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35章 暂忍,瓮中捉鳖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君亦邪派去虎牢的巡查的士兵带回了一封密函,这封密函是士兵在苏小玉那个小院落巡查之后,有人偷偷塞给他们的。 class="hidmsg">看免费首发更新最快小说,请来香网。</font>

    这封密函只有两句话,第一句是虎牢有内奸;第二句是东西秦将联手,来年一开春便救人,北征。

    虽然就短短的两句话,却足以说尽虎牢的一切真实情况。

    君亦邪再笨也知道自己被宁承坑了!

    “好个宁承!这般耍本王!”君亦邪狠狠将密函按在桌上,力道之大,结识的木桌都被击裂了。

    东西秦开春后要联手,这就说明东西秦这几个月来的几场战役都是假的,都是做戏给他看的。

    东西秦如此合作,没有宁承的命令,如何能谈妥?

    他对宁承的监视是前所未有的森严,他军中的人,除了白玉乔能帮宁承把信送出去,还会有谁?

    君亦邪怒不可遏,这绝对是他这辈子吃的最大的亏,栽的最大的跟斗,这简直是他的耻辱!

    他气冲冲地冲出营帐,大步往宁承营里去,他不杀了宁承就咽不下这一口气!

    “主子!主子留步!”

    君亦邪贴身的仆从大步追了出去,喊不住君亦邪,他竟大胆地拉住君亦邪的手。

    君亦邪回头,冷眼瞪来,“找死?”

    “主子,你现在是能杀掉宁承,可是,韩芸汐和龙非夜呢?”仆从低声问。

    这个仆人叫做郝三,是君亦邪最贴身的侍从,追随君亦邪十多年。虽然只是一个仆人,但是因为常年在君亦邪身旁,见识的事情多了,也渐渐便聪明了。

    他就像是皇帝身旁的太监,经常给君亦邪出主意,还都是不错的点子。

    郝三这话让君亦邪冷静了下来,他这才意识到坑他不仅仅是宁承,还有宁承背后的龙非夜和韩芸汐。

    见状,郝三连忙说,“主子,营里详谈。此危机,危也机也!”

    确实,如危机如果利用好,那就是机会呀,说不定还能把韩芸汐和龙非夜一网打尽。

    君亦邪二话不说就转身回营,他将密函收好,低声道,“送信之人又是什么意思?”

    再商议对策之前,君亦邪当然要弄清楚这送信之人的意思。偷偷把这封告密信塞给巡查士兵的,不是别人,正是程叔!

    除了那个来路不明的金子之外,君亦邪早就把手上人质的来头调查得清清楚楚,他当然知道程叔是宁承的什么人。

    程叔,为何要背叛宁承?

    这是他想不通的事情,也不想去多想,他现在只想确定,程叔这封密函是否完全可信!

    君亦邪沉思了片刻,低声说。 “派人到虎牢去,盯住白玉乔!记住,不要打草惊蛇。”

    郝三立马就去办,果然,几日之后君亦邪排入的人就截获了白玉乔送往三途黑市的密函,并交到君亦邪手上。

    君亦邪打开一看,发现全都是数字,他根本看不懂。无疑,这是密文。

    “主子,这极有可能是狄族的密文,这信应该是宁静写的。要不……找程叔瞧瞧?”郝三提议。

    “呵呵,本王亲自走一趟!”君亦邪冷冷说。

    为了不打草惊蛇,虎牢的一切照旧,白玉乔并不知道密函已经落到君亦邪手中了。

    “主子突然离军,难免引宁承怀疑。不如……让属下代劳?”郝三问道。

    君亦邪犹豫了片刻,也答应了,这几日他还是时不时就到宁承营里去,跟他喝喝酒,聊聊战事。

    他忍着愤怒,卯着一股劲等着。等他把一切都查清楚了,必定要把龙非夜和韩芸汐引来,来一个瓮中捉鳖!

    到时候,他不会介意在韩芸汐和龙非夜面前,亲手杀掉宁承的。

    他等!

    三途黑市这边,大家都知道程叔对韩芸汐意见极大,可是,谁都没想到程叔会出干出告密的事情,出宁承。

    对于宁静他们的处境,大家都还是暂时放心的。

    唐离假传密令,赶走百里元隆一行人之事,龙非夜并没有怪罪,更没有声张。除了徐东临和韩芸汐,并没有其他人知晓这件事。

    一来,抢令牌假传命令,此罪极重。一旦被人知晓,难免被东秦阵营里那些多事者拿来做文章;二来,万商宫那边若知晓此事,唐离这个当姑爷日后还怎么在狄族里混呀?

    龙非夜推迟了和狄族代表的会面,至今都没有对北征时间是否延迟做出决定。

    这几日来,他只字不提这件事,除了批阅急件之外就是到顾北月院里去喝茶,下棋。 他也没有再跟顾北月提起过北征的事情,顾北月是特别识趣之人,从来不问。

    韩芸汐总会裹着狐裘大袍,坐在一旁的秋千上,远远地看着他们二人。

    顾北月白衣胜雪,每一个落子的动作都安静而优雅,像个隐世之士。龙非夜内穿锦白便衣,外披一件罕见的紫狐裘大袍,尊贵神秘,奢华霸气。

    韩芸汐忽然感觉这二人其实是平等的,虽一个是主,一个是仆,可是,顾北月却足以同龙非夜平起平坐,而龙非夜也容得下顾北月!

    要知道,以顾北月的才略,心性,他若有心,必能谋得一方天下。任何上位者都会忌惮,提防。但是,龙非夜并没有防他,任何防备都没有。

    那日,她和龙非夜吵了两句之后,龙非夜没多久就折回去找她了,她其实也没有睡,坐着生闷气。龙非夜进屋之后,什么都没说,径自坐在茶座那边泡茶喝。

    她也没主动跟他争辩,离他远远地坐着,发呆,坐着坐着她就睡着了。

    再后来,唐离的声音就从门外传来,就发生那天晚上的事情。

    那日至今,她并没有主动理睬龙非夜,龙非夜也没跟她说话。但是,他每天晚上必定会到她那厢房里去,无声无息抱着她睡。

    不少人都在议论,是不是因为百里元隆他们还没来,所以龙非夜推迟了和狄族代表会面的时间。

    然而,知晓真相的韩芸汐却很清楚,其实龙非夜早就做了决定,早就认可顾北月的看法,决定推迟北征的时间,否则他不会真的让百里元隆等人折回去的。

    龙非夜如今犹豫着的不是北征的时间,而是亲口答应唐离。

    帝王的决策只有对和错,所有的残忍都是相对而言的。可是,终究是会有人被残忍对待,不是吗?

    龙非夜犹豫着的正是亲自对残忍对待唐离。唐离哪都没有去,他一直安安分分住在东来宫里,等着他哥哥亲自来给他一个了断。

    韩芸汐,也在等。

    韩芸汐正走神着,一旁传来了顾北月的笑声,“殿下,承让了!”

    韩芸汐回头看去,发现这一局顾北月赢了。

    这几日来,龙非夜和顾北月较量了五场,虽然顾北月赢了这一局,龙非夜却还是略胜一筹的。

    时候还早,韩芸汐以为他们会再下一盘,然而,龙非夜却起身告辞。

    韩芸汐心头微惊,她连忙站起来,看着龙非夜往门外走去。这家伙今日这么早就走了,难不成是要去找唐离?

    韩芸汐默默地看着,然而,龙非夜走到门口却止步,回头朝她看来。

    他站了片刻,很快就朝韩芸汐走来,牵起她的手,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

    韩芸汐愣愣地跟着他走,但很快就无声无息地笑了。

    行动派的男人,连吵架合好都这么行动派。

    龙非夜牵着韩芸汐来到唐离住的院子,一进门就看到唐离盯着手里一个小册子发呆。韩芸汐知道,那是他缠了顾北月几个月问来的一些女人生孩子,坐月子的注意事项。

    听说他前阵子回唐门去,不仅仅是去主持兵力的开刃大会的,而且也是亲自去准备宁承生产的事宜的。如今看来,他的苦心准备都派不上用场了。

    韩芸汐觉得自己会很洒脱,可是,到了这个门口,她的心还是忍不住纠了起来。

    反倒是龙非夜没有再犹豫,他大步走进去。

    唐离这才缓过神来,连忙收起小册子,像是没事的人一样,笑呵呵道,“哥,你找我喝茶?”

    这小子,还装?他明明一直在等呢。

    龙非夜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道,“我过来告诉你,北征时间推迟到夏初,你得有个准备。”

    龙非夜停了一下,立马补充,“还有……”

    唐离打断了他,“哥你放心吧,我不会私下跑去虎牢的,保证说到做到!”

    龙非夜手一僵,也没说什么,只是将唐离拥过来,抱了一下随即放开。

    龙非夜和韩芸汐并没有多留,或许,他们离开之后,唐离会放松一下,不必装得那么辛苦。

    再回来的路上,龙非夜走得特别慢,韩芸汐终是开了口,她感慨道,“龙非夜,这天下何时才能真正太平?”

    何时才能没有战争?何时才能没有分离?何时才能没有那么多难以抉择?

    龙非夜望着漫天飘雪,眸中噙着一抹坚定,他说,“快了,就快了……”

    沉闷了那么多日,总算给了唐离一个了断,龙非夜沉重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他交待徐东临去重新和狄族约会面的时间之后,便早早的睡下了。

    龙非夜有个坏习惯,他熬夜的话,韩芸汐可以先睡。但是,他早睡的话,韩芸汐就不许熬夜。

    这不,韩芸汐还想修炼储毒空间呢,却被他的手臂圈住,不得不窝他怀里,躺着。

    知道他疲惫,韩芸汐便不敢乱动,她一动,他必定会醒的。

    她又没什么睡意,百无聊赖时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大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