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1015章 炉子难道是一对的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丹炉老人眸光一寒,忽然就将火焰朝顾七少这边狠狠砸过去。

    “老头,你会玩火啊!”顾七少故作震惊,大喊了一声才惊险跳开了。

    而顾七少一跳开,丹炉老人立马飞上去。见顾七少对火焰的震惊,丹炉老人更加确定这个年轻人不是他的徒弟了。

    他眼底掠过一抹苦涩,就跪在顾七少站过的地方,无比心疼都检查起丹炉的划痕。

    那模样,让人觉得他不是在抚摸丹炉,而是在抚摸最疼爱的孩子。

    顾七少冷眼看着,嘴角戏虐的笑意渐渐变得冷漠,可是,他并没有移开眼,还是看着。

    将所有划痕一一轻抚过之后,丹炉老人才抬起头。他将韩芸汐,龙非夜,顾七少三人一一看过去,他一字一字说,“过了一回,你们三个,日后可千万别再来求老夫!”

    言外之意,日后韩芸汐他们还有炼丹需要,他绝对不搭理。

    “老头,先把这一回的丹炼好吧。否则……老子保证,你和这个破丹炉都不会有命等到下一回了!“顾七少笑呵呵地威胁。

    丹炉老人除了怒瞪顾七少,已经不想跟他说任何一句话了。不,确切的说,丹炉老人是连看到顾七少都不想,不想!!!

    他站在丹炉顶部,双手一扬,丹炉顶盖就缓缓升了起来,凌空在半空中。他扎下马步。双手做结,咬着牙运功。

    渐渐的,只见他双手之下,凭空燃烧起了一团熊熊烈火,随着他施加的功力越多,手下那团火就燃烧得更热烈。

    渐渐的,一旁的龙非夜和韩芸汐都能明显感觉到丹炉老人手下那团火的热量。

    “怪了……”龙非夜低声。

    韩芸汐也觉得奇怪,“这是什么武功?”

    云空多奇术,龙非夜并不管丹炉老人这是武功,还是奇术,他好奇的是,“这老家伙的内功一般,如何能化功为火?”

    根据所练的武功不一样,内功展现出来的方式也不一样,就像龙非夜擅长的剑术,内功展现出来的便是剑气。如果是拳术,那内功展现出来的就是拳风。

    然而,内功无论以什么样的形式表现出来,前提都需要内功浑厚,可丹炉老人并不是一个练家子,内功非常普通无奇。他是怎么化功为火的?而且,他手下的火焰非但不弱,而且此时此刻,还在增强。

    龙非夜琢磨着,丹炉老人的秘密,必定在丹炉上。

    他朝顾七少看去,只见顾七少正饶有兴致都欣赏着丹炉老人手下的火焰,并没有什么异常。若不是知道真相,龙非夜觉得自己也看不出顾七少会是丹炉老人的徒弟。

    丹炉的秘密,顾七少知道多少呢?

    随着丹炉老人不断发力,火焰不断增大。就在大家看的入神的时候,丹炉老人忽然凌空跃起,刹那间,他手下的火焰火光乍做,竟膨大成一个无比巨大的火球,火球就像是充了气一样,不断膨胀,给人一种随时都回爆炸的感觉!

    这等火球爆炸,杀伤力该有多强?

    龙非夜警觉起来,拉着了韩芸汐的手,然而顾七少却吊儿郎当都依靠在一旁的墙上,抬头仰望,像是欣赏着一场烟火。

    他竟还微微笑了。

    虽然就顾七少这表现看,那个大火球是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龙非夜依旧谨慎,没放开韩芸汐的手。

    果然,大火球并没有爆炸,而是在丹炉老人的牵引之下,缓缓都变成了一道火龙,由上而下,倒流窜到丹炉里去。

    当所有火焰全都流入丹炉里,悬在半空的炉盖子骤然覆盖下去,撞出了一声巨响,让人听得耳朵疼。

    韩芸汐一直盯着炉子里看,从镂空的炉门、炉窗看进去,竟始终没有看到一丝丝火光,换句话说,那个巨大的火球流道丹炉里后,火就全都没了,灭了?

    “龙非夜,火呢?”韩芸汐呐呐而问。

    龙非夜注视着丹炉的第二层和第三层,之前那些药汁和药渣就放在这两层,他分明感觉到刚刚的火流化成了一股力量,流到了第二层和第三层。

    第二层和第三层中似乎有一股力量被渐渐激活,渐渐变得强大。

    “火……应该在那儿!”

    龙非夜话一说完,丹炉的第二层和第三层忽然火光大亮,透过雕花缝隙,隐隐可见炉中,烈火熊熊。

    但是,这一幕不过须臾而已,韩芸汐和龙非夜都还未来得及看清楚炉火,第二层和第三层的火就齐刷刷灭了!

    丹炉老人从丹炉顶部跳下来,冷冷甩下一句话。

    “要在这里等,还是出去等,随你们!五年后才可开炉,呵呵,说是说有五颗回龙丹,但是最后能练成几颗,老夫也不敢打包票,老夫只能保证至少一颗让你们带回去救人。”

    丹炉老人说着,就走到一旁去,盘腿坐在蒲团上休息了。

    韩芸汐看了看龙非夜,又看了看顾七少,都有些傻眼。

    五年?

    开什么玩笑呢?

    之前信函里不是说最慢也只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如果需要五年的时间,他们还不如继续寻找回龙丹的成丹!何必花那么多心思炼丹呢?

    “老头,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顾七少一步一步走过来,“老子要能等那么久,还找你干什么?”

    回龙丹虽然稀罕,可是,按照普通的炼制方法,也就五年。用丹炉这个大炉子炼制,竟也需要五年。

    丹炉老人真当他们是外行人了吗?

    丹炉老人没理睬他,而是朝韩芸汐看过去,认真道,“丫头,按照你控制的雪酒剂量,要炼成回龙丹就得十年的时间,借老夫这炉子之力,至少也得五年。今日,如果你们毁了老夫的宝炉,老夫赶保证,天下就没有人能在五年里炼出回龙丹!”

    丹炉老人这态度,并不像说谎。

    韩芸汐震惊了。她原以为丹炉老人是想借机牵制顾北月,要挟他们,却没想到雪酒计量会影响到炼丹的时间。所以,刚刚她亲自来给丹药老人打下手,其实丹药老人就设了好了局,让她跳?

    “如果按你的计量来呢?”韩芸汐问道。

    “按老夫的计量,只需一个半月。但是,服此药者,会中酒瘾,必须连续三年定期服用解药,方可解除酒瘾。”丹炉老人认真说,“回龙丹能助人恢复内功,本是逆天之行,自然会有牵制。就算你们找到成品,服用了一样会中毒!”

    这中毒的结果和韩芸汐判断的一摸一样,韩芸汐立马就怒了,“老家伙,你为何不早说?”

    顾北月的内功一旦恢复,元气必定也会随之恢复,只要元气恢复,元可固本,对顾北月的身体百利而无一害。

    虽然酒瘾之毒会损伤身子,但是,再怎么损伤也不如五年的时间里,元气有亏来得严重呀!

    怎么算也是恢复内功再中酒瘾来得划算!

    “你又没有问,呵呵,雪酒的剂量是你配的,怨谁?”丹炉老人冷笑起来。

    “你!”韩芸汐气结。

    她刚刚要是问的话,丹炉老人会告诉她那么多吗?会说实话吗?

    丹炉老人分明就是料定她看得出有毒,所以故意的。

    如果丹炉老人诚心想告诉他们这件事,刚刚她调整雪酒剂量的实话,他就应该出声了,就应该把真相说出来,让他们做选择了,不是吗?

    龙非夜的脸已经沉了下来,顾七少亦是缓缓眯起了双眸。

    “我这还有雪酒,马上重新配制原料!”韩芸汐认真说。

    丹炉老人却哈哈大笑,“迟喽迟喽!炉层一旦关闭,若不等到丹药炼成,谁都换不了!”

    “改有其他炉层!”顾七少怒声。

    “呵呵,其他炉层全都满了,直快的一层也得三年,你们就慢慢等吧。”

    终于狠狠地报复了一场,丹炉老人痛快得大笑起来。

    “耍我们是吧?”龙非夜冷声。

    顾七少立马凌空而上,祭出莫邪剑魂,狠狠朝丹炉劈去,谁知道,剑芒还未靠近丹炉就被一股炙热的力量震开了。

    丹炉老人笑得更张狂,肆意,“天火乾炉一旦满层,别说你这莫邪剑魂,就是干将宝剑,也休想伤它分毫!呵呵,你们就等着吧!”

    天火乾炉?

    韩芸汐一听到这个名字,第一反应就是这炉子难不成是一对的?

    乾是天的意思,坤则为天,乾坤天下,这二者向来是相随的。眼前这个火炉子的火是天火的话,那是不是还存在一个地火的炉子呢?如果有,必定叫做地火坤炉吧。

    顾七少不信邪,祭着莫邪剑魂,使劲挥砍,劈斩,可是,不管他费多大的尽头,却都奈何不了地火坤炉。

    这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龙非夜忽然拔出玄寒宝剑,丹炉老人见状,十分不屑,嗤之以鼻。他就看了一眼,便收敛了心思,径自眯眼休息。

    可是!

    可是龙非夜的剑并没有朝天火乾炉劈过去,而是狠狠往地上劈砍下去,竟硬生生在地上劈砍出了一道地缝!

    丹炉老人看过来,立马就愣了。

    顾七少却哈哈大笑,“龙非夜,算你狠!”

    他说着,狠狠都在地缝上补了一剑,地缝一扩大,大半块地就全倾斜沉下,原本稳稳立着的丹炉也随之倾斜。

    天下宝炉皆不可倒,宝炉一倒便是毁呀!
小说推荐