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37章 就是这么霸道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东来宫的晋东堂十分气派,说是个会客堂,倒不如说是一座会客殿。

    此时此刻,龙非夜和韩芸汐高高在上坐在正中间的金丝楠木主座上,一左一右,中间隔着一方茶几。

    茶烟袅袅,茶香幽幽,一室寂静。

    高大尊贵的主座两边,是两排座位,龙非夜这边只坐了两个人,一个是唐离,一个是顾北月。而韩芸汐这边却坐了十多个人,依次是宁诺,万商宫五位长老,云空商会三位长老,军方三位副将。

    大家都坐定,龙非夜还没令人奉茶过来,宁诺彼便让身旁的大长老挪了位置,空出了一个位置。

    他打趣地对顾北月道,“北月,这边坐吧。”

    这“北月”二字,喊得好像他跟顾北月很熟。虽然宁诺就这么说了一句,但是,在场的都是聪明人,知道他什么意思。

    顾北月的影族之人,是西秦阵营里的要员,怎么能坐到龙非夜那边去呢?顾北月也没有推辞,他只是微微笑了下,起身走过去。

    宁承心满意足,连忙起身来迎,“北月,想当初影狄两族可是至交,这些年我和我哥都一直在寻找影族后人,真是没想到你就是呀!”

    顾北月没回答,谦逊地打了个请的手势,“诺少爷,坐。”

    “坐坐!”宁诺连忙回礼。

    两人同时坐下,宁诺便凑过去,低声,“北月,当初拿你当人质,实在是……”

    顾北月还是没有回应,只淡淡说,“过去事不必多提,今日事重要。”

    这么病弱的一个人,却像是铜墙铁壁,刀枪不入;这么随和的一个人,却极难接近。宁诺那两声亲昵的“北月”,并没有拉近他们的距离。

    顾北月一走,龙非夜这边就剩下一个唐离了,而韩芸汐那一侧的座位基本坐满就剩下最后一个位置。

    虽然宁诺和顾北月没有套近乎成功,后头几位长老和薛副将他们还是很得意的。他们今日是抱着谈判的心来的,顾北月的归位让他们觉得谈判还未开始,他们就先胜了一局。他们人多,气势上也绝对压倒了龙非夜那边。

    薛副将尤其得意,要知道,今日要谈的事情,绝大部分都是军方的事情。

    龙非夜却看都没看狄族这帮人一眼,他径自看着手里的一封急件。

    很快,龙非夜就看完了急件,偏头过去低声吩咐了徐东临几句,这才要开始这场商谈。

    可是,他还未开口呢,一个猖獗不羁的笑声就从门外传了过来,“这么热闹的场子不叫我,毒丫头,你不厚道!”

    众人全看过去,只见顾七少大大咧咧地走进来。他特不屑地瞥了唐离一眼,毫不犹豫地往狄族这边来,坐在了最后一个位置上。

    “幸好幸好,要是晚来一步就没座了!顾七少自言自语。

    韩芸汐心下苦笑,她想,那天顾七少不添乱了,她一定会觉得他不正常了。

    就这样,狄族这边满座,而龙非夜那边一排十多个位置就唐离孤零零坐着。

    看着对面空荡荡的位置,薛副将后面的两位副将都忍不住窃笑起来。这搞得唐离特别尴尬。

    他朝左右看了看,都有种他哥不得人心的错觉了。

    “龙非夜,还不奉茶?这就是你的代客之道?”顾七少囔囔地问。

    有顾七少助阵,狄族众人无疑更加自信,也更加得意了。

    可是,龙非夜直接当他是空气,他朝宁诺看去,冷冷问,“狄族如今,谁做主?”

    这话一出,狄族众人的表情都有些僵。狄族如今并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全做主的。

    宁诺有做主的身份,却没有做主的权限和能力;万商宫长老会有做主的权限和能力,可内部却分歧极大;云空商会几位长老和军方的几位副将没有做主的权限,但是军方确是军事上的直接参与者,必须参与商讨。

    军方很强硬,在如此关键时刻,军方也不忌惮万商宫会扣他们的军饷,所以和万商宫的分歧也不小,而云空商会又站在军方那边。

    龙非夜这第一个问题便让狄族这十多个人很难回答了。

    龙非夜不催,耐心地等着。

    宁诺和大长老交换了个眼神,回答道,“我哥不在,狄族自是在下和万商宫长老会做主。”

    龙非夜再问,“长老会谁做主?”

    “在下!”大长老立马回答,在外人面前,长老会之首的权威还是要维护住的。其他人虽有异议,却也不敢出声。

    大家都想,反正待会谈判的时候,大家都是有发言的权力的。

    宁诺正要询问百里军府的人为何没来,龙非夜却冷声,“不相干的人全都出去!”

    龙非夜这语气不仅仅是赶人,而且更像是命令。

    宁诺愣了,他身后一帮人更始料不及,一时间都没明白龙非夜的意思。但是,他们很快就缓过神来,尴尬而气恼。

    薛副将头一个起身,质问道,“东秦太子,你可是诚心想同我狄族联军的?”

    “你有什么资格跟本太子谈合作?”龙非夜冷冷反问。

    薛副将心中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份。龙非夜是东秦的太子,东秦的主宰,而他,却不过是狄族军方的一个副将。他确实没有资格同龙非夜商谈什么。

    其实,他也没有那么大的心,要直接和龙非夜谈,他今日是冲着百里军府的人来的。天知道百里军府的人为何至今还没露面。

    薛副将站在那儿,进退都不是,特别羞恼,尴尬。幸好宁诺及时开始,给了他台阶下。

    “薛副将,不得无礼。”这话一出,薛副将才恨恨地退回来。

    龙非夜的话,让狄族众人意识到各自的身份之余,也让大家十分疑惑。今日的会面,龙非夜到底打算怎么谈?谈什么?要谈到怎样的程度?

    宁诺打圆场,客气地说,“太子殿下,薛副将如今全权掌管宁家军,多年驻扎三途战场,对三途关十分了解。今日要商议的皆是军方事务,诸多事宜还得他同百里将军一道探讨。”

    “具体合作事宜军方自行去商议。”龙非夜冷冷说。

    这下,大家便都知道了,这场会面,龙非夜并没有打算商谈具体合作的事情,而只是合作前两方主宰者的一个碰面而已。

    虽然不甘心,可是,几位长老和军方几位副将还是悻悻地退了出去,在外头等着。

    他们自知没身份跟龙非夜说话,只能等接下来的会议。他们想,等双方主子都谈妥之后,百里军府甚至康乾钱庄的人也该露面了吧。毕竟,时间紧迫,具体的合作事宜必须尽快商谈妥当,才能尽早开始准备。

    这下,狄族这边就剩下两个人,宁诺和万商宫的大长老,顾北月和顾七少了。

    顾北月还是那样淡然平和,而顾七少却显得有些兴意阑珊了,人都走了,自然不会有吵架好戏看。他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那就是并非每个人都有资格和机会同龙非夜吵架的。

    这个时候,龙非夜才令人奉上茶。

    宁诺和大长老都不先作声,他们都琢磨不透龙非夜要跟他们谈什么了。

    龙非夜也不耽搁时间,开门见山说,“北征推迟到三个月后,二位意下如何?”

    宁诺和大长老都震惊了。

    宁诺不再客气,勃然大怒,“龙非夜,你什么意思?”

    而大长老朝韩芸汐透出了质问的目光。

    宁承和宁静等这么他们去救呢,如果北征推迟,那救人必定也得推迟了。

    之前都说好了开春之后立马救人,北征,现在怎么突然变卦了?

    “今年大雪,至今北历境内已有多场暴风雪,大有雪灾之势。一旦雪灾爆发,开春之际便是气候最差之时。若冒然行动,届时被困北历境内,变数不可预料。”

    龙非夜表情冷肃,谁都看不出来,他做这个选择经历了怎样的内心煎熬。

    “就今日这气候,以老夫多年的经验来看,绝不可能发生雪灾!”大长老立马反驳。

    “即便没有雪灾,开春之际,冰雪消融,一来道路难行,二来春寒料峭,行军之难,二位应该很清楚。”韩芸汐开了口。

    “公主,我哥和宁静的性命危在旦夕,多拖延一日,他们就多一日危险!”宁诺气呼呼地朝沉默不语的唐离看去,质问道,“唐离,你就算不担心我姐,难不成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担心吗?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其实,今日哥哥嫂子都不让他过来的,是他坚持要出面。

    他非常冷静,认真道,“大局为重,我相信宁承和静儿也不会愿意冒此风险。”

    气候是一大风险,却不是最大的。龙非夜和韩芸汐双修失败才是最大的风险。气候的问题,他们可以预料到最差的结果做好防备,可是,龙非夜和韩芸汐双修失败的后果是什么,至今无人知道。若在北征之时,他们两出了什么事,那就真的是群龙无首,天下大乱了。

    当然,这个风险,唐离是不会告诉宁诺他们的。

    “狗屁!”宁诺都爆粗了。

    唐离很平静,没再回答。

    大长老知道自己说服不了龙非夜,他朝韩芸汐看去,“公主,沐灵儿也在君亦邪手上。”

    大长老企图用沐灵儿来说服韩芸汐,只可惜韩芸汐反倒以此劝了他。

    她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