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39章 把人拖走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唐离一拍脑门,连忙取了最后的红包,同龙非夜作揖,“哥,嫂子,我替宁静和孩子谢谢你们。”

    “唐门主,茗香借花献佛,这是给孩子的。”百里茗香起身来,递出了刚刚收到了红包。要知道,这可是她第一次拿到殿下派发的红包呀!

    顾北月亦起身来,将红包递来,笑道,“唐门主,在下也借花献佛,给孩子谋个财气。”

    顾七少拆了红包看了一眼数目后,眼底闪躲一抹震惊,却也很快就将红包递上,“唐离,给!回头让宁静给你生一打,你很快就能比你哥富裕了!”

    唐离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是个好办法!是个好办法!”

    连夜饭的气氛就这样,因为一盘红包热闹了起来,唐离也不再发愣,他将红包收好,便起身举杯,“哥,我敬你!”

    龙非夜很少喝酒,今夜自是破例的,和唐离接连喝了三大杯。

    唐离又倒了一杯敬大家,可是,顾七少却拦下,“当爹的人了,还这样没诚意?”

    唐离也爽快,“好,那就从你开始,来!”

    就这样,唐离和顾七少喝了三大杯,随后又和顾北月也喝了三大杯。至于韩芸汐和百里茗香,都是以汤、茶代酒。

    唐离的酒兴就这么被激起,顾七少坐到他身旁去,拉着他划拳,明显是要将他灌醉的。

    比起他自己回去喝闷酒把自己灌醉,倒不如有人陪喝。

    顾七少和唐离一开始还是正常划拳,到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斗起酒来,两人都寸步不让,没一会儿就摔碎了一地酒罐子。

    大家在一旁看着,谁也没有打断他们,由着唐离去宣泄,去肆意疯狂。

    最后,唐离趴在桌上,醉得一塌糊涂,不醒人事。

    龙非夜淡淡道,“徐东临,把人带回房去,好好照顾。”

    醉了便可以暂时忘掉一切,好好的睡一场吧。人世间岂能事事都尽如人意,有时候的躲避并不是怯弱的表现,而是为了调整好再去接受现实,再去倾尽全力。

    唐离自幼纨绔,很早就会喝酒,酒量自是极好,没想到顾七少的酒量居然远远胜过他。

    唐离都被送走了,顾七少居然还像没喝过酒的人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韩芸汐狐疑不已,印象中这家伙跟龙非夜喝过一次酒的,据当时的影卫说,他的酒量并没那么好的呀!难不成,他后来又练过?

    唐离远起了,顾七少才慵懒懒伸展了个懒腰,朝龙非夜看来,“咱们,来一场?”

    几乎连韩芸汐都以为龙非夜会拒绝,可是,龙非夜居然点头答应了。

    韩芸汐见过龙非夜喝酒,但是,除了和宁承那一回,她还没见过龙非夜跟谁斗过酒。

    龙非夜一点头,徐东临就连忙过来倒酒,满满的一碗。

    谁知道,顾七少提来一坛酒,“龙非夜,你不觉得碗太小了吗?”

    龙非夜冷冷说,“喝那么多,你不嫌难受?”

    “怕了?顾七少大笑。

    男人和男人的较量,除了武力之外,还有一个法子,那就是酒!他等这个机会很久了。

    “徐东临,取一瓶玉琼浆来。”龙非夜冷冷说。

    玉琼浆?

    这可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酒呀!传闻这是酒中之仙,世间就只有两瓶。这酒非常之烈,即便是酒量顶天的人都一杯就步颠,两杯就神醉,三杯就昏迷。而酒量不好的人,只要碰一小口,便能睡上三天三夜了。

    拿玉琼浆来斗酒,果然不必喝太多,把胃灌得难受。几口而已足以见胜负。

    除了这等好酒之外的,拿其他酒斗酒在龙非夜看来,都和斗“水”没有多大的区别,最后比拼的不过是谁的胃更大,能容纳更多而已。

    韩芸汐都意外了,更别说是顾七少。

    龙非夜这个嗜茶之人居然藏了天下最好的酒!而且,就他那话听来,似乎还不止一瓶。

    顾七少自是了解玉琼浆的烈性,他扯了扯嘴角,有些后悔。

    他只当龙非夜这个茶鬼没什么烈性酒,若没有烈性酒,他喝再多都没什么大睡。

    他盘算着他算输给龙非夜,也不耻辱,毕竟他和唐离已经喝那么多了;如果他赢了龙非夜,那今夜就成龙非夜的耻辱了。

    他哪会知道龙非夜有这等好东西呀!比拼这种烈性酒,若不在同一起点,他是必输无疑的!

    徐东临取来玉琼浆,一打开,酒香就散发出来,淡淡的,连韩芸汐和百里茗香这两个不喜欢酒的人都觉得气味极好。

    龙非夜喝茶很优雅,喝斗酒亦是如此,即便是斗酒,也不能糟蹋了这等好酒。

    他令徐东临拿来了专门的玉质大酒杯,倒满两杯。

    顾七少盯着满满的一大杯酒看,嘴角直抽搐,好几回想开口,却还是忍了。

    龙非夜这才站起来,顾七少原以为他要递一杯过来,谁知道他却举起一杯来,“这一杯抵掉你之前那些,如何?”

    这家伙……

    顾北月和韩芸汐都忍不住笑了,龙非夜这种做法,是铁了心要赢顾七少,而且还要赢得他心服口服,没有任何借口。

    他们今日喝的是十年女儿红,虽然顾七少喝了十多坛但也终究比不上一杯玉琼浆呀!龙非夜没有占他任何便宜。

    也不管顾七少答不答应,龙非夜抬起酒杯来,酒杯都没碰到唇,一个帅气有力的动作,就将一杯子酒水全倒入口中,干脆利索,喝个精光。

    大家全都看着他,等了片刻,他竟一点反应都没有,若非刚刚亲眼目睹他喝下一大杯玉琼浆,谁都看不出来他喝酒了。

    他一放下杯子,徐东临连忙将空杯子倒满。

    两杯酒都是满杯的,份量并没有区别,龙非夜却还是很公正,他对顾七少冷冷道,“选一杯。”

    顾七少眼珠子骨碌骨碌转动,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毅然举起了酒杯,大声道,“来!喝!”

    他还没喝,龙非夜举起另一杯来,一口肩底。

    顾七少即便有反悔的心,也没有反悔的余地了,他豁了出去,举杯喝光!

    他之前喝了那么多,实在是撑呀!这杯酒下去之后,立马就打了个酒嗝。

    众人全都看这他,他似乎也没怎么样,还能笑。

    可是,他笑着笑着,忽然眼睛一瞪,随即就一头栽到饭桌上去,晕了!龙非夜面无表情,冷冷下令,“徐东临,拖走!”

    这顿年夜饭是唐离这辈子极其难忘的一顿,更是顾七少这辈子最最难忘的一顿。

    顾七少整整昏睡了三天三夜,醒来的时候一个字都没有提自己输的事情。他对顾北月说,他特想现在就去把宁承捞出来,让宁承跟龙非夜斗一场!

    这个新年就这样过去了,毕竟大家没有多少过年的心情,也没有时间。

    虎牢那边的年,过得也很无趣。

    除夕夜和大年初一沐灵儿都在屋里陪宁静。白玉乔偷偷躲在小院子外头,无声无息陪了苏小玉一晚上,离开之时,偷偷得在墙头压了一个红包。

    程叔还像之前那样,成日躲在屋里,没怎么出门,金执事偷偷潜到后院好几回,都没有遇到沐灵儿,失落而回。

    初三之后,就没有什么年味了。

    芸汐和龙非夜并没有因为救人和北征时间延后而闲下来,两人各自忙碌着。龙非夜要关注北历内战形势,要继续追查白彦青的下落,要关心毒宗那个神秘人。而且乾坤钱庄年终的账本已经送到他手里一个多月了,他也还没时间查看完。

    白彦青至今都没露面,一点动静也没有,没鬼才怪!毒宗那个神秘的黑衣人也至今都没有再出现过。这两件事是龙非夜最挂心的。

    至于韩芸汐,她修炼储毒空间之余,大部分时间都和顾北月,顾七少待一块,查阅他们一些上古的毒经、丹书,依旧一些奇闻怪事录,以寻找地火坤炉。

    唐离特别乖,天天跟顾北月混,和他一起翻看毒经,时不时请教一些医学的问题。

    这日,韩芸汐和龙非夜正在屋里闲聊,忽然听到外头传来一声尖叫。

    “唐离!”龙非夜骤然起身。

    这声音确实是唐离的,他怎么了?

    韩芸汐亦着急,两人连忙循声追过去,路上还听唐离喊了好几声。

    唐离这几日都好端端的呀,到底出了什么事。

    龙非夜和韩芸汐的心都悬上了半空,可谁知道,当他们找到唐离的时候,却见唐离抱着一本厚厚的毒经,又蹦又跳,还一边大喊。

    顾七少和顾北月同时赶过来,见了这一幕也愣了。

    “唐离你做什么?”龙非夜冷声,虽然疼这弟弟,但是鲜少表现出来。唐离回头看来,大笑,“哥,地火坤炉!地火乾炉!我找到了!”

    这话一出,大家都震惊了。

    顾七少头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夺了唐离手上的毒经,认真一看,大喜不已,“居然会在那儿!”

    “在哪?”韩芸汐急急问。

    “你猜!”唐离笑道。

    韩芸汐哪猜得到呀,她着急地说,“快说,猜得到我还用找?”

    “哥,你猜!”唐离又道。

    龙非夜可没韩芸汐的好耐性,他伸手凭空一抓,立马就将顾七少手里的毒经抓了过来。

    看了中间那页的记载,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意外了!

    这地点未免也太……

    沫:其实我是有修错别字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