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28章 不要再找他了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为什么

    丹炉老人冷哼,“关你屁事”

    要韩芸汐操心的事多了去,若非事关顾七少,她问都不会多问。这个老东西,什么事都不说,让人怎么帮

    韩芸汐立马取出当初丹炉老人写给她的那张契约,丢回去,怒声,“还你当初约定是三年,三年内我帮你找到徒弟,你将求药洞的一切都交给我。第一,我没白白拿你求药洞任何东西;第二,我跟你约定的是三年,时间还没到,你现在就说我不守信用,没有在帮你找人,未免言之过早”

    丹炉老人正不知怎么反驳韩芸汐,韩芸汐往前一步,逼得他只能后退。

    韩芸汐又说,“你说没诚心帮你找人,就是言而无信。关于你徒弟,我一问你三不答,我是不是可以说你不是诚心让我找人的你压根就没想把求药洞给我吧你耍我啊”

    “我,我”丹炉老人“我”了好久,终究没“我”出个所以然来。

    被韩芸汐这么一吼,他忽然觉得韩芸汐说的也有道理。

    韩芸汐不开腔则已,一开腔就没有饶人的特例。

    她又问,“丹老,你活了这大把年纪,懂不懂什么叫做光明磊落你不满我不讲信用,你直说便是,你为什么一而再耍我们呵呵,我说你不讲信用,那是给你留面子了。既不想要面子,那我现在就直说了,你这不叫不讲信用,你这叫卑鄙,小人”

    丹炉老人拽着契约,被韩芸汐骂得一愣一愣的,半晌都找不到话反驳。

    韩芸汐见他不语,索性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她说,“契约还给你,你的求药洞我没兴趣,徒弟我也不忙你找这事,咱们两讫了”

    韩芸汐说完便牵着龙非夜的手转身而走,丹炉老人愣愣地看着他们,似乎有话要说。

    韩芸汐走得特别慢,她甚至还刻意停了一下,可是,丹炉老人就是不开口。

    很快,龙非夜就带着韩芸汐飞上峭壁上的大洞口。她真的有种冲动,冲下去再骂一骂丹炉老人。

    “走了。”龙非夜催促道。

    “就当我替顾七少问的吧。”韩芸汐低声。

    然而,她正要回头,丹炉老人却开了口,“丫头,我告诉你真相,你继续帮我找徒弟,怎么样只要你帮我找到徒弟,别说回龙丹,就是这炼丹炉,我也送给你”

    韩芸汐大喜,立马就跳下来,“成交”

    丹炉老人这才将当年的事情说出来,当年他偶遇小疯子,发现小疯子和自己极像,不仅仅是个药学奇才,而且脾气心性都像极了。他把小疯子当作亲孙子一样疼爱,打算将来让小疯子继承他的衣钵。可是,有一日,小疯子不小心踹了丹炉一脚,他打了小疯子,逼小疯子对丹炉磕头认错,还放话小疯子要敢再伤丹炉,就要把他赶走。

    丹炉老人虽一把年纪,可疯疯癫癫,大大咧咧就像个老顽童。然而,他说起这些往事时,却像个老无所养,孤独无依的可怜老人家。

    “他那时就磕一个头,就把额头磕破了,血从流得满脸都是。血好像流到眼睛里去了,他看老夫的时候,眼睛全是红的。”

    丹炉老人的眼眶都红了,昔日师徒俩相处的一幕幕又一次现出脑海。

    那日,小疯子拽着他的手说,“老疯子,我不想当你徒弟。”

    他笑呵呵地问,“谁准你叫老疯子了”

    “要不我叫你爷爷吧。”小疯子问得很诚恳。

    那日,他给小疯子炼了一颗很苦很苦的丹药。

    他哄骗他,“小疯子,你乖乖吃了这颗药,很快就会长大了。”

    “师父,我不要那么快长大。”小疯子说得很认真。

    他问,“为什么”

    小疯子回答说,“我长大了,师父就会老死,我就又没有亲人了。”

    那日,小疯子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跑来问他。

    “师父,你会不会把我丢到丹炉里去炼丹”

    他哈哈大笑,回答说,“师父舍不得。”

    小疯子立马钻到他怀里,抱了他好一会儿才放开。

    听了这些,龙非夜的脸色冷了几分,韩芸汐却是眉头紧锁。她总算知道为什么顾七少至今都不认这个师父,也不回来。

    对于普通的孩子来说,再严厉的打骂都是可以释怀的。可是,对小七来说,丹炉老人的责骂却足以让他绝望。

    不为别的,只因为丹炉老人给了他希望,却又亲手毁掉了

    “丹老,你可知道你遇到的小疯子正是当年被自己父亲拿来做医学实验,一而再利用算计,最后像过街老鼠一样被驱逐出医城的顾小七。”

    这句话,韩芸汐说在心里。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顾七少会那么仇视这个丹炉,会一进炼丹洞就拿这个丹炉泄愤一般地威胁丹炉老人。

    如今,她看着那个丹炉也特别碍眼,她冷冷说,“你也别找徒弟了,守着你的宝贝炉子过一辈子不挺好的。”

    丹炉老人急了,以韩芸汐和龙非夜如今的权势,若诚心要找人,就一定会有线索。要是他们俩都找不到小疯子,这世上还有谁能帮他

    他不想失去这个机会,他连忙解释,“老夫把他捡回来之后,就从来没凶过他,一句都没有。就那一回,就只有那一回那一回老夫服了丹药,脾气压不住,老夫老夫后悔莫及呀”

    “你服丹药了”韩芸汐不解。

    “老夫那日服了火丹,心烦气躁,脾气压不住。否则,老夫心疼着炉子,也不至于真赶小疯子走呀”丹炉老人连忙解释。

    韩芸汐惊了,这事顾七少知道吗

    “丫头,回龙丹一事是老夫错在先。老夫跟你道歉成不这件事你就帮帮老夫,老夫也是半截身子躺到棺材里的人了,老夫这辈子做再多错事,都不能对不起一个孩子这是老夫唯一的心愿,老夫一定要跟他说清楚。”

    韩芸汐心头堵堵的,她不自觉朝峭壁上的洞口看去,她说,“丹老,当年的孩子早就长大了,早就不是当年的小疯子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帮你把他把人找回来。”

    丹炉老人没听明白,立马又将小疯子的样子,脾气和药学天赋说了一遍。

    “好,我帮你找。”韩芸汐淡淡说。

    韩芸汐和龙非夜飞上大洞口,一路往前没有再停留。

    他们上了马车正要离开,一直守护在洞口的影卫连忙禀告,“殿下,顾公子还没有出来。”

    徐东临和百里茗香都纳闷了,顾七少不是最早出来的吗

    韩芸汐并不意外,她早就知道顾七少没走,躲着呢,否则,她那么卖力地质问丹炉老人做什么

    “高伯,到药庐外去侯着。”龙非夜淡淡交待。

    此时此刻,顾七少就躲在洞口处,静静地看着站在天火乾炉边发呆的丹炉老人。

    他没有走,一直都躲在附近,刚刚毒丫头和老疯子说的每一句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愣愣地看着老疯子,一动不动一站竟是大半天。直到丫头小药童从背后推了他一把,他才缓过神来。

    小药童正要喊丹炉老人,顾七少连忙捂住他的嘴,凶巴巴地警告,“嘘,不听话我毒哑你”

    小药童吓住了,乖乖的不敢出声。

    顾七少领口里掏出一块用红绳绑着的铜钱,塞到小药童手里,低声说,“交给你家主子,告诉他”

    小药童等了许久,顾七少都没往下说。

    他怯怯地抬头看去,只见这个红衣大哥哥绝美无双的脸上没有一点点表情。

    “告诉他什么呀”小药童怯怯地问。

    顾七少的声音竟哽咽了,他说,“告诉你家主子,小疯子长大了,不要再找他了。让他重新收个徒弟吧。”

    顾七少说完立马就走,留小药童迷茫不已。

    小药童也不敢耽搁,连忙潜入密道,一路滑到炼丹洞底。

    “主子主子那个红衣哥哥让我给你这个。”小药童捧着铜板,双手抬得老高老高。

    丹炉老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并没有理睬,对于顾七少,除了顾七少那双好看的眼睛之外,他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

    “主子,那个红衣哥哥还有话让我传达。”

    小药童这话一出,丹炉老人才低头看来,一看到小药童手心里的铜板,他立马就怔住了。

    这个铜板和其他铜板不一样,这个铜板上面有一朵非常明显的火焰,是当初他亲自为小疯子烧起来的。

    丹炉老人一把抓起铜板,惊声,“这这谁给你的”  fu..  天才小毒妃 更新快

    “那个红衣哥哥,长得很漂亮的那个。”小药童回答道。

    顾七少

    顾七少怎么会有这个铜板怎么会

    再次想起顾七少那双极好看的桃花眼,丹炉老人惊得心都颤了,他二话不说直接追出去。

    已经十多年没出药庐的他一口气追到了药庐之外,只可惜,韩芸汐他们的马车已经不见踪影了。

    丹炉老人急急折回去,急急问小药童,“他还说了什么”小药童从来没见过主人如此激动,紧张的样子,他一字不漏地转达了顾七少的话。

    “他说,小疯子已经长大了,让你不要再找他了。还让你重新收个徒弟。丹炉老人紧紧握住铜板,激动地喃声,“是他,是他居然是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