁静产后的身体股弱得很,没有好好养着就算了,却还要这么折腾。

    这一回,宁静的牺牲实在太大太大了。

    这个时候,谈牺牲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如果被产婆撞见了真相,所有人的牺牲都将白费!

    沐灵儿准备好一切,就守在床榻边上,等着。

    产婆和宁静对外头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她们在共同努力着。

    “静小姐,快!再使劲点,孩子的头就快出来了!就快了!”

    “静小姐,再使劲,快!”

    ……

    孩子的脑袋一出来,这事就成了!只可惜,这最后一关对于宁静来说,似乎有些难!

    她一而再得使劲,却总是使不对地方。生孩子,并不是蛮力之事。

    沐灵儿心急如焚,一颗心都快跳出心口了。她一边担心着外头的情况,一边着急着侍女什么时候才能把药熬好,一边又担心着宁静,什么时候才能把孩子生出来。

    而这个时候,巡查的士兵已经查完程叔和金执事,正带着两个产婆往后院来。

    白玉乔就在后院的院子里等着,她一边等着侍女来禀告产房那边的情况,一边等着巡查的士兵和产婆过来。

    她多么希望在士兵和产婆过来的时候,侍女能先给她带来好消息。

    可惜,侍女还没有到,士兵和产婆就先到了。

    一听到脚步声靠近,白玉乔立马收敛了所有紧张,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士兵一见来就看到她,为首者笑道,“白姑娘,原来你躲在这儿呀!”

    但是,很快,一帮人就听到了产房里的动静。

    “怎么回事?”士兵厉声而问。

    白玉乔心跳就要停掉了,强强撑着,她没好气地说,“听不出来吗?沐灵儿在生孩子呢!”

    “怎么现在生?”士兵非常意外。

    “你问我我问谁呢?孩子要出来,还能掐时间算准了的?”

    白玉乔一边说着,一边打量起士兵身旁的两个产婆。这两个产婆都是四十左右的妇人,十分伶俐。

    一人连忙说,“生孩子的事哪里能说的准呀!这个时候生也不意外。”

    这话一出,白玉乔就知道这两个产婆早就把沐灵儿的预产期算好了。

    “幸好我早给她准备了产婆,要不,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可跟师哥说不清楚了。”白玉乔双臂环抱掩藏了慌张。她抱怨起来,“这个沐灵儿不是一般的难伺候,成日里要求这要求那的,若不是看在她是韩芸汐的妹妹,又怀了顾七少的种,呵呵,别说是我师哥,就是我,也不会由着她这么嚣张!”

    两个产婆都是聪明人,一听到白玉乔这话,便都明白接生这活儿不好做。生孩子本就是大人奔死,小孩子往生的事,万一沐灵儿出个什么事,那责任可不小。

    见两个产婆犹豫的表情,白玉乔心下松了一口气。她想,她应该能拖住时间,至少能拖延到宁静把孩子生出来。

    谁知道,为首的士兵却冷冷命令,“你们俩还愣着作甚?还不赶紧进去,康王的交待,你们忘了吗?”

    白玉乔大惊,连忙朝一旁的侍女使眼色,侍女亦是慌张,点了个头以示会意。

    两个产婆原打算等孩子顺利生下来了再进去,被士兵这么一提醒,都不敢再耽搁,连忙往产房去。

    白玉乔没做声,跟在后头,一旁的侍女连忙跑到产房门口,张开双臂阻拦,“等等!”

    侍女的声音非常大,无疑是在提醒屋内的人。

    此时,宁静和产婆哪顾得上外头的声音,孩子的脑袋掐在产道里出不来,宁静的力气快没了,产婆都开始慌了。

    这是难产的预兆呀!

    孩子要是再不出来,就会吸入肮脏的羊水影响的肺部,甚至有可能窒息而亡!

    “把剪刀给我!”产婆当机立断。

    沐灵儿吓坏了,当她听到外头的声音,更是惊恐,眼泪不知何时已经掉了下来。

    怎么办?

    产婆就要进来了!

    门口,士兵一见那侍女,立马朝白玉乔看过去,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白玉乔立马训斥那侍女,“干什么呢?找死呀?”

    侍女一脸无辜,“白姑娘,兵爷,沐灵儿有交待,说除了宁静,和产婆之外谁都不能进去看。”

    士兵大笑起来,“她算什么东西?这儿不是她说的算!”

    “兵爷,沐灵儿的脾气太大了,这会儿正生着,万一被惊扰到,有个三长两短,咱们都不好跟康王交待呀!”侍女苦口婆心地劝,“兵爷,孩子就要生出来了。你们要孩子的话,就在这儿守着,还怕孩子长翅膀飞了不成?”

    士兵又朝白玉乔看过来,白玉乔没出声,一副不关她的事的姿态。

    谁知道,士兵居然一把拉开了侍女,一脚踹开了房门!

    这刹那间,白玉乔和侍女都怔住了,目瞪口呆。而屋内,除了宁静死死地咬着毛巾,忍得整张脸都扭曲了,产婆刚刚放下剪刀,满手是血也顾不上清晰,以手腕压在宁静肚子上,大声道,“用力,快……”

    沐灵儿看着门前那一道屏风,双腿一软瘫坐了下去,整个人都懵了。

    完了!

    一切都完了!

    “进去!”士兵退到一旁去,有所避讳并没有往屋里看。

    两个产婆连忙走过来,白玉乔怔怔地看着她们,看着她们一前一后走近,看着他们迈步跨过门槛。

    “嗷呜……嗷呜……”

    忽然之间,周遭虎啸声四起,震耳欲聋,摄人心魂。

    大家都意外了,两个产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都止步而下。士兵大惊,“怎么回事?快出去看看!”

    虎牢的虎啸都是清晨和傍晚,这几声虎啸太异常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你们两个看好里头的人,其他人跟我过来!”士兵说着便要出去。

    谁知道,一只老虎忽然从一旁飞窜了过来,直接扑倒一个产婆,一口就咬断了她的脖子。

    “啊……啊……”

    另一个产婆原地站着大叫,明明想跑,却吓得双腿像是灌了铅,怎么都迈步开步子。老虎一转身就扑过来,亦是残忍地咬断产婆的脖子。

    周遭众人皆惊,白玉乔亦是吓得不轻,直接窜到了屋内去,关上了大门。

    侍女和几个士兵全都四下逃窜,院子里就剩下一虎两尸……

    这……怎么回事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