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46章 产婆,虎牢变故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送走唐离之后,龙非夜和韩芸汐便出发了。

    按理,这个时候他们该在去天山的半途中了,再过半个月便可以上天山。可是意外的唐门之行耽误了他们不少时间。上天山的时间拖延了有半个来月。

    从唐门到天山的路程,一般来说得走一个月。

    一个月后就是三月初了,且不说他们在天山还会遇到什么事情,就是从天山到三途黑市,也是需要不少时间的。

    时间确实很紧很紧。

    韩芸汐他们舍弃了马车,一行人都骑马而行,一离开唐门便绝尘而去。

    韩芸汐和龙非夜都没有过问过顾七少的下落,因为,他非常肯定顾七少一直都在,只是没出来而已。

    终于,在当天晚上,他们在河边留下休息的时候,顾七少突然冒了出来,修长好看的手伸到了龙非夜面前。

    他很不客气,“拿来!”

    昨晚上他瞧瞧地跟着老疯子回来,在他老疯子的屋顶坐了一晚上,今晨暗中一路送到山下他才折回去。

    他自是看到老疯子拖徐东临拿了东西给龙非夜的。

    龙非夜什么都没说,将东西交给他。韩芸汐有些好奇,顾七少却也没躲,当场就打开盒子。

    只见盒子里安安静静躺着一颗铜钱,用红绳子绑着。

    顾七少愣住了,只是很快就缓过神来,笑吟吟地说,“挺好看的嘛。”

    韩芸汐似乎看到铜钱上面有图案,她探头看去,想看清楚一些。见状,顾七少竟将铜钱递给她,笑吟吟道,“喜欢就送你,这是好东西,全世界就这么一枚。”

    韩芸汐立马退回来,“不要!”

    丹炉老人送的东西,他就这样随便转赠,这家伙能不能有点心呀?

    顾七少还是笑着,“不要那我且留着,那日你要喜欢,再拿去玩。”

    韩芸汐翻了个白眼,懒得理睬。

    顾七少这才收起那个铜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将铜钱重新戴在脖子上,谁都没有看到。

    稍作休息,即便很困顿,大家也都没有休息的念头。

    一想到宁静和沐灵儿他们,再疲再累,他们也必须撑住。

    出发之前,龙非夜对徐东临道,“给师父写封信,就说我们十来天左右会到。”

    以他们这种拼命的速度,十来日还真是可以抵达。

    龙非夜这封信送出去,到底会落在什么人手上呢?

    此时此刻,他们再拼了命地往天山赶路,而白彦青和君亦邪却都等着他们去虎牢救人。

    君亦邪已经在虎牢部署重重防守,里三层,外三层,总共六层防守,誓要将龙非夜和韩芸汐的性命留在虎牢。

    万商宫和白玉乔的信函往来一直都是顺利的,所以,龙非夜和韩芸汐对此一无所知,而白玉乔他们更不清楚君亦邪做的一切。

    随着预产期的到来,宁静的行动越来越不方便,肚子更是藏不住。她已经整整五天不敢出门了,就怕遇到什么意外。

    要知道,这个时候遇到个什么意外,那便会有一尸两命的危险。

    此事,沐灵儿正在帮宁静按摩脚,孕中期,宁静就开始出现手脚水中的现象,关节还会酸痛。

    沐灵儿给她开了几贴药材,治了水肿,却治不了关节疼痛。这会儿,她正在帮宁静揉手腕。

    “静姐姐,你别紧张。这都过一个月了,我姐他们一定很快就来了!”

    “静姐姐,就最后这几天了,你一定要放松。只要把孩子生下来,就没事了。”

    “静姐姐,有白玉乔在呢,错不了大乱子。白玉乔那丫头虽然很讨厌,但是做事靠谱。”

    “静姐姐,你要是紧张,你就想一想孩子。静姐姐,你说你会生男孩,还是女孩呀?对了,你说……”

    宁静终于不耐烦地打断沐灵儿,“好了,你要紧张的话,就闭嘴,认真做事!”

    自从收到宁诺的信,说救人和北征的时间要延后几个月,沐灵儿就开始紧张。

    这丫头紧张就紧张,非得说是她紧张。宁静若非大着肚子懒得动,早就发火了。

    真的很烦!

    沐灵儿悻悻地闭了嘴,可是,沉默了好一会儿,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静姐姐,君亦邪这段时间不会又派人来巡查吧?”

    这一两个月来,君亦邪时不时就派人来巡查,时间还不固定,好几回突袭。若非白玉乔有防备,宁静早就露陷了。

    沐灵儿紧张呀!她一直担心着,万一宁静生孩子的时候,君亦邪又派人来巡查了,那可怎么办?

    “不会!”

    宁静淡淡道,她其实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但是,君亦邪频繁派人来巡查一事,她并没有告诉万商宫那边人。

    宁诺写给她的那封信函里,将北征延后的事情说得特别详细,说龙非夜和韩芸汐说话不算,临时违背了之前的承诺,说唐离不是男人,就为了不让士兵冒险,就要牺牲她和宁诺。

    宁静是何等剔透之人呀,她知道,一定还有其他原因,否则韩芸汐不会这么做。

    就算没有其他原因,因为气候的原因,北征延迟也是理由充分的呀!

    她和宁承被困在君亦邪手里,已经是牺牲,又岂会在意牺牲多还是少?他们的牺牲正是为了东西秦的合作,正是为了北征的顺利。

    若是为了他们的安全,冒着严寒北征,那他们的牺牲又有何大意义?

    宁静的心是剔透的,更是大义凛然的。

    商场上多大大风大浪她都挺过来,这一回对于她来说,亦是一笔买卖,一笔关于人生,关于将来的大买卖。

    做这样淡淡买卖,不仅仅要对敌人狠,更要对自己狠。

    不同的是,这一回,她不仅仅要对自己狠,还得对腹中的孩子狠。剔透,凛然之余,宁静其实也是慌的,怕的。

    可是,她从来不说,也不会承认。

    “静姐姐,可万一……”

    沐灵儿这个没经历过风浪的小丫头,不担心自己,就是担心宁静,更担心宁静腹中的孩子。

    要知道,她照顾宁静和孩子都半年多了,她都跟宁静说好了,她要当孩子的干娘的。

    当母亲的,能不为孩子心忧,心慌吗?

    “没有万一!闭上你的乌鸦嘴。”宁静冷冷说道。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十分有节奏的敲门声,宁静和沐灵儿立马知道是白玉乔过来了。

    沐灵儿连忙去开门,来者果然是白玉乔,她带来了一些药材。

    前几日沐灵儿开了一些催生药,就等着宁静的肚子发动时给她服用,能免去她不少痛苦,也能缩短产程。

    白玉乔不敢让虎牢的婢女去准备,派了自己的亲信到隔壁县城买了回来。

    “白姑娘,战场那边可有什么新的消息?”宁静问的其实是宁承的消息。

    “前几日最后一场战役结束了,北历皇帝败了,两军全面停战,僵持着。宁承的消息,打听不到。最近君亦邪常驻军中,我的人不敢轻举妄动。”白玉乔如实回答。

    距离上一回给宁承送消息,说北征延后已经一个月了。

    “宁静,你的事要紧,你就别管你哥了!”白玉乔认真道,“我师哥派了两个产婆过来……”

    白玉乔后面的话没说下去,但是,宁静一下子就懂了。

    之前的产婆是白玉乔安排的,跟她们住同的院子,随时待命。君亦邪忽然派了两个产婆过来,想必是要抱走这个孩子了。

    宁静怔着,一动不动,许久都没有反应。

    且不说君亦邪会抱走孩子,就是让那两个产婆接生,她怀孕的事情就瞒不住了。

    “不能推掉吗?”沐灵儿急急问。

    白玉乔摇头,她已经推过了,以新来的产婆不熟悉沐灵儿的情况,被沐灵儿拒绝为由,推过。

    可是,君亦邪却下了命令,非得那两个产婆为沐灵儿接生。

    白玉乔不敢再推,以她对师哥的了解,她要是再推辞的话,师哥一定会怀疑的。

    白玉乔今日不仅仅是来送药的,也是来和宁静,沐灵儿商量此事的。

    三人都沉默着,虽然白玉乔是来商量的,可是,这件事她自己都觉得无解。

    最后,宁静淡淡地说,“且让她们来吧,迟早的事。”

    她在得知北征推后之后,就料到了自己留不住孩子。孩子生在虎牢里,无论是她的还是沐灵儿的,终究是会被抱走的。

    “不行!”

    沐灵儿特别生气,“静姐姐,那是你的孩子,你一点都不心疼吗?”

    沐灵儿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这些日子的照料,她都舍不得,何况是宁静这个亲娘?

    一抹酸楚涌上心头,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可是,宁静依旧坚强,果断,“白姑娘,咱们商议商议,如此才能避免君亦邪怀疑到你头上。”

    她怀孕一事要是被撞破,白玉乔也非常危险。而白玉乔一危险,北征大事就危险了!

    宁静这么一说,白玉乔才缓过神来,意识到这一点。

    白玉乔慌了。

    谁知,沐灵儿却认真道,“我有一个办法!静姐姐,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让孩子提前出生!”

    这话一出,宁静和白玉乔齐齐朝她看过来。

    “你说什么?”宁静惊了。

    “沐灵儿,你真有办法?”

    沐灵儿很认真地说,“我有一味药方,只要服用之后半个时辰内一定会生产。只是……”

    “孩子是否平安?”宁静认真问。

    “母子都不会有危险的,只是……”沐灵儿十分迟疑。

    若不是万不得已,她不会说出这个办法来,那味药是沐家的禁药。

    “只是什么,你快说!”宁静着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