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33章 帝王路在于取舍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唐离等了许久,屋内都没有动静。

    他有敲了敲门,“嫂子,我知道你在,你别生我哥的气了。我问你一件事,很重要的事。”

    他又等了一会儿,韩芸汐没有开门,却回答了她,“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吧。”

    “如果,我现在一定要问呢?嫂子,你开门可好?”唐离问道。

    如果韩芸汐出门来,必定会看出唐离的异样,他表情有些呆滞,整个人像是丢了三魂七魄。

    韩芸汐沉默了很久,却依旧没开门,她淡淡道,“你说吧。”

    唐离忽然认真起来,问道,“嫂子,如果春末夏初是不是北征的最佳时机?”

    屋内的人似乎很意外,迟迟都没有回答。

    “嫂子,是不是?”唐离固执得要一个答案。

    屋内,依旧一片沉默。

    唐离没有再问,而是安安静静地站着,等着。屋内的人自是知道他在等的。

    “唐离,百里军府的人找过你?”韩芸汐认真问。

    这话一出,唐离还有什么好问的呢?

    嫂子也知道百里军府反对过开春出征的事情,否嫂子是不会这么问他的。

    其实答案是什么,唐离早就知道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执着地问,似乎在寻找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他的脑袋靠在门上,迟迟没有回答。

    “唐离,开春出征是你哥和万商宫协商过的,你别听百里军府的人乱讲。”韩芸汐着急了。

    唐离还是没说话,韩芸汐就站在门内,等着。

    她正要开门的时候,唐离却又开口,“嫂子,我知道了。我今夜来就是来求你一件事的。”

    “什么事情,这么客气?”韩芸汐小心翼翼地问。

    “嫂子,你劝劝我哥吧,把北征延后,延后到春末夏初的时候,那才是最佳的时机。让我哥陪你上天山,等你们回来了,咱们再去救人。”

    唐离像是在回答韩芸汐,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他喃喃道,“我想过了,宁静的肚子大了,行动不便。咱们要是冒然去救人,她一定会碍手碍脚的,万一动了胎气,更不妥当。不如……不如干脆等孩子出生了,咱们再去救人。”

    话到这里,韩芸汐骤然打断,“唐离,你傻了呀!孩子一出声,君亦邪怎么可能把孩子和当娘的关在同个地方?孩子一定会被抱走的!你要你的孩子一出生就沦为人质吗?你能保证白玉乔能帮咱们打听到孩子的下落?你能保证咱们能同时就回孩子?唐离,君亦邪没那么傻的!”

    韩芸汐虽然不忍,却还是说了出来,“唐离,你要知道,战前一切都好商量,战争一旦打响,两军就不会因为一个孩子,放弃踏平北历的任何一个良机!”

    这话外之意,孩子极有可能会被放弃。

    唐离没出声,两人之间,一门之隔,两人的沉默足以安静了整个世界的夜。

    最后,韩芸汐说,“唐离,此事已定,你不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百里军府那边有你哥在,没人敢把你怎么着的,你放心!”

    “嫂子,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让我哥冒险,犯错误!”

    安安静静的夜里,韩芸汐明显听出唐离的声音是哽咽的,他说,“嫂子,我知道我哥不在。这件事你千万别让他知道,你帮我一把劝劝他。”

    “打小,我哥都疼我,再天大的事都帮我扛,可是这一回……我该自己担当了。”唐离的声音越发的哽咽了,“从小到大……到现在,他的事都没人能帮他扛,都是他自己扛着,从今日开始,我唐离自己的事,不能再……”

    这话还未说完,房门忽然就打开了,站在门边的竟不只韩芸汐,还有龙非夜。

    唐离惊了,下意识后退,没想到他哥也在屋里。

    哥哥嫂子吵架,嫂子又没回寝宫那边,他当他们还闹矛盾,没在一起呢。

    龙非夜面无表情走出来,在唐离面前止步。

    唐离又窘迫又紧张,索性什么都不解释了,要走,可是,龙非夜却叫住,“站住!”

    唐离其实特别听龙非夜的话,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站住了,但是就是停了一下,很快又匆匆往大门走去。

    龙非夜身影一掠,拦在了他面前。

    唐离悻悻的,别过头,不敢看他。

    “你确定?”龙非夜冷冷问。

    “确定!”唐离毫不犹豫地回答。

    “看着我,再回答我!”龙非夜厉声。

    唐离一直看着一旁,就是没敢回头。

    “回去睡觉!”龙非夜命令道。

    谁知道,唐离却回头朝他看过来,特别认真,“哥,我确定。我想了一天,确定!”

    龙非夜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他不是气唐离,而是气那个教唆唐离的人。

    这是他最爱护的弟子,是他保护了二十多年的弟弟,也是东秦阵营里他的亲人中,最没有功利心最无忧无虑最纯粹的一个,也是活得最潇洒的一个。

    到底是谁,告诉他那么多厉害关系的?

    到底是谁教唆得他宁可不救妻儿,也要为家国大事牺牲自己的?

    到底是谁,把如此重的责任施加在他肩上的?

    难道,他龙非夜这辈子承受的还不够吗?还有唐离也来一起承受吗?

    “百里元隆到了?”龙非夜冷冷问。

    他再回来的路上就下令百里元隆亲自过来和狄族军方商议联军之事,这几日,百里元隆和几位副将都该到了。

    “哥,我确定,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有权力自己做决定!”唐离大声说。

    “你懂什么?”龙非夜冷声。

    今日被韩芸汐气得不轻,这会儿被唐离气得更重。

    唐离看入龙非夜的眼睛,哽咽不已,“我懂你!哥,我懂,我都懂!”

    龙非夜怔住了,却立马避开了唐离的视线。

    二十多年来,他这个弟弟就从没这么认真地看过他,跟他说过话。龙非夜这才意识到唐离的决心有多坚决。

    龙非夜一避开眼,唐离就趁机避开他,逃出门去。

    “哥,百里将军已经到城外了,我去接他们!”他说完,急急就走。

    而龙非夜这才意识到教唆唐离的并非百里元隆,不是百里军府邸的人,还有谁会跟唐离说“春末夏初”才是出征的最佳时机?

    龙非夜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人,他立马往门外走,韩芸汐见状,急急追上。

    龙非夜很快就到了顾北月院里,毫不客气“砰砰砰”敲门,韩芸汐站在远处,看着,满脸复杂。

    “殿下,在下在这。”背后传来顾北月的声音。

    其实,他就在院中的茶座上,一直等着龙非夜来,他和唐离说了那么多,龙非夜不来找他算账才怪呢。

    龙非夜冷眼看去,“你什么意思?”

    顾北月已起身走来,面对龙非夜的盛怒,他波澜不惊,不卑不亢,他只说了一句话,便让龙非夜沉默了。

    他说,“殿下,你身旁不止唐离一人,更不止唐离一人有妻儿。开春北征,损伤必增加,且凤之力,不仅是公主的事,亦是你的事。双修失败,你的危险其实更大。殿下,你该知道,你和宁承是一样的,你一旦倒下,无论是百里军府,或是中南都督府,又或是唐门都不会甘心和西秦合作,届时的后果,谁都挽回不了。”

    顾北月非常冷静,“殿下是明智之人,该知道此次北征,关系重大,没有人输得起!若无周全之备,宁可等,不可急。”

    龙非夜苦笑起来,“顾北月,你比本太子残忍。”

    “殿下,这不是残忍,这是取舍。”顾北月淡淡说,“取舍只有对和错之分,没有仁慈和残忍之分。”

    龙非夜对唐离残忍,可是,北征的时间一改,多少士兵会觉得龙非夜慈悲,中南都督府的几只大军,百里军方甚至是宁家军,绝大部分人都从来没有去过北历,都没有经历过北历最寒冷的春初时呀!这种情况,被冻死,害伤寒病而死者,再正常不过了。

    残忍和仁慈,并没有绝对的标准,对和错却有!

    “殿下,帝王路之难在取舍。”顾北月后退了一步,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认真说,“对错分寸,在下望你慎重!”

    龙非夜眸中的怒已然熄灭,他看着顾北月,禁不住笑了起来,笑得直摇头。

    韩芸汐听着顾北月那一番话,心中感慨万千。

    谁说得迷蝶梦者得天下了,得顾北月者才必得天下。

    他是一个真正的医者,医病,医人,医心,更医天下!

    他拥着医者最难得的冷静之心,拥有医者最难得的取舍能力。

    今夜,医了龙非夜。

    “殿下,不早了,请回吧!在下一人之言,决择在你。“顾北月认真说。

    龙非夜没说话,站了片刻才走。他一到门口就看到韩芸汐在等他了。

    韩芸汐没出声,她能懂顾北月说的君王之道,但是,她承认自己做不了取舍。

    她舍不得唐离,更舍不得宁静,那个一直等待着见到孩子他爹的宁静。

    龙非夜淡淡道,“问一问白玉乔,可有保全之策。”

    “好!”韩芸汐立马点头。

    她猜不到龙非夜会做怎样的取舍,但是,至少他要征询白玉乔的意见,就说明他还是没有放弃唐离和宁静他们。

    白玉乔,会给他们什么答案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