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45章 越拥有,越胆小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韩芸汐悬着一颗心,着急地往山顶上飞去,顾七少无声无息紧随其后。

    韩芸汐到了山顶,竟见龙非夜他们全都站在不远处的悬崖边上,盯着山谷里那团白雾看。

    见他们都没事,韩芸汐总算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她看着龙非夜的背影,心中暗笑,“笨蛋,我都上来了,你还没看到?”

    其实,这也不怪龙非夜。夜里视线本就不好,再加上此时乌云密布,雷声隆隆,暴雨僵直,就算人在眼皮底下也未必看得清楚。

    何况,这座山很大,韩芸汐逃出烟雾团后都忘了看方向,急急忙忙找了一圈就直接往山顶上飞。她上来的路,跟龙非夜他们看方向完全相反,怪不得龙非夜他们会看不到她。

    韩芸汐看着龙非夜的时候,顾七少正看着韩芸汐呢。

    他一路追上来,此时此刻正隐身在一旁,宠溺地低声,“笨蛋,我也上来了,你还不知道。”

    韩芸汐正想喊龙非夜,却忽然停住。

    她眼底掠过了一抹狡黠,悄无声息地朝他走去。或许是风声雷声太大,或许是龙非夜太专注的山谷里那片白雾。他竟没有发现背后有人再靠近,唐离他们更是没发现了。

    而隐身在周遭的影卫,谁都看得出公主是故意的,谁赶坏她好事?

    就这样,韩芸汐一步一步,悄无声息地走到了龙非夜背后。

    “哥,怎么办,都这么久了,嫂子怎么还不上来?”唐离着急着。

    “这毒,倒是散了没有?”丹炉老人亦是担忧。

    “殿下,要不派毒卫下去找找吧。”百里茗香也开了口。

    龙非夜没回答任何人,他恨不得自己下去找人,可是他只能等。地火之毒是无药可救的,一旦触碰到立马暴毙身亡,身体变黑。

    有些时候,他宁可韩芸汐不会武功,不会武功就不会冒险了。

    见龙非夜没回答,大家也都不敢多言,继续盯着那团白雾看。沉默中,龙非夜缓缓地握紧了拳头。

    谁知道,韩芸汐忽然从背后伸出手去,抱住了他腰。

    龙非夜一惊,下意识防备,可是一抓住搂在腰上的手,他立马就知道背后的人是谁了。

    “担心什么,这点毒,奈何不了我的!咱们要的东西到手啦!”

    韩芸汐很开心,正要松开手,谁知道龙非夜却拉紧她的手不放,他不悦道,“什么时候上来的?”

    “就刚刚,我找不到你们,一路找上来的。”韩芸汐如实回答,她挣扎了一下,龙非夜还是不松手。

    她急了,更用力挣扎。她就是同她开个玩笑而已,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拉着她不放,不嫌尴尬?

    “找到了还不出声?”龙非夜再问。

    “我……我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嘛!”韩芸汐强调了“你们”二字,以提醒龙非夜旁边一群人呢,他得知分寸。

    唐离往龙非夜腰上瞥了一眼,也不知道该说是韩芸汐搂着龙非夜的腰,还是龙非夜拉着韩芸汐的手搂腰上,反正,两人的手缠在一起,特别亲密。

    龙非夜的身形特别高大,唐离还特意侧了个头,才看到躲在龙非夜背后的韩芸汐。

    这下,唐离可以肯定,不是韩芸汐抱着龙非夜了,而是她被龙非夜拉住了。因为韩芸汐整个人都贴到龙非夜后背上,脸也埋在他后背,都看不到她的表情。

    能把“背后抱”抱成这样的,也就韩芸汐一人了。

    “既然嫂子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这雨若下来一定很大!”唐离很识相地先溜了。

    唐离一走,百里茗香立马也悄无声息地离开,徐东临送丹炉老人离开,很快,悬崖上就剩下韩芸汐和龙非夜两人。

    大家都这么识相,而且刻意地离开,反倒让韩芸汐面红耳赤,幸好她埋头在龙非夜背后,要不都不知道怎么见人了。

    人走之后,她便忍不住了,不悦道,“龙非夜,你放手!”

    “给我一个放手的理由?”龙非夜反问道。这个女人知不知道他有多担心,居然还有心思跟他开玩笑。

    其实,韩芸汐真的不是故意跟他玩躲猫猫的,她这一路找上来,吓得心都快没了。

    “我难受,你勒得我难受!”韩芸汐可怜兮兮地说。

    再天大的事,她一句“难受”,龙非夜都只能放手。他转身过来,原本想瞪她一会儿的,谁知道,这一转身就看到韩芸汐鼻梁上有些小淤青。

    “龙非夜,我找……”

    “别动!”

    龙非夜好凶好凶,一把撅起她的下巴来,认真地看她的鼻梁,冷冷问,“怎么弄伤的?”

    韩芸汐这才想起鼻梁上的痛,她笑道,“我在烟雾里看不到路,不小心撞石柱上去了。小伤,没事的。”

    龙非夜小心翼翼地按了按,问道,“疼吗?”

    “不疼,没事啦。”韩芸汐还是笑着。

    但是,很快龙非夜就让她笑不出来了,他重重地按了一下。

    “啊……痛!你轻点!”韩芸汐大喊。

    “找大夫去!”龙非夜的脸冷得吓人,拉着她要走。

    韩芸汐拦下了,“疼一下就没事了,我自己能上药。”

    龙非夜才不听她的,下山去找大夫后,他估计还得给顾北月写封信,让顾北月开个药。

    顾北月要知知道自己会如此大材小用了,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很快,韩芸汐的一句话就让龙非夜戛然止步,她特别认真地说,“龙非夜,你等一下好不好,让我好好地抱一抱你。刚刚找不到你,我……”

    韩芸汐后面的话还未说完,龙非夜就一把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岂止是她找不着人会慌?他更想好好地抱一抱她。

    “再紧一些,好吗?”韩芸汐低声问。

    龙非夜没说话,将她搂得更紧。可是,韩芸汐却还是不满足,她低喃的声音很温柔,似商量又似渴求,“非夜,不够,再抱紧一些。”

    都说经历越多,就会越勇敢,可是,为何她跟他经历了那么多生死,却越害怕生死,越禁不起冒险呢?

    都说拥有了就有安全感,可是,为什么她越是拥有,就越承受不了失去,就越胆小?

    有些时候,总想离他远一些,可是真正分开了,才一会儿就会心慌。

    只要韩芸汐要求,无论是什么,龙非夜都一定是满足她的,只是,此时此刻他怕太用力又会勒疼她。

    他索性将她稍稍推开,俯身低头而下,攫住了她的唇,亲吻,轻允,渐吻渐深入。她不自觉搂住了他的脖子,渐渐地仰起头来奉迎他,似给予,似索求,由着他长驱直入,亦热情地亲吻他。

    天雷劈下之后,天空的雷电依旧。

    一道闪电闪过天际,映亮了他们相拥相吻的身影。

    随即一道惊雷,豆大的雨珠便打落了下来,可是,这二人却什么都不顾,忘情地吻着,忘情地享受着彼此,拥有着彼此。

    情到浓处,还管它打雷下雨?

    韩芸汐被吻得天旋地暗,只知道龙非夜后来横抱起她来,至于他们是怎么回到住处的,她都还没多少印象了。

    还未来得及分享找到万毒之火的喜悦,韩芸汐就被龙非夜吃了个透彻。待两人的都平静下来之后,他才带她去午后的池子泡温泉,驱寒。

    韩芸汐慵懒懒地靠在池边,恨不得马上就睡过去,龙非夜可不肯,细心地帮她擦干头发,之后才抱她回床榻上去睡。

    翌日清晨,当唐离他们几个看到龙非夜和韩芸汐一道用膳的时候,都非常纳闷,这两人昨夜是什么时候回来了?

    “殿下,丹老要回去了。”徐东临急急来禀。

    龙非夜和韩芸汐连忙起身,丹老帮了他们大忙的,他们还未感谢呢。

    徐东临却拿出一个盒子来,恭敬呈上,“殿下,丹老已经走了。他急得回去炼丹,不必相送,就托你将这个东西交给顾七少。”

    龙非夜接过东西,想打开,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动。他也没问顾七少在哪里,就随身带着。

    他说,“去毒地把地火坤炉找回来,给丹老送去,就算是谢礼。”

    虽然地火坤炉没有了地火,但是那炉子的材质并不一般,比丹老手上其他炉子都要好很多。

    唐离才懒得理睬顾七少的事情,他心急地问,“嫂子,让我瞧瞧万毒之火吧?”

    韩芸汐将万毒之火化成的毒泪取出来,大家看了一番愣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嫂子,这些毒泪要怎么用?”唐离还是不明白。

    如果说迷蝶梦和这味药引是破解毒蛊人的解药,难不成要白彦青吃下所有的毒泪吗?这不现实呀!

    韩芸汐也迷茫,她试图将所有毒泪混合在一起,却发现它们并不相容。在最后的两颗毒泪还未到手之前,她也不敢冒然做别的尝试。

    韩芸汐将毒火小心翼翼地收起来,唐离便道,“哥,嫂子,你们得赶路了吧。”

    今日已是二月初八,天山的雪已经开始消融,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可以上天山了。

    这些时间,唐离可一直都在默默地算着,他也该回三途黑市了,宁静的预产期很近很近,即便不能陪在她身旁,至少能离她近一些。

    唐离的着急,韩芸汐自是懂的。

    “嗯,今日就出发上天山的,你也赶紧回去吧。放心,我们会速去速回的,等我们好消息!”韩芸汐真希望能多给予他一些力量。

    唐离认真地点头,“我昨晚上就跟我爹娘说好了,待会就走!”

    龙非夜没说话,大手按住唐离的肩膀,拍了拍才放开,“等我们回去。”

    “一定!”唐离特坚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